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章:亲了你,就会对你负责/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云老爷子重新送到了VIP独立的重症监护室后,云家的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而阮老爷子请来的三位专家随即在王院长安排的小型会议室里,对云老爷子的病情进行会诊分析和制定治疗方案。

之后不久,秦特助立刻安排的四名保镖也来到了医院。

他一共安排了十二个保镖,每四个人一组,二十四小时的轮流守在云老爷子的病房外面,以防再发生类似的事件。

而这样的安排也让云家的人安心了不少。

如果早知道有人会谋害老爷子,他们当初也应该安排些保镖轮流守在病房外的。

这样也就不会今天发生的这惊心动魄的事件。

当然处于神经紧绷和兴奋的状态下,是不会感觉到疲惫的。

如今云老爷子抢救过来,又有专家对他的病情进行会诊分析,阮尚东又安排了保镖二十小时的守着,云佳人紧绷的神经这才渐渐放松了下来。

阮尚东见云佳人现在一脸疲惫,随后抬腕看了看手表,才发现已经六点了。

见云佳人这几天被这些事情折腾的满脸憔悴,阮尚东心疼不已。

走到她的身边,阮尚东说道:“专家会诊需要一些时间,你爷爷也有专门的医护看守,门外又有保镖守着。如今你守在这里也没用,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毕竟你爷爷的案子还要继续调查,你不能把自己累垮了。”

“是啊表姐,你快点回去休息一下吧,这两天你也累坏了,千万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宋子书上前关心道。

“阮家大少爷和子书说的对,你爷爷刚刚做完手术,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守在这里也没用。所以你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我留在这里守着就可以了。”云爱琳看着一脸憔悴疲惫的云佳人,轻声说道。

眼前这里的人,抛开这几个晚辈们,徐慧敏,云立辉是完全靠不住的。

就连赵丽琴她也觉得不会那么尽心尽力的照顾自己的爸爸。

所以就算不能进入重症监护室亲自照顾他,但是她也必须要等到专家们的会诊结果,否则她还是会寝食难安。

“哎,现在爸爸也还没有醒来,专家们也去会诊了,我们留这么多人在这里也是于事无补的。倒不如大家都回去好好休息,过几天轮班来看护。”赵丽琴这话其实说的也对。

留着多人在这里完全是没有必要的。

并且云老爷子在VIP重症监护室,现在不允许家属进去陪床看护,所以留在这里根本也没什么用。

还不如现在回去养足精神,等云老爷子出了重症监护室,住进普通病房后去陪床看护。

云佳人也觉得姑姑云爱琳和大伯母赵丽琴说的有道理。

而且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找出徐慧敏谋害老爷子的证据,然后将她送进监狱。

虽然现在没有证据直接证明徐慧敏跟这件事情有关,但是她就是觉得徐慧敏有很大的作案嫌疑。

所以她也觉得自己应该养足精神,然后配合警察的调查,寻找出徐慧敏谋害老爷子的证据。



从医院出来后,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阮尚东一路开车将一脸疲惫的云佳人送回了明珠苑。

再三嘱咐她好好休息之后,他才开车回到了位于香山的庄园别墅。

而徐慧敏回到云家别墅后便直接上楼回到卧室。

这个姜大伟到现在也没有给她回个电话,事情到底办的怎么样他也不跟自己讲一声。

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眼看着就要天亮了,姜大伟到底有没有除掉阿志?

云老爷子脱离了危险已经让她愤愤难安了,要是姜大伟两阿志都解决不了,她就要彻底疯了。

云立辉换下睡衣从浴室出来后,见徐慧敏坐在床上面色有些不对。

随后他走到床沿坐在徐慧敏的身边,搂住她的肩膀,一脸关切的问道:“慧敏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还疼的厉害?”

徐慧敏收回了思绪,很勉强的朝云立辉展开了一抹笑颜,道:“没事,这点小伤不碍事的。守了一晚上你也累了,我马上去给你准备牛奶你喝了就睡一会儿,毕竟等会儿还要上班。”

见徐慧敏永远都将自己伺候的这么周到,云立辉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有你这么一个善解人意又贴心的老婆,真是我的福气。”

朝云立辉笑了笑,徐慧敏随即起身,然后出门下楼去给云立辉冲牛奶去了。

而等徐慧敏端着牛奶回到卧室的,她竟然看到云立辉说里正拿着她的手机。

她顿时脸色大变,然后在云立辉朝她看过来的时候,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将牛奶放在桌上后,徐慧敏三两步的走了过去,坐在云立辉的身边。

要说徐慧敏还是很沉得住气的,见云立辉手里正拿着自己的手机就算心提到了嗓子眼,她也忍住了一把夺过手机的冲动。

挽住云立辉的手臂,她的眼睛盯着被云立辉拿在手机的,自己的手机。

幸好那手机被她设置了数字密码,否则还不知道会被他看到多少秘密呢。

她勾起一抹温柔无比的笑颜,若无其事的问着云立辉:“平时你都不看我手机的,怎么今天对我的手机这么有兴趣?”

“刚刚有一个人给你打电话。”云立辉说道。

“谁呀?我看看。”说着,徐慧敏从云立辉的手中拿回了自己的手机。

翻开通话记录,只见有一个无比的熟悉的未接号码。

徐慧敏其实紧张到了极点,使劲了全身的力气来让自己表现的自然一点。

云立辉其实不傻,如果让他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好事,恐怕她彻底死定了。

而云立辉显然并没有发现她的秘密,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响了两声就挂了,应该是诈骗电话。”

他的话让徐慧敏顿时松了口气。“这个号码我都不认识,而且还没有归属地,肯定就是诈骗电话了。”

接过徐慧敏递过来的牛奶,云立辉说道:“那你可要小心了,可别让骗子给骗了。以后看到陌生电话千万不要接,知道吗?”

“知道啦,你快喝牛奶,喝完好好休息一下。如果今天没什么重要的会议,你就晚点去公司。”说着,徐慧敏便将云立辉喝完的空杯放在了托盘上,随后转身出门下楼了。

在关门的那一刻,徐慧敏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幸好云立辉没有接到姜大伟的电话,不然要是姜大伟说漏了什么,那可就完蛋了。

来到楼下厨房,徐慧敏立刻掏出手机给姜大伟回了电话。

徐慧敏四周望了望,发现并没有人在,这才压低声音对着那边低吼道:“你怎么现在才给我回电话?你知不知道我都急死了。”

“你急有什么用?我这不是还要安排一些事情吗?”想要杀一个人,又不留下证据,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那事情你到底办的怎么样?”徐慧敏显然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姜大伟说道:“阿志已经死了。”

稍微松了一口气后,徐慧敏紧接着问道:“会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姜大伟信心满满的说道:“我先前叫手下的小弟把他约出去喝酒,然后灌了个烂醉如泥。就算警察查案,也不过是认为她酒后驾驶出了车祸而已,不会怀疑到我身上的。”

“那就好。那就好。好了,我挂了,不跟你说了。”听到姜大伟这么说,徐慧敏才算是彻底的松了口气。

只要阿志死了,警察就算查到他又怎么样?

反正他都已经死了,也不会再把姜大伟给供出来了。

如此一来,她也可以高枕无忧了。

想要稳稳的继续当她的云家二太太,那就必须要把一切隐患和障碍通通除掉。

她能嫁入云家,也是拿了云念依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反正她的手已经沾染了鲜血,必要的时候,她也会毫不犹豫再次出手。

没有人能够阻挡自己想要的一切,她要扫清一切阻挡自己的障碍,然后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第二天,云佳人醒来后已经下午一点多了。

简单的弄了点吃的后,她换好了衣服就去了警察局询问视频恢复的情况。

来到警察局找到了负责案件的警察,警察对她说道:“视频已经恢复了,我们也发现了里面一个可疑人物。”

随后,警察拿出了监控照片给云佳人,指着一个穿着白色医生大褂的男人说道:“这个人在凌晨一点十一分的时候出现在老先生病房坐在的楼层。而他的身上穿着医生的白大褂,带着口罩,看不清面目。在一点十三分的时候,他进入云老先生的病房,但是只停留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便出来了。之后,他从安全通道的楼梯处下了楼,然后在医院大厅出现的时间是一点十七分。出了医院之后,他找了个极其隐蔽的地方换下了那身显眼的白色大褂,最后走出了医院。”

云佳人静静的听着。

警察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因为他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所以一直带着帽子和口罩。而且在事发时间段前后,我们没有在监控里看到他出现。”

云佳人问道:“所以他其实是很早就来了医院做着准备,踩点等待时机了?”

点了点,警察说道:“应该是这样没错。”

“果然是早有计划,有预谋的谋杀。”徐慧敏,你竟然敢在爷爷的身上打起了主意,胆子果然大到包天了。

紧接着,警察继续说道:“之后我们随后又调出了医院其他楼层和医院周边的监控视频,再次发现了这个可疑人物。虽然他前后换了衣服,但是他走路的姿势特征明显,脚上穿的那双鞋子也一直没换,所以我们一眼便可以确定这个人就是作案的嫌疑人。这是查到的他放大的照片,比在医院的时候清晰很多。”

照片中的人是个年纪看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五官端正,方脸,浓眉。

就是这个人差点害死了自己的爷爷,恶狠狠的看着照片中的人,云佳人问道:“那这个人现在找到了吗?”

“我们的刑警已经去找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

“那好,辛苦你们了。找到后麻烦请第一时间通知我。”

“好。没问题”

从警局出来后,云佳人便接到了阮尚东的电话。

电话那边,阮尚东问道:“你去警局了?”

闻言,云佳人的脚步一顿,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你派人跟踪我?”

阮尚东则说道:“那不叫跟踪,叫保护。”

“你……赶紧把人撤了,我不需要保护。”她本来就学过跆拳道的,一般的小流氓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他竟然多此一举的派人保护她,真是够了。

阮尚东没有接她这个话茬,而是说道:“有件事情需要跟你说,关于你爷爷这个案件的。”

嗤鼻一声,云佳人说道:“刚刚警察也查出了犯罪嫌疑人。”

阮尚东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道:“那群笨蛋也只能查出那个拔掉你爷爷输液管的犯罪嫌疑人。”

“那你的意思是,你查到了一些警察都没有查到的事情?”她相信,如果阮尚东动用阮家的力量,肯定会查到更多有用可靠的线索。

所以对于阮尚东的话,她没有怀疑。

电话那边,阮尚东说道:“我需要面谈,电话里根本说不清楚。”

云佳人其实是有些抗拒与阮尚东见面的。

就算他昨天晚上在医院陪了一晚上,但是她现在就是有点不敢见他。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知道自己喜欢上他以后,她就有点害怕看到他。

但是想起这件事情跟爷爷的案件有关,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你……说吧,哪里见面?”

而比起云佳人的抗拒,阮尚东可是巴不得每时每刻都见到云佳人呢。

“随便,我都可以。你家可以,我家也可以。”阮尚东略显轻佻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了起来。

一听这话,不由得想起昨天晚上那意乱情迷的一幕,云佳人气结。“阮尚东你……你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我没空跟你开玩笑。”

真的是正经不了几分钟就露出本性。

传言中那个凌冽如冰的冰山总裁到底死哪儿去了?

听云佳人似乎是要生气了,阮尚东立刻见好就收。“好了,你家楼下不是有一家咖啡厅吗?就在那里碰面。”

气呼呼的挂了电话后,云佳人立刻打了一辆车朝着明珠苑的方向开去。



来到咖啡厅的时候,她一眼便看到了坐在窗前的阮尚东。

这个男人真是每时每刻都那么的光芒耀眼,让人一眼便可以在人群看到他。

走到阮尚东的对面的位置坐下,云佳人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吧,你到底查到什么了?”

端起面前的咖啡无比优雅的搅拌了一下,阮尚东说道:“佳人,你这个态度让我很难开口。”

闻言,云佳人更加不满的瞪着眼睛望着阮尚东。

随后,想着自己的态度好像的确有一些问题,便软下了声音:“你……好了,阮大总裁,请问你到底查到了什么更加有用的线索?麻烦您告诉我一下好吗?”

其实,她对他这么凶,完全还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一些情感和尴尬。

谁叫她只要一想起,一看到阮尚东,就会不自觉的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呢?

只要一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她就浑身别扭。

而阮尚东朝云佳人轻轻一笑,说道:“这样才乖。”

云佳人拿眼睛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没说话。

笑了笑,阮尚东将咖啡放在重伤,说道:“我查到那个犯罪嫌疑人叫阿志。”

“阿志?什么来头?”敢对她爷爷下手。

阮尚东说道:“阿志是一个名叫伟哥的手下,就是一个十足的混混。”

“一个小混混敢对我爷爷下手?背后一定有幕后主使者。”不然一个小小的混混为什么要去害她的爷爷?

无冤无仇,他根本没有理由这么做。

所以一定是有人指使他,也许这个人,就是徐慧敏也说不一定。

阮尚东说道:“嗯,你说的没错。他的幕后主使者,应该就是伟哥。”

虽然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伟哥参与了事情,但是一个小小的混混有那个胆子去谋害六大家族中云家的老爷子吗?

稍微有脑子的人都知道答案是否定的。

云佳人问道:“那你找到这个阿志和伟哥了没有?”

“找到了。但是很遗憾,阿志昨天晚上就已经死了。”

闻言,云佳人惊呼一声:“死了?”

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对面的阮尚东,根本不敢相信这个叫阿志的竟然已经死了。

阮尚东点了点头。“是。死亡时间是今天凌晨四点。”

云集人继续追问:“怎么死的?”

“车祸。”

“蓄意制造的车祸?还是纯属意外车祸?”

“酒后驾车导致的车祸,当场死亡。”

闻言,云佳人端起面前的白水猛的喝了一口后,将自己的身子靠向了后面柔软的沙发靠背。

她轻轻的闭上眼睛,大脑一直在思考着这件事情。

这个阿志的死绝对有问题。

他在爷爷出事的当天晚上就出车祸死了,虽然他是酒后驾车导致的车祸。

但是……

有没有可能是有人故意将他灌醉,然后企图用这样的方法除掉他?

这样一来,阿志死了,警察就没有办法从他的口中查出幕后指使者的信息。

并且,阿志这样的死法,很难说是有人蓄意谋杀。

因为他是在自己喝醉了之后驾车而导致的车祸,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是被人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谋杀的。

如此一来,以后谁来证明这件事情是这个伟哥指使的呢?

这个幕后黑手真是太狡猾了,就算是警察去追查这件事情,也只能查到阿志身上。

而她现在怀疑徐慧敏跟这件事情有关,阿志一死,是不是也就死无对证了?

云佳人只要一想起徐慧敏会继续逍遥法外,她就恨的咬牙。“那个,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查一查徐慧敏跟这件事情到底有没有关系。”

阮尚东抬眼看着云佳人,神色中似乎有一些些的惊讶。“你怀疑徐慧敏?”

点了点头,云佳人说道:“我爷爷好像一直都很讨厌徐慧敏。从来都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看。而且之前因为云诗妍的事情我爷爷痛打了她们母女两人,所以我怀疑是不是徐慧敏已经对我爷爷忍无可忍而下次毒手。更重要的是,我爷爷生病的事情一直都是保密的。你也知道,如果他生病的消息传到了公司,恐怕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惶恐。如果被媒体报道除去,股票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所以我们一直封闭了我爷爷生病住院的消息。但是有人竟然出现在医院对我爷爷下了毒手,所以我怀疑这件事情跟家族里面的人有关。”

听了云佳人的话后,阮尚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分析的很有道理。这件事情我会安排下面的人仔细去调查的,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云佳人补充道:“那个伟哥也要交给警察审问一下。”

阮尚东轻蔑的笑了笑,说道:“像这样的地痞无赖交给警察也没用,这件事情你就交给我了,警察局那边你也别管了。我保证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眨巴着眼睛,云佳人看着阮尚东:“可以吗?”

笑着耸了耸肩,阮尚东端起面前的咖啡,不缓不慢的说道:“有什么不可以的?既然我已经亲了你,也摸了你,就要对你的所有事情负责。”

一听到这话,再看到阮尚东脸上那么狡黠的笑容,云佳人气的脸红。“你……你既然这么爱管闲事,那就交给你了。这样我也可以安心的上班。”

她已经有两天没有去上班了,再不去工资都快扣完了。

“的确,你这样拿着工资而不工作,的确会让同事们有意见。”

瞥了阮尚东一眼,云佳人懒得再理她。

对于云佳人的嫌弃,阮尚东并不在意,反而很享受她对自己态度的转变。

至少她现在对自己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客气了,甚至于她会拿那双亮晶晶的双眼不满的瞪自己。

就在云佳人准备起身回家的时候,却接到文清瑶的电话。“喂,清瑶。”

文清瑶的声音从电话那边大大咧咧的传来:“亲爱的你在哪儿?是不是在公司?”

“我没有在公司,这两天休息。你到机场了吗?”都忙的差点忘记文清瑶回国了。

云佳人抬腕看了看手表,发现现在已经下午三点了,这个时候文清瑶应该已经到了。

“嗯,我刚刚到家,但是……被锁在门外了。”越说道后来,文清瑶的声音越来越小。

闻言,云佳人有些无语了。“钥匙呢?咱们不是一人一把钥匙的吗?”

“那个,我也不知道。”

听着文清瑶那微弱到像似蚊子鸣叫一般的声音,云佳人彻底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哎……真拿你没办法。你在门口等着,我马上回来。”

“不用啦,我去你公司拿就好了。”本来钥匙就没带,她怎么好意思让云佳人转成给她送回来呢?

云佳人拿起包包起身,对着电话那边的文清瑶说道:“我说了我不在公司,我就在楼下的咖啡厅,我马上回来。”

说完,她挂断了电话。

而阮尚东见她起身后,也连忙站了起来,跟在云佳人的后面:“文清瑶?”

点了点头,云佳人说道:“嗯。钥匙不知道丢哪儿了,现在被锁在门外进不去。”

像今天这种事情已经是屡见不鲜了。

也不知道她那个丢三落四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掉。

走出咖啡厅,云佳人发现身后一直跟着自己的阮尚东。

转身,她微微仰望着身高足足一八六的阮尚东。问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阮尚东插到裤兜里,耸耸肩,说道:“慰问一下我的员工。”

没好气的瞥了阮尚东一眼,云佳人说道:“我不需要你慰问。”

笑了笑,阮尚东说道:“我说的是文清瑶,她可是我公司未来要力捧的新人。如今她刚刚从希腊拍完了MV回来,我作为老板的确应该是要去表示一下关心。你觉得呢?”

闻言,云佳人脸都绿了。

他这意思就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冷哼了一声,云佳人睨了一眼阮尚东:“你还真是一个体恤职工的好老板呢。”

“当然,难道你当我的员工没有绝对很幸福吗?”

“抱歉,并没有。”说完,云佳人转身朝着明珠苑的大门走去。

来到家门口的时候,云佳人看到文清瑶可怜兮兮的坐在旅行箱上刷着微博。

而她面前的那几个大大行李箱,让云佳人看傻了。“我的天,你拍个MV带这么多行礼?”

文清瑶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说道:“对呀。这一箱是衣服,这一箱是鞋子,然后这里面是包包,这个里面装的是首饰还有护肤品,化妆品……”

只不过那箱衣服没有一件能用上。

因为她的角色是希腊女神,又专门为她定制了两套女神剧服。

本来文清瑶说什么都不穿剧组提供的衣服的。

不过后来见那两件衣服很仙很漂亮,加上是最新定制的,所以也就勉强穿着了。

而云佳人则是张大了嘴巴,瞪大眼睛看着门口的四五个大箱子,问道:“全部都是你的?”

眨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文清瑶再次点了点头。“嗯,对呀。”

“剧组拿到没有给你准备这些东西吗?”云佳人都无法想象她是怎么把这几个大箱子带去了希腊,然后又从希腊给带了回来

“亲爱的,你觉得剧组准备的东西我能穿吗?那些东西不知道给多少人穿过了,那么脏,我才不穿呢。而且万一被感染了皮肤病什么的,好可怕的。”如果这次的衣服不是专门定制的,她是坚决不会穿的。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把这么多行礼拿上来的。”这五个大箱子,一个箱子少说也有十几公斤。

“你忘了我给自己请了两个私人助理吗?都是她们帮我拿上来的。”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干过这样的重活?

云佳人彻底将文清瑶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随后,她掏出钥匙去开门了。

而阮尚东因为刚刚接了秦特助的电话,所以在走廊耽搁了两分钟。

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文清瑶正瞪着眼睛望着他。

“你……”看着阮尚东,文清瑶惊讶的有些说不出话。

她们公司的总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是来找云佳人的?

还是来……找自己的?

而开门口,见文清瑶没有任何行动,云佳人边换着拖鞋,边说道:“你愣着干什么啊,还不快把行礼提进来?”

一转身,才发现刚刚接电话的阮尚东已经站在门口。

云佳人走到门口提起文清瑶的一个大箱子,对着阮尚东说到:“反正家里没有你的鞋子,你自己看着办吧。”

阮尚东怎么允许自己的女人干这种粗活呢?

连忙从她手中抢过了行李箱,笑着说道:“没关系,我光脚也可以。”

“……”

你能想象堂堂东方国际大总裁,国内豪门第一继承人,光着脚在屋里走动的场景吗?

反正云佳人光是想想都觉得那画面简直太美,美到她都不敢看。

而坐在行李箱上的文清瑶被眼前这一幕吓的差点从行李箱上摔下来。

谁来告诉她,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云佳人和大总裁……这是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搬完了行礼后,云佳人给阮尚东倒了一杯水递给他,说道:“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闯进我家了,自己随便坐吧。”

一说完,她才惊觉自己说漏了嘴。

看了看站在自己卧室门口的瞪大了眼珠子的文清瑶,云佳人真有一股想要撕烂自己的嘴巴的冲动。

她刚刚到到底都说了什么?

等会儿文清瑶恐怕又要拉着自己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而文清瑶的八卦魂一旦燃烧起来,云佳人觉得自己的世界末日即将来临。

看这云佳人一副愁眉苦脸,悔不当初的样子,阮尚东心里可就乐了。“我不会客气的。”

闻言,云佳人极其无语的翻了翻白眼,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了昨天下午买的水果去厨房了。

见云佳人去了厨房,文清瑶立刻贼兮兮的坐到了沙发上,问着一脸笑意盎然的阮尚东:“总裁,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点了点头,阮尚东看向了还有那么一些些拘谨不适应的文清瑶。“你说。”

在脑子里反复斟酌了一下语句词汇之后,文清瑶这才问道:“您跟我们家佳人……这是什么情况?”

看了看正在厨房里切着西瓜的云佳人,阮尚东说道:“我在追求她。”

文清瑶被阮尚东的回答吓了一大跳。“你说真的?”

阮尚东问道:“你觉得我看起来像开玩笑吗?”

“那倒不是。不过,请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追求她的?”她竟然一点也不知道,也没有听云佳人提起过。

想了想,再算了算日子,阮尚东说道:“从她回国后一星期。”

闻言,文清瑶再次惊的目瞪口呆。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阮尚东竟然在追求云佳人,而且还是从她刚刚回国后就开始了。

那么算算日子,从三月份到现在五月份,可不就是有两个月了吗?

可是,她却没有听云佳人提起过阮尚东在追求她的这件事情。

难怪她让自己去东方国际影视公司面试呢;

难怪阮尚东都没有看清楚自己长什么模样就决定跟自己签约呢;

难怪阮尚东非常高调的举行了她的签约仪式,还请了那么多的媒体去造势宣传呢;

难怪阮尚东会在她签约之后就给了她那么好的资源力捧她,说是要将她打造成国内第一天后女神呢;

之前她还自恋臭美的以为阮尚东是因为看上了自己了,才会做这些事情。

直到今天她才知道,原来,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云佳人。

所以她能有今天这么好资源和团队,全部都是沾了云佳人的光。

可云佳人这个死丫头之前让她去东方国际影视面试的时候,还骗她说什么是在餐厅碰到他们家总裁巴拉巴拉的。

原来那个时候阮尚东就已经在开始追求她了。

她竟然敢瞒着自己谈恋爱,竟然敢对她隐瞒这么多的事情,看来是自己对她太好的缘故。

气呼呼瞪着端着水果出来的云佳人,文清瑶强行安耐住自己立刻审问云佳人的冲动。

看着文清瑶那盯着自己的眼睛此刻正喷着火光,云佳人朝她扬起一抹笑颜。

将水果盘子放在茶几上,她用一次性的叉子给文清瑶弄了一小块西瓜。“先吃水果。有什么事情咱们晚上再说,行吗?”

气呼呼的从云佳人手里接过西瓜,文清瑶狠狠的咬了一口,说道:“还算你有觉悟。晚上你最好全部给我交代清楚,否则话……跟你绝交。”

云佳人在心里哀叹一声,也值得答应。“我知道了。”

见阮尚东坐在沙发上一脸含笑的盯着自己和文清瑶,云佳人没好气的说道:“现在员工也慰问好了,你可以走了吧?”

谁知道这话一出,文清瑶立刻炸了。“佳人,你怎么能这么对总裁呢?他好歹来者是客,哪有你这样对待客人的?人家能够来我们这里是看得起我们,你竟然撵他走……”

“我……”

不给云佳人说话的机会,文清瑶笑眯眯的对着阮尚东说道:“总裁啊,你既然来了就别慌着走。这眼看着都快四点了呢,过一会儿就该吃晚饭了。佳人之前答应过我,说等我从希腊回来要亲自下厨为我接风的,你等会儿就在这儿吃了晚饭再回去。”

云佳人见文清瑶像是吃错药一样,立刻喊道:“清瑶。”

文清瑶侧过脸看着一脸无奈的云佳人,说道:“等会儿你就乖乖的去买菜,知道吗?”说完,她随即又问着阮尚东:“对了总裁,你喜欢吃什么菜?等会儿可以跟佳人一起去买。佳人厨艺可是很好的,保证你喜欢。”

阮尚东含笑看了看向钻进地缝的云佳人,说道:“都可以的。只要是她做的。”

只要是她做的,就算砒霜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吃下去。

没错,他爱云佳人就是爱到了这个地步,可以为她豁出去命去。

而一听这话,文清瑶大惊小怪的惊呼道:“哎哟,这是在虐我只单身狗的节奏吗?”

“文清瑶……”

摆了摆手,文清瑶说道:“哎,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回来,然后又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现在有点头晕,我先进去躺会儿。你们慢慢聊。”

说完,她立刻起身,朝阮尚东打了个招呼后,随即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而看着文清瑶打开她的卧室门,随后轻轻将门关上,云佳人彻底无语了。“……”

后,文清瑶的房门从里面打开:“现在已经四点了,佳人你该去买菜了。总裁,我们佳人刚刚回国,还不是很熟悉,麻烦你陪着她一起去买菜哦。”

看着这样欢脱的文清瑶,阮尚东笑着点了点头。

而云佳人再傻也看的出来文清瑶这一切行为,都是故意的。

这是什么情况?

难怪她看不出来自己不愿意面对阮尚东吗?

现在竟然帮着阮尚东说话,还让他陪自己出去买菜,难道她不会买菜吗?真是……

推荐花间妖最新宠文:千金嫁到之染指俏总裁

一场精心设计的商政联姻,让她嫁给了帝京的笑话。

她是权门千金,沉默寡言,随遇而安,一场姐妹情深,一场算计,让她成为利益的牺牲品。

他是豪门大少,男生女相,狂妄霸道,一段同性恋丑闻,一场车祸,让他沦为帝京的笑话。

“你就是老太婆给爷找的媳妇儿?”轮椅上,那个男人歪着头不可一世的问。

“……”有意思么?拍结婚照还让我蹲下配合现在就忘了?

“这么丑你好意思站爷面前么?”男人盯着她一脸的嫌弃。

“……”你美,不用吃饭么?脸能当银行卡刷么?

“晚上睡地上,不要妄想染指爷!”男人接着下着命令。

“……”

一场闪婚造就一场盛世婚宠!

*

二萱群号:28199036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