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章:带佳人回去,见家长了/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佳人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真的会被开除。

她承认自己这两天的确犯了错,但是却也万万没有严重到被开除的程度呀。

现在吴振涛说公司不需要她,意思难道不是很明显吗?

想到自己回国发展就是因为想要加入到东方佳人时装公司,如今竟然因为一个迟到就要被开除,云佳人心里有些不服气。“吴经理,我跟公司是签订了合同的,你不能因为我迟到……”

吴振涛再次打断了云佳人的话。“哎呀,这是上面的意思,我也没办法啊。我知道你很喜欢这种工作,也很想留下来上班,但是上面的指令,我不得不服从啊。”

虽然他的语气听起来没有任何的不悦,甚至于还很有耐心的跟自己解释着。

但是,那话里面透露出的讯息,还是让云佳人有些难以接受“上面的意思,是阮尚东的意思?”

“哎哟我的天,你胆子也太大了,竟然喊直呼总裁的名字,真是……”

云佳人看到吴振涛这副大惊小怪的样子,有些无语。

可是,阮尚东也太过分了吧?

竟然因为一个迟到就要开除自己,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这个人怎么总是做一些让她摸不着头脑的事情和举动?

昨天晚上还跟一起吃了晚饭,然后送自己回家,谁知道今天就要开除自己。

见云佳人站着不动,吴振涛说道:“好了,你快走吧,回去好好休息,好好调整自己状态。你在这里容易影响其他同事的工作。”

老实说,云佳人现在相当的生气。

气呼呼的拿着自己的包包出了办公室,云佳人走出了东方国际的大楼。

越想越是想不通,也气不过,实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脾气,她掏出手机拨通了阮尚东的电话。

电话是在半分钟之后才被接起,那边传来了阮尚东低沉的嗓音。“喂。”

听到阮尚东的声音,云佳人就气不打一处来。“阮尚东,你为什么要开除我?我跟公司可是签了合同的,你不能就这么随意的解雇我。”

“我现在正在开会,有什么事情等我下班之后再说。”说完,阮尚东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

被挂掉了电话之后的云佳人气的有种想要砸掉手机的冲动,这个人到底又在发什么疯?

而云佳人这一等,就等到了下午。

直到五点多的时候,她才接到了阮尚东的电话。

此时的云佳人刚刚从医院询问了老爷子的情况,护士说他情况目前还算比较乐观,她也放心了许多。

只是看到阮尚东的电话号码,云佳人还是没有好语气。“什么事?”

“关于你上午给我说的那件事情,我有必要跟你谈一下。你在哪里?”

“医院。”

“在医院门口等着,我马上到。”

云佳人真的很想说,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只是阮尚东依旧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便挂断了电话。

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到医院门口。

大约等了十几分钟后,阮尚东出现了。

其实,阮尚东早就猜到云佳人应该在医院,打个电话不过是想要确认一下而已。

将车子停在门口的位置,阮尚东含着横眉怒目的云佳人,说道:“上车。”

“凭什么?你直接说你为什么要解雇就好了。”本来昨天晚上才想清楚了不要刻意的躲着阮尚东,谁曾想今天就遇到这样的事情。

当吴振涛让自己回去休息,说公司不需要她的时候,她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

如果只是一般的公司解雇自己,她可能还不会这么气愤。

偏偏吴经理说,解雇自己是阮尚东的意思,那一刻她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滋味。

有愤怒,有心痛,还夹杂着一丝失落,还有一点点的恐惧。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愤怒什么,心痛什么,失落什么,恐惧什么。

总之,那心里的滋味,相当不好受。

而阮尚东看了看后面排着的车队,立刻对着一脸恼怒的云佳人说道:“快点,这里不允许停车。”

看了看后面的确排了几辆车,不得已,云佳人只得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看着云佳人不耐烦的系好了安全带,阮尚东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云佳人向来坐车不爱跟驾驶员说话,引起他们的分心。

所以就算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她却也努力的强忍着。

而等她发现车里已经渐渐驶离了市区的方向,穿过了京都大桥,来到距离市区几十公里外的一个临江的郊区时,云佳人才慢慢有了警觉和疑惑。“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阮尚东盯着前方的道路,云淡风轻的说道:“阮家大院。”

“什么?阮家大院?你带我去阮家大院干什么?”

难不成,解雇自己的,是阮家老爷子?还是阮文博?

而阮尚东为了帮助自己留在东方国际,所以亲自带自己回去解决这件事情?

思来想去,云佳人觉得好像只有这个可能了。

这么一想,她又在猜想自己是不是误会了他呢?

于是心里又对阮尚东升起一股愧疚感。

而阮尚东没有再说话,嘴角一直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专心的开着车。



等到了位于秋山的阮家大院的时候,阮老爷子已经早就等在客厅了。

偌大的客厅里不止是阮老爷子在,阮文博和叶锦荣当然也是必须要在的。

而阮文军和沈玉梅在听说阮尚东要带阮家未来的孙媳妇回来,也是欣喜的闻讯赶了回来。

尤其是沈玉梅,她今天才刚刚回到娘家看看自己的父母,在听说阮尚东要带侄媳妇回来后,几乎是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当然,阮茗西和阮潋北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毕竟是自家哥哥第一次带一个女人回来,这可算是家里普天同庆的大事了。

她们两个作为阮尚东最爱的妹妹,那是必须要回来见见未来大嫂的。

阮家的人在看到云佳人与阮尚东一同出现的时候,一个个都显得相当的开心。

这让云佳人一头雾水,有些摸不着头脑。

而当她看到cara阮茗西竟然那么亲昵的挽着叶锦荣的手,坐在她身边看着自己的笑的那么甜美的时候,几乎震惊的差点窒息。

那个cara老师在这里?

她竟然在这里?

脑子有那么几秒钟无法运转,等她看到阮茗西站起身,笑着朝自己走来的时候,云佳人终于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

果然自己猜对了。

那个cara一定是阮尚东心里爱着的那个女人,现在的一切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发展到了这一步,阮尚东都带cara回来见过父母了。

而且看样子她跟阮尚东母亲的关系相当的亲密,应该不是第一次回阮家了吧?

看着阮茗西朝着自己渐渐走近,云佳人有一种想要落跑的冲动。

人家一家人团聚,她一个外人跑来这里算什么?

她是脑子有病才会跟着阮尚东来阮家自找尴尬。

阮茗西笑着走到云佳人的面前,伸出右手,道:“云小姐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纵使云佳人性子比五年前更加沉静镇定,在这样的场合下也是无法完全淡定的。

稍加勉强的勾起一抹清浅适宜的笑容,她伸出了右手。“你好,CARA小姐。”

“容我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风云集团董事长的孙女,云家的二小姐,云佳人。”阮尚东向阮家的长辈们介绍着云佳人。

不管是不是以女朋友的身份带回的阮家,总归他已经做到了阮老爷子提出的条件,将云佳人带回来了。

随后,他又向云佳人一一介绍了阮老爷子,阮文博等人。

云佳人朝他们一一点头问好,表现的落落大方,仪态得体,一看就是知书达理的姑娘。

“这位你已经见过了,这位是我堂妹潋北。”阮尚东继续向云佳人介绍着。

云佳人朝她点了点头,露出礼貌的微笑,说了句‘你好’

阮老爷子一看云佳人就喜欢的不得了。

连忙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笑眯眯的看着云佳人,说道:“原来是佳人呀?快过来坐,快过来。”

而对于阮家老爷子的热情,老实说,云佳人是有些错愕的。

她觉得自己的脑子现在好像有些……转不过来了。

见云佳人神情间隐隐有些尴尬,阮文博立刻低声在自己爸爸的耳边说道:“爸,您吓到她了。”

阮老爷子觉得自己刚刚好想的确有些兴奋过头了,随即稍加收敛了一下脸上的笑容。

而叶锦荣深怕阮家老爷子的过度热情吓到自己家这个未来的儿媳妇。

她连忙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到云佳人的身边。

相当亲昵的拉住云佳人的手,叶锦荣笑着对云佳人说道:“我是尚东的妈妈,你应该知道吧?前两天你妹妹的订婚典礼上,我们见过的。”

云佳人朝她婉约一笑,“您好伯母。”

叶锦荣顺势将云佳人拉倒沙发处坐下,笑眯眯的说道:“别这么客气,赶紧坐。”

后,叶锦荣便对着阮茗西说道:“茗西,快去给云小姐沏茶。对了还没有问你,你喝茶吗,云小姐?”

云佳人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都可以的。”

随后,看着阮茗西作为一个主人的身份给她倒茶,云佳人心里更是堵的慌,心里越发的难受。

只是她处于礼貌,她不能在这个时候一走了之,这回让别人说她没有家教的。

而叶锦荣她依旧没有放开云佳人的手,笑容无比温柔的问着云佳人。“云小姐,你今年多大年纪了?”

“快满二十四了。”即便云佳人心里再难受,她也依旧保持着那抹温婉的笑容。

叶锦荣温和笑着说道:“二十四岁呀?那跟茗西年纪一样呢。”

云佳人依旧保持着那一抹官方标准的笑容,说道:“原来茗西小姐也是二十四岁。”

“嗯,你们同一年出生的。那么你是几月份的呢?”

因为云佳人和阮茗西两人同年,也许是想知道谁是姐姐,谁是妹妹,所以叶锦荣继续问着云佳人。

“我是七月份的。”

“那茗西比你小两个月。她是九月份的。”

云佳人面上虽然笑着,其实心里的感觉,谁也无法体会。

看来阮尚东的母亲对阮茗西相当的喜欢,动不动就提起她的名字,连她的生日都记得这么清楚。

由此可见,阮尚东跟那个cara茗西,应该好事将近了吧。

而原本叶锦荣还想问云佳人一些事情的,只是全家都等着阮尚东和云佳人开饭。

所以只是随意聊那么几句之后,云佳人便被阮尚东的人热情的请到了餐厅。



坐在偌大的圆形大餐桌上,云佳人慢条斯理的吃着菜。

“云姐姐你尝尝这个,看看合不合你的胃口。”阮潋北往云佳人的碗里夹菜,笑的非常亲和天真。

云佳人朝阮潋北笑了笑,“谢谢。”

沈玉梅见自己女儿如此热情,笑道:“看来潋北是很喜欢云小姐的,她长这么大,还没有给我们夹过菜呢。”

朝笑容温柔可掬的沈玉梅轻轻笑着点了点头,云佳人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老实说,云佳人现在总觉得这吃饭的气氛,好像有那么一些怪异。

阮家的每一个人对自己都是那么的和颜悦色,甚至于可以说是相当的热情,这完全颠覆了自己先前对阮家人的幻想认识。

其实,云佳人当然也在心里幻想过,有一天能够跟阮尚东一起回家见家长的场景。

她也在心里想过像阮家这样的家族,对人应该都像最开始的阮尚东一样,矜贵冷傲,不可一世。

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阮家的人非但没有摆一点的架子,没有自持身份高贵而目空一切,反而对她这个陌生人竟然如此热情。

再加上,她原本以为阮尚东带自己来阮家大院,是因为自己要被解雇的事情。

但是她从踏进阮家的大门之后,阮尚东以及阮家的人完全没有人提过这件事。

云佳人越想越是觉得奇怪,更加奇怪是阮家人看着自己的那个眼神。

这不,几乎在坐的每一个人都对她客客气气的,时不时的还拿那种有些怪异的目光看看自己。

慢条斯理的吃着饭,云佳人现在竟然有那么一种,跟着男朋友回家见家长的错觉。

对,这种怪异的气氛就是有一种丑媳妇见公婆的感觉。

可是明明cara才是阮尚东的女朋友,人家的正牌女朋友坐在这里呢,自己竟然会有这样的错觉,简直可笑又讽刺。

而阮老爷子看着云佳人说话吃饭,举手投足间都是那么的温婉得体,心里更是满意的很。“丫头啊,来了家里你可就千万别拘礼,别客气。这些菜都是尚东平时爱吃的,你也尝尝喜不喜欢。”

阮老爷子真的是越看云佳人越是觉得喜欢。

他毕竟是快九十岁的人了,也基本上走完了人生百分之九十的路程,这期间他自然是阅人无数。

一个人到底有没有心术不正,心思是不是单纯,他只需要稍加观察便可以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出问题。

所以,当他在看到云佳人那双无比清澈闪亮的双眼时,他便断定这个女孩子是个心思单纯,心地善良的人。

自然是越看越是觉得满意。

其实,对于几个孙子孙女的终身大事,阮老爷子其实也是比较操心的。

毕竟阮家的背后有些至高的权势和庞大的资产。

就凭这两点,便让许许多多的女人都对自己的两个孙子趋之若鹜。

当然,也有不少的男人也挖空心思的追求自己的两个宝贝孙女儿。

阮家老爷子虽然明面上看似不过问自家孙子孙女们的恋爱,其实他在私底下也是有观察他们周围的人。

尤其是阮茗西和阮潋北身边的人,他都派人在暗中仔细观察过。

有那么一些心怀不轨,动机不纯的人早在他发现之后便在私底下悄悄解决掉了。

他这一辈子吃过多少苦,挨过多少饿,受过多少冻,打过几十场大大小小的仗,也吃过几颗差点夺取他性命的枪子儿……

他几乎是用生命作为代价才换来了今天的阮氏家族。

所以,他绝对不会允许心怀不轨,心术不正的人进入阮家的。

当然,相对于对两个孙女儿的不放心,阮家老爷子对阮尚东是相当信任的。

而对于阮尚东的眼光,他也是向来不会怀疑的。

更何况,自从五年前,他从叶少臣那里无意间听说阮尚东失恋之后,也许是被那段不美好的感情打击到了,所以他这五年来都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也没有听说哪个女人跟他关系特别亲近。

所以他才会去相信那些阮尚东喜欢男人的传言,因为五年前的那段感情给了他莫大的打击,从此他喜欢上男人厌恶女人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不过现在好了,如今他终于将云佳人这姑娘带了回来,他也就完完全全的放心了。

能够让阮尚东回归正途的女人,想必一定有其他女人所没有的过人之处。

否则一向眼高于顶的阮尚东是不会将她带回来的。

而听到老爷子说这些菜都是阮尚东平时爱吃的,云佳人有些疑惑的抬眸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阮尚东。

其实她不过是随意的扫了一下桌上摆放着的丰盛的菜肴,她就发现这些菜大多数都是自己爱吃的。

所以,什么时候阮尚东的口味跟自己如此一样了?

而阮尚东当然是感受到了云佳人朝自己看来的目光。

不过他只是相当淡定的往云佳人的碗里夹了一块菜,然后继续低头吃饭,动作相当的优雅。



而徐慧敏这边。

在听到云立辉说云老爷子现在刚刚度过了危险期,但是病情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后,心里当然是失望的。

为什么这个老头子这次没有死呢?

他要是就这么死了,自己不就可以省去自己很多事吗?

果然是个老不死的,都脑溢血了竟然还被抢救了回来,简直气死她了。

如此一来,自己还要花心思和花金钱来除掉他,而且还要精心安排已保证不会露出马脚,这的确是个伤脑筋的活儿。

从昨天到现在,徐慧敏的脑子里一直都在盘算着这件事情。

其实,这老爷子现在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病情又不稳定,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一些意外导致病情恶化,然后归西。

既然如此,她就应该趁这个机会,在这个时候悄悄的动手脚,神不知鬼不觉的就送那个老头子上西天。

但是,要怎么样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呢?这其实是徐慧敏一直纠结的问题。

如果说买通负责云老爷子的护士做手脚,那么到时候老爷子一死,云家的人当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到时候云家的人追究医院的责任的话,难保那护士不会将自己供出来。

然而收买那个主治医师其实也是相同的道理,都有些行不通。

可是如果自己亲自动手的话,医院有那么多的监控,到时候自己的一举一动还不得被监控全程录下来?

思来想去,徐慧敏还是想到了一个主意,虽然有那么一些冒险,但是却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推荐:《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文/海鸥

现实中,她有一个身价数亿的未婚夫,可她依旧是个处。

传说中,他有一双儿女,可他依旧是个雏。

人前,他沉稳内敛,淡漠冷情。人后,她面前,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市井无赖

人前,她慧眼识天机,成熟干练,雷厉风行,人后,他面前,她是这样的:

“哟,门儿都找不到,您老别跟我说你还是颗青果子。”某女一脸的嫌弃。

“你丫的闭嘴,等爷找到门就弄死你!”某男急的满头大汗。

“你男人有病?”某男看着床上刺眼的红色,一脸的坏笑。

“你们男人都有病!”某女瞪眼。

“他没病还占着茅坑不拉屎。”

“你才是茅坑呢。”

“我顶多算个搅屎棍子。”某男邪魅的笑道。

*

昨晚熬夜,今天早起,二萱今天状态不好,头晕,只能更六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