019章:离她的唇,越来越近。含有奖竞猜/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佳人眉头紧紧拧起,对着阮尚东不满的喊道。“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

她眼眸中的水光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那般晶莹剔透,楚楚动人。

触碰到她氤氲着浓郁雾气的双眸,阮尚东的心猛然一疼。

该死,到这个时候他竟然还心疼她。

当初她的突然离开将自己的那颗心伤的千疮百孔,如今他竟然因为她的一点点眼泪就心疼的无以复加。

他到底欠了这个女人什么?

松开了她纤细的手腕,阮尚东猛然压身上前,将手撑在洁白的床单上。

一双锋芒毕露的双眸死死的锁住眉头紧蹙的云佳人,两人距离越来越近,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和体温。

有多久,他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她了。

如果记得不错,再有两个月,就整整五年了。

即便自己现在痛恨这个五年前不告而别的女人,他依旧狠不下心去伤害她。

云佳人睁着水灵的眼睛,绷紧了身子,一动不动的看着距离自己只有几厘米的男人。“你要干什么?”

阮尚东勾起一抹戏虐的笑意,轻轻吐出两个字。“你猜?”

云佳人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男人长的真的非常非常帅。

他身上有一股极淡的清香味,透着一股清凉的气息。

这个男人的那双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眸,很是深邃幽深,望不到底,却勾人魂魄。

如此近距离的打量着他的五官,却是看不到一点瑕疵。

五官每一处都镶切的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异常完美。

那些当红明星,实在是没有一个能够与他的气度和相貌相比较。

他虽然浑身透着一股异常冷冽的气息,举手投足间却也同样散发着一股无穷的魅力,稍不小心便会迷失。

闻着对方的气息,看着他轮廓分明的五官,云佳人的心脏不安分的猛烈跳动着。

阮尚东性感的薄唇离她的唇越来越近,她更是紧张到整个人都僵硬了。

云佳人紧张的似乎连呼吸都忘记了,只是呆呆的睁着杏眼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那张脸。

就在阮尚东的唇快要吻上她的,门外突然有人推门进来,云佳人这才猛的回过神来。

她瞥见站在门口惊的目瞪口呆的护士,连忙用手试图将阮尚东推开。

因是那护士来的真的不是时候,阮尚东眼角瞬间瞬间勾起了一抹冷厉和不满。

他站直了身子,紧抿双唇,极其优雅的理了理西装和衣袖。

随后,才幽幽转身,居高临下的睥睨着那个坏了他好事的护士。“不知道敲门是最基本的礼貌吗?”

他的声音再次让病房的温度降到了最低,完全就是人工制冷器一样,走到哪里都带着一阵冷冷的气息。

而护士被他超强的气势吓的身子一抖,“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只有云小姐一个人。”

再看到阮尚东那张很是完美却冷峻的脸,护士整颗心都砰砰直跳,脸颊绯红。

老实说,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她见过最帅的男人,简直比早上送云小姐来的那个阳光帅哥还要帅。

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王者一样,神圣到不可侵犯。

“只有她一个人就可以不用敲门吗?”他是最讨厌进门不敲门的人,没有礼貌。

护士只能再三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先生。”

阮尚东侧过身,居高临下的看着面色苍白的云佳人。

她从前红润白皙的脸蛋现在看起来毫无血色,那从前如樱桃般红嫣莹润的双唇也是干涸的泛白。

看着这样的她,阮尚东依旧该死的心疼。

可说出话语,却还是那么的冰冷。问着护士:“她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护士紧张的不行,咽了咽口水,说道:“要留院观察两天,如果明天云小姐没什么不适,后天就可以出院。”

闻言,阮尚东回过身子,看着微微蹙眉的云佳人。冷然道:“希望你不要耽误了工作。”

说完,凝视了云佳人两秒后,这才转身,迈出修长笔直的腿,朝着门外走去,留给了云佳人一道犹如寒风般凛冽的背影。

而这边。

几辆豪华的轿车朝着云宅的方向驶去。

徐慧敏坐在豪车后座,一直无声的抽泣,肩膀不停的耸动着。

云立辉很是心疼的将她搂进了怀里,细声安慰。

云诗妍坐在徐慧敏的旁边,气呼呼的说道:“爸爸,姐姐真的好过分,为什么要冤枉妈妈?妈妈那么关心她的身体,亲自下厨房给她熬了鸡汤,可是她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冤枉妈妈,真的好过分。”

徐慧敏抹了抹眼泪,看起来甚是委屈。“好了诗妍,你姐姐也不知道实情,你就别怪她了。”

“妈,你就是这么心软,受了什么委屈也独自一个人承受,知不知道我和逸轩还有爸爸都会心疼你的。”

徐慧敏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没事。如今你姐姐身体没事就好,我受点委屈不算什么的。”

那个死老头子,竟然当众扇了自己一巴掌,现在她的脸颊都火辣辣的,肯定肿了。

见自己的妻子这么善良大度,云立辉更是觉得愧对于她。“慧敏,真是委屈你了。”

朝他摇了摇头,徐慧敏楚楚可怜的说道:“立辉,我跟了你二十多年。这期间多少白眼和难听的话我都承受过来了,这点小事真的不算什么。你千万不要怪佳人。”

徐慧敏不提云佳人还好,一提起云佳人,云立辉就生气。“那个丫头,简直不懂事。不就生个病嘛,竟然还惊动了老爷子。”

一听此话,徐慧敏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弧度。却是柔声道:“你不要生气。佳人毕竟还小,不懂事。”

她越是这样,云立辉就越是讨厌云佳人,而对自己……则就更加的愧疚和疼爱了。

果然,云立辉怒道:“什么还小,都快二十四岁的人了,竟然这么不懂事,也不知道这几年在国外到底都学了些什么。”

徐慧敏不再说话,只是小鸟依人一般的倚在云立辉的怀里,眼中闪着恶毒的光芒。

半个多小时之后,车子驶进了云宅大院。

进了偌大的客厅,云老爷子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时不时的瞪徐慧敏两眼,面色铁青。

徐慧敏半边脸颊微微肿起,却也不敢有任何怨言,只得垂首站着。

十几分钟之后,李嫂来了。她颤抖着身子站在客厅中央,不敢直视怒气升腾的云老爷子。

云老爷子冷冰冰的看着李嫂,怒吼道:“老实交代,那碗鸡汤里的安眠药到底是谁下?要是你敢说谎,马上把你送到派出所。”

谢谢我家亲爱的珍珍20朵鲜花,loveyou么么哒。(づ ̄3 ̄)

有奖竞猜:

猜猜李嫂会怎么回答老爷子的问题。

A:没有人在鸡汤里下安眠药,是大小姐自己使的苦肉计。

B:是太太指使我下的安眠药,因为她不想让大小姐参加晚上的家庭聚会。

C:这有安眠药的鸡汤是给二小姐准备的,因为她最近睡眠不好,却被我不小心端给了大小姐。

D:这鸡汤是给我自己准备的,因为我最近有严重的失眠症,却不小心端给大小姐了。

【踊跃答题,答对有奖哦。】

昨天小仙女们都没有怎么冒泡,二萱表示有点伤心,所以出了个题,活跃一下气氛。

小仙女们不要潜水啦,快点出来跟二萱互动。

孤独寂寞的二萱,需要你们,看我真挚纯洁的小眼神→_→

二萱群号:281990360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