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章:云佳人的意乱情迷,/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佳人那时候的却是吃醋了。

但是她会在阮尚东的面前承认吗?

答案当然是不会。

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孩子,脸皮子又薄,一旦承认自己那几天的反应是吃醋,那跟承认自己喜欢上阮尚东基本上也就没什么差别了。

其实她脑子现在的却是有些混乱,没办法脑容量一时有些不够用,很多事情都还没有消化。

比如说,阮老爷子对她说的那些话,阮家人对自己热情如火的态度……都让她还处于迷糊朦胧的状态中。

当然,她必须得从心里承认,当她得知阮茗西不是阮尚东女朋友,而是他的妹妹后,她的心里……几乎是狂喜的。

尴尬归尴尬,但是毫无疑问,直到现在,只要一想起CARA阮茗西不是阮尚东的女朋友,她就忍不住暗自窃喜,甚至于还有些兴奋。

而阮尚东见云佳人半天没有回复,一直拿她的后脑勺对着自己,他也不急也不恼。

修长的手指无比温柔的抚了抚她披散在身后的长发,阮尚东云淡风轻的说道:“你不回答,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闻言,云佳人有些恼羞成怒的转过脸,瞪着阮尚东:“麻烦你不要这么自恋好不好?谁吃醋了?请问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吃醋了?”

云佳人这有些过激的反应,让阮尚东的内心升起一股雀跃。

这么激动,很明显是被说中了心事。

微微挑起了眼角,阮尚东笑眯眯的说道:“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冷哼了一声,云佳人打算嘴硬到底。“呵,你可真会让自己脸上贴金。”

后,她朝阮尚东冷笑了一声,眨了眨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说道:“只不过,我现在仔细想想你最近对我的态度,再结合阮爷爷对我说的话……这很多事情串联在一起,让我有一种……你阮大总裁,在追求我的错觉。”

说完,云佳人好整以暇的盯着他,嘴角荡漾着一抹清清浅浅,蕴着一丝得意的笑意。

其实,这一路上她想了太多。

就因为想的太多,所以一时间有些无法消化。

但是,没消化是一回事,她脑子又没有生锈,联想着阮尚东这些日子以来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似乎有些好的过头了。

所以,如果说他不是基佬,如果说阮茗西不是他的女朋友,那么……他为什么要要对自己这么好?

再加上她想起自己刚刚回国时候阮尚东对自己的态度和现在的转变,实在有些奇怪。

反正阮尚东都可以那么自恋的认为她前两天是吃醋了,她为什么不能认为阮尚东对自己做的这些事情是在追求自己?

当然,云佳人现在表现上看似像在开玩笑,实则她内心其实是相当紧张的。

毕竟她对阮尚东的喜欢,是真的。

所以就像是一个表白者,在紧张的等待着心上人的回答。

而阮尚东眯起深邃的眼眸盯着云佳人看了几秒钟后,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我得表扬你,总算反应过来了。我还以为以你现在的智商,你永远都不会发现我在追求你。”

“什么?”

‘以她现在的智商?’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这是在变相的骂自己智商低,脑子笨吗?

然后,他刚刚在说什么?

他真的在追求自己?

这……信息量太过震撼,她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阮尚东沙哑着声音重复道:“没错,云佳人,我在追求你。”

这句话让云佳人的脑子瞬间停止了思维转动。

她呆呆的看着对面那个帅气逼人的男人,呆若木鸡。

如果不是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时不时的眨一下,阮尚东都怀疑这丫头是不是石化了。

而云佳人从Y国回来后,性格虽然比曾经多了些淡定与从容,但骨子里其实还是那么的青春开朗。

只不过,在遇到感情问题的时候,她的反应却有些迟钝。

其实,很大一部分的女孩子遇到感情方面的问题都会智商地下,反应迟钝也属于正常表现。

很少有女孩子在触碰到感情的时候,依旧保持着清醒与理智,当然也不是没有。

只不过,云佳人恰好属于前者。

时间好像静止了,而空气也似乎渐渐凝固。

看着阮尚东渐渐放大的脸,云佳人再次绷紧了身子,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慢慢凑近自己。

当阮尚东的软软的双唇覆在了云佳人的唇瓣上时,她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嗡’的一声,一阵天旋地转,脑子瞬间懵掉。

她依旧睁着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心跳的不像话。

“乖,闭上眼睛。”阮尚东低沉而充满蛊惑的声音在云佳人的耳边轻轻响起。

阮尚东的声音原本就富有磁性,此刻的声音充斥着满满的蛊惑,像是一个催眠师。

而云佳人当然就是那个被催眠的人。

她果然乖乖的闭上了眼睛,整个人却是朦朦胧胧的,对她来说,这一切都好像一场梦。

而她的听话让阮尚东整个人都兴奋起来,更加温柔的吸允着她柔软的唇瓣。

之后他撬开了她的唇瓣,灵巧的舌头滑入她的口中,带着她一起旋转飞舞。

尔后他的双手开始有些不安分起来。

云佳人被他手上的动作和亲吻弄的整个人都飘了起来,整个人的思绪越来越涣散,神智也越来越迷离。

情不自禁中,云佳人主动攀上了他的脖子,而阮尚东也将她抱的更紧,让两人更加亲密。

紧紧的搂住她纤细的腰肢,阮尚东似乎是要将云佳人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两人紧紧的相拥,双双跌入了这个深情缱绻的吻当中,难以自拔。

之后,他离开了她的唇瓣……

忘情之中,云佳人的口中溢出了一声低吟声,柔柔的,绵绵的。

而她也终于被自己的这个声音吓了一跳,瞬间恢复了神智。

猛然睁开了双眼,云佳人看着同样眼神有些不对劲的阮尚东。

她重重的喘着气,一张脸红的像是熟透了的樱桃一般。

手忙脚乱的将自己的内衣扣好,整理好了衣服之后,她拿起自己的包包,准备开门下车。

一扣车门才想起来阮尚东锁了车门。

“开门。”她的声音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整张脸好像被火烧了一般的滚烫灼热。

她现在必须下车,必须赶紧离开这个危险的男人。

否则她不闷死,也会羞死。

刚刚她到底都做了什么?

不行,她现在需要清醒,需要梳理这些信息,好好的消化消化刚刚发生的事情。

云佳人现在羞的无地自容,而阮尚东的整个人都顶着一团火。

尤其是他的下半身现在已经有些受不了了。

半路刹车,这对一个男人来讲是多么的残忍?

只是他时刻都保持着清醒,他知道自己不能操之过急。

以后的时间还有很长,今天这个地方,这个场合,好像也不太适合进行他们的第一次。

所以,他开了车门锁后,还没有来得及跟云佳人说任何话,就见那个丫头拿着自己的包包就冲下了车。

云佳人用了最快的速度逃离这个地方。

跌跌撞撞的回到家后,云佳人连忙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水喝下。

她将自己重重的甩进了沙发里,完全不敢去想自己刚刚跟阮尚东都干了些什么。

其实如果只是接个吻倒也罢了,毕竟她跟阮尚东接吻的次数算下来,少说也有三四次了,虽然基本上她都是被强吻的那一刻。

可是今天,他竟然过分的亲了自己的胸……

而让她更为气恼的是,自己刚刚竟然还沉浸他的爱抚和亲吻当中。

甚至于,她竟然还发出了那样淫。靡的声音。

至今想起来她都没办法接受。

抱着身子坐在沙发上纠结了好半天的时间,云佳人脑子还是一团浆糊一样。

一阵敲门声勉强将云佳人的魂魄拉了回来。

她连忙起身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了看门外,却见阮尚东正站在门口。

他怎么还没有走?

不知道她现在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他了吗?

他还上来干什么?还嫌自己不够丢脸呀?

等了两分钟也不见开门的阮尚东不急不恼,慢条斯理的说道:“我知道你在,赶紧开门。”

云佳人非常坚决的说道:“你走吧,我不会开门的。”

无奈的摇了摇头,阮尚东问道:“佳人,你现在在逃避什么?”

“我没有逃避,只是不想看到你而已。”至少,目前是不想看到阮尚东的。

几分钟前的场景她到现在都不敢去回想,更不想见这个罪魁祸首。

笑了笑,阮尚东摇了摇手中的云佳人的手机,说道:“那好,你朋友打了两个电话给你,你要是不想接的话,我可以帮你接,免得她担心你是不是出了是什么事情。”

“你……”一听这话,云佳人连忙打开了房门。

随后,她瞪了一眼面含笑意的阮尚东,一把从他的手里将手机夺了过来。

之后,她连忙将房门一关,阮尚东被她无情的关在了门外。

阮尚东也不生气。“这几天你在家好好休息,等你什么时候调整好了心情再去上班。”

云佳人在里面听着,并不回复。

直到听到一阵脚步声渐渐远去,她才通过猫眼朝外看了看。

见阮尚东已经不在那里,她轻轻的松了口气。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会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点失落。

就在她咒骂自己没用的时候,电话铃声响起了。

看了看来电,是文清瑶。

调整好了呼吸之后,她滑下了接听键。“清瑶。”

“你刚刚在在干嘛?打了三个电话你都不接,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哦,我没事。刚刚洗澡去了。”云佳人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

总不能告诉文清瑶刚刚因为自己的意乱情迷,连手机落在了阮尚东的车里都没有发觉吧?

文清瑶在那边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刚刚真是担心死我了。”

“我都这么大的年纪的人了,会照顾好自己的。倒是你,MV拍的怎么样?什么时候回来?”

文清瑶都去希腊四五天了吧,按理说拍个MV也差不多了吧?

文清瑶揉了揉自己的酸痛的肩膀,再捶了捶小腿,说道:“刚刚收工。这几天真的是累死宝宝了,本来以为拍个MV是轻轻松松的事情,谁知道这个MV这么复杂,又是掉威亚,又是下海什么的……真是快折腾死我了。不行,反正回国后我一定要好好休息。”

其实也不怪文清瑶这么抱怨。

因为这次她是MV的女主角,是希腊神话中的一个女神。

上天入海什么的,自然是少不了的。

而这个歌手又是新晋歌坛小天王,处于事业的上升期,MV当然不能马马虎虎。

为了拍出高逼格,高质量,可没少折腾文清瑶。

而云佳人不知道情况,只是打趣的说道:“这才多久你就受不了了?你当初在我面前夸下的海口,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呢。”

想起当初文清瑶的豪情万丈,那信誓旦旦的样子,云佳人就忍不住想笑。

说什么要进军奥斯卡,穿着她设计的衣服走红毯,帮她打响国际知名度……

照文清瑶这毅力,才拍了一支MV就受不了,进军奥斯卡就更没什么指望了。

要是依靠着文清瑶帮她打响国际知名度,恐怕下辈子都有些困难吧?

“既然我说出口了,就一定会做到的。你放心吧,穿着你位我设计的礼服登上奥斯卡的领奖台,就是我的终极目标。”

她既然向云佳人承若了,就一定会朝着这个目标去奋斗。

就算这条路也许会非常艰辛,她也会咬牙走完全程。

云佳人就知道文清瑶不是那么轻易服输的人。

经过自己这么一刺激,她当然又会重新燃起了斗志。

既然选择了这行,就算再辛苦也要坚持。

“好,我等着你穿着我设计的礼服,走上奥斯卡的领奖台。”

“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谁也不许违约。”

“好。”

也多亏了文清瑶的这个电话,云佳人才暂时将刚刚跟阮尚东发生的事情暂时抛到了一边。

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云佳人准备今天早点休息。

就算阮尚东给自己放假了,可自己的服装才刚刚上市没有多久,她得时刻跟进销售和顾客的反馈情况。

而睡到半夜的时候,云佳人却意外接到了来自医院的电话。

电话里,护士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是有些紧张的。“云小姐,你爷爷病情突然恶化,现在正在急诊室抢救,麻烦你过来一趟。”

闻言,云佳人整个人都懵了。

今天中午她才去看过爷爷,那时候医生都说他的病情还算稳定,可是现在……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恶化?

来不及多想,云佳人立刻穿戴好了衣服就奔往了医院。

找到了负责云老爷子的专属护士,云佳人问道:“我爷爷情况者怎么样?到底怎么回事?中午不是才好端端的吗,怎么会突然恶化?”

“输液管和氧气罩被拔掉,幸亏发现的及时,目前正在急诊室抢救。”护士的声音有些颤抖,双眼也是隐隐的充满了恐惧。

这个老爷子可是在她值班的时候出了事情。

而且病人家属之前再三嘱咐要好好照看病人,如今却出了这样的事情,她简直快要吓死了。

闻言,云佳人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什么?你说输液管和氧气罩被人拔掉了?”

被云佳人的样子吓了一大跳,那护士颤颤巍巍的说道:“是,是的。”

幸亏发现的时候老爷子只是陷入了昏迷,否则后果将是她承担不起的。

依稀听说这家人是京都的六大家族,家里面相当的有钱。

如果老爷子在她当值的时候发生了事故而死亡,她完全脱不开干系。

而云佳人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立刻拨打了报警电话。“我要报警,有人企图谋杀我爷爷,麻烦你们立即立案侦查。”

之后,云佳人向110说明了这边的情况,那边也立即对此事进行了刑事案件的立案,表示会立刻展开调查。

挂了电话之后,云佳人立刻给阮尚东打了个电话。

想来阮尚东应该已经睡的正熟,电话响了半分钟才被接起。

而阮尚东看了看来电号码是云佳人,顿感不妙。

谁会大半夜的在这个时候打电话?

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才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

想到云佳人有可能遇到危险,阮尚东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向冷静的他此刻说话都有些微微颤抖起来。“怎么了佳人?”

听到阮尚东的声音后,云佳人其实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的。“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因为她真的不想再麻烦阮尚东,她已经欠他很多了。

可是爷爷这个时候还在急诊室抢救,情况到底如何她也不知道,所以她也根本顾不了那么多。

阮尚东开了免提模式,一边讲电话一边起床穿衣服。“出什么事了?”

“是我爷爷他出事了,现在正在急诊室抢救。然后今天阮爷爷不是说要请心血管疾病方面的专家帮我爷爷会诊吗?所以……”

一听是云老爷子被送去抢救,阮尚东顿时舒了一口气。“你先别担心,我马上过来。”

电话挂掉之后,他也已经穿好了衣服。

拿起放在床上的电话和车钥匙,他立刻出了门。

路上,他给秦特助打了个电话,让他马上联系爷爷说的那几个专家。

阮老爷子在昨天晚上就给那几个专家打过电话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而这几个专家跟阮老爷子的私交也不错,再加上阮老爷子的身份,就算是在牛逼的专家也必须的得买账不是?

出了门口,阮尚东来到了别墅里的停车场。

打开车门,发动引擎,他以最快的速度驶向了京都市第一人民医院。



而这边,云家的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赶来了医院。

“佳人,你爷爷情况怎么样?”云爱琳急匆匆的赶了过来,神情看起来相当的慌张。

而云佳人已经逐渐冷静了下来。

看了看急诊室的大门,再看了看那个护士,最后才对着云爱琳说道:“被人拔掉了氧气罩和输液管。现在还在里面抢救。”

闻言,赵丽琴不由得捂住了嘴巴,瞪大了眼睛。“什么?你是说,有人故意要害老爷子的性命?”

点了点头,云佳人看向了一直站在云立辉身后的徐慧敏。“应该是这样没错。”

闻言,赵丽琴再次惊呼了一声,“天哪,到底是什么人要害老爷子?”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刚刚已经报警了。警察应该一会儿就到。”说完,云佳人目光再次投向了站在云立辉身后的徐慧敏。

而徐慧敏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紧张和心虚。

相反,她的表情与赵丽琴一样,充满了不可置信。

徐慧敏现在能够如此淡定,如果不是有十足的把握自己不会被查到,那就是她真的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

可是,整个人云家除了徐慧敏有这个嫌疑,她实在想不到第二个人。

当然,也不排除有云家的仇人在得知老爷子重病住院后,趁机下手。

而听到是有人故意拔掉了输液管和氧气罩,企图谋害老爷子之后,云爱琳和云立辉也是相当震惊的。

云梦雪,云浩哲,云诗妍,云逸轩,宋子书,宋子辰六个人也是吓出了一声冷汗。

谁都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向云家的老爷子下手。

赵丽琴从震惊中回过神后,一双凌厉的眼睛瞪向了那个负责云老爷子的护士,吓的那个小护士脖子一缩。

随后,赵丽琴抬手就给了那个年轻的小护士一个响亮的耳光,怒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照看病人的?我不是再三嘱咐一定要好好赵看我爸爸的吗?如果里面的病人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这条小命赔得起吗?”

家族继承人还没有定下来,老爷子绝对不能有事。

如果他就这么撒手走了,那么云家庞大的资产可不就落在了云立辉手里?

她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云家的继承人,必须是自己的儿子云浩哲,绝对不能是云立辉那个不要脸的私生子。

所以老爷子必须得活着,必须得把云家的继承权交给自己的儿子。

捂住火辣辣的脸颊,那小护士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满脸的委屈。“我……我刚刚不过是去上了个洗手间,谁知道……”

赵丽琴根本不给小护士辩解的机会,凶神恶煞的发着脾气。

她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夜晚里显得非常尖锐。“上个洗手间就被人拔掉了输液管和氧气罩,你骗谁呢?肯定是你在值班的时候偷懒睡觉,才让犯罪嫌疑人有机可趁。我必须投诉你,像你这样工作不负责的工作态度,病人早晚死在你们的手里。简直气死我了……我告诉你,你最好祈祷我爸爸他没事,否则的话你别想好过。”

见赵丽琴甚至于比她的姑姑云爱琳还要激动,云佳人连忙上前劝慰。“大伯母你冷静一点,爷爷他一定会没事的。”

“是啊妈,爷爷他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度过这次难关的。”云梦雪也上前拉住自己的母亲的手臂,低声宽慰。

“佳人和梦雪说的对,爸爸一定会没事的。”云爱琳像是在安抚赵丽琴的情绪,也像是在安慰她自己那颗一直悬着的心。

她在接到护士的电话的时候就在心里默默的祈祷。

所以她的爸爸一定会没事的,绝对不会有事。

这期间,云立辉神色看起来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担忧的。

虽然自己的父亲对自己的老婆一直不好,甚至于是相当的苛刻,但里面抢救的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

就算心里有再多的不满和埋怨,他还是不愿意看到自己的爸爸出事。

云诗妍和云逸轩一直安静的站在走廊的边上,两人相当的沉默,一句话也没有说。

其实说实话,这两兄妹可是跟徐慧敏一样,巴不得老爷子就此一命呜呼才好呢。

他们两兄妹在五年前正式进入了云家,成为云家的一份子。

原以为这一生的好日子就此来临,可谁知道老爷子对他们的母亲,甚至是对他们都是那么的无情冷漠。

这几年来,他们嘴上没有抱怨过,但是心里已经渐渐种下了仇恨的种子。

只是,他们还没有徐慧敏那个胆子,敢在云老爷子的身上动心思。

所以现在看到云老爷子再次被送去急诊室抢救,他们内心是窃喜的,也在盼望着云老爷子就此归西。



而阮尚东在最快的时间里赶来了医院。“现在情况怎么样?”

云佳人在看到他出现的那一刻,有一股莫名的心安。

看了看急诊室紧闭的大门,云佳人说道:“还在抢救。”

“你现在别着急,那几个心脑血管疾病的专家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秦特助的办事效率相当不错,想必已经安排好了车辆接上了那几个专家了。

而云佳人听阮尚东这么说,双眼一亮。“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持冷静,越是紧张的时刻越是不能慌乱。”

“谢谢你,又欠你一个大人情。”

她欠阮尚东的人情,感觉这辈子都有点还不清了。

“现在别说这些见外的话。”其实,云佳人能够在出事的时候第一个给自己的打电话,这证明自己在她心里的地位已经上升了不少。

甚至于,他觉得自己现在完全取代了程亦峰在云佳人心里的地位。

只是,有件事情他还是有些想不明白。“好端端的,你爷爷怎么会突然送去抢救呢?”

云佳人说道:“是有人故意拔掉的输液管和氧气罩,想要害死我爷爷。”

闻言,阮尚东其实也是有些惊讶的。“什么?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

摇了摇头,云佳人叹了口气。“不知道,所以我刚刚已经报警了,警察应该也快到了。”

“那就好,你爷爷的事情一定会调查清楚的。”其实就算不报警,他也会把这个人给揪出来。

尔后不久,警察局的人果然来到医院。

而相当淡定的徐慧敏在看到警察出现的时候,心里相当的紧张。

她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只是,她必须要保持冷静,万万不能露出一点点的马脚,否则她就彻底完蛋了。

几个警察在对事情进行了一番询问后,立刻去监控室调出了事发段的监控录像。

可调出了监控之后才发现,事发时间段,云老爷子病房所在楼层的监控全部被人为删除了。

监控被人删除,可想而知云老爷子的事情应该是有预谋,有计划的一次谋杀。

而那删除视频的人,跟动手拔掉输液管和氧气罩的人,是不是同一个人呢?

二萱打算,以后都是每天下午更新了。

这样二萱就可以多码一点字。

到时候亲们看的也过瘾一点,不知道大家意下如何呢?

*

然后,这章的内容大家喜欢吧?噗。

那些期待肉的小天使们,是不是可以稍稍的满足了一下呢?告诉二萱……有没有?→_→

(那段被强行修改啦,哎……)

*

然后,不得不说徐慧敏这货真的是有两把刷子的哈。

但是再她就算再牛叉,二萱早晚会灭了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