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章:尚东看到了她的胸/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佳人现在心里相当的矛盾。

完全有点分不清自己是喜欢上阮尚东了,还是就像文清瑶说的,她其实以前就喜欢阮尚东,只是自己现在忘记了而已。

而依照文清瑶那哲学家般的‘分析’,就算自己的大脑忘记了他,心却依旧记得他,并且对他保持依旧保持着从前的那份悸动与爱恋。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她是真的喜欢阮尚东那个危险无比的男人。

那个站在金字塔顶端的,让所有人都要膜拜仰望的男人。

有些垂头丧气的靠在沙发上,云佳人目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整个人呈现一种死灰般颓废的状态。

特么的,她怎么就这么悲催呢?竟然会喜欢上一个gay,一个不近女色的基佬……

她云佳人脑子到底是不是有问题,这是有多想不开啊竟然会喜欢上一个基佬?

这不是在找虐吗?

哎……本来好好的心情,现在都被毁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直到一阵门铃声突然响起,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穿上拖鞋走到门口,待她通过猫眼看到来人之后,云佳人瞬间有种想哭的冲动。

阮尚东这货怎么会跑到她家里来的?

他是怎么直到自己住在这个楼层这个门牌号的?

她刚刚才认清楚自己的内心这货就来了,不是摆明着要让自己出丑吗?

而且她现在也没有收拾,浑身邋邋遢遢的,还穿着睡裙,坚决不能在这个时候开门让她看到自己这副样子。

反正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索性就装作不在家好了。

而阮尚东站在门口等了两分钟也没有开门,他喊道:“云佳人,开门。”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吓了云佳人一跳。

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深呼吸了几口气之后,定定的站在门口,完全没有要开门的意思。

反正她是不会开门的,坚决不开。

再次等了两分钟之后,云佳人还是没有开门。

她依旧小心翼翼的趴在门上通过猫眼看着阮尚东,而后者非但没有走,反而是拿起了手机拨了个电话。

在云佳人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那惊魂的铃声响起了。

让云佳人忍不住想晕厥的是,手机现在正被她拿在手里,这铃声一响,站在门外的阮尚东必然是会听到的。

正如云佳人所想,阮尚东听到了房屋里面传来的手机铃声。

挂了电话后,他对着里面的人说道:“我再耐心的说一遍,开门。”

不得已,云佳人只好匆匆的将凌乱的鸡窝头用手随意梳理了一下之后,这才弱弱的从里面把门打开了一个小门缝。

扶着门框,她探出头去,朝着阮尚东干笑了两声,“呵呵,总裁大人是你呀?我刚刚在上洗手间。”

勾起一抹恍然大悟的笑容,阮尚东说道:“哦,原来你刚刚在上洗手间呀。”

咽了咽口水,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躲避着阮尚东的目光,她嘴角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恩。那个,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换上了自己出国必备的自用拖鞋后,阮尚东挑眉看着一脸不正常的云佳人,问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

说着,阮尚东伸手将门推开,迈出修长的双腿径直走了进去,完全不给云佳人阻止的时间。

云佳人有些气呼呼的鼓着眼睛瞪着坐在沙发上,登堂入室的阮尚东。

而后者全然没有将前者的不满放在眼里,悠闲自在的在房内转了一圈之后,他走到了客厅的沙发处坐了下来。

翘起了二郎腿,微微扬起下巴,阮尚东眯起眼睛盯着云佳人看了几秒,问道。“怎么,你好像不太欢迎我?”

云佳人将背后的房门关上,有些不悦的说道:“你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闯进我的房子,似乎有些不太礼貌。”

阮尚东耸耸肩,不以为意的说道:“我好像敲门了,我记得你也好像给我开门了,怎么能用‘闯’这个不礼貌的字眼来形容呢?”

“我虽然给你开门了,可是我并没有请你进屋啊。”

“所以有客来访而将人拒之门外,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反而是更加不礼貌的行为,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云佳人翻了翻白眼。“……”

这个人还真是会找一个歪道理,怎么说都是他有理。

懒得搭理阮尚东,云佳人准备回屋换身衣服,刚刚走到卧室门口,阮尚东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了。“我现在有些口渴,麻烦你帮我倒杯白开水,谢谢。”

闻言,云佳人停下脚步,有些不耐烦的给阮尚东倒了杯白开水,放到了阮尚东面前的茶几上。“你的白开水。”

而她全然不知,就是因为这个放水杯的动作,自己那胸口宽大的睡衣将她胸前的风光在阮尚东的眼皮子底下展露无遗。

待她发现到阮尚东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的时候,云佳人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在他的面前有可能走光了。

天哪,要知道她向来都是脱了内衣穿着睡衣后者睡裙睡觉的。

刚刚自己那一个大意的动作,岂不是让阮尚东看到了自己的胸……

一想到阮尚东将自己的胸前的风光看了彻底,云佳人简直想打个地缝钻进去。

她连忙双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后,立刻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而阮尚东看着落荒而逃的云佳人,虽然他的身体好像开始起了不该有的反应,但是他的心情依旧好的不得了。

其实,他真的不是故意想要让云佳人出丑的。

他是的的却却的有些口渴了,想要喝一杯白开水,仅此而已。

可谁知道……自己这一个口渴,竟然会让云佳人这么的尴尬与窘迫,也让自己有了这么个意外的收获。

笑了笑,阮尚东端起茶几上那杯温热的白开水,他像是品红酒一样的细细品着,脸上笑的灿烂无比。



而与他的心情形成鲜明对比的,自然就是窘迫无比的云佳人了。

她现在坐在卧室的床沿重重的喘着气。

那一张白皙如玉的脸蛋此刻烧的跟熊熊烈火一般将她整个人的身体都滚烫*。

而那一颗在面对阮尚东时就失控的小心脏此刻也是躁动的跳跃着,像疯了一般的不安分。

要知道,她刚刚才恍然醒觉自己好像喜欢上了阮尚东。

可就在自己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感情后,就被对方看到了自己的重要部位。

这大写的尴尬和窘迫简直让她产生了一股跳楼的冲动。

原本就有些不知道拿什么样的心情和态度去面对阮尚东,如今她更是觉得自己简直没有任何脸面去面对阮尚东了。

云佳人大约磨蹭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才将自己收拾好。

打开卧室房门的时候,只见阮尚东竟然悠闲的看着电视,全然没有半分不耐的神情。

云佳人依旧微红着一张脸蛋,撅着一张小嘴,气鼓鼓的看着一脸悠闲自在的阮尚东。

挑起眉峰,阮尚东含笑看着站在他面前已经收拾稳妥的云佳人。问道:“你好像有话要说?”

云佳人端起自己的水杯灌了两口,一脸的严肃。“我觉得以后没事,咱们俩还是别见面好了,免得让这些左邻右舍的误会,对我影响多不好,毕竟我以后还要找男朋友。”

的确不能再见面,免得让自己越陷越深,到最后彻底悲剧。

闻言,阮尚东面色不变,依旧保持着那抹笑容,说道:“你这身衣服挺漂亮,比刚刚那件睡裙漂亮多了,至少不会走光。”

一听这话,花了半个小时才渐渐平复的心情,再次爆发。

云佳人那微微泛红的脸蛋此刻再次烧了个通透,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一双亮晶晶的眸子也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果然,他把自己胸前的风光都看完了。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不会给他开门,一定会全力的阻止他闯进她的房子。

再不然,她就是穿着一件内衣也好过里面什么都不穿吧?

云佳人窘迫的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片刻之后,阮尚东敛去那柔和的笑容,有些严肃的说道:“以后不准穿着睡衣给别的男人开门,知道吗?”

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女人穿睡衣的样子被其他男人看到,尤其是程亦峰。

天知道,他刚刚看到她胸前那美好的风光,差点忍不住的将她扑倒了。

只是他的定力一向很好,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对她来简单粗暴的,所以深深的强迫自己忍耐住了而已。

就算是要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去俘获她的芳心,也需要一个过渡的阶段,否则只会吓跑她。

而云佳人不悦的瞥了他一眼,闷闷的说了一句:“不关你的事。”

“可我刚刚已经看到过你的裸……。体了,是不是应该对你负责?”

瞪了他一眼,云佳人说道:“不需要。”

“没关系。”

“可是我有关系。”现在实在不想跟阮尚东纠缠,云佳人调头冷眉问道:“总裁大人,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耸耸肩,阮尚东说道:“没什么事,就是想来慰问一下员工而已。毕竟我听说,你的未婚夫要跟你的妹妹订婚了,我怕你心情受到影响。”

“我能有什么影响?我心情好的很呢。”等会儿她就会让云诗妍彻底出丑。

想着不久后云诗妍就会成为整个京都富人圈里的笑柄,云佳人的心情便出奇的好。

甚至于,在阮尚东提出要跟她一起去参加云诗妍订婚典礼的时候,她竟然欣然同意了。



而云家别墅的三楼。

云诗妍坐在自己的梳妆台前完全没有了昨天的兴高采烈,反而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徐慧敏看出了云诗妍今天的反常,不由得问道:“怎么了妍妍,今天可是值得高兴的日子,你怎么一脸心事的样子?是不是太紧张的缘故?”

云诗妍想起今天早上起床的那一幕,她就害怕到身子轻轻发抖。“不是。我……”

见云诗妍吞吞吐吐的模样,徐慧敏觉得云诗妍今天很不对劲。“你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妈妈,千万不要憋在心里。”

双手死死攥住衣服,紧紧抿着唇瓣,后……云诗妍说道:“可是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扭扭捏捏的?我是你的妈妈,出了任何事情你只能告诉我,懂吗?”

她这个女儿看起来挺聪明的,其实有时候脑子还是有些够用。

如果不是她这些年一直用尽手段,她怎么可能嫁给云立辉过上豪门阔太太的生活呢?

看到徐慧敏那一脸担忧和严肃的样子,云诗妍几乎快哭了。“妈,我该怎么办呀?我……我昨天晚上喝多了……”

徐慧敏凑到她面前带着一丝警告的口吻说道:“我知道你昨天晚上喝多了,订婚以后可不能再像昨天晚上一样,夜不归宿。”

“我知道,可是我……我真的害怕。”一想到清晨起来发生的事情,云诗妍现在都忍不住身子发抖。

徐慧敏握住她的肩膀,看着云诗妍说道:“你在害怕什么?今天是你订婚的日子,你给我争气一点。”

她也想争气呀,可是……

“可是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我跟一个男的……”

闻言,徐慧敏的一张脸顿时阴沉了,她有些紧张的看着云诗妍,慌忙问道:“你跟一个男的怎么了?”

云诗妍垂下头,紧紧咬住下唇,躲避着徐慧敏的审视的目光,不敢说话。

见云诗妍这副样子,徐慧敏顿时惊觉出事了。

她不由得提高的音量,双手紧紧扣住云诗妍的双肩,问着沉默不语的云诗妍,“说呀,你跟一个男的怎么了?是不是……是不是你们发生了关系?”

徐慧敏从来没有对云诗妍这么凶过,吓的云诗妍顿时就呜咽的哭了出声。“呜呜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早上醒来就发现……”

她根本想不起昨天晚上从酒吧出去后发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知道今天早上醒来,就发现自己浑身不着寸缕的躺在另一个男人的身边。

再看到酒店床单那落下一抹红色,云诗妍顿时觉得一阵晴天霹雳,脑子顿时懵了,坐在床上愣了足足两分钟。

她根本就不能接受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根本无法接受自己在跟苏煜琛订婚的当天,跟别的男人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

今天以后,她可就是苏煜琛的未婚妻啊,她怎么能够跟别的男人上床发生那种关系呢?

直到现在,云诗妍心里依旧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她害怕因为自己一时的酒后乱性而失去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豪门太太的梦想。

她盼了这么多年,终于盼来了跟苏煜琛订婚的日子,可是……

可是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坐在床沿,云诗妍哭的梨花带泪,肩膀不住的耸动着。

看到云诗妍哭双眼红肿,徐慧敏连忙厉声呵声道:“哭什么哭?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你怎么能这么糊涂?你知不知道被苏家的人知道你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虽然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年轻人们谈恋爱也已经相当开放。

就连什么初中生高中生堕胎的新闻都屡见不鲜,更别说像云诗妍她们这种二十多岁的成年人。

但是,那也只是针对一些家教不严的平民百姓人家。

像苏家那样的豪门世家,怎么能允许自己的儿媳妇不干不净?

如果到时候云诗妍更苏煜琛结婚后却发现云诗妍已经不是处女,那么……她和云诗妍,就双双完蛋了。

云诗妍依旧哭的泪如雨下,“呜呜呜……妈,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呀?”

徐慧敏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想好了对策。“怎么办?赶紧把你的眼泪给我收回去。好在今天不是结婚,只是订婚,还有时间补救。”

------题外话------

等忙过这几天,二萱就会尽力恢复万更的。

在此要谢谢谅解并且一直陪着二萱的小天使们,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