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章:赵菲芸身败名裂/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且说云佳人这边,第二天一大早,她是被文清瑶给吵醒的。

从来都是她先起床的,今天文清瑶却像是吃错药一样冲进了她的卧室,拿着手机站在她的床沿哇哇大叫。“爆炸性的新闻。赵家六小姐赵菲芸昨天晚上被人给轮了,发现的时候已经昏迷,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闻言,云佳人的瞌睡瞬间醒了一大半。“你说什么?”

文清瑶连忙将云佳人放在一旁充电的手机递给她,相当兴奋的说道:“你快看新闻啊,都上头条了,微博也炸开了锅。”

云佳人接过手机,打开了新闻网页,果然看到了一个标题为:京都赵家千金深夜醉酒被轮,导致昏迷入院。

她连忙点开了新闻,快速的将新闻内容扫了一遍,云佳人忍不住的震惊。“她居然被人给轮了?”

文清瑶无比的激动的说道:“那不是更好吗?对她来说这是报应,你不知道我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简直抑不住的兴奋。别告诉你同情她。”

“我疯了才会同情她。只是没有想到她这么快就得了报应,我还准备让她身败名裂呢。”可是她都还没有出手呢,赵菲芸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被轮。奸,对一个女人来说,最大的侮辱莫不过于此了吧?

只是同为女人,赵菲芸的遭遇未免也太惨了些。

文清瑶笑着坐在床沿,满脸的兴奋。“如今她不就身败名裂了?被轮也就算了,还上了热门新闻,以后她都没有脸见人了吧?事情闹的这么轰动,以后还怎么嫁人呀?简直老天有眼。”

老天有眼?

这报应来的也太快了吧?

云佳人咬着下唇,快速的转动着脑子,喃喃说道:“可是,我怎么觉得事情太巧了?”

赵菲芸想让陆恺玷污自己的事情还没有过几天,赵菲芸就被人给轮了。

怎么想都觉得时间好巧合。

难道,是有人在故意为自己报仇?

是清瑶?亦峰?还是……

“老实回答我,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的?”云佳人看着文清瑶,问道。

文清瑶很老实的说道:“我的确是这么想过啊。可是就算我要动手,我也没这么快的动作啊。毕竟我家的势力基本上在文城,在京都我还没有这么猖狂啦。”

云佳人蹙了蹙眉头,“那就是亦峰?”

文清瑶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要不问问他?如果真的是他做的,我只想对他说一句,干得漂亮。”

没好气的睨了文清瑶一眼,云佳人立刻给程亦峰打了个电话。

不管程亦峰有没有睡醒,云佳人直接了当的问道:“今天的头条新闻你看了吗?”

程亦峰有些迷迷糊糊的声音传来。“还没有,怎么了。”

“赵菲芸的事情是你做的吗?”

“赵菲芸?没有呀,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哦,没有就算了,你睡吧。”

挂了电话,文清瑶兴奋抱着云佳人的手臂,笑道:“哎呀,我说你就别管这件事是谁做的了,像她那样的人得罪的人可不少,说不定就是别人故意报复呢?恶有恶报,你别想那么多了。”

“总觉得时间太过巧合了。”

云佳人始终认为这件事情不是巧合这么简单。

肯定是有人故意安排的这件事情,目的就是要毁了赵菲芸。

既然做这件事情的不是清瑶,也不是亦峰,难道会是……阮尚东?

摇了摇头,云佳人觉得阮尚东不可能为自己出气而做这种事情,毕竟自己跟他的关系也没有好到这种地步。

“又不关你的事情,你管他巧不巧和。哎呀,赶紧起床陪我去逛街。姐今天心情特别特别好,我要买几身漂亮的衣服,准备进军演艺圈。”

说起进军演艺圈,云佳人又无奈的瞥了她一眼。

随后两人都起床洗漱,然后云佳人简单了做了一点早餐。

两人吃完早餐后一起出门了。

坐在车里,就算是赵菲芸被轮的事情,也没有放云佳人的心情得到片刻的放松,太多的事情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

徐慧敏母女,赵家两姐妹都是将她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就算以后留在东方国际,她跟赵晴璃之间也绝对不会和平相处的。

就算她想息事宁人,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是难保对方不会一直找茬。

她一直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赵氏姐妹。

为什么一个要想出那样恶毒的招数企图毁了自己?

而另外一个则是诬陷自己抄袭,试图让自己在设计圈无法立足。

越想云佳人越是有些烦躁,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就像走钢丝一样,稍不注意就会跌入万丈深渊,摔的粉身碎骨。

还有接下来跟赵晴璃之间的比赛,也是让觉得压力很大。

老实说,这次的比赛,她想赢。

真的想赢。

如果这次的比赛她赢了,那么她从此可以真正的当一名设计师,可以创作出自己的服装;这样一来,离自己的梦想也更加进了一步。

几乎是有些浑浑噩噩间,文清瑶驾车来到了东方国际购物中心。

看出了云佳人心事重重,文清瑶一直在一旁开导她。“我说佳人,陪我逛街就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好不好?你这样子我没有办法放开拳脚去发挥我的购物实力。”

“你总是有让我破涕为笑的本领。好吧,今天早晨我就把时间空出来给你,好好陪你逛街。”

“这还差不多。”



而东方国际总裁办公室里。

阮尚东气定神闲的看着今天的头条新闻,他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每一下的敲击着办公桌,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意。

秦特助推门进来,说道:“总裁,赵晴璃设计师说有急事找您。”

闻言,阮尚东隐隐蹙了蹙眉头,目光一直落在赵菲芸被*的新闻版面,后抬眸看向秦特助,挑了挑眉。“让她进来。”

赵晴璃今天的神色状态比之前几天还要差。

原本白皙红润的脸颊现在看着有些憔悴,即便是扑了一层厚厚的粉底液和遮瑕霜,依旧着不住她的黑眼圈。

阮尚东坐在旋转椅上,抬眸看向站的规规矩矩的赵晴璃,不冷不热的问道:“你气色看起来不太好。”

呵。

他对她,永远都是这副不冷不热的样子。

在他的心里,或许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成真正的朋友吧?

如果不是叶少臣,她恐怕连站在这里跟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吧?

赵晴璃看着他,嘴角泛出一抹苦涩的笑意。“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关心我吗?”

阮尚东眯起双眸盯着赵晴璃,眸光依旧那么的不冷不热。“如果你来找我只是为了说这种无聊的话,那么抱歉,你知道我很忙。”

说完,他拿起秦特助刚刚送进来的文件夹,开始翻看。

见状,赵晴璃一时情急,喊出了阮尚东的名字:“尚东……”

话音还未落彻底,阮尚东一个凌厉的眼神便朝着她直直的扫了过来,赵晴璃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

“你应该知道我的,工作时间不谈私事。”阮尚东冷冷的说道。

闻言,赵晴璃讽刺的笑了笑,说道:“可你应该不会把私人时间留给我的,不是吗?”

抬眸盯着赵晴璃看了两秒钟,阮尚东放下手中的文件夹,双手交叉撑在办公桌上,支着下巴说道:“OK,看来你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才会在这个时候挑战我的脾气。既然这样,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说完,阮尚东立刻看了看腕表。

见状,赵晴璃渐渐红了眼眶。

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对她就是这么一个态度。

到底这些年她的执着在他眼里算什么?

“尚东,我们认识十年了。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用这态度来对我?”她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夹杂着一丝卑微的祈求。

她为了这个男人,可以放弃一切自尊,一切的骄傲。

可是他呢?

却连一个正眼都吝啬于给她,呵。

阮尚东渐渐起身,眯起双眸看着一脸哀伤的赵晴璃:“那你希望我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你?朋友?兄妹?还是……其他?”

闻言,赵晴璃突然笑了,“所以在你心里,我连朋友都不是,对不对?”

有些烦躁的蹙起眉头,阮尚东抬腕看了看时间,说道:“你还有四分钟的时间。”

赵晴璃本来就是个懂得隐藏和控制自己情绪的人。

很快,她收起了自己内心的那种哀伤与不甘,问着阮尚东,“好,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我妹妹的事情是你做的吧?”

阮尚东若有所思的看着赵晴璃,冷言问道:“你现在是在质问我吗?”

赵晴璃惊觉自己刚刚语气有些不对,随后软下了态度,像个受了委屈的小绵羊。“我只想知道我妹妹的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

老实说,阮尚东很讨厌女人在他面前摆出一副委屈无比的样子,很厌恶。

如果不是看在叶少臣把她当成学妹和朋友的份上,他压根儿就不想搭理她。“理由?给我一个你怀疑我的理由。”

“因为我……”关键时刻,赵晴璃连忙闭嘴。

看着阮尚东猛然收紧眼眶盯着自己,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隐隐散出一阵阵冰冷刺骨的雾气。

赵晴璃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他那么精明的人,肯定知道了,肯定知道自己知晓了赵菲芸在背后耍的手脚。

用尽浑身的力气使自己平静下来,却始终不敢再看阮尚东的眼睛。

而阮尚东踱步走到了赵晴璃的身边,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你也知道你妹妹做了什么事,是吧?”

就知道他这样的人,自己的一个小小的眼神他就能猜出事情的大概。

总归是瞒不住的,赵晴璃索性坦白。

鼓起勇气,她对上阮尚东危险无比的眼睛,说道:“就算她有那样的想法,毕竟云佳人现在什么事都没有啊。”

闻言,阮尚东突然冷冽一笑,咬牙说道:“如果她有事,你觉得你妹妹现在还能活着?”

赵晴璃睁大眼睛盯着阮尚东,问道:“所以真的是你做的?”

“那又如何?我没有要了她的命,你就该谢天谢地了。”敢谋划出那种恶毒的计谋去害他的女人,没有要了赵菲芸的命,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赵晴璃颤抖着身子后退了两步,不可置信的看着阮尚东,说道:“尚东,你为了一个云佳人,竟然这么残忍的对待我妹妹?找人*她就算了,竟然还让这件事情登上了新闻头条,你让她以后怎么见人?”

“她怎么见人跟我有关系吗?”他就是要让她以后无法见人。

再说,她以后没脸见人跟他有什么关系?

赵晴璃摇了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阮尚东,说道:“尚东,你不觉得自己做的太过分了吗?”

阮尚东原本就冷着的脸突然又阴沉了几分,他死死的盯着赵晴璃,咬牙说道:“你怎么不说这都是你妹妹咎由自取呢?如果她没有存着害佳人的心思,她现在应该活的很好。”

“可毕竟……”

打断了赵晴璃的话,阮尚东冷笑道:“怎么?毕竟佳人什么事都没有?赵晴璃,你应该感谢那天我及时出现救了她,也让你们赵家幸免于难。如果佳人受到了一点点的伤害,我会让你们整个赵家付出惨痛的代价,信不信?”

闻言,赵晴璃不可置信的盯着阮尚东,咬唇。

她实在没有想到,他竟然可以为了一个云佳人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个云佳人,就要让整个赵家付出血的代价?

那么她到底算什么呢?她这么多年来的等待和付出,又算什么呢?

她竟然可以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而毁掉她的家族……

所以在他眼里,她就个笑话吧?

她咽了咽口水,颤抖着声音问着一脸阴冷可怖的阮尚东:“她到底是你什么人,竟然让你……”

阮尚东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冷言道:“这跟你有关系吗?”

跟她有关系吗?

她在心里问了自己好几遍,跟她有关系吗?呵。

当然有关系。

他是她爱的男人啊,她爱的男人为了另外一个女人伤害了她的妹妹,怎么跟她没有关系?

赵晴璃讽刺的笑出了声,几乎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你明知道这些年我对你是怎样的感情,可是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

她从来没有在阮尚东的面前这么失控过,也从来没有正面向他表达过自己对他的心意。

如果不是妹妹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他说的那些太过伤人,也许她不会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

而对于赵晴璃对自己的感情,阮尚东不是傻子,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所以他才会对她一直不冷不热,就怕她会越陷越深。

对于其他女人,他并不会多看一眼,更别说可以出现在他身边。

而他对于赵晴璃的态度的确是有些不同的,当然这也是因为叶少臣的关系。

只是有些人总会在自己得到了一些之后,还在渴望寻求得到更多。

显然,赵晴璃就是属于这样的人。

她甚至现在还在寻求自己的感情能够得到他的回应,这简直可笑之极。

阮尚东冷冷的看着她,说道:“你应该知道这些年你是唯一出现在我身边的女人,如此……你还不知足?”

赵晴璃嘲讽的笑道:“我宁愿你一开始就把我推的远远的,不要给我任何一点的希望。”

如果一开始他就狠狠的将自己推开,她也不会泥足深陷到如今的地步。

到如今,不可自拔的地步。

人都是贪心的,永远不会满足,她想站在他的身边,以女友的身份,以妻子的身份,以东方国际总裁夫人的身份,以阮家大少奶奶的身份……

懒得再理会执迷不悟的赵晴璃,阮尚东抬腕看了看表,冷冷说道:“五分钟到了,你可以走了。”

“尚东……”赵晴璃几乎是嘶喊了一声。

一个凌厉无比的眼神朝着赵晴璃扫了过去,阮尚东说道:“不要挑战我的耐性。还有,千万不要再打云佳人的主意,否则……你的妹妹就是你的下场。出去。”

赵晴璃还想说什么,却在碰触到阮尚东冷凛如霜的眼神后,闭了嘴。

死死的咬住下唇,赵晴璃失魂落魄的出了阮尚东的办公室。

收起了那泫然欲泣的泪水,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抑制内心的不甘与愤恨。

自尊和骄傲告诉她,就这样放手吧,不要再自取其辱了,不要再去贪念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可是,她真的甘心吗?

真的甘心就这样放弃吗?

答案是否定的。

她爱到可以粉身碎骨,为什么不拼尽全力去争取一次?

她不相信自己在阮尚东的心里,就那么一文不值。

站在电梯里,赵晴璃脑子不停的转着。

如今,唯一能够抓住的就是叶少臣。

对。

只要叶少臣还将自己当朋友,她就还有机会站在阮尚东的身边。

叶少臣是她和阮尚东之间唯一的桥梁,所以她必须要稳稳的抓住他。

走出了东方国际大厦的大楼,赵晴璃掏出电话给叶少臣打了个电话。



而这边。

云佳人和文清瑶来到东方国际购物中心,听名字也知道这个大型的购物中心是属于东方国际旗下的产业。

这种大型购物中心在全国各个城市都有分店,是国内最大的连锁型购物中心。

里面全部都是国际中高端品牌,每一个产品的价格都不低。

两人一直逛了两个小时,云佳人觉得自己腿都快断了,而文清瑶却还处于亢奋之中。

她买了好几件裙子,各种风格的都有,公主风的,女王范儿的,性感妩媚的,清新可人的……

当然,每一件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都能穿出不同的风格。

她既能够穿出裙子本身的美感,而那些风格迥异的裙子,也能淋漓尽致的展现出她不同的美。

而这过程中,云佳人一直在注意着文清瑶和她试过的每一条裙子。

老实说,文清瑶身高跟她差不多,净身高168,身材也很好,玲珑有致,是个天生的衣架子。

等到了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文清瑶也终于是有些累了。

两人来到五楼的西餐厅,准备就在这里用午餐。

却不巧,竟然碰到了赵晴璃和叶少臣。

赵晴璃坐在对着门的位置,从她们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了云佳人和文清瑶。

她切牛排的手猛然一顿,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有些疲惫却面含笑容的云佳人。

她的妹妹赵菲芸现在还在医院,情绪相当不稳定,而罪魁祸首竟然跟自己的姐妹来逛街购物?

她竟然笑的那么开心,难道自己的妹妹出了这种事情,她就一点都不愧疚吗?

更重要的是,阮尚东真的为她做到了这种地步,不惜伤害自己的亲妹妹为代价,也要为云佳人出一口气吗?

这才是她最不忍受的。

她不能忍受自己的深爱的男人,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去伤害自己的妹妹,就算是陌生人,也不行。

“怎么了,在看什么?”叶少臣吃到一半,发现赵晴璃手里一直没有动作。

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循着她的目光看去,恰好看到了云佳人。

赵晴璃收回了目光,有气无力的切着餐盘里的肉排,说道:“少臣,如果你当我是朋友,就请你告诉我尚东和云佳人之间,到底存在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尚东可以为了她黑白不分?”

闻言,叶少臣放下手中的刀叉,看着赵晴璃。“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赵晴璃一脸痛不欲生的样子,哽咽着说道:“我妹妹菲芸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我知道这件事情是尚东做的,可是他怎么可以这么狠?菲芸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他要把菲芸害成现在这样子?你知道一个女孩子被人……她这辈子彻底完蛋了你知道吗?谁还愿意娶一个被人轮。奸了的女人?没有。就算是我妹妹跟她有矛盾,她也不能让尚东这样去害我妹妹呀。简直太残忍了。”

看到这样的赵晴璃,叶少臣心里当然也是不好受的。“晴璃……”

赵晴璃红着眼眶,抽了纸巾去擦那没有流出的泪水,继续哽咽着说道:“你听我把话说完。我妹妹的事情我就暂且不说了,可是明明云佳人抄袭了我的设计,尚东他非但不处置她,反而还让我跟她来个公平比试?这不是明摆着说我冤枉了她吗?”

说道此处,赵晴璃又是一阵哽咽,样子看起来是真的很伤心,很难过。

叶少臣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只见赵晴璃似乎调整好了自己的呼吸和情绪,继续抬眸说道:“少臣,我们认识十年了,我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了解吗?我是那种随便冤枉别人的人吗?可是我没有想到,尚东他为了云佳人那个女人,连是非黑白都不分了,他竟然不相信我?你知道我最近有痛苦吗?我妹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妈妈几乎崩溃了,而我工作上也出了这样的问题,你知道我现在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晴璃,你不要想那么多,尚东他不是那样的人。”

闻言,赵晴璃情绪有些失控,说道:“他以前当然不是这样不理智的人。可是一旦他陷入了爱情里面,他会渐渐丧失自己的理智,会失去最基本的判断力。显然他现在因为这个云佳人,已经失去了最基本判断力了。你知道的,从我第一次见他开始,我就爱上了他。到现在,已经整整十年了,可是我的痴心真情换来了什么?”

说着,赵晴璃目光死死的盯着云佳人的方向,恨不得用自己的目光将她千刀万剐。

她现在的痛苦,都是因为那个叫云佳人的女人。

如果不是她的出现,这一切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她的妹妹不会被轮。奸,还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彻底毁掉了她的一生。

而她也不会一直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无法自拔。

这一切,都是拜云佳人所赐。

总有一天,她会将自己所承受的痛苦全部在她的身上讨回来。

她不会轻易放过云佳人的,绝对不会。

而叶少臣看着神情痛苦和面容有些扭曲的赵晴璃,隐隐有些心疼。

他们认识十年了,在学生时代就成为很好的朋友。

赵晴璃虽然是赵家四姨太的女儿,身份多少是有些上不得台面的。

但是她温婉知礼,温柔可人,心思细腻又善解人意,坚强乐观。

她靠着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首席设计师的位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

所以他愿意跟她做朋友,愿意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开导她,劝慰她,鼓励她。

其实他知道她是有些自卑的,因为她是小老婆的女儿,多少会受人白眼,逗人耻笑。

如果她是赵家嫡出的大小姐,那么赵晴璃绝对会比现在更加闪耀。

但是,他看到的只是赵晴璃故意装出来的表象罢了。

两人在这边说着,云佳人也感受到了一道很不友善的目光。

抬眸望去,却见赵晴璃一脸阴冷毒辣的盯着自己,那目光……似乎是想喝干自己血一般。

她面容扭曲狰狞,似乎像在下一秒就要冲过来杀了自己一般。

她们之间的仇恨,已经深到了如此地步了吗?

“怎么了?看谁呢?”文清瑶点完了餐,发现云佳人一直看着自己身后,所以回头循着云佳人的目光看过去。

待她看到赵晴璃一副恨不得杀了云佳人的目光,瞬间眯起了双眸,沉下了脸。

她回过头,问着已经收回目光,正在玩手机的云佳人。“那个女人是谁?她看你的目光很不友善。”

云佳人神情看起来很平淡,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赵晴璃那怨恨的目光一般。

她朝文清瑶笑了笑,说道:“她就是赵晴璃。”

闻言,文清瑶坐不住了,情绪相当激动。“什么?就是这个女人诬陷你抄袭的?就是她的妹妹设下‘鸿门宴’算计你的?”

见文清瑶神情激动,满脸愤慨,云佳人点了点头后,说道:“恩。”

“我艹,不遇到还好,一遇到我就控制不住我体内的洪荒之力……”说着,文清瑶就准备起身去找赵晴璃算账。

见状,云佳人连忙紧紧握住了文清瑶的双手,说道:“你别冲动。”

她就知道文清瑶非常容易冲动,脾气火爆,所以很多事情她不愿意告诉她,就是这个原因。

文清瑶经常说,‘我自己受点委屈不算什么,但是我不能容忍别人欺负我的朋友’

她很仗义,很重情义,恩怨分明,是个少有的真性情的姑娘。

她最见不得自己受委屈,所以每次在学校受了委屈之后,她也不会告诉她,因为她怕文清瑶会忍不住去替她出气。

“你放开我,既然今天让我碰到了这个贱人,就没有不收拾的道理。”说着,文清瑶猛然挣脱了云佳人紧握住自己的双手,起身朝着赵晴璃的方向走去。

云佳人连忙起身跟在她的身后,好几次想要拉住她却都被怒气升腾的她给挣脱了。

文清瑶越过了叶少臣,冲到了赵晴璃的身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问道:“你就是赵晴璃?那个诬陷佳人抄袭你作品的女人?”

赵晴璃正在叶少臣的面前装可怜,却没有想到云佳人的朋友竟然冲了过来。

对方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一副质问的口吻,让她相当生气。

但是,在叶少臣的面前,她必须要保持着一贯的优雅高贵,不能露出一点点不文雅的姿态。

所以,她站了起来,很礼貌的柔声说道:“对,我是赵晴璃。但是我没有诬陷云佳人,因为事实就是如此,我没有诬陷她的必要。”

文清瑶看到赵晴璃那惺惺作态的样子就恶心的想吐。

又是一朵会装可怜的白莲花,绿茶婊。

她有一脸厌恶的盯着赵晴璃,说道:“你少他么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佳人会抄袭你的作品?简直笑死人了,你知不知道她还在国外学校的时候就得过奖,会low到抄袭你的作品?你也太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

闻言,赵晴璃脸上的柔弱表情几乎是有些绷不住了。

她知道云佳人在设计方面很有天赋,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云佳人居然在国外还得过奖。

要知道,她当年去国外主攻设计的时候也参加过好几个设计比赛,却从来没有得过奖,可是这个云佳人竟然……

赵晴璃再一次觉得,云佳人这个人是她的天敌,是上天派来折磨自己的恶女人。

深深的调整了自己的呼吸,赵晴璃说道:“很多事情没有绝对,就算她在国外得过奖,但是我赵晴璃完全没有必要去诬陷一个新人助理。”

文清瑶冷笑一声,说道:“这个谁说的准呢?万一你看了佳人的设计后害怕她以后会对你造成威胁呢?所以才想出那么恶毒的计谋去算计她,好断了她在时装设计圈的路。毕竟你刚刚也说了,很多事情没有绝对,不是吗?”

叶少臣作为赵晴璃的朋友,看到她被另一个强悍的女人为难,当然是要站出来说句话的。“这位小姐,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请你不要……”

谁知道文清瑶压根就不给他一点面子,很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是谁呀?我有在跟你讲话吗?女人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大男人麻烦不要插嘴好吗?”

闻言,叶少臣愣了几秒之后,微微蹙起了眉头,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眼看着站在赵晴璃面前咄咄逼人的文清瑶。

越看,他越是觉得她有些眼熟。

她生着一张极为标准的鹅蛋脸,肌肤白皙细嫩如玉,宛如新生婴儿的肌肤一般吹弹可破。

那柳眉下镶切着一双灵动清澈的双眼,宛如阳光下的清泉,闪着明亮的光芒。

她穿着很简单的套裙,露出修长笔直的双腿,显得更加高挑,气质高贵。

此刻,文清瑶也非常不满的盯着正打量着自己的叶少臣。

后,她撇着嘴巴将叶少臣上下打量了一遍。

长的还算不错,穿着也相当得体考究,气质儒雅高贵,隐隐透出一股子的刚硬正气,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其实真的还算不错。

只是,他竟然为赵晴璃那个绿茶婊说话,瞬间让文清瑶对他的好印象消失的烟消云散,甚至于……有些隐隐的鄙视这个没脑子的男人。

见两人都有些不满的看着对方,云佳人其实是有些无奈。

她连忙朝着叶少臣扯出一抹尴尬无比的笑容。说道:“叶教官,不好意思。打扰你们用餐了。这是我最好的朋友文清瑶,她性子有些急躁冲动,其实没有什么坏心眼,冒犯了你的地方还请原谅。”

叶少臣还没有开口说话,文清瑶不乐意了。“佳人,你干嘛跟这种人道歉?他是帮着赵晴璃的,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她那个傻乎乎的姐妹竟然跟叶少臣这种人一脸赔笑的道歉,这简直比打她的脸还要让她难受。

而云佳人见文清瑶那火爆的性子基本上快要爆发,瞬间觉得有些头疼。“清瑶……叶教官跟这件事情无关。”

“那又怎么样?他不分是非黑白的维护一个诬陷你抄袭的人,我文清瑶就是看不顺眼。”说完,文清瑶很是鄙夷的瞥了叶少臣一眼。

而云佳人在一边忍不住叹气。

她这个姐妹什么都好,就是脾气有些火爆,有时候她跟程亦峰都有些无法招架。

这个时候,一直站在一旁的赵晴璃说话了:“这位小姐,你看我不顺眼可以,我赵晴璃没有意见。但是请不要侮辱我的朋友,他跟这件事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所以请你不要把他牵扯进来。”

见叶少臣听到这番话后神情微动,文清瑶冷笑一声,说道:“呵,你可真是……道行不浅啊。”

闻言,赵晴璃眸光微微一闪,面容轻轻一僵,“你什么意思?”

文清瑶冷冷一笑,撇嘴说道:“收起你那张虚伪的脸吧。也只有那些没有脑子的男人才会被你的外表所欺骗。”

用余光瞥见叶少臣眉间的阴郁越来越浓,赵晴璃立即装出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对着文清瑶说道:“你……你简直有些不可理喻。”

见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云佳人连忙说道:“清瑶,你冷静点。这里是公众场所,闹大了不好看。”

文清瑶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对着云佳人说道:“你就是这么软弱,被人欺负了也不反击,难怪每次被欺负的人总是你,真是快被你气死了。”

云佳人拉住文清瑶的手,朝她淡淡一笑。后,她对着叶少臣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叶教官,打扰你用餐了。下次我请客向你赔罪。”

------题外话------

清瑶和少臣的终于是见面了。

但是好像两人之间互相留下了不好的印象,o(╯□╰)o

二萱在考虑要不要给清瑶换一个老公呢,噗,→_→

如果二萱真的给清瑶和少臣重新配对,不知道有没有亲来打二萱……(⊙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