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章:杀人事件,真相大白。/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佳人见徐慧敏身子明显在开始颤抖,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一丝的血色。

而且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甚至于因为紧张和恐惧咽了好几次口水。

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她,云佳人再次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

在这个黑夜里,显得是那么的诡异和渗人。

而她吐出的话,再次将徐慧敏几乎推到了崩溃的边缘。“你知道阿志死的有多惨吗?”

一听这话,徐慧敏再也忍不住,吓的几乎是胆裂魂飞,忍不住微微颤抖的身子往后猛然一退。

她瞪大眼睛惊恐的盯着面含笑容的云佳人,整个人都摇摇欲坠,差点跌倒。

幸好云逸轩在身后扶住了她,这才避免她跌在地上。

而徐慧敏一直看着云佳人,脑海里一直飘着两个字。‘阿志。’

阿志,那个她让姜大伟除掉的阿志……

云佳人竟然知道他。

并且她还知道,阿志已经死了。

她还对自己露出了那无比诡异的表情,还用那阴阳怪气的语气问她知不知道阿志死的有多惨。

所以,云佳人已经知道自己的做的事情了吗?

她也知道云老爷子的事情是他让阿志安排的吗?

今天她来找自己算账的吗?

那么她到底知道多少?

死死的咬住双唇,徐慧敏有些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满脸都不敢相信。

可她那眼中浮现出的深深的恐惧,却出卖了她此刻的内心。

看着面前那个笑的高深莫测的女人,徐慧敏怀疑她还是以前的那个天真烂漫的云佳人吗?

徐慧敏此刻惊恐的甚至都快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她感觉自己整个人的灵魂都因为云佳人的话而吓的飘走了。

而纵使云立辉再傻他也看出了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对劲。

一向温婉端庄的徐慧敏竟然会因为云佳人的几句话而吓成这样,这完全就是不合常理的。

怀着满腔的疑问上前,云立辉用那不冷不热的语气问着云佳人:“那个阿志是谁?”

而云佳人只是轻轻笑了笑,脸上的表情依旧是那么的高深莫测,让人捉摸不透她到底想干什么。

面对云立辉的问题,她悠悠然的扫了一眼徐慧敏,转而对着云立辉说道:“我觉得这个问题,您还是让徐慧敏来回答您比较好。”

徐慧敏整个人都在发抖,那种……从脚底蔓延到全身的每个毛孔的寒气,让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她望着看向自己的云立辉,眼泪顿时就滚落了下来。“立辉我……”

云立辉看到了徐慧敏脸上的泪痕,心里依旧泛起一阵心疼和不忍。

她可是为自己生儿育女的女人,是自己的枕边人,见她这番楚楚可怜的模样,他当然会心疼了。

但是,有些事情他要弄清楚。

见云佳人像是有备而来的样子,云立辉更加要知道到底她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云佳人,你别跟我绕弯子,赶紧把事情给我说清楚。”

眼见着云佳人快要开口了,徐慧敏连忙上前挡在云立辉的面前。“立辉,这件事情是我跟佳人的私事,你就不要过问了好不好?逸轩,快点扶你爸爸上楼睡觉。”

云佳人冷笑一声,说道:“徐慧敏,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着逃避和隐瞒吗?”

“云佳人你够了,有什么事情我们单独说。不要把你爸爸牵扯进来。”说着,她冲上去就要拉云佳人的手。

刚刚她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她坚决不能让云佳人把事情说出来。

云佳人她既然敢来这里找她,就肯定收集到了一些证据。

她一定要拖住云佳人,至少……今天晚上不能让她把事情说出来。

否则的话,她就彻彻底底的完蛋了。

只要过了今晚,她一定要办法再除掉云佳人。

对。她一定要除掉她,像除掉云念依,除掉阿志一样的,除掉她。

因为,云佳人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灾难。

还是灭顶的灾难。

从她回国后的第一天开始,她就诸事不顺,一连串的事情搞的她心力交瘁。

所以她一定要想办法除掉云佳人,只有她死了,自己才有生存的机会。

她跟云佳人之间,只能活一个。



而云佳人无比厌恶的避开了徐慧敏伸过来的手,说道;“你就不要再做垂死挣扎了,警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一听这话,徐慧敏的动作僵住,彻底傻眼。

她睁着一双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云佳人。

她在说什么?

警察已经来赶来的路上了?

而云立辉也因为云佳人的话再次感到疑惑。

他看着云佳人,问道:“警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最好快点交代清楚。”

徐慧敏一把慌张的拉住云立辉的手臂,还想说什么,却被云立辉冷冷的打断了。“你暂时闭嘴。我今天一定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被云立辉的样子吓的一愣,徐慧敏死死的咬住下唇,还有些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而云佳人朱唇微微一勾,对着云立辉说道:“既然您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不过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可能会对您造成很大的冲击,你恐怕要先做好心理准备。”

这事情对云立辉来说,的却是不小的打击。

自己无比心疼的女人要害死自己的爸爸,而他一直宝贝的儿子竟然也不是自己的。

这换到任何一个男人的身上都是无法接受的,云立辉自然也不例外。

当然,云立辉也因为云佳人的表情和话语,还有徐慧敏一反常态的的样子弄都有些紧张。

他的心里更加的疑惑,不由得加快了语速。“到底什么事情?你最好别跟我玩花样。”

整理了呼吸,云佳人不紧不慢的说道:“首先我要说的是,阿志。他就是拔掉爷爷输液管和氧气罩的人。”

瞥见见云立辉有些吃惊的表情,云佳人继续说道:“你一定很好奇他是谁?又为什么要拔掉爷爷的输液管和氧气罩对不对?”

云立辉只是看着云佳人,等待着她继续说下去。

“他是一个叫姜大伟的男人手下的一个小混混,而他为什么拔掉爷爷的输液管和氧气罩呢?这是因为有人想要害死爷爷。而这个想要害死的爷爷幕后黑手又不能亲自动手,以免被警方查出来葬送了自己辛苦得来的荣华富贵,所以她就找到了这个姜大伟。而姜大伟又将这件事情交给了这个阿志。”云佳人说完,淡淡的扫了一眼徐慧敏。

而当徐慧敏在听到姜大伟三个字的时候,那表情已经无法用词汇来形容。

恐惧,绝望,崩溃,惊愕,不安……许多种情绪闪过她那张惨白的脸。

而云佳人只是漫不经心的盯着她,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说道:“您一定又很好奇这个想要害死爷爷的人是谁,对不对?”

云立辉咬牙问道:“她是谁?”

“呵,我说出来您一定不会相信。不过她的的确确就是您百般疼爱的枕边人,徐慧敏。”说完,云佳人敛去脸上的笑容,倏然冷冽的看向了徐慧敏。

而云佳人的话音一落,徐慧敏也随即应声倒地。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云佳人,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唇瓣,浑身颤抖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想要辩解,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云立辉也被云佳人的话震惊的无以复加。“不可能,慧敏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云佳人冷冷的弯弯嘴角,神情却显得淡漠而疏离。

他果然还是云立辉,一直袒护着徐慧敏的云立辉。“我就知道您一定不会相信的。当然,还有您更不愿意相信的事情。想不想听?”

云立辉冷冷的问:“什么事?”

云佳人这个时候没有去看已经被云逸轩扶在沙发上的徐慧敏。

她转而盯着云逸轩,浅浅一笑,道:“其实您最宝贝的儿子……”

云佳人还没有说完,只见门卫神色慌张的跑到了门口,气喘吁吁的说道:“先生,太太,外面来了一批警察。”

一听这话,云立辉整个人都蒙了。“什么,警察?”

云佳人扬了扬眉,拍了拍手,说道:“接下的事情就让警察来告诉你吧。毕竟这样的真相对你来说很残忍。我作为您的女儿,实在不忍心看到您备受打击的模样。”

说完,就见几个刑警来了。

他们一进来就向云立辉和云佳人出示了自己的证件。“我们是京都市公安局的警察,这是我们的逮捕令。”

随后,他们在客厅里扫视了一圈,问道:“谁是徐慧敏。”

徐慧敏在见到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瑟瑟发抖的身子缩在沙发里不敢说话。

而云逸轩也被这阵仗给吓住了。

在愣了两秒钟后,他连忙冲到了警察的面前,说道:“警察同志,你们一定是搞错了。我妈她……”

一名年轻的警察打断了他的话。“有没有搞错我们自有判断。现在立刻把徐慧敏交出来,否则我们会以包庇罪对你们进行拘留。”

而卷缩在沙发里的徐慧敏一听警察要以包庇罪逮捕自己的儿子,她彻底慌了。

她不能让自己的儿子有事,就算是自己真的死罪难逃,她也不能连累自己的儿子。

于是,她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却因为脚软和紧张而摔了跤。

随后,她几经挣扎着才终于站起了身子,摇摇晃晃的走到警察的面前。“我是徐慧敏。”

“我们现在以你涉嫌故意杀人罪对你进行逮捕,这是我们的逮捕令。”说着,有两名警察拿着手铐上前就要烤猪她的双手。

而在看到那一对手铐的时候,徐慧敏的神经在这个时候彻底崩断了。

她惊恐的睁大的眼睛,眼珠子不停的转了两圈,整个人的神智也好像变得有些不清不楚。

随后,她像一头发了疯的野兽一般飞快得冲出了客厅,边喊边嘶吼道:“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杀人的不是我,不是我……”

她这让猝不及防的突然癫狂让云佳人都微微一愣。

而那几名警察也飞快的反应过来,连忙拔腿冲出了客厅,朝着徐慧敏消失的方向跑去。

徐慧敏一冲出来就被坐在驾驶座的秦特助给拦住了。

而此时的徐慧敏完全像是疯了一样的不停的挣扎,甚至于还在秦特助的手臂上狠狠咬下了牙齿印。

纵然如此,秦特助也依旧没有松手,死死的抓住了徐慧敏。

随后警察连忙赶到,用手铐烤住了徐慧敏的双手。

云立辉和云逸轩也急匆匆从屋里出来,看到徐慧敏在他们的手里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喊声,有些愣住。

不过云立辉毕竟是见过一些风浪的人,很快就冷静下来。

走到警察的面前,他问着。“慧敏到底犯了什么事情你们要将她带走?”

“她涉嫌故意杀人罪。如果你想知道更多的细节,那就请跟我们一起去警察局走一趟,正好你也需要录口供。”

“我凭什么要跟你们走?你们没有权利带我去警察局。”他作为风云集团的总经理如果在这个时候被警察带走,那么如果被媒体知道了,风云集团的股票必定下跌。

而且他并没有犯罪,凭什么要跟他们去警察局?

“云先生你不用紧张,我们只是带你回去录口供而已。”

其实他们见过太多的豪门恩怨纠纷,为了得到庞家的家产而对自己的亲人下手。

这样的事情在富人圈里并不少见,所以云立辉其实也有参与此案的嫌疑。

当然,现在他们还没有掌握更多的证据,所以不能将他以涉嫌犯罪而带走。

不过,上头既然下了命令要将云立辉在今天晚上一起带回警察局,他们也只能服从。

而云立辉有些怒了。“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竟然这样大胆的闯进我的家,还要强行带走我的老婆,知不知道警察局的局长是我的朋友?”

坐在车里的阮尚东闻言,冷冷的勾起了唇角,眉目间尽染讽刺。

警察局局长是他的朋友?

那又如何?

阮家一句话,还不是得乖乖照办?

在权利和金钱的面前,谁还会在乎你是不是朋友?

有时候,为了得到这些东西甚至于不惜在自己的朋友背后插刀。

他竟然可笑的说公安局局长是他的朋友,简直愚蠢又幼稚。

而警察说道:“不好意思,我们只是例行公事。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说着,就要去拉云立辉的手臂。

“我不会跟你们去警察局的。”说着,云立辉大手重重一挥。

而他的拳头恰好落在了另一个警察的身上。

云逸轩再也看不下去了,连忙上前朝着两个警察的脸上挥去了拳头。

他恶狠狠的盯着两名警察,嘶吼道:“你们是不是不想干了?竟然敢对我爸爸动手动脚。”

那两名被打的警察回过神来,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了。“你现在涉嫌袭警,请马上跟我们去警察局走一趟。”

说着,另外两名警察一同上来将抵死不从的云逸轩给架到了警车里。

而云立辉见自己的宝贝儿子被抓上了警车,一时间也有些慌了。

可是为了他的面子,他是怎么都不愿意去警察局做笔录。

云佳人全程站在云家大门口的台阶上,冷冷的看着这一幕的闹剧。

后来,见云立辉说什么都不愿意去警察局走那么一趟,云佳人踩着石阶一步一步走了下来。

看着还在跟两名警察僵持不下的云立辉,云佳人走过去淡淡的说道:“爸爸,你难道不想知道更多的,你不知道的事吗?”

现在的云立辉只要一看到云佳人的脸都觉得非常讨厌。

因为他觉得今天的事情都是云佳人搞出来的。

这个可恶的云佳人,他将她养到了二十四岁,让她过的无忧无虑,让她当了云家的小姐二十四年。

可是现在她竟然反过来咬自己一口。

不但害对自己的老婆被抓,现在自己十八岁的儿子也被警察带回了警局。

他恶狠狠的盯着云佳人,怒吼道:“云佳人,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你搞出来的?”

云佳人撇了撇嘴,说道:“我还没有本事。不过爸爸,你难道不想知道你儿子的真实身份吗?”

一听这话,云立辉愣住了。“你什么意思?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云佳人依旧面不改色,淡淡的说道:“等会儿去了警局你就会知道了。”

云立辉逐渐冷静下来,为了想要搞清楚自己儿子事情,云立辉很安静的坐进了警车里。



当然,由于阮尚东那有些特殊的身份,所以他让秦特助开车,载着两人一同去了警局。

坐在审讯室里,徐慧敏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可那双眼睛却是显得那么的空洞,看起来有些神志不清。

两名负责审讯徐慧敏的司法人员冷冷的看着她,问道:“徐慧敏,是不是你指使姜大伟,让他杀掉了阿志的?”

闻言,徐慧敏眼珠子转了两圈,神情颇有些涣散。

随后她低低的笑了,那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诡异。“啊?阿志。哦,你说阿志啊?阿志他已经死了。我悄悄告诉你们,阿志他死了。嘘,你们千万不要说出去,这是秘密,天大的秘密。”

看到徐慧敏那有些疯疯癫癫的样子,两名司法人员互看一眼。

随后,一人走出了审讯室,找到了跟阮尚东一起待在监控室里看着审讯室的警察局局长。

只不过阮尚东和云佳人坐着,而这个杨局长竟然站在两人的身边。

无视掉这个细节,司法审讯人员对着杨志斌说道:“杨局长,徐慧敏的神经好像出了问题。这种情况下好像不适合进行审讯。”

闻言,杨局长看向了坐在他身边的阮尚东,问道:“阮少爷,这个……您看该怎么办?”

阮尚东目光死死的盯住审讯室里的徐慧敏,眉目间淡淡浮现出一抹阴霾。

这个徐慧敏,还真是会玩花样。

关键时刻就精神错乱?

还是她想要以此来逃脱法律的制裁?

不管怎么样,徐慧敏绝对不能放过。“秦特助,马上联系精神科方面专家,我们立刻为徐慧敏做精神鉴定。”

“是。”

随后,警察将徐慧敏送到了京都市最大的精神病院。

由于做精神鉴定也是需要一些必要手续的,所以要在办理了精神鉴定的手续后,才能由鉴定机构对徐慧敏的精神进行鉴定。



而这边,云立辉被带到警局后,他就一直闹着要见他所谓的警察局局长朋友,老杨。

无论审讯人员如何劝说他不是保持沉默,就是吵着要见自己的朋友杨志斌。

审讯人员没有办法,见云立辉如此的不配合,只好找到了杨局长。

此时,徐慧敏也刚刚被送走。

找到了杨局长,审讯人员说道:“云立辉很不配合,吵着要见你。”

点了点头,杨志斌说道:“好。我知道了,你跟他说我马上过去。”

这里还有一尊大佛,他必须得招呼好,不然自己这个局长的位置恐怕就不保了。

看了看坐在他身边的阮尚东,杨志斌说道:“阮少爷,那个云立辉吵着闹着要见我。”

嘴角淡淡的勾起一抹弧度,阮尚东说道:“你当然应该要去见见他。很多事情还需要你这个朋友去告诉他。”

杨局长有些拘谨的笑了笑。问道:“您指的是……”

阮尚东眸色不变,淡淡地说道:“杨局长你应该很清楚才对。”

“您指的是,她涉嫌故意杀人?还有云逸轩的真实身世?可是,我怕他受不了这个打击。”

毕竟他跟云立辉的确是有些交情的。

况且,其实他能够做到局长的这个位置上,云立辉当初在财力方面也是支持了他的。

如今见到他的家里出了事情,他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难受的。

而当他得知云逸轩那个孩子竟然不是云立辉的亲生儿子,更是为云立辉感到难受。

当然,阮尚东会在乎这些事情会对云立辉造成什么样的打击吗?

他甚至很期待看到云立辉知道真相之后的反应和表情。

敢因为那母子三人而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他阮尚东的女人,甚至于不止一次想要打她,光凭这一点他就不能原谅。

眸光流转间,阮尚东已经敛去了脸上那抹极为浅淡的笑意。

眼中的光芒透着一丝骇人的阴冷。

他看着站在自己的面前的杨局长,淡淡的说道:“没想到杨局长你还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但是杨局长,你好像忘记了你自己的职责。”

被阮尚东的目光盯的有些浑身发麻,杨志斌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阮少爷我不是这个意思。”

阮尚东轻轻扬起下巴,说道:“所以我希望你搞清楚,徐慧敏的这件案子是公事。请不要把你的私人感情带进去。如果你实在无法做到公事公办的话,那么我觉得你根本无法胜任局长这个位置。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一听这话,杨子斌吓的后背直冒冷汗。

他知道此刻坐在自己的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什么身份。

他也更加的清楚这个人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去得罪的。

就算他是局长又如何?在阮家人的面前,那就屁都不是。

更何况,他将来还是阮家的继承人。

杨志斌连忙赔上了笑脸,说道:“我知道,我知道,那我现在就去亲自审问他,然后再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告诉云立辉。”

淡淡的嗯了一声,阮尚东没再说话。

而一直坐在他身边的云佳人在这个时候开口了。“我想去看看他。”

阮尚东有些心疼的看着云佳人。“我陪你一起去。”

摇了摇头,云佳人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



这边。

“杨志斌,你今天必须把事情跟我说清楚。”云立辉一看到杨志斌看到了办公室,情绪再次激动。

杨志斌说道:“老云你冷静点。事情的所有经过我都会详细的跟你说明的。你先坐下。”

云立辉愤愤不平的坐下,阴沉的一张脸盯着杨志斌。“你知不知道要是让媒体的人知道我进了警察局,到时候会对云氏的企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可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徐慧敏她的确涉嫌故意杀人,而且还不止一个人。”直到现在他还有些不敢相信外面看起那么温柔贤良的徐慧敏,竟然是个如此心狠手辣的角色。

不但找人想要害死云家的老爷子,事后还狠心的让姜大伟杀掉了那个阿志。

可以说,徐慧敏的心理已经有些扭曲了。

而云立辉到现在还无法相信徐慧敏杀了人。“你说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吗?慧敏她……真的杀了人?”

杨志斌说道:“姜大伟已经招供了。”

“这个姜大伟到底是个什么人?他怎么会跟慧敏牵扯到一起?”今天晚上,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

这很明显是个男人的名字。

所以徐慧敏跟这个男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为什么要找这个男人去帮她杀人?

云立辉就算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心里也应该猜到了个大概。

杨志斌说道:“我也不想瞒你。这个姜大伟跟徐慧敏之间,很早以前就有了不正当的关系。”

“果然,果然这个女人……”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云立辉在得到这个答案之后,依旧有些无法接受。

然而更让他无法的接受,还是杨志斌接下来说的一句话。

只见杨子斌轻微的叹了口气,说道:“而且,云逸轩并不是你的亲生儿子。他是徐慧敏跟姜大伟生的儿子。”

“你说什么?”云立辉还是无比的惊讶的看着杨志斌。

他的声音已经在不自觉的颤抖着,完全不敢相信杨志斌刚刚说的话。

云逸轩……他竟然不是自己的儿子。

他宝贝了十八年的儿子啊……竟然不是他的亲生骨肉。

他竟然是徐慧敏跟另外的男人生的孽种。

这简直让他无法接受,完完全全的,无法接受。

而杨志斌继续说道:“所以徐慧敏跟姜大伟在十八年前就有了私情。当然,事实远不止如此。从姜大伟的口供上,我们可以知道他跟徐慧敏是同乡,两人几乎算是青梅竹马。在他们十七八岁的时候两人就处过对象。后来在认识你之后,徐慧敏跟姜大伟两人达成共识,想要将你当成他们的摇钱树。”

“所以这个徐慧敏,她一直在骗我?”云立辉狠狠的咬牙问着。

点了点,杨志斌说道:“可以这么说。”

云立辉冷冷的笑了一声,“好啊,我这么信任她,她竟然……竟然敢这样骗我。”

杨志斌继续说:“她不但骗了你,还企图杀死云老爷子,好让自己的儿子得到云家的所有财产。他指使姜大伟派人拔掉云老爷子的输液管和氧气罩,最后又让姜大伟杀掉了阿志。所以不管她的精神鉴定结果最后是什么,至少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她的神智的清楚的。所以最后等待她的,都将是法律的严惩。”

闻言,云立辉稍微沉默了几秒钟。后,他问着杨志斌。“她会不会被判死刑?”

“检察机关对她提起公诉,最后的量刑也要看法官最后的审理结果。当然,虽然你是受害者云老先生的儿子,但是你同时也是犯罪嫌疑人的家属。作为她的家属你是可以找律师为她辩护的。”

云立辉狠狠的咬牙说道:“我不会给她找律师的。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让她去死了最好。”

他没有想到徐慧敏这个女人竟然是如此的歹毒。

不但一直欺骗他的感情,将她和别人的儿子带回了云家吃好的,穿好的,住好的。

现在竟然还想杀死他的爸爸……

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竟然是他一直以来心疼的枕边人。

简直太可怕了,也太可恶了。

他恨不得现在就去杀死那个女人,以解心头之恨。

云佳人静静的坐在一边看着云立辉,看到他那张平时儒雅的脸上竟然不知不觉的布满了沧桑,心里多少有些不忍心。

几乎就是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他竟然好像老了好几岁一般。



从警局出来之后,秦特助在前面开着车,阮尚东和云佳人坐在后座。

一路上,云佳人都没有说话。

她望着窗外飞流而逝的景色,若有所思。

虽然云立辉对自己实在算不上好,甚至于她不知道云立辉为什么这么讨厌自己。

但是她的脑中现在一直盘旋着云立辉刚刚那瞬间苍老的脸,心里万般不是滋味。

说到底,他始终是自己的父亲,就算他对自己再不好,他始终是自己的父亲。

而将他父亲害成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便是那个心如蛇蝎的徐慧敏。

一想到徐慧敏,云佳人就恨的咬牙切齿。“徐慧敏不会真的是精神错乱而逃脱掉法律的制裁吧?”

阮尚东说道:“虽然也有人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之后导致精神错乱,但是我不认为徐慧敏属于这种情况。”

微微颔首点头,云佳人说道:“其实我也怀疑她是故意在装疯的。”

“你放心,精神鉴定的结果很快就会出来。我们很快就会知道她是真的疯了,还是在装疯。”不管是真疯还装疯,徐慧敏是逃不掉的。

就算她逃避了法律制裁,他阮尚东也不会就这么放过她的。



回到明珠苑后,文清瑶还没有睡,她一直坐在沙发上等着云佳人。

见云佳人开门回来,文清瑶连忙迎了上去:“佳人你没事吧?”

朝文清瑶摇了摇头,云佳人说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文清瑶给云佳人倒了杯白开水,问着:“那事情到底怎么样?”

接过文清瑶递过来的水杯,云佳人说道:“徐慧敏被抓了。但是在审讯的时候,司法机关的人员发现他精神不正常,现在已经被送去做精神鉴定了。”

“一定她为了逃避法律的责任而故意装疯的。这个女人简直太狡猾,太可恶了。”文清瑶气的咬牙。

云佳人喝了一口水,说道:“也有可能是真的疯了。毕竟云诗妍的事情她才受了不小的打击,这次又被警察抓到了警察局,紧绷的精神受到了刺激也是可能的。”

“坚定结果什么时候出来?”

云佳人说:“阮尚东说会让那边尽快出结果的,最晚应该是在明天。”

“那就好。可是……如果到时候鉴定结果证明她真的疯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摇了摇头,云佳人说道:“我也不知道。就算我爷爷的身体现在已经逐渐好转,可是徐慧敏她毕竟存了心思的想要害死我爷爷。如果因为她突然疯了就逃脱了法律的制裁,我当然会不甘心的。”

她之前一直以为徐慧敏只是会伪装,会装可怜,装柔弱来博取云立辉的宠爱。

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云立辉竟然丧心病狂到了如此的地步。

不但想要害死她的爷爷,事后竟然还将阿志也给弄死了。

这样的女人简直太可怕了。

“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想阮大总裁应该不会轻易放过她的,所以这件事情你就暂时别去想了。赶紧去洗个澡,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依照今天的观察来看,阮尚东对云佳人那绝对是百分百的动了真心。

他当然不会对云佳人的事情坐视不理,更不会放过那些想要算计和谋害云佳人的人。

朝文清瑶轻轻展开一抹淡淡的笑颜,云佳人满怀感激的说:“谢谢你清瑶,还好我身边还有你这个朋友。”

文清瑶有些不好意思是笑了笑,“哎哟,说这些干什么?我们两个可是好姐妹,赶快去洗澡。”

云佳人看到她那副有些不要意思的样子,轻轻笑了。“好,你也早点去休息,明天不是还要拍戏吗?”

“我知道,我现在就去睡觉,晚安。”

“晚安。”

“千万不要胡思乱想。”

“我知道。”



第二天的时候,云佳人顶着一个熊猫眼就去公司上班了。

虽然最近的事情弄的她真的而有些身心俱疲,但是工作上的事情却不能怠慢。

如今爷爷的身体逐渐好转,也让她稍稍得到了一些安慰。

至于徐慧敏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有阮尚东在帮着自己处理这些事情,她就莫名的觉得心安。

她甚至无条件的相信阮尚东会帮她处理好这些徐慧敏的这件事。

她已经有四天没有来上班,恰好在大厅等电梯的时候,云佳人碰到了姚净岚。

“佳人,你没事吧?”姚净岚这些天其实很担心云佳人的。

她不知道云佳人的家里出了事情,但是现在看到她面容憔悴,难免有些心疼。

云佳人正在出神,听到姚净岚的声音,她看到了这个有好些天没有见到的同事。“净岚。呵,我没事。”

“你都有四天没有来上班,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到产品开发部门去打听云佳人的情况,却一点消息都打听不出来。

朝她笑了笑,云佳人说道:“就是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你不用担心。”

“那就好。对了,你还不知道吧,下个月十八号是公司成立一百年的大型庆典。听说要好好办一场,而且我还听说到时候会来好多好多的明星大腕,光想着我就觉得好兴奋。”姚净岚越说越激动。

看到姚净岚那一脸梦幻的表情,云佳人轻轻笑了笑。“是吗?”

她好像没有听阮尚东提起过耶。

在此通知一下。

以后的更新,在每天晚上八点以前。最晚八点。

亲们可以在八点之后来看文。

*

然后对于那些一直说我找借口,更新慢的,我在这里什么都不想说。

懂我的,不需要解释。

不懂我的,没必要解释。

*

当然,依旧要感谢一直鼓励我,陪伴我,支持我,关心我,理解我,体谅我的……所有的小天使。

勾勾,珍珍,雨儿,筱筱,娜娜,岚岚,叮咚,陶zi,飞旋华尔兹……

二萱谢谢你们。还有那些默默看文的小天使,二萱都很感谢你们。

鞠躬,致谢。

*

然后,公司周年庆要来了。

简介第一片段要来了,小天使们兴奋不?噗。

*

然后,文文过几天正式开通VIP群,同时开通领养榜。

详细情况请入普通验证群:281990360

欢迎各位小天使的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