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章:她会不会判死刑?/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文清瑶的表现,阮尚东心里那是相当的满意。

看来他决定力捧文清瑶这个决定是相当的正确的。

见云佳人还有气呼呼的瞪着文清瑶的房门,阮尚东将手中的水杯轻轻放在茶几。

理了理衬衣,他站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云佳人。“走吧。”

云佳人抬眼看他。“去哪儿?”

“买菜呀。让我尝尝你的手艺。”

云佳人瞥了他一眼,随后无奈的起身拿起桌上的钥匙和包包走到玄关处换鞋。

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因为那天在车里与阮尚东的意乱情迷,云佳人至今都有些不敢面对阮尚东。

阮尚东的脸上一直保持着浅浅柔柔的笑意,那双乌黑深邃的眼眸中也是一直浮光流转,闪着奕奕光彩

很明显,他现在的心情非常不错。

两人先后出了门。

等电梯的时候,云佳人偷偷用余光瞄了一眼站在自己的身边的阮尚东。

他深身穿一件白色衬衣,衣角的部分塞进了定制的西裤里。

西裤上扣着世界最奢侈品牌的皮带,脚上的皮鞋永远都是亮到发光。

衬衣领口处开了两个衣扣,露出了他一小片的肌肤,透出一丝属于男人的性感。

他的五官轮廓深邃,每一处都镶嵌的恰到好处,结合在一起就显得相当完美。

可以说,他的脸是属于那种360度都没有死角的脸。

当然,他吸引人的不单单是那张完美到令人窒息的脸。

因为他身上散发出的气质永远都是最出众的,也是最复杂的。

他可以优雅高贵的像一个贵族的王子;也可以倨傲冷漠的像一个杀手,更可以盛气凌人的像一个王者。

完美的五官配上完美的身材,在融合进入上他独特的气质,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会是人群中最耀眼的存在。

收回了目光,云佳人问着阮尚东。“你真的确定要陪我去买菜?”

嘴角处划过一抹笑意,他侧过脸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问:“有什么不妥吗?”

“买菜的购物超市距离这里好几分钟呢,我怕你这么金贵的身子吃不消。”

“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关心我,设身处地的为我着想吗?”

“……”

她只是不想跟这个人一起走在人来人往的街上而已。

这么一个发光体,她怕自己会被烧的遍体凌伤。

见云佳人有些闷闷的不说话,阮尚东笑道:“你似乎忘记了我也是练过跆拳道的。”

“知道你练过。”还是黑带五段,所以他现在是再一次在她面前炫耀吗?

还记得上次在训练场,她被罚跑步。

然后天空下起了雨,而他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就将自己抱起,走向宿舍;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是白费力气。

于是情急之下,她说自己要对他动手,还很自豪的说自己练过跆拳道。

然而阮尚东却是很淡定的说,‘正好,我也练过。黑带五段,要比一下吗?’

如今想想,她都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完全就是一个弱者。

而阮尚东接下来的话,让云佳人再次有些无力反驳。“看来你对我的事情都记得很清楚。是不是在暗恋我?”

“我简直没办法跟你沟通。”说完,电梯也到了。

云佳人一脚踏进电梯,将自己移到最里面的角落里,不说话了。

阮尚东踏进电梯,眉眼处还停留着笑容的痕迹。

正如云佳人所想的一样。

无论是在去超市的路上,还是进入到了超市的购物区,阮尚东的出现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纷纷朝他们投来目光。

云佳人觉得这个人没有去当演艺明星简直太浪费了。

无论他跟谁走在一起都能抢走对方的光华,可恶。

而她不知道的是,那些朝他们看来的男生都是在偷偷的看她,而并非她身边的阮尚东。

这不,蔬菜购物区里。

一个小男孩坐在购物车里,一位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妈妈推着他走向这边。

小男孩长的非常可爱,眨着大大的眼睛。

指着云佳人,他奶声奶气的对着自己的妈妈说道:“妈妈,那个姐姐好漂亮。我要长大后要娶她当新娘。”

闻言,云佳人噗嗤一声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来自己还是有些魅力的吧?

走到购物车前,她捏了捏小男孩粉嘟嘟的脸颊,笑道:“小朋友,你简直太可爱了。”

没想到现在的小孩子竟然这么早熟,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娶老婆了。

而阮尚东挑选食材的手悬在半空停住。

循着声音看着那个可爱的小男孩,再看了看身边笑开了花的云佳人,心里有些不悦。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有一个这么小的情敌。

那个年轻的妈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云佳人,说道:“这孩子,最喜欢漂亮的姐姐了。”

一句不冷不热的男音响起。“再喜欢也是我的。”

云佳人微微愣住。

年轻妈妈指着阮尚东,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看到没有,那位哥哥是姐姐的男朋友,听说你长的后要娶她当新娘,哥哥都生气了呢。”

小男孩眨巴着眼睛看着阮尚东,似懂不懂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可爱。

阮尚东看着他盯着自己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心里柔软的地方被触动。

他想起阮老爷子逼自己给他生一个重孙玩玩。

这孩子怎么可爱,如果是自己跟云佳人的孩子,那绝对更加的可爱。

谁知道,云佳人一句话,彻底打破了他的幻想。“他不是我男朋友。”

年轻妈妈有些惊讶的睁大眼睛。“啊?对不起,我不知道。不过,你们看起来真的好般配。”

像这么养眼的俊男美女,她就算是在偶像剧里也是没有见到过的。

如果他们能够成为男女朋友,应该是颜值最高的一对吧?

而阮尚东听到她的话,对这个妈妈顿时刮目相看。“我必须要表扬你的眼光。”

所以,他是不是要加快脚步尽快将云佳人搞定,然后跟她生几个孩子出来玩?

云佳人:“……”



这边。

一个阴冷潮湿的地下室里面。

姜大伟四肢都被捆绑着,嘴巴上封着的交代让他无法说话。

只能用祈求的目光望向坐在椅子上瞧着二郎腿,抽着烟的男人,呜个不停。

这男人被他的叫声吵的有些烦躁,皱起眉头看了一眼姜大伟,不耐烦的说道:“你他妈给我省省力气,吵死了。”

看到他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姜大伟立刻缩了缩脖子,只能乖乖闭嘴,不敢再吭声。

而那男人,也就是董万全终于抽完一支烟,将烟头弹在了姜大伟的面前,说道:“把烟头给我灭了。”

闻言,姜大伟乖乖的准备用脚踩灭烟头。

谁知道董万全却说道:“用手。”

无奈,姜大伟只得用手掌心将那烧着的烟头给抹灭了。

手掌心传来的疼痛再次引得他忍不住‘呜呜’了两声。

随后在触碰到董万全那双充斥着杀气的双眼时再次闭嘴。

见姜大伟将那烟头用手抹灭了,董万全稍加满意。

他微微抬起下巴盯着姜大伟,问道:“知道你惹到谁了吗?”

姜大伟摇了摇头。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惹了谁,更不知道自己好端端的在酒店睡觉,怎么就突然被带来了这里。

直到到现在他还光着上半身,而下半身也只穿了一件内裤。

这是他在酒店呼呼大睡时候的穿着,所以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猝不及防,让他一点防备都没有。

如果他知道自己会被这群神秘人带来这里,他不会只穿一条内裤睡觉。

至少他应该裹一条浴巾,这样也不至于在这里冷的瑟瑟发抖。

董万全拢了拢衣襟,没来由的说了一句:“你是我董万全第一个佩服的人。”

闻言,姜大伟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董万全说道:“胆儿不是一般的肥。竟然敢惹阮家的人。”

姜大伟一听阮家,稍稍愣了两秒钟。

等他反应过来董万全说的阮家时,顿时觉得五雷轰顶。

京都阮家的名号如雷贯耳,无人不知。

阮家不止是财力雄厚,公司分布世界各地;这背后的势力更是深厚到让人胆怯。

阮老爷子是开国元帅,华夏国第一批上将,也是前国家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副主席。

现在他虽然已经退休在家颐养天年,但是现任的国家主席非常的尊敬他。

并且他的二儿子阮文军如今已经是京都军区的司令员,再往上升也是只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阮家不仅有钱,还有权。

这样的背景,那些大一点的黑道势力都是惹不起的,更何况他一个游手好闲的大混混?

所以,自己这是落在阮家人的手里了?

但是他不记得自己到底得罪了阮家的什么人呀,阮家是不是搞错了?

这么想着,姜大伟使劲的甩着脑袋,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看着董万全。

他想说,他是冤枉的,阮家一定是搞错了。

见他满眼惊恐,神情激动的看着自己,董万全朝姜大伟身后的手下使了个眼色。

那手下会意,立刻上前将董万全嘴巴上的胶带一把撕掉。

透明胶带一撕下,姜大伟就哭喊着:“阮家一定是搞错了,我从来没有做过得罪阮家的事情。”

董万全无比厌恶的看着姜大伟,“那我问你,阿志你认不认识?”

“阿志?”姜大伟心里有些心虚。

阿志不是都死了吗?他们怎么认识阿志的?

董万全看着姜大伟闪烁的眼光,恶狠狠的说道:“最好跟老子说实话。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一听这话,姜大伟连忙点了点头,说道:“我……我认识。我认识阿志。他是我的一个手下。”

闻言,董万全冷冷的笑了两声,“还他妈手下,真当自己是大哥了?”

姜大伟抖了抖身子,没再说话。

董万全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了当的问道:“阿志干了什么好事你知道吧?是不是你指使你的?”

姜大伟咽了咽口水,心里存着一丝侥幸心里。

谁知道这个董万全是不在诈自己的话呢?

于是,他颤颤巍巍的说道:“我不知道他干了什么。”

这话一出,董万全愣愣的看着他。

随后起身,走到他的跟前一脚将他踹翻在地。“你他妈还想蒙我呢,把我当傻子是吧?阮家明确点名要收拾你,你他妈还敢跟我玩这一套。”

一听这话,姜大伟颤抖着声音说道:“我……我也是受人指使的。”

“谁?”

姜大伟吐出一个‘徐’字后,立刻将嘴里的话吞了回去。

他要是在这个时候把徐慧敏给拱了出来,徐慧敏是不是就彻底完蛋了?

徐慧敏要是一完蛋,自己的儿子也会跟着遭殃的。

他的儿子可是还要争夺云家家产的,将来等他的儿子得到家产之后,他就是亿万富翁了。

所以,他不能说这件事情是徐慧敏指使的,为了自己的富翁梦想,他也不能说。

而董万全看他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顿时来气了。“你他妈是不是真的不想要你这条狗命了?到了这个时候还顾念着你那姘头呢,看来你俩是真爱啊。”

“你……你们知道了?”姜大伟惊恐的看着董万全,不敢相信他们竟然知道了他和徐慧敏的关系。

“你以为老子跟你一样蠢?自己赶紧交代清楚,要是敢说一个字的谎话,我特么让你见不到今天晚上的月亮。”说完,董万全走到沙发上坐下,端起一杯茶了两口。

姜大伟听到董万全的话,心里已经是万念俱灰了。

其实自己做的事情他们全部都知道了。

如今带自己来这里,不过是为了让自己亲口交代而已。

比起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的亿万富翁的梦想,目前他还是保全自己的小命要紧。

然后徐慧敏会面临什么样的事情,云逸轩又会有怎样的命运,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谁也没有他的命的重要,没有了命,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姜大伟颤抖着声音将自己和徐慧敏的关系,还有徐慧敏做的事情全部如数交代了。

因为相当紧张的关系,他还将云逸轩是自己儿子的事情说漏了嘴。

董万全没有想到自己审问他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个收获。“你小子不错啊。竟然让自己的儿子喊别人爸爸,是不是还想着让你儿子继承云家的财产呀?”

董大伟没有说话。



购物超市这边。

云佳人和阮尚东两人还在蔬菜购物区挑选晚上做饭要用的食材。

看着阮尚东认真挑选食材的模样,云佳人的小心脏又开始不安分的躁动起来了,脸颊悄悄的红了。

其实这种跟阮尚东一起逛街的感觉,真的就像一对普通情侣一起逛着超市。

她推购物车,他挑选一切要买的东西。

而她竟然觉得这一刻的感觉,真的很美好。

当然,让云佳人其实真的没有想到阮尚东竟然还会买菜,而且很会挑选食材。

一般来讲,会买菜的男人一般都会做饭。

既然他这么殷勤的买菜,应该也很乐意做今天晚上的晚餐吧?

结账的时候,排队云佳人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你看着购物车,我有东西忘了买。”说着,她转身再次进了超市。

再次出来的时候,她的手里拿着一个水杯,一双男士拖鞋。

云佳人拿着拖鞋和水杯走了过来,脸上有些不好意思。

她将东西放在了购物车里,撇头看向超市来来往往的人群。

阮尚东拿起云佳人买的男士拖鞋,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浓郁的笑意。“这是为我买的?”

云佳人头也没有回的说道:“我怕你弄脏了我的家的地板。”

知道她是在嘴硬,阮尚东心里还是很高兴,简直是乐开了花。

随后他又拿起那个水杯,问道:“这个水杯我很喜欢,看来你对我喜好很了解。”

云佳人一把夺过阮尚东手里拿的杯子,依旧嘴硬的说道:“谁说水杯是给你买的了?我买来自己用不行吗?”

看着她有些娇羞却依旧如发飙的小老虎一般,阮尚东笑的提醒:“可这个杯子好像是男士的。”

被阮尚东的话堵了两秒钟后,云佳人瞪着他说道:“谁说男士水杯我就不能用了?”

嘴角扬起浓浓的笑意,深邃的眼眸里也泛起温柔缱绻的流光,阮尚东不再说话。

她愿意专门跑回去为自己买水杯,买拖鞋,这就证明她对自己的特殊性。

所以,她是不是已经接受了自己?

猜想到有这个可能,阮尚东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即便是云佳人的脸上有些难看,但是他依旧觉得心里好像吃了蜜一样,好甜。

而两人很平淡的互动也引来了不少顾客的侧目,他们看着两人的目光也是充满了笑意。

结账的时候,云佳人抢着要付钱。

而阮尚东怎么可能让她付钱呢?

直接掏出好几张钞票递给了收银人员,阮尚东拉着云佳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云佳人问着双手提满了东西的阮尚东,“你刚刚给了多少钱?”

阮尚东相当平静的回答她。“不知道,没有数过。”

云佳人有些无语:“万一钱不够呢?”

阮尚东笑道:“钱不够他们早就追出来了。”

还能让他们提着东西大摇大摆的走吗?

而对于阮尚东的大手大脚,云佳人似乎有些不满:“你花钱就这么没有概念?就算有钱也能这样大手大脚的。”

阮尚东说:“谁让你要抢着付钱?”

云佳人冷哼了一声:“所以现在是怪我咯?”

“我当然不会怪你。但是你对我花钱没有概念这件事情,反应有些激烈。就像女朋友管着自己男朋友一样……”

云佳人脸一红:“你想太多了。”

阮尚东看到她羞红了脸的模样,笑意盎然:“如果你愿意管我,以后我的钱都给你保管。”

“我没兴趣。”

“兴趣是可以培养的。”

“……”



回到家以后,也不知道文清瑶是出去了,还是一直待在屋里没有起床,总归客厅和厨房是没有人的。

云佳人给自己倒了杯水,对着阮尚东说道:“你既然这么殷勤的跟着我去买菜,又那么会挑选食材,那今天晚上的饭你来做。”

原以为阮尚东会果断的拒绝,谁知道他竟然答应了。“好呀。”

就在云佳人有些窃喜的时候,阮尚东接下来的话让她翻了个白眼。“除非你承认我是你男朋友。”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之后,云佳人戴好围裙将买的菜分类出来,然后走了厨房。

而阮尚东则是相当宝贝拿着云佳人给他买的水杯到厨房清洗去了。

“你既然不愿意做饭就帮我打下手。”云佳人对阮尚东说着。

现在已经快五点半了。

如果她自己摘菜,切菜,配菜,这么一忙活下来,估计要等到七八点才能吃饭了。

阮尚东细细的洗着杯子,说道:“我好像是客人。”

闻言,云佳人再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行,你傲娇,你是客人。麻烦你滚出厨房好吗?别在这里碍事。”

笑了笑,阮尚东没有说话,然后出门倒水去了。

随后他又端着杯子来到厨房,将身子依靠在门框上,对着云佳人说道:“如果你需要帮手,我可以帮你叫一个来。”

“那赶紧叫啊,没看到我都忙不过来吗?”能有一个双手在这个时候帮帮自己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因为她要煲汤,要做水煮鱼,还要做红烧肉,还要做椒麻鸡……

这些菜都要慢慢准备食材配菜,但是她只有一双手,哪里忙的过来?

于是,阮尚东掏出电话给叶少臣打了过去。

叶少臣很快接起了电话。

阮尚东用命令的口吻说道:“过来帮忙做饭。”

叶少臣微微愣了两秒。“做饭?在别墅吗?我马上过来。”

“不是在别墅,在明珠苑。”

“明珠苑?”

他记得阮尚东前不久为了能够更加的接近云佳人,所以在明珠苑要了一套房子。

因为明珠苑是高档楼盘,好的一些楼层和户型开放公司都是先留着不卖的。

都是先将其他楼层的房子和户型卖出去,然后留下的户型自然就涨价了再卖给客户。

而因为有些比较迷信,六楼,八楼,十八楼之类的比较吉利的数字,所以房产老板将这几个楼层的房子十八楼留了几套。

阮尚东在得知之后,很果断的在云佳人所在的但愿,十八楼买了一套房子。

之前一直正在紧张的装修当中。

叶少臣继续问道;“所以你在明珠苑的房子装修好了吗?”

京都有些搬家习俗。

房子装修好,可以搬进去的时候,会请一些朋友到家里做客,以此来增加阳气。

“哪有那么快?”

“哦…我知道了,你是在云佳人的家里?”

“废话真多,你赶紧过来。”

听到肯定的答案后,叶少臣显得相当兴奋。“OK,没问题。”

挂了电话,阮尚东走到厨房,对着正在忙碌着的云佳人说道:“少臣他马上过来。”

“你说的帮手,是叶教官?”

“有什么不可以吗?”

“没有。”

而就在挂了电话没多久,阮尚东接到了秦特助的电话。“什么事?”

秦特助的电话从那边传来:“总裁,姜大伟那边全部招了,事情果然是徐慧敏指使的。而且……云逸轩还是姜大伟的儿子,并不是云立辉的儿子。”

阮尚东望了一眼正在切肉的云佳人,随后拿着电话走到了客厅。

他有些惊讶的提高了音量,问着电话那边的秦特助:“你说,云逸轩是姜大伟的儿子?”

这个还真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是的。我已经派人去云逸轩的学校采取他的血液样本了,到时候会做一个他和姜大伟的亲子鉴定。”

“很好。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我。”

“是。”

挂了电话,阮尚东坐在沙发上沉思。

他的人在最短的时间里查到了徐慧敏和姜大伟的私情。

但是他却并没有猜到姜大伟竟然是云逸轩的亲生父亲。

而这个徐慧敏的胆子可真够大的,竟然敢带着自己跟其他男人生的儿子嫁给云立辉。

而且听佳人说过,徐慧敏之所以要千方百计的让自己的女儿云诗妍嫁给苏煜琛,目的就是为了想要以此得到苏家的帮助,从而夺走云家的全部的财产。

不得不说,徐慧敏野心还真够大的。

随后,阮尚东立刻将事情告诉了正在厨房忙碌的云佳人。

云佳人在听到云逸轩并不是云立辉儿子的时候,足足愣了有一分钟。

回过神来之后,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阮尚东:“你说的,是真的?”

阮尚东回道:“姜大伟亲口说的。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手下的人会对云逸轩和姜大伟做一个亲自坚定。但是,云逸轩是姜大伟的亲生儿子这个事情,八九不离十。”

“徐慧敏这个女人,简直是太可恶了。”虽然她对云立辉已经失望透顶。

但是她还是不能接受徐慧敏带着别人的儿子来欺骗云立辉。

如今想想,云立辉真的是好可悲。

随后云佳人又想到徐慧敏既然跟姜大伟早有私情,那么……

“既然云逸轩不是我爸爸的儿子,那么云诗妍呢?云诗妍不会也是姜大伟的女儿吧?”

“这个他倒没有说。如果你怀疑的话,我也会安排云诗妍和云立辉做个亲子鉴定。”拿走她手里拿着的明晃晃的刀,阮尚东将云佳人拉到了客厅。

“好。”

“还有,姜大伟也亲口说了徐慧敏就是指使他对你爷爷下手的人。并且,那个阿志也是徐慧敏让姜大伟干的。”

“果然是她。我不会轻易放过徐慧敏的,我要将她彻底赶出云家,带着她那个私生子,永远的滚出云家。我要让她坐牢。”

“你先别激动,这件事情你暂时不要告诉你爷爷。你爷爷身体还处于关键时期,受不得刺激。”

“我知道。我会看着办的。”

没有想到,徐慧敏竟然是一个如此心狠手辣的人。

为了想要得到自己所想要的一切,竟然不惜在她爷爷身上动手脚,之后还让姜大伟杀人灭口。

她真的从来没有想到,她们云家竟然住着一个杀手凶手。

更可恶的是,云立辉竟然对一直信任她,宠爱她。

不行,徐慧敏这个女人,她不能再让她在云家作恶了。

她一定要让警察揭穿她所做的一切,不能让她这个杀手凶手逍遥法外。

见云佳人一副愤愤难平的样子,阮尚东握住她的肩膀,将身子轻轻前倾与她平视。“这件事情你就别担心了。姜大伟到时候会配合警方调查的,徐慧敏也是跑不掉的。”

云佳人看着阮尚东,问道:“她会不会被判死刑?”

阮尚东点了点头。“应该会。”

想到徐慧敏所做的这些事情,云佳人简直气的浑身发抖。她咬牙切齿的说道:“就这么让她死了也太便宜她了。”

阮尚东细细的端详着她巴掌大的小脸,用那低沉独特又富有磁性的嗓音说道:“那你想怎么办?只要你想,任何事情我都可以为你办到。”

这话一说出来,云佳人的气顿时竟然消了一大半。

她呆愣愣的看着阮尚东的眼睛,在触碰到他柔情似水的目光时,一阵电流瞬间传遍了全身。

而她的双眼不自觉的撇开,却看到文清瑶正倚在自己的门框上,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和阮尚东。

她连忙将阮尚东推开,自己开小步的跑向了厨房。

推荐醉猫加菲:《玲珑嫡女之谋嫁太子妃》

简介:一个人到底是钱多才能命好,还是命好才能钱多?

秦天阁主秦蔻儿有钱,很多很多银子

那个死变态的男人却有命,天生帝王命

于是有一天,最有钱的女人碰到了最有命的男人:

“秦蔻儿,本太子第一次睡女人就睡了你,你是不是特有面?”男人酥胸半露,抖脚穷嘚瑟。

“太子爷,本阁主第一次花银子睡男人,就嫖了你,你是不是觉得无比自豪?”女人兰花手青花瓷的媚笑。

最有钱的嫖了最有权的,许你一个不一样的恶男祸女!

*

昨天二萱检查出了腰间盘突出,可是二萱觉得自己还年轻啊,竟然就得了这个病,泪奔。

所以以后二萱只能站着码字了,/(ㄒoㄒ)/~

以后的更新应该都会在下午,更新后会在群里通知。群号:28199036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