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章:赵菲芸被轮/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了想,云佳人还是决定将事情告诉文清瑶,免得她一直纠缠着自己。“其实他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人。”

闻言,文清瑶先是疑惑的转了转眼珠子。后来惊讶的大声喊道:“什么?他就是你说过的那个,会让你产生莫名心痛感的人?”

点了点头,云佳人说道:“对,就是他。起初他对我好像有些误会,不过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对我的态度就来了个大转弯。我也问过他我跟他以前是不是认识。”

其实到现在她都不明白阮尚东为什么前后对她的态度产,简直可以说是转变的很诡异。

而文清瑶听云佳人这么一说,八卦魂瞬间就燃烧了起来。而且她的模样显得相当着急。“那他怎么说?”

云佳人有些好笑的看着文清瑶,说道:“他说我跟他以前就是朋友。”

文清瑶一手托腮做着沉思状,后喃喃说道:“以前就是朋友?……什么朋友呀?”

瞥了文清瑶一眼,云佳人没好气的说道:“就普通的朋友呀。还能是什么朋友?”

而文清瑶却是‘啧啧啧’的摇了摇头,说道:“我看是男女朋友吧?佳人,我觉得他对你肯定有意思。”

闻言,云佳人更是睨了文清瑶一眼,说道:“不可能啦。我听说他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女人,我猜他真的是性取向有问题。”

撇了撇嘴巴,文清瑶显得有些失望:“好像也是。一个男人不可能身边连一个女人都没有,唯一的解释就是真的是个性取向有问题的人。哎,真可惜,不然对你来说是多好的机会啊。”

“你想太多了。他的身份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以匹配的上的。他那个人,也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以驾驭的了的。”就算她是云家的千金,可也好像不适合站在他的身边。

所谓高处不胜寒。

如果没有一定的实力,到时候受苦的只会是自己。

再加上阮尚东性格冷傲,浑身总是透出一股冷冷的气息,让人根本是无法亲近;而且他真的气场超强,气质凛然,根本是那种普通女人无法驾驭的男人。

而文清瑶总结出最后的结论。“所以你以前肯定是暗恋人家,但是却碍于种种原因不敢表白。”

闻言,云佳人彻底感到无语。“我真是懒得跟你讲。”

瞥了文清瑶一眼后,她随后起身回屋去了。

文清瑶也连忙起身跟在云佳人的身后,说道:“你干嘛要跑呀,我话还没有说完呢。你听我慢慢跟你分析呀……”

“你能分析出什么呀,自己的事情都没有理清楚……”

“你听我说,既然阮尚东那样的男人对女人没有兴趣,而且身份地位也是有些高不可攀,所以我猜以前你真的在暗恋人家啦。后来你听说他是个gay之后就伤心欲绝,打算将这份感情埋在心里,所以选择远走Y国。直到五年之后回国看到他,就算你不失忆之后,内心还是会对他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还没有听文清瑶把话说完,云佳人就回到了房间拿出自己的设计图稿,开始对着图纸涂涂画画。

其实,她现在的心思已经乱了,那原本就隐隐起了涟漪的内心在听到文清瑶的‘分析’之后,好像就像在平静的湖水之中投入了一颗石头,溅起了一些水花。

讲真的,云佳人现在有些担心自己的感情内心真的被文清瑶给说中了。

阮尚东的那样的人,谁喜欢上了谁就是自己找虐。



而这边,赵晴璃出了吴振涛的办公室之后,并没有立刻回家。

她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烦躁的分析着自己目前的处境。

老实说,她现在心里其实非常的担心会因为今天的举动而惹怒了阮尚东。

就算是云佳人真的抄袭,想必阮尚东也会包庇她的。

更何况今天的事情是自己一手弄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将云佳人彻底赶出东方国际。

谁知道……竟然会惊动了阮尚东。

阮尚东能够在短时间内让东方国际发展的如此迅猛,并非没有手段的。

而且根据她对阮尚东的了解,阮尚东不但睿智过人,且做事雷厉风行,杀伐果断,手段惨忍。

她现在不止要担心比赛的事情,还要担心阮尚东……

果然,就在她拿起包包准备回家好好梳理情绪的时候,阮尚东的秘书打来了电话。“赵老师,总裁请您来办公室一趟。”

挂了电话,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赵晴璃来到了阮尚东的办公室。

面前堆起了笑脸,赵晴璃敲了敲总裁办公室的门。

随后,里面传来一阵低沉缺又无比冰冷的嗓音。“进来。”

强忍住内心的不安与那一丝丝的恐惧,赵晴璃走到阮尚东的办公桌前,轻声喊道:“尚……总裁,您找我。”

阮尚东埋头批阅着手中的文件,对于赵晴璃的话充耳不闻,俨然将她当做不存在一般。

大约过了好几分钟之后,他才将手中的文件合上放在一边。

慢条斯理的抬头看向站的规规矩矩的赵晴璃,阮尚东冷声问道:“知道我找你来是为了什么事吗?”

赵晴璃勉强扯开了一抹笑颜,轻声说道:“不知道。”

闻言,阮尚东眯起那双深邃幽深的眸子盯着赵晴璃看了半响。后,他冷笑了一声,继续问道:“不知道?你确定你真的不知道?”

看着被冷冽的气息环绕住的阮尚东,空中的气息也让她渐渐难以呼吸。

赵晴璃的心猛地一沉,渐渐敛去了脸上的笑意。

她知道阮尚东洞察了一切,如果自己还死不承认的话,恐怕自己就真的在东方国际没办法待下去了。

就算是比赛赢了,依照阮尚东的个性,他也不会让自己继续留在东方国际的。

与其被阮尚东无情的赶走,她还不如自己承认错误,或许他会看在两人认识了十年的份上,原谅自己这一次。

于是,赵晴璃换上了一副柔弱惊恐的姿态,小心翼翼的低声问着阮尚东:“是不是因为,云佳人的事情?”

阮尚东冷笑一声,面无表情的盯着赵晴璃,说道:“你总算还有点脑子。”

听阮尚东这么说自己,赵晴璃低声唤道;“尚东……”

而阮尚东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冷言问道:“诬陷她抄袭的理由是什么?”

“我……并不是故意要诬陷她的。实在是我们的设计太过相似,是我误会她了。”明明想要承认的。

可是在触碰到阮尚东那充斥着森冷气息的眸子时,赵晴璃突然就没有了那个承认的胆子,她还想再为自己狡辩一下。

显然,阮尚东并不相信她的说辞。

甚至于,相比起刚刚的森冷态度,阮尚东现在双眸已经充满了戾气。“到现在你还不说实话?”

最终,赵晴璃还是在阮尚东超强的压迫力败下阵来。颤抖着声音,赵晴璃说到:“尚东,我……我只是一时糊涂,真的不是……”

阮尚东显然没有那么多的耐性听她在这里辩解,“我不管你是一时糊涂也好,还是早有预谋也罢。我只问你一句话,你知道你的行为会对她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吗?”

闻言,赵晴璃垂首,不敢再看阮尚东的眼睛。

她屏气凝神,甚至于连呼吸都变得异常的小心翼翼。

阮尚东见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赵晴璃的身边,说道:“我再问你一遍,诬陷她抄袭的理由是什么?”

赵晴璃颤抖着声音,说道:“我,我只是看不惯她对我妹妹的态度。所以……”

“就因为她跟赵菲芸那个蠢货的一点私人恩怨,你就要毁了她的前途?赵晴璃,直到现在你还把我阮尚东当成傻子吗?”说到后来,阮尚东提高了音量怒喉了一声。

而他突然的怒吼声彻底吓的赵晴璃身子猛然一抖。

她惊恐的看着盛怒中的阮尚东,几乎忘记了呼吸一般。

阮尚东走到沙发处翘起二郎腿坐下,脸上依旧是那么的面无表情。“你知道我这个人一向没有什么耐性。再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如果你不老实交代动机,我不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说完,他抬腕看了看手上戴着的名贵手表,开始数着时间。

见状,一向淡定自如的赵晴璃终于慌神了。“尚东,看在我们认识了十年的份上,看在我们好歹也是朋友的份上,你……”

闻言,阮尚东原本就冷如冰霜的俊脸更是冒着森冷刺骨的寒意。

他依旧眯起双目盯着赵晴璃,耐着性子咬牙说道:“赵晴璃,我现在再跟你谈公事。”

知道自己彻底惹怒了阮尚东,赵晴璃豁出去了。“好,我承认我在诬陷她抄袭,我也想将她赶出东方国际,可是我这么做都是因为你……尚东,就为了云佳人一个新进公司的小职员,你真的不顾及我们认识了十年的情分吗?”

阮尚东冷笑一声,幽幽说道:“因为我?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将她赶出东方国际?作为一个前辈,对一个新入行的后辈耍耍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赵晴璃,如果不是看在你我认识十年的份上,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资格站在这里跟我讲话吗?”

说道后来,阮尚东再次忍不住怒吼了一声。

他没有想到,一向大方知礼的赵晴璃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就算这次她诬陷的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员工,他阮尚东也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在东方国际发生。

他一直将赵晴璃当成朋友,在公司里也对她照顾有加。

如果不是他的原因,赵晴璃到现在哪里可能得那么多的奖项?她又怎么可能年纪轻轻就成为东方佳人的首席设计师?

可是,她这次的行为让他太失望了。

而赵晴璃听到这话,惊觉自己这次的行为是彻底惹怒了阮尚东。

她不敢再说话,也不敢再为自己狡辩。

虽然私底下两人是朋友的关系,但是她知道,阮尚东压根就是看在叶少臣的面子上才会将自己当成朋友。

如果不是叶少臣,她这辈子都别想接近阮尚东。

看着赵晴璃双眼含泪的可怜模样,阮尚东烦躁的揉了揉眉心,说道:“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被我发现你在背后对云佳人搞这些小动作,我保证不会手软。”

听到这话,赵晴璃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我知道了,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随后,阮尚东冷冷的说道:“出去。”

看着赵晴璃的背影,阮尚东不由得又想起了赵菲芸做的好事。

赵晴璃的事情他可以原谅一次,但是赵菲芸犯的错,显然不是那么容易被原谅的。



晚上,阮家大院这边。

为了履行承诺,阮尚东下班之后便驾车回到了位于秋山脚下的阮家大院。

秋山虽然位于京都市郊区,但是这里风景时分秀丽优美,青山环绕,依山傍水,是个非常适合居住养老的地方。

大院占地面积不算太广,修建的也没有那么的富丽堂皇,但是院内景色优美,复古风格的建筑相当别致。

阮家老爷子阮长林出生富贵人家,当年是阮氏百货公司的大公子,继承人。

可他在国家处于为难之时,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从军。

从小小的士兵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的位置,好几次死里逃生,他经历的当然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生死之战。

而他的弟弟阮长生自然是必须继承家业,再将阮氏百货公司一再扩大,创立了东方百货公司。

只是不幸的是,在三十年前,阮长生和自己的二个儿子在去海外的途中死与海难,无一幸免,尸骨无存。

留下了阮长生的夫人和怀孕四个月的大儿媳妇,两人经不起这番打击,先后病逝,儿媳更是一尸两命,连个继承家业的人都没有留下。

阮家产业无人继承,阮家老爷子不得已,只能让自己的大儿子,也就是阮尚东的父亲阮文博继承了阮家产业。

而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东方百货公司才有了今天的东方国际。

阮尚东穿越偌大的花园来到了阮家的大厅。

阮家的管家毕恭毕敬的朝他说道:“少爷,老太爷他们正在餐厅等您。”

“恩。”阮尚东淡淡的恩了一声,便朝着位于大院西边的餐厅走去。

前脚刚刚踏进餐厅,阮老爷子的声音就蓦然想起。“臭小子,你还舍得回来?”

阮尚东接过阮老爷子扔过来的筷子,有些无奈的笑了,喊道:“爷爷。”

阮老爷子瞪了阮尚东一眼,不满的撇过头去,“哼。”

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虽然阮老爷子的军人出生,但是在家里,他生起气来还真的跟一个老小孩一样。

后,阮尚东朝着坐在阮老爷子身边的几人喊道:“爸,妈,二叔,二婶。”

阮文博和阮文军笑眯眯的看着阮尚东,一脸和蔼。

阮茗西一见到自己的哥哥,立刻从作为上起来一跑一跳冲到他的面前,挽住他的手臂,扬起小脸喊道:“哥,你总算回来了。我们都等你好半天了呢。”

阮潋北也是立刻从座位上起来冲到了阮尚东的面前,笑眯眯的喊道:“大哥。见你一面可不容易呢。”

阮尚东很是亲昵的揉了揉阮家两朵姐妹花的头发,笑道:“你以为我跟你们两个一样,天天那么闲?”

阮潋北撅起了小嘴巴,滴溜溜的转了转眼珠子,模样看起来相当可爱。“知道你是大忙人啦,所以我们全家出动,就为跟你一起吃顿饭。”

“这孩子……你大哥天天忙着公司的事情,哪有时间陪你们两姐妹胡闹?”阮文军的夫人沈玉梅笑眯眯的看了看阮尚东,后又看向了自己家的宝贝女儿,笑着说道。

“还算守信用,赶紧过来坐吧。”叶锦荣见到自己的儿子自然是欢喜的很,却也忍不住不满的瞥了他一眼。

阮尚东无奈的笑了笑,后将西装脱下递给了一旁的佣人,朝着饭桌走去。

见着阮尚东,阮家二太太沈玉梅不由得想起了在军中的儿子,叹道:“好歹尚东就在京都,想见面的时候随时可以回家。不像我们家敬南,常年都在外面训练,想见一面真是不容易。”

阮尚东的妹妹阮茗西笑嘻嘻的说道:“二婶,我二哥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当上上尉了,前途无量,你就别经常为他担心了。”

一说起这个,阮家二太太沈玉梅顿时笑的合不拢嘴,“就你会说话。”

说起她的儿子阮敬南,沈玉梅当然是一脸的骄傲。

不过二十七岁的年纪靠着自己的出色的表现,受了不少表彰,如今已经升为中尉,为阮家可是争光不少。

而阮家老爷子每次提起阮尚东和阮敬南两兄弟,那是相当的骄傲。

一个在商场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商业帝国,一个在军中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上尉,受到国家中央不少的表彰。



此刻,阮潋北挽着叶锦荣的手臂,将头依靠在她的肩膀上,眨着大大的眼睛说道:“我家大哥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东方国际的总裁,手中掌握着整个华夏国一半的经济命脉,也是前途无量的。是吧,大伯母?”

叶锦荣一听这话也是笑的合不拢嘴,点了点阮潋北的小巧的鼻尖,笑道:“是是是,你们两个古灵精怪的丫头,真是越来越会讨人欢心了。”

阮老爷子看到他这两个宝贝孙女笑的天真烂漫,笑哈哈的说道:“那可不,这两个丫头凑到一起,那简直就是灾难。”

闻言,阮茗西不乐意了。“爷爷,哪有您这样说自己孙女的……”

阮潋北也立刻出声反驳:“就是,明明我跟茗西都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间车爆胎的大美女……怎么在您的眼里就成了人间灾难了呢?”

说着,阮潋北还做出一副委屈至极,可怜兮兮的模样。

她那无辜语气赔上一张委屈的小脸,饭厅内顿时一阵哄笑。

就连一向很少笑的阮尚东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整个饭厅的气氛相当和谐美满。

阮老爷子当然是说不过这两鬼精灵的丫头,见人也到齐了,便宣布开饭。

老实说,阮尚东其实是有些忐忑的,因为他每次回来阮老爷子都不过放过逼婚。

当然,这次自然也是毫无意外的。

这不,刚刚开饭没多久,阮老爷子瞪着眼睛看着阮尚东,问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把你的婚事给定下来?我老头子一把年纪了,连个曾孙都没有。”

阮尚东笑道:“爷爷,没事。我外公不也没有曾孙吗?你们俩是生死之交,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好战友,我外公都没有曾孙子,您也别着急。”

一听这话,阮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你……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闻言,再看看阮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的样子,阮文博,阮文军瞬间笑的前俯后仰。

而阮茗西和阮潋北则是悄悄朝阮尚东竖起了大拇指,为他的精神点赞。

作为母亲的叶锦荣则是没好气的瞪着阮尚东,说道:“别把你外公搬出来当挡箭牌。你外公现在也在为少臣物色对象了,你等着吧,少臣过不了多久就会去相亲了。”

闻言,阮尚东心里为叶少臣默哀了三秒钟。

而阮老爷子也是板着脸色说道:“看来,我也要开始为你物色相亲对象了。”

阮茗西撅着嘴巴说道:“爷爷,您让我哥去相亲也没用啊。你知道我哥眼光一向很高的,那些女人他压根儿一个都看不上。”

阮潋北也在恰当的时候站了出来,笑眯眯的说道:“就是。据我所知,不管是名门世家还是豪门贵族,甚至于那些演艺圈的女明星都挖空心思的想要接近我大哥呢,可我大哥一个也没瞧上。爷爷,要我说呀,您就别为他的亲事操心了。”

闻言,阮老爷子疑惑的说道:“这么多女人喜欢他,偏偏他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实在太奇怪了。”

阮文军瞥了眼自家女儿,说道:“就因为这样,你爷爷才操心你大哥的婚事,你个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

片刻之后,阮老爷子才惊呼一声:“难道你真的喜欢男人不成?”

一听这话,阮文博,叶锦荣,阮文军和沈玉梅都被呛住,差点喷饭。

阮尚东还没来得及解释,阮老爷子的筷子又朝着阮尚东扔了过去。“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存心想要气死我啊……”

很轻巧的避过了阮老爷子扔过来的筷子,阮尚东无奈的说道:“爷爷您千万别激动,可别气坏了身子。”

阮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吼道:“你这个不孝子孙,那么多女人喜欢你你都不要,偏偏要去喜欢男人……你……你简直气死我了。”

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阮尚东好脾气的说道:“爷爷,外面那些传言根本当不得真的。我怎么可能会喜欢男人嘛。”

阮老爷子还没有说话,阮文博开口了。“那你这么多年为什么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

阮尚东深呼吸了一下,耐心解释道:“那是因为那些女人我都不喜欢。您知道我有洁癖,对女人也是一样。”

“你少给我打马虎眼。”阮文博瞪着他低吼道。

看着自家大哥被轮番轰炸,阮茗西和阮潋北在心里默默的为阮尚东点了根蜡。

其实阮尚东真是够倒霉的,因为外面的那些传言,导致家里面的长辈都对他的婚事格外的操心。

也不能怪他们这样瞎操心,毕竟传言阮尚东喜欢男人,换做谁家的家长也会忧心的。

所以说,有些事情真的是有利有弊。

传出这样的传闻避免了许多其他家族的长辈想要将自己的女儿介绍给阮尚东,这样当然会待给他一些困扰。

当然,避免外来的骚扰,却是逃不过家里的逼婚,像阮老爷字……简直为了阮尚东的婚事操碎了心。

讲真的,他早就在外面为阮尚东物色了一些家庭条件都不错的女孩子,无奈人家一听到阮尚东的名字,直接拒绝。

毕竟谁会愿意嫁给一个喜欢男人的gay呢?

所以这也就更加导致了阮老爷子像今天这样对他逼婚。

而阮尚东则是耐心的说道:“我骗你们做什么?再过几个月不是爷爷的九十大寿吗?到时候我给他带个孙媳妇回来就是了。”

闻言,所有人都惊讶的望向了阮尚东。

要知道,每次说道这个问题的时候,阮尚东基本上都是比较排斥的。

但是这次他竟然……答应了带个女朋友回来,众人当然是相当惊讶的。

而阮老爷子则是一副完全不相信的表情,“你说真的?”

阮尚东点了点头,笑道:“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您?只是,目前正在追求阶段。”

他必须要在老爷子九十大寿的之前,把那个小丫头追到手。

而阮老爷子还没有来得及追问一些信息,只听得叶锦荣反应过来之后,一连串的问题对着阮尚东劈头而来。“对方是哪家的千金?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少岁了?她是做什么工作的?性格怎么样?长的漂亮吗……”

面对叶锦荣这一连串的问题,阮尚东表示脑仁疼。

不止是他,就连阮尚东的妹妹阮茗西和阮潋北都有些受不了了。“妈,接下来您是不是打算还要问对方的身高三围呀?”

叶锦荣拍了拍阮茗西的肩膀,蹙眉道:“我这不是对你哥哥的女朋友表示关心和好奇吗?难道你对你未来的嫂子一点都不好奇吗?”

阮茗西说道:“弱弱的说一句,我其实也挺好奇的。”

阮潋北眨巴着眼睛看着阮尚东,小声说道:“大哥,其实我也提挺好奇的。噗。”

此言一落,阮尚东淡淡的瞥了阮茗西和阮潋北一眼。

后,他对着叶锦荣说道:“妈,我真受不了你。你那是好奇吗?你简直是在打听人家的户口啊。”

“你这孩子,我不是怕你追不上人家姑娘嘛?你看上的女孩子,绝对不是一般人。所以我打算亲自出马,爸,你说呢?”说完,叶锦荣看着坐在上首的阮老爷子。

阮老爷子现在心情那是相当的激动,笑的合不拢嘴了都。“好,你提前去看看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必要的时候出手帮帮这个臭小子。”

叶锦荣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听阮尚东开口了。“爷爷,妈,你们要是想要早点抱到曾孙和孙子,这件事情就不要捣乱了。否则把她吓跑了,我打一辈子光棍。”

叶锦荣一听,顿时有些不满了。“什么捣乱,妈妈这是在帮你。”

闻言,阮尚东侧目看着自己雍容高贵的母亲,问道:“您确定是在帮我,而不是害我?”

一听这话,叶锦荣更是有些不满了。“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阮茗西在一旁噘了噘嘴吧,说道:“我哥说的是事实。”

闻言,叶锦荣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宝贝女儿,后笑眯眯的对着阮尚东问道:“妈妈悄悄的见一面总可以吧?”

阮尚东眼皮子也没有抬一下,说道:“不可以。”

“你这孩子……”

见自己的老婆被自己的儿女轮番嫌弃,阮文博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笑呵呵的为叶锦荣夹了菜,说道:“好了,阿荣,年轻人的事情咱们就别掺和了。既然尚东说了等爸过九十大寿的时候将那姑娘带来,咱们就等着就是了。”

“好吧。”想了想,叶锦荣又不死心的问道:“尚东啊,你能不能给妈妈看看那姑娘的照片啊?”

阮尚东直接拒绝。“不能。”

闻言,叶锦荣气的不行,狠狠的瞪着自己这个性格冷傲的儿子。

沈玉梅见叶锦荣一脸不满的样子,安抚道:“好了阿荣,尚东好歹开窍了,不像我们家敬南。”

说起这个,沈玉梅也是一脸的愁容。

阮敬南也是二十六岁的人了,如今还在陆军特种部队当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找上对象。

“妈,你就别为我哥操心了好不好?我哥长的那么帅,人品那么好,你还怕他找不到对象妈?”

“我听说二哥在部队里超级受欢迎,好多女兵都暗恋他,哈哈哈……二婶你就别操心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

“这还有假?你就放心吧,我二哥肯定会找到媳妇儿的。”

说完,两姐妹偷偷交换了个眼神。



而吃过晚饭之后,阮尚东陪着阮家的长辈们一起聊了会天。

再被阮茗西和阮潋北缠着问了一些他的感情八卦后,他才离开了阮家大院。

坐在车上,阮尚东拿出电话给秦特助拨了过去。“事情安排的怎么样?”

秦特助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放心,一切顺利。保证明天轰动全城。”

闻言,阮尚东嘴角勾起一抹阴冷。“很好。做的自然隐秘一点,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秦特助道:“我知道,保证查不出来,您放心。”

闻言,阮尚东非常满意的挂了电话。

此刻,他像是潜伏在深夜里的猛兽,双眼闪着一股蓄势待发的凶狠阴鸷,他的嘴角亦是不动声色的勾起了一抹嗜血的弧度。

昏暗的路灯透出车窗打在的脸上,显得那么的诡谲和森冷,让人不寒而栗。

赵菲芸,别怪我对你一个女人出手这么狠,谁让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呢?



今晚,星光璀璨,月色当头。

京都这座繁华无比的大都市也是灯红酒绿,热闹不已,注定不是一个安静的夜晚。

赵晴璃因为白天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直到凌晨两三点还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严重的失眠了。

烦躁,不甘,恐惧,愤怒……种种情绪像是深不见底的海水将她彻底淹没吞噬,任凭她如何挣扎,也无法将自己救赎。

出了卧室,赵晴璃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刚刚端着红酒走到落地窗前俯瞰这座不眠的繁华都市,手机铃声却响了。

看了看电话,陌生的号码。

赵晴璃有些疑惑的接起了电话。“喂,你好。”

“是赵菲芸小姐的家属吗?”

赵晴璃心中猛然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对。我是她的姐姐。”

“赵菲芸小姐正在我院进行治疗,麻烦你来一趟京都市第二人民医院。”

闻言,赵晴璃蓦地睁大了眼睛,不有提高了音量。“什么?”

“请尽快来为她办理住院手续。”说完,对方将电话挂掉了。

愣了半响,赵晴璃回过神来,立刻换了衣服便出门驾车朝着京都市第二人民驶去。

一路上,赵晴璃都在想着赵菲芸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是出了车祸吗?还是喝酒喝醉了?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去医院了呢?

二十分钟后,赵晴璃抵达了京都市第二人民医院。

来到急诊室门外,赵晴璃一把抓住了刚刚从急诊室从来的护士,“我是赵菲芸的姐姐,我妹妹她怎么了?”

“你妹妹被人*导致下体撕裂流血不止,中度昏迷,现在值班医生正在为她诊治,麻烦你去办理一下住院手续。”说完,年轻的护士朝着护士站走去。

而这护士的话就像是一个晴天霹雳,毫不留情给了赵晴璃当头一棒,震的她呆呆的立在走廊里足足有了好几分钟。

脑中一直回旋着护士刚刚说的话,‘你的妹妹被人*导致下体撕裂流血不止,中度昏迷……’

她怎么会被人*?谁那么大的胆子敢*赵家的小姐?

许许多多的问题萦绕在赵晴璃的脑中,直到有护士来催她办理主院的时候,赵晴璃这才勉强回过神来。

办理了住院手续后,在急诊室外来回踱步走了半个小时候,医生终于打开了急诊室的大门。

赵晴璃冲过去抓住了医生的手臂,无比着急的问着:“我妹妹她怎么样?”

那医生回道:“没有生命危险,只是陷入了昏迷,这两天会醒来,为她准备一些日用品,她需要住院几天。”

她完全想不到赵菲芸竟然出这样的事情,自觉告诉赵晴璃事情应该不简单。

难道……是阮尚东为了替云佳人出气所以对自己的妹妹展开了报复?

想到有这个可能,赵晴璃顿时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和愤恨当中。

如果赵菲芸的事情真的是阮尚东的手笔,那么就算赵家家主出面事情也只会越来越糟。

阮家那样的背景,就算是四大家族联手对抗也是无法轻易撼动他们的地位的。

更何况,其他家族怎么会敢跟阮家作对?

阮家的人只要跺一跺脚,整个京都都得抖三抖。敢去招惹阮家,除非是自己不想混了。

不行,她明天一定要找阮尚东问问这件事情。

按照阮尚东的性格,如果事情真的是他做的,他是不可能否认的。

而这个晚上,赵晴璃整整一个晚上没有睡。

当然,事情远远不止她想象的那么糟糕。

接下来等着赵菲芸,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题外话------

其实二萱真的好喜欢阮家大院里的气氛。

家庭之间和和睦睦,互相扶持,相信这是所有人都追求的精神财富吧。

*

然后呢,赵菲芸终于被收拾了。

没错,她被人*导致昏迷,住进了医院。

不知道会不会有亲觉得二萱虐她虐的有点狠,但是赵菲芸最初的目的就是想要让陆恺去*佳人,最后还要拍下佳人的照片。

所以,对于这种心思恶毒的女人,二萱其实也想手软。

*

然后,关于文文首订活动,二萱会统计之后发放奖励。

因为最近真的有些忙,所以时间会相对晚一些,但是请亲们放心,二萱说话算话的。

该有的奖励,一个都不会少的。

最后,依旧要向一直支持二萱的小天使们表达最真诚的谢意。

谢谢你们,二萱爱你们。么么哒(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