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章:想弄死我,你他妈还没这个资格/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正美,繁星点点,霓虹闪烁。

阮尚东修长挺拔的身姿站在彩色的霓虹灯下,显得气势凛然,却依旧那般贵不可言。

路边暖黄色的路灯将他完美的五官勾勒的相当冷硬,看上去布满了寒霜。

此刻,他嘴角的笑意宛如来自地狱的修罗,从头到脚都散发出一股冷冽如冰的气息。

他死死的盯着陆恺,菲薄的双唇紧紧抿着,那双深邃森冷的双眸,此刻晕满了狠戾的杀气。

待看清了陆恺的长相后,阮尚东冷冷的开口,说道:“是吗?有多少人立刻叫来。你最好祈祷今天晚上能够弄死我,否则的话……我保证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好,你小子既然嫌自己命长,那就给老子乖乖等着。”说完,陆恺狠狠的瞪了阮尚东一眼,立刻掏出了手机,拨了个电话过去。

陆恺也是属于名人,除去六大家族,京都风头最盛的就要属白家和陆家。

陆家之所以崛起的很快,听说也是因为背后有政坛的人在为他们撑腰,不然也不会在京都混的这么风生水起。

当然,陆家比起阮家这样的背景,简直就是鸡蛋碰上石头。

阮尚东只需要一句话,分分钟就可以搞死中寰影视传媒集团,彻底让陆家消失在国内也是动动手指的功夫。

虽然阮尚东的名号‘冷面阎王’大家都知道。

但是他甚少出席豪门宴会,几乎从来没有在大众媒体面前曝光过,就连与慈善有关的宴会也是派人出席,自己从不露面。

所以很多人并不认识传说中的‘冷面阎王’阮尚东。

再说,陆家那样的身份连六大家族都挤不进去,更别说是认识阮尚东了。

所以很显然,陆恺并不知道自己在作死,很是得意洋洋的等着自己的伙伴来为他搬回面子。

如果他能够冷静一点,细心一点,他应该可以发现阮尚东开着的是国内唯一一台布加迪,或许他上前给阮尚东磕头求饶,自己说不定也不会有那么惨的下场。

因为那国内唯一一台布加迪正是被阮氏家族的继承人,‘冷面阎王’阮尚东买走了。

但是陆恺此刻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导致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几乎连神仙都救不了他。

而阮尚东趁他打电话的功夫,一把抱起了身子柔软无骨的云佳人,走向只有十几步远的布加迪。

他将云佳人轻轻放在了后座,拿来了靠枕让她平躺在后座的位置,将自己的西装脱下盖在她的身上,以免受凉。

安顿好了云佳人之后,阮尚东直起身子,掏出电话给秦特助拨了过去,

交代了几句之后,他挂了电话。

他侧过身子,却听到陆恺依旧骂骂咧咧的说着非常难听的话。

阮尚东依旧没有忘记刚刚陆恺对云佳人,那非常无礼的举动和不堪入耳的污言碎语。

他冷然的勾起了一边嘴角,后松了松衬衣的领带,理了理衣袖,迈出修长笔直的双腿就朝着陆恺走了过去。

陆恺刚刚吃过一次亏,已经有了些经验,见阮尚东眸中杀气腾升的走了过来,片刻的胆颤之后,他决定先下手为强。

所以他立刻握紧拳头,朝着阮尚东的脸颊挥去。

殊不知,阮尚东却是稳稳接住了他的拳头。

阮尚东右手一使劲,捏的陆恺几乎骨头都快碎了。

在陆恺弓着身子承受着手上传来的疼痛时,一个拳头再次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陆恺感觉自己的牙齿都被打掉了几颗,更是恼羞成怒。

他试图反击,像个小丑一样挣扎着,却发现自己根本只能任由阮尚东对自己拳打脚踢,毫无还手之力。

而阮尚东几乎是将陆恺往死了打,下手又快,又狠,又准……打的陆恺卷缩在地上哭爹喊娘。

这么大的动静当然是惊动了不少来就餐的客人,而阮尚东正是处于盛怒之中,根本没有精力去理会他们,

阮尚东其实真的不想跟这样的人浪费时间,但是今天陆恺已经彻底激怒他了。

必须他不惜脏了自己的手,也要给陆恺一点教训,否则难消心头之恨。

像陆恺那样的杂碎,竟然敢碰自己的女人,简直是在自寻死路,而且他必须要让他死的很有节奏感。



江水湖畔的员工当然是发现了在门口闹出的事端,立刻前来阻止事态恶化。

陆恺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满脸是血,躺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酒楼的经理见此状,立刻上前准备阻止,却被阮尚东一个凌厉的眼神吓的愣在两步开外的位置。

也许是打累了,也许是因为担心云佳人身体有什么不适,阮尚东再狠狠的用皮鞋碾了碾陆恺的手指,凛冽如霜的声音在陆恺的上方响起。“想弄死我,你他妈还没那个资格。”

说完,阮尚东再朝着他的后背踢了一脚,之后才朝着布加迪走去。

他很温柔的将云佳人从后座抱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再为她系好了安全带。

发动引擎,一踩油门,车子瞬间消失在了江水湖畔。

而等陆恺叫的救兵赶到江水湖畔的时候,阮尚东已经载着云佳人回到了位于名香山半山腰的庄园别墅。



江水湖畔三楼包厢内,赵菲芸看着久久没有回来的陆恺和云佳人,知道事情应该可以圆满完成。

她得意的端起面前的红酒轻轻品了一口,心情无比的愉悦。

等到时候云佳人那淫秽香艳的视频被爆出来的时候,她倒要看看云佳人还怎么在自己的面前嚣张。

那个可恶的女人,竟然几次三番的不给自己面子,甚至于还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她永远不可能忘记那时的羞辱的。

她赵菲芸向来就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格,谁惹了她……只能算她倒霉。

而姚净岚见云佳人迟迟没有回来,心中不由的有些担心。

毕竟云佳人是自己打电话通知的,如果她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会愧疚一辈子的。

“我去找找佳人。”说着,姚净岚就准备起身。

而赵菲芸却是扬唇一笑,风情万种。“找什么呀?没看到她在吃饭的时候就跟陆恺眉来眼去的吗?现在说不定已经上了陆恺的床呢。”

姚净岚僵在原地,有些气呼呼的瞪着赵菲芸,“你……佳人不是那样的人。”

赵菲芸现在心情出奇的好,一直保持着妩媚的笑容。

她挽着白智杨的手臂,极为亲昵的依偎在他的怀里,盯着姚净岚说道:“姚净岚,你太天真了。看人怎么能只看表面呢?云佳人表面上看起来美丽清纯,实则骨子里说不定怎么浪。荡呢。”

而此时,存在感一直很弱的刘秀美弱弱的说道:“哦,那个……刚刚我去上洗手间的时候,好像看到云佳人跟着陆恺一起走了。”

闻言,赵菲芸一脸鄙夷的笑了,“果然是个浪荡。货,看她一脸清纯的样子,竟然这么快就勾搭上了陆恺。”

而秦思雨原本还有些不相信赵菲芸的话,可是在听到刘秀美的话后,那自然是深信不疑了。

云佳人这个浪荡。货,明明陆恺是自己的目标,却被她给抢先了一步,简直可恶死了。

就知道这个云佳人手段高明,不但在军训期间就勾搭上了公司总裁,甚至与还跟程家的继承者也有牵扯。

这些都无所谓了,反正她也没有想着去勾搭上这两个身世背景不凡的人。

可是那个云佳人竟然在今天晚上火速勾搭上了她的目标—陆恺,这让她根本不能忍。

明明都跟总裁还有程家继承者有牵扯,为什么现在又火速的勾上了陆恺……

云佳人这个女人,果真如赵菲芸所讲的那样,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浪荡。货,不要脸的狐狸精。

而赵菲芸虽然骄纵跋扈,但是从秦思雨刚刚表现,和现在那愤恨的样子看来,她料定了秦思雨百分之百是想要勾搭上陆恺的。

呵,这种城镇乡村来的乡巴佬怎么会放弃巴结豪门的机会?

在座的这些女人啊,都是一个样子,说白了……下贱。

风情万种的理了理胸前的长发,赵菲芸看着秦思雨的样子一脸遗憾。“秦思雨,你也别怪我,本来陆恺我是有意要介绍给你的,谁知道……哎,只能怪你时运不济,技不如人,让云佳人抢先了一步。讲真的,你长相身材都不输给她,只是手段嘛……可能稍微欠缺一些火候。”

一听这话,秦思雨更是将云佳人恨的牙痒痒,双手死死的攥住桌布,好像要用尽全身力气将云佳人捏碎一般。

在她心里,云佳人就是抢走了自己嫁进豪门的机会,毁了自己的前途,实在是可恶。

谢谢亲爱的筱筱送的1颗钻石,谢谢叶子送的一张五星评价票。么么哒。(づ ̄3 ̄)づ╭?~

*

我们尚东打架的时候,是不是超级帅?

陆恺已经被打成了半残废,连爬都爬不起来了,噗。

联想到他之前那无比嚣张的态度,二萱就觉得好搞笑的,噗。→_→

*

【关于有奖竞猜】

其实答案,有些亲已经说对了。(但是今天的章节,好像没有明确交代是谁耶,o(╯□╰)o)

但是从以上情节来看,大家其实可以排除一些人了吧?

所以其实答案还是很明显的对不对?

不过既然文中没有明确交代,那么二萱还是决定再卖个关子,噗→_→(表拍我)

so:答案只能明天再公布了,咳咳。

二萱赶紧顶个锅盖,滚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