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章:云佳人,你是不是吃醋了/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阮家大院这边。

这顿饭云佳人吃的有些食之无味,同时也觉得这顿饭是她人生中吃的最漫长的一次。

到现在她都不知道阮尚东带她来阮家大院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稀里糊涂的就在这里把晚饭给吃了,桌上除了三个年轻人,其实坐着的还都是阮家的长辈们。

想起来云佳人都觉得自己就跟做梦一样。

其实她也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梦,毕竟哪个女人不想跟自己喜欢的男人长相厮守呢?

只是虽然今天好像实现了当初自己的幻想,但是她却完全没有那种激动和兴奋,更没有当初幻想中的幸福。

毕竟,阮尚东的正牌女友也在这里呢。

饭吃到一半的时间,阮老爷子笑眯眯的开口了。“如今东小子的终身大事总算是有了一些眉目,接下来就是南小子了。”

“爸,敬南的事情我也着急的很。只是他常年待在军队里,有时候还要外派到国外,哪里有时间谈恋爱啊。”说起这个,沈玉梅就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阮敬南的婚姻大事是她现在最担心的,也是一块心病。

偏偏他那样的情况实在不好找对象。

就算是两个深爱的人也没有办法接受常年分居两地,一年见两三次面,更别说那些没有感情基础的了。

一想到自己儿子现在都快二十七岁了还没有对象,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真是忧心的很。

其实说老实话,她挺希望自己的儿子转业的。

像阮敬南所在的特战队虽然是国内的精锐部队,条件当然也是非常艰苦的。

平时倒还好一些,但是一旦出任务就是要豁出命去的。

作为母亲,虽然他为自己儿子感到骄傲。

同时她也是个自私的人,她只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平平安安。

能够找一个对象结婚,生子,然后像平常人一样生活。

当然,阮老爷子其实也知道沈玉梅心里的想法。

作为阮敬南的爷爷,他也希望自己的孙子能够平平安安。

同时他也要求自己的孙子要像一个真正男子汉一样,保护祖国,不畏生死。

其实,他又何尝没有考虑过让阮敬南转业,找一个踏踏实实的工作呢?

只不过他旁敲侧击的问过他一次,言辞中,他的意思就是宁愿死在战场,也不愿意脱下军装。

当他听到阮敬南说的那句话后,心里不是不震撼,也为自己这个孙子感到无比的骄傲。

而阮潋北见自己的妈妈沈玉梅说起自己的哥哥阮敬南就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有些受不了。“妈,哥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这婚姻大事也是需要缘分的,你着急也没用。再说了,我哥现在才二十六,你着什么急呀。”

一听这话,沈玉梅瞪了过去。“你当然不着急了,你哥哥这种条件……哪个女孩子愿意嫁给她?”

阮潋北反问道:“怎么没有?你是不知道,现在的年轻女孩子们,好多都特崇拜军人,尤其是像我哥那样的部队精英。”

“崇拜是崇拜,愿意嫁给他又是另外一回事。就算是将来可以长期居住在军队里,但是军队的条件那么艰苦,又要跟自己的亲人朋友分开,那个女孩子受得了?”这些问题她又不是没有考虑过。

就算是办理了随军手续可以长期跟着敬南住在部队,但是时间长了没有一个女孩子受得了。

就像她刚刚说的,条件艰苦不说,还要离开自己的亲人,朋友,就算是那个女孩子愿意,家里人也未必会同意。

“妈,那照你的意思那些军人们是不是都找不到对象了呀?反正我以后想嫁一个兵哥哥。”

一听这话,阮茗西笑呵呵的说道:“那还不简单,到时候让二哥给你介绍一个不就得了?”

阮茗西这话一出,云佳人顿时愣住了。

她刚刚叫阮家的二少爷什么?

二哥?

她怎么会叫阮家二少爷为二哥呢?

她跟阮家那个神秘的二少爷到底是什么关系?

云佳人觉得自己脑子现在似乎有那么一些的混乱,本来就有点搞不清楚状况,现在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而说起这个话题,阮家两姐妹立刻来了精神。“我还真有这个意思。等下次我哥回来之后,我得好好跟他说说这件事情。”

而沈玉梅眼睛一瞪。“瞎胡闹。”

她的宝贝儿子已经常年待在军队里,一年回家的次数那么少,她可不想自己的女儿再当个什么随军的军嫂。

“我怎么就胡闹了?嫁给军人哪里不好?我最喜欢穿军装的男人了,穿军装的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人。”其实一说起自己的哥哥,阮潋北是相当崇拜的。

而且一直以来她都觉得穿军装的男人是最帅的,嫁给军人也没什么不好。

真不知道自己的妈妈今天为什么反应这么激动。

而阮茗西笑嘻嘻的问道:“你不会是看了那部《太阳的后裔》之后,才这么崇拜军人的吧?”

“才不是呢。虽然我很喜欢宋老公,但是我还是觉得我们国家的军人,尤其是我哥哥,是最帅的。如果我哥哥不是我哥哥,我都想要嫁给他。”

这一点倒也不是阮潋北为了吹嘘自己的哥哥说出的话。

因为阮敬南可以说是整个军队里面的能力担当和颜值担当。

身高一米八五,五官长相那就不用说了,放眼整个部队里也找不出几个比他帅的。

那些什么娱乐圈里的小鲜肉也没有几个比的上他。

可以这么说,在颜值方面能够与阮尚东相比较的,也就只有他了。

就算是叶少臣,叶少谦,还有程亦峰都是没法跟阮尚东的颜值相比的。

所以说,阮家的基因那是相当的强大的。

男的英俊帅气,女的漂亮美丽,加上身份背景,简直就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而阮文军见自家女儿越说越有些离谱了,随即出声呵道:“好了,听听你都说了些什么胡话,赶紧吃饭。”

撅起了小嘴,朝阮文军做了个鬼脸,阮茗西和阮潋北两人也就乖乖的闭嘴吃饭了。

之后,阮老爷子说道:“敬南的事情今天就暂时不提,毕竟咱们家今天有客人在这里,别让人家看笑话。”

说完,阮老爷子看了看一直安安静静吃饭的云佳人。

见她神情举止间透着一丝丝的不对劲,似乎有那么一些……魂不守舍的样子。

阮老爷子有些好奇的问道:“云家丫头你怎么了?在想什么事情?”

见云佳人半天没有回过神,阮尚东凑到她的耳边,问道:“在想什么?爷爷问你话呢。”

回过神来,云佳人这才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自己。

她扯出一抹有些尴尬的笑容,说道:“哦,没想什么,就是有些好奇为什么你的女朋友会叫阮家二少爷为二哥。呵呵。”

闻言,阮家所有人都愣住了。

包括阮尚东在内。

他女朋友?他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还叫敬南二哥……

想了想,阮尚东眯起一双疑惑的双眼看着云佳人。

这丫头不会以为,茗西是他的女朋友吧?

在他还没有来得及问云佳人的时候,阮老爷子的声音响起了。“东小子的女朋友难道不是你吗?”

这话将云佳人彻底震住了。“我?我不是呀。他的女朋友不是cara吗?”

她什么时候变成阮尚东的女朋友了?

如果她是阮尚东的女朋友,那个cara又是怎么回事?

闻言,阮家的人再次彻底愣住。

盯着云佳人的目光充满了惊讶和疑问。

“谁跟你说cara是女朋友的?”阮尚东好气又好笑,完全不知道这个丫头的脑袋到底在想什么。

而云佳人朝他眨了眨眼睛,“难道不是吗?”

阮潋北强忍住笑意,说道:“当然不是啦。”

他俩要是男女朋友,那可就乱。伦了。

随即,阮茗西对着云佳人有些遗憾的说道:“虽然我很爱他,但是我不是他的女朋友。我是他的妹妹,亲妹妹,如假包换的。难道我哥没有告诉你吗?”

摇了摇头,云佳人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没有。”

当然没有。

如果阮尚东一开始就告诉她,cara是他的妹妹,她也不至于闹了这么大的乌龙啊。

想想刚刚场景,想想刚刚阮家长辈们看自己那怪异的眼神,她真的好想打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她发誓,这辈子她都没有像今天这样丢脸过。

好不容易坚持到了下桌,云佳人立刻掏出手机给阮尚东发了个微信。“麻烦你送我回去吧,谢谢。”

而阮尚东给她的回复则是。“不用谢。因为爷爷找我有事,你再坐会儿。”

可是这个地方,云佳人真的是一秒也待不下去了。

虽然阮家的人依旧对自己相当的热情,超乎寻常的友好,但是正因为如此,她才觉得自己好丢人。

仔细想想,从几个人的名字中也能猜出他们之间的关系呀。

阮尚东,阮敬南,阮茗西,阮潋北……东南西北,四兄妹。

她刚刚怎么就没有想到呢,竟然那么丢脸的闹了个笑话,简直丢脸死了。

其实没有想到名字中包含的意义也不能怪她,毕竟思绪被很多事情所干扰,一时间没有想到也是正常的。

如果她连所有的事情都很想的全全俱到,那么她就不是那个有时候迷迷糊糊的云佳人了。



当然。阮尚东也没有说谎忽悠她,因为吃过饭不多久,他被阮家老爷子叫到了书房。

一来到书房,阮尚东便对着阮家老爷子说道:“爷爷。您的要求我可是做到了,是不是该履行您的承诺?”

阮老爷子有些不满的瞪着阮尚东。“你这个没良心的臭小子,你怎么不说关心关心我这个老头子呢?一心就只顾着那个丫头的事情。”

说完,阮老爷子还气呼呼的‘哼’了一声。

阮尚东看到阮老爷子这个样子,无奈的笑了。“虽然我很喜欢佳人,但是您是我的亲爷爷,我当然关心您的身体了。这点醋,您就别吃了吧?”

老爷子拿起书桌上一个文件夹就朝着阮尚东飞了过去。“臭小子,敢取笑你爷爷。”

稳稳的接住了阮老爷子飞过来的文件夹,阮尚东将那文件夹轻轻放在书桌上后,笑着说道:“哪里敢呢?您是咱们家的太上皇,谁敢取笑您呢?”

“这还差不多。好了说正事,云佳人这丫头我很满意。”

闻言,阮尚东笑眯眯的看着阮老爷子。“所以……”

“你去把她叫进来,我亲自问问他爷爷的情况。”这样才好找专业领域上的专家对阵下药。

点了点头,阮尚东随后出了书房。

两分钟后,他再次来到了书房,身后跟着心情被不少繁琐事情缠绕的云佳人。

云佳人朝着已经坐到沙发上阮老爷子,轻轻的喊了一声:“阮爷爷,您找我?”

阮老爷子朝着阮尚东身边的位置支了支下巴,说道:“坐吧,别这么拘礼。”

点了点,云佳人乖巧的坐在阮尚东的身边,举手投足依旧保持着优雅与高贵。

后,阮老爷子也不拐弯抹角的浪费时间,直接切入正题。“我听尚东说,你爷爷生病住院了?”

闻言,云佳人有些诧异的看着阮尚东,他怎么会跟阮家老爷子说起自己爷爷的病呢?

将疑问抛到一边,云佳人随后朝阮老爷子点了点头,“嗯。是。”

“你爷爷得的是什么病?”阮老爷子继续问着。

“是心血管方面的疾病,这次住院是突发脑溢血,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一说起云老爷子的病,云佳人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

“听尚东说虽然他的度过了危险期,但是病情还是不稳定?”

“是的。”

“这件事情你不要太担心,我认识几个这方面的权威专家,到时候让他们帮你爷爷看看。他们一直主攻心脑血管方面的疾病,是非常权威的专家教授。”

闻言,云佳人看着阮老爷子的目光充满了惊讶,惊讶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阮家和叶家跟六大家族的其他四个家族都没有什么过多的来往。

就算有,也只是明面上的一些交道,根本不会关心对方家里的人是不是生病了。

可是现在,阮老爷子竟然说要请心脑血管方面的专家替自己的爷爷看病,这让她怎么不惊讶?

云佳人有些呆若木鸡的望着阮家老爷子,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帮自己。

想起刚刚在饭桌上的事情,云佳人恍然大悟。

阮家老爷子,肯定是误会自己是阮尚东的女朋友了,所以这才对自己的爷爷的病这么热心。

虽然她也很希望能有这方面的专家为爷爷看病,但是她不能欺瞒这个善良和蔼的老人。“阮爷爷,谢谢您找专家帮我爷爷看病。但是我不是阮尚东的女朋友,您可能误会了。”

阮家老爷子笑呵呵的望着云佳人,听她这么说,心里对她更加满意。“现在不是,不代表以后不是。尚东可从来没有带过任何一个女孩子回阮家大院,你是第一个。可想而知你在他心中的地位是多么的重要。”

毫无疑问的,阮老爷子的这番话让云佳人原本就不平静的心,跳的更加厉害。“我……”

“好了,你爷爷的事情你就别担心了,我会安排好一切的。”说完,阮老爷子对着阮尚东说道:“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尚东,你送云家丫头回去吧。”

“好。”

说着,阮尚东与云佳人一同起身。

走到门口处,阮尚东被阮家老爷子又叫了回去。“你先去客厅等我,我马上出来。”

“哦。”点了点头,云佳人顺着楼梯下楼,来到了客厅。

此时,叶锦荣和阮茗西等人还在客厅聊天。

阮茗西和阮潋北两人时不时的逗得叶锦荣,沈玉梅等人开怀大笑。

阮文博和阮文军两兄弟坐在一旁看着,气氛看起来相当和谐美好。

其实,她在梦中不止一次的描绘过这样的画面。

她渴求一个完整而温馨的家庭。

而现实就是,云立辉的心中只有云诗妍和云逸轩两姐弟,从来没有她这个女儿。

甚至于,为了那母子三人,云立辉似乎根本不在乎家族的和睦,搞的一个好好的云家乌烟瘴气。

当然,其实徐慧敏母子三人的存在只是家族不和睦的一点。

更重要的一点,还是跟云家家族资产的分配有关吧?

不管是因为什么,她就身处与这样一个充满了阴谋和硝烟的家庭里。

同时,她还要面对和应付各种外来的算计,实在很累。

“佳人,快过来坐。”

云佳人面含浅笑的走坐在了叶锦荣的身边,虽然心里面还是有那么一些尴尬。

而书房里面。

阮尚东还以为阮老爷子将自己留下来是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

结果阮老爷子只是对他说了一句。“东小子,你可得抓紧时间把佳人这个丫头给我娶进门啊,早点让我抱到重孙。”

毕竟,他还有几个月就满九十岁了。

说的直白些,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日子也不多了。

曾经没有报到孙子的时候,做梦他都在想着抱孙子。

如今两个孙子都长大成人了,他自然会期待着抱重孙了。

“您留我下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不然你想让我说什么?”

阮尚东顿时无语了。

还以为老爷子将他留下有什么特殊事情需要交代,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又在逼婚了。“爷爷,我也很想把她娶进门,恨不得明天就带她去民政局领结婚证。可这事情,总还是要慢慢来的。”

“什么慢慢来?我眼看着就快满九十岁了,连个重孙都抱不上。如今敬南常年待在部队里,婚事还没有一个着落。茗西和潋北那两个丫头年纪也还小,更是指望不上。我现在就盼着你赶紧给我生个重孙让我玩玩,不然我死不瞑目。”说着,阮老爷子板着一张脸,瞪着阮尚东。

而阮尚东在听到他最后的一句话后,立刻敛去了脸上的笑容。“爷爷,您说的这是什么话?你身体这么健康硬朗,再说过十年八年的根本不是问题。以后别再说这样话来惹我们伤心了。”

“反正我不管,我现在就是要抱重孙。”

要说这老年人还真是一会儿一个样。

刚刚还一本严肃的跟云佳人谈论她爷爷的事情,现在又开始闹起小孩脾气了。

“好,我尽量,行吗?”

真是头大。

现在跟云佳人连关系都还没有确定,结婚也还没有个谱,老爷子这就闹着要抱重孙了。

阮尚东可不觉得头大吗?

总不能今天晚上就对那丫头霸王硬上弓吧?

若他真的这样做了,他保证云佳人这丫头会恨他一辈子的。

他不会以这样的方式得到她,他想要的是,是她的心。

慢慢重新获得她的心,接下来的事情当然也就会顺利很多。

从书房出来后,阮尚东便准备送云佳人回去。

“这么早就要回去呀?现在还不到九点呢。”

“妈,佳人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下次有机会我再带她回来。”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走之前,云佳人一一告别了阮家的人,包括在书房里的老爷子。

坐在车里,云佳人现在都还觉得刚刚在阮家的事情完全像是一场梦。

以至于到了后来,她几乎都快忘记了自己要被解雇的事情。

都快到明珠苑了,才猛然想起来自己完全把正事抛到了九霄云外,竟然自己工作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

“对了,你还没有跟我说,你为什么要解雇我?”别以为他请自己的爷爷帮自己找心脑血管疾病的专家,她就会不追究这件事情。

无缘无故被解雇,说什么她都要为自己讨一个说法。

阮尚东笑了笑,问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解雇你了?”

“可是吴经理说公司不需要我,让我回家休息,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没有被解雇,吴经理干嘛要这样说?

闻言,阮尚东脸上的笑容不减。“就是让你回家休息的意思啊,你爷爷生病住院,你也一直担心,怕你会很辛苦。”

看来这个吴振涛也不是没有用的,至少这件事情他办的很不错。

“那他为什么不说清楚?”害她以为自己被解雇了,还生了一整天的气,真是够了。

笑着望了望气呼呼的云佳人,阮尚东摇了摇头。“老实说,其实我现在都不明白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什么我脑子在想什么?他话不说清楚,换谁都会误会吧?”说起这件事情她就生气。

那个吴经理也真是的,跟她讲清楚事情有那么困难吗?

而阮尚东只是笑而不语。

如果他把话说清楚了,今天晚上她也许就不会跟着自己去阮家大院了。

后,车子来到明珠苑地下停车场。

阮尚东将车停好后,侧脸看着身边的云佳人,笑道:“其实我现在比较好奇的是,你为什么会误会茗西是我女朋友。”

说起这件事情,云佳人就一脸大写的尴尬。

刚刚还因为这个事情在阮家闹了个笑话,现在阮尚东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将脸侧到另一边,对阮尚东的目光和问题表示抗议和拒绝。

然而,阮尚东怎么会放过逗她的机会呢?

他将自己的脸缓缓往云佳人的方向凑,闻着她身上那股清新淡雅的香气。

随后,他压着那原本就低沉磁性的嗓音,在云佳人耳边喃喃说道:“然而我更好奇的是,从那天之后,你对我的态度好像转变了许多。”

原本因为阮尚东的靠近,云佳人就浑身都绷紧了,整个人僵硬的好像浑身的血液凝固了一般。

而再听到阮尚东的这句话后,她更是紧张的都快喘不过气了。

看着她有些微微颤抖和绷紧的身子,阮尚东继续问道:“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那是吃醋的表现?”

推文:

书名《亿万暖婚之宠妻入骨》/离生离灭

他是庞大黑暗势力的统治者,也是集金钱与权势于一身的陆氏集团掌权人。

都说这个男人长得颠倒众生的俊俏,呼风唤雨,看不见任何弱点!

但是,只有陆北深清楚,那个始终占据他心尖最柔软位置的女孩就是他致命的弱点,扼住它,可以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上!

不过,那人的弱点要是被陆北深掐住一丁点,只会有一种可能——生不如死!

对所有人来说,他是高高在上,嗜血,残忍的恶魔,但是对齐小曲来说,他只是她的陆先生。

他宠她上天,爱她入骨,倾尽所有,只为逗她一笑。

*

今天的更新又晚了,二萱对此感到很抱歉,求原谅,/(ㄒoㄒ)/~

然后,今天是母亲节,二萱在这里祝所有的母亲们节日快乐,身体健康,宝贝们健健康康的成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