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章:云诗妍,别怪我心狠(二更)/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阮尚东紧紧的握住云立辉的手臂,双目泛着冰冷刺骨的光芒。

原本面带笑意的他此刻面含冷霜,那股刺骨森然的凉意逐渐在会场里蔓延。

如果云立辉不是云佳人的父亲,他保证会让云立辉后悔自己刚刚的行为。

冷冷的看着云立辉,阮尚东冷笑一声,问道:“云先生,你就这么肯定徐辉的事情,是云大小姐在背后做的手脚吗?”

他一说话,全场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他那双乌黑深邃的眼眸闪着阴鸷的光芒,双唇也是冷冷的抿着,表情看起来相当渗人。

此刻的阮尚东冷的像是一座冰山,将整个的会场的温度降到了最低。

而云立辉在触碰到阮尚东那冷冽锋利的目光时,心里竟然升起了一丝丝的胆怯。

刚刚他气坏了,也着急坏了,几乎忘记了云佳人是跟着阮尚东一起进入的会场。

现在稍微冷静下来的他才猛然想起云佳人现在在东方国际上班,阮尚东又是东方国际的总裁,两人之间肯定是认识的。

不然阮尚东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为云佳人打抱不平了。

而阮尚东这个人,他是绝对惹不起的。

他身后的势力背景,深厚到让人去看他一眼都要小心翼翼,深怕一个眼神不对劲就得罪了他。

所以,他立刻朝阮尚东扯出一抹讨好似得笑容,微微颤抖着声音说道:“我……我也不相信佳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松开了云立辉的手臂,秦特助立刻递来了一张手帕。

阮尚东慢条斯理的擦着刚刚握住云立辉手臂的右手,嘴角轻轻一勾,每逢微微一挑,问道:“那么你刚刚的行为又是为什么呢?”

这次,云立辉被阮尚东的话问的哑口无言,相当的尴尬的站在一边。

尔后,阮尚东将那擦过手的手帕朝着垃圾桶一扔,然后扬起了一抹笑颜。“其实我应该感谢你们云家为我们大家上演了这么一出好戏,毕竟我很久没有开心过了。”

阮尚东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不过。

云苏两家今天的订婚宴,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笑话。

所以此话一出,人群中低低的响起了一阵阵的嘲笑的声音。

其实阮尚东说的原本就是实话,也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今天到场的人都是京都的豪门家族,身份地位当然是非同寻常的。

只是,这样的圈子里哪里会有真心实意的感情可言呢?

如果云家和苏家不是位列六大家族,如果不是想在今天为自己家的儿女们物色一个好的结婚对象,他们才懒得抽出这时间来参加一个私生女的订婚宴呢。

本来一个私生女的订婚宴搞的这么高调已经让不少人觉得是一个笑话。

如今订婚仪式也才进行了不到一半,就闹出了这样的事情出来。可不是成为大家眼中的笑柄是什么?

而一听这话,云立辉的老脸其实是有些绷不住的。

被一个晚辈这样当众嘲笑,任谁都会觉得无比的丢脸。

只是这嘲笑自己的对象,绝对不是他云家可以惹的起的,所以,云立辉只能赔起一副尴尬无比的笑脸,对着阮尚东说道:“阮大少,实在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摇了摇首,阮尚东笑着说道:“哪里。这种事情不是很平常吗?再说了,云二小姐跟人谈个恋爱,上个床,更是寻常不过。实在没有必要闹成这样。”

一听这话,徐慧敏和云诗妍原本已经渐渐的平复的心绪再次不安起来。

她们纷纷的睁大了眼睛看着一脸笑意的阮尚东,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乍然一听他是在帮着云诗妍说话,其实阮尚东的话将徐慧敏和云诗妍好不容易转移的视线,再次锁定在了云诗妍的身上。

如果说这话的人是别人还好,偏偏说这话的是阮尚东,是她们完全不敢去的得罪的人。

所以,就算心里再不满,徐慧敏和云诗妍也只能忍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秦特助走到阮尚东的身边低声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阮尚东朝秦特助点了点头,随后便不动声色的望了阮文博一眼,悄然给他使了个眼色。

阮文博立刻会意,便站出来说话了。“尚东,这毕竟是苏云两家的事情,你别插手。”后,他又对着苏旭和云立辉说道:“云先生,苏先生,不知可否让我说两句?”

云立辉赔笑着说道:“您请说。”

苏旭自然也是只能对着阮文博赔着笑颜,就连一向强势的李玉芬在阮尚东的面前收敛了那火爆的脾气,乖乖的站在一边。

阮文博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朝着苏旭和云立辉说道:“其实按理说这件事情轮不到我来插手。不过我既然在场,又是好管闲事的,就忍不住说两句好了。这件事情牵扯到的是云家的两位千金,的确是应该要好好的调查一番,冤枉了谁都不行。毕竟两位千金将来还是要嫁人的,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当,恐怕会对她们的名声造成不好的影响。但是,今天这种场合实在不该再去追究什么。毕竟来的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闹大了对两家的影响也不好。我的意思是订婚仪式继续举行,调查的事情私下再说,免得其他家族的人看笑话,两位觉得呢?”

这话简直是说到了云家人的心坎里。

尤其是云立辉,在听到阮文博的话后,几乎是要举四肢赞成的。“阮先生说的对,说的对。”

云立辉觉得,虽然这件事情已经在京都的富人圈里已经会成为一个笑话。

但是闹成这样已经够丢脸了,如果再继续这样闹下去,他们云家更会没有脸。

因为现在根本就不是追究的时候,越是去追究,别人的注意力就只会停留在这件事情上,久久都没有办法平息。

徐慧敏当然也是巴不得事情就此结束,然后赶紧继续没有完成的订婚仪式。

而相较于云立辉的态度,苏家的人其实是有些不赞成的。

他们苏家什么时候闹过这样的乌龙的事件?

苏家这么多年以来向来都是一派和谐,从来没有闹出过负面的新闻。

可是今天,在他儿子的订婚宴上,却因为云家的人闹成了这样,简直丢人。

偏偏阮文博在这个无比尴尬的时刻给了云家一个面子。

原本苏家是还想要继续追究这件事情的,可是阮文博都这样说了,他们苏家也没有理由去拂了阮文博的面子。

所以,苏旭也只是勉强的点头表示同意阮文博的提议,继续完成订婚仪式。

只不过,如今因为云诗妍的事情,苏家的人已经对云家产生了强烈的不满。

不管云诗妍有没有跟那个徐辉上过床,不管事情是不是云佳人在背后搞鬼,这件事情平息之后,他们苏家必须要好好的向云家讨要一个说法。

云诗妍如果没有跟那个徐辉上床还好,如果真的跟徐辉上了床,那么他们苏家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于是,在阮文博的调和之下,订婚仪式继续举行。

苏煜琛其实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但是碍于父母和阮家的人在场,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如果云诗妍没有跟徐辉上过床那他还好说话。

而如果让他知道云诗妍已经跟徐辉上过床却还将责任推给云佳人,那么他苏煜琛也不是好糊弄的。

他这个人最恨的就是欺骗,所以……如果让他知道云诗妍在欺骗他,他会让云诗妍没有好日子过。



云佳人这边,在阮文博出面调和的时候,她临时改变了计划。

原本她是打算在今天这个订婚宴上,公开那段徐辉悄悄录下的他和云诗妍在床上缠绵的视频。

但是现在,她改变了主意。

徐慧敏和云诗妍这么渴望的嫁给苏煜琛,这么渴望的将这个没有完成的订婚仪式继续完成,那么她就成全她们好了。

因为她的想法是,徐慧敏和云诗妍在经过徐辉这么一闹,整个神经肯定都绷紧了。

在她们神经稍稍舒缓的时候,再曝光那段视频,这对她们的冲击,岂不是更大更刺激?

而苏家的人绝对心里对云家非常不满的,但是碍于阮文博的面子所以退了一步。

如果在明天的时候,苏家的人再看到云诗妍与徐辉的视频,苏家的人会怎么样?

恐怕恨不得将云诗妍给撕烂吧?

所以咯,今天徐辉的闹场只不过是给了两母女一道头菜,真正的大餐还在后面呢。

徐慧敏,云诗妍,你也别怪我这个当姐姐的心狠。

毕竟,比起你们母女打的那如意算盘,我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呢。

云佳人看着舞台上与苏煜琛交换订婚信物的云诗妍,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最后,订婚宴在阮文博的调解下算是彻底完成了,然后宴会开始。

徐慧敏和云诗妍这下是彻底的松了口气,只是心里还是为今天发生的事情而感到后怕。

当然,苏家的人却对云家的人彻底没有了好脸色。

就连订婚宴散场的时候,苏家对云家的人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态度与之前完全相反。

面对苏家这样的态度,徐慧敏和云诗妍却依旧一副热情讨好的模样,始终不懈努力的去讨好李玉芬。

尤其是云诗妍,在看到苏煜琛对自己冷着一张脸的时候,始终能够做到厚颜无耻。

订婚宴既然结束,云佳人当然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

看着一直留在会场等着自己的程亦峰,云佳人朝他笑了笑,说道:“走吧亦峰,又要麻烦你送我回去了。”

程亦峰笑道:“你跟我还这么见外?”

要知道,他在之前看到云佳人和阮尚东一起出现的时候,那心里的滋味谁也没有办法体会。

就算云佳人是他爱了四年多的女人,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当她和阮尚东站在一起的时候,是那么般配,那么的……光芒万丈。

他的心里,再次升起那股前所未有的嫉妒和恐惧,第一次感到了惊慌失措。

而现在,云佳人主动提出要让自己送她,他顿时觉得自己的天空又放晴了一般。

云佳人当然是不知道程亦峰内心的转变,只是笑着与他走到了底下停车场。

“都说了让你在门口等我你偏要下来,这地下停车场这么阴寒,可别感冒了。”说着,程亦峰将自己的西装脱了下来,套在了云佳人的身上。

拢了拢的衣服,云佳人朝他浅浅一笑,没有说话。

其实,她也准备在酒店门口等程亦峰的。

只是电梯在一楼停住的时候,恍然间她看到了站在酒店大厅的阮尚东。

所以她只好跟着程亦峰一起乘坐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

因为,她已经下定决心要跟阮尚东就此保持距离。



来到停车场的时候,这里依旧停着不少的名车,最低的都是五六百万的。

然而,而最显眼的,莫过于阮尚东和程亦峰两人的豪车。

而两人甚为六大家族的继承人,车位自然是最好的VIP位置。

所以,他们两个人的车停在同一个区,相隔不远。

而就在两人来到VIP停车区的时候,阮尚东却突然出现,从后面拉住了云佳人的手腕。

对于阮尚东的突然出现,云佳人吓了一跳。“你干嘛?”

他刚刚不是在酒店的大厅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是让你回去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吗?”刚刚亲自送了阮文博和叶锦荣回阮家大院,等他再次回到酒店的时候,恰好看到跟程亦峰站在电梯里的云佳人。

云佳人挣脱掉阮尚东的手,说道:“不用麻烦你了。”

而阮尚东现在心里烧着一股怒火。

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云佳人跟程亦峰在一起,何况……她身上还穿着程亦峰的外套。

将罩在云佳人身上的外套取下递给了程亦峰,阮尚东将自己的西装脱下穿在她的身上。

后,他不由分说的再次拉起云佳人就朝着自己的车位走去。

看着阮尚东走搂着云佳人走向了他的车位,程亦峰再也忍不住的冲上前去,一把拉住了云佳人的另一只手腕。

迎上阮尚东投来的冷冽危险的目光,程亦峰说道:“佳人由我来送,就不麻烦阮大少了。”

还没有等云佳人表态,阮尚东冷着声音对着程亦峰说道:“不用了,我送她就好。”

而云佳人实在不想再跟阮尚东牵扯不清,于是她狠狠的挣脱掉了两人紧紧拉住自己的手。

轻轻脱下了阮尚东套在自己身上的外套,云佳人抬眸对着阮尚东说道:“还是不麻烦你了,我坐亦峰的车就好。”

见状,阮尚东眯起双眸,有些不可置信的咬牙喊道:“云佳人。”

她到底是怎么了?

明明早上的时候两人之间的相处还好好的,现在是怎么回事?

云佳人朝他轻轻一笑,随后将他的西装外套递给他,说道:“很谢谢你对我的帮助。但是……我真的不想欠你太多。”

更不想,让自己深陷到他的漩涡当中。

其实这些日子她一直让自己处于无比繁忙的状态当中,最大的原因就是想要将自己对他渐渐产生的感情抹杀在摇篮之中。

因为她知道,一旦自己真的对他动了心,那将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他那样身份的人,不适合她。

就那么一个云家都有着暗潮汹涌,何况是阮家那样的国内第一豪门?

再加上,她在今天已经知道阮尚东心里其实有另一个女人的存在,那么她就更加应该彻底放弃这段感情。

她真的很累了,要应付徐慧敏母子三人,还要应付赵菲芸两姐妹……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纠结一段感情。

再者,她失去了母亲,失去了父爱,失去了最基本的家庭,她不想再将自己也一并失去。

她……输不起,因为她已经没有了筹码和赌注。

“走吧亦峰。”说着,云佳人朝着程亦峰的位置走去。

一把拉住走向程亦峰的云佳人,阮尚东咬牙道:“云佳人……”

------题外话------

二萱今天二更了,嫩们开不开心?

但是还有亲说二萱在为更新找借口,老实说,在看到这样的留言后,二萱其实是很生气的。

四月一号二萱跟老公飞回四川筹备婚礼。

7号晚上的时候突然接到电话……说二萱公公生病住院了……所以二萱跟老公又从四川连夜赶回了新疆。

到了新疆之后……医生说公公的病情基本稳定……所以二萱又在14号回了四川,继续准备结婚的事情。

可是……等到了24号凌晨一点26分的时候……二萱的公公突然病情恶化去世了。

于是……二萱跟老公又从四川连夜飞回了新疆。

之后……就开始忙二萱公公的后事……还要陪婆婆……

其实这些事情二萱其实不想说的。

但是今天看到一个亲如此的不理解……二萱心里生气也很伤心。

我其实现在也希望这一切都是二萱找的借口……而不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