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章:阮尚东,我也喜欢你/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到庆典结束,阮尚东的心情都没有从之前的愤怒中平复下来。

只要一想起云佳人跟那个男人在舞台上扭动腰肢的画面,他就生气,相当生气。

更让他生气的是,庆典结束以后,他在会场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云佳人的身影。

他都向她明明白白的表明了自己的心意,难道还是被这个丫头给拒绝了吗?

拿出电话,阮尚东给云佳人拨了个过去,可是响了半天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该死的。”将电话狠狠的扔在副驾驶的位置,阮尚东忍不住爆了粗口。

云佳人这丫头到底在干什么?

明明庆典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他就给她发过短信让她结束之后等着自己。

可这个丫头俨然就将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他还是被拒绝了吗?

他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失忆后的云佳人如此难以搞定?

愤愤的想着,阮尚东发动引擎,快速的将车驶出了东方国际大酒店的停车场,朝着明珠苑的方向快速驶去。

将车停稳,他基本没有一秒钟的耽搁便下车乘坐电梯来到了十八楼。

“云佳人,开门。”站在房门口,阮尚东敲着门。

可是等了半天,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阮尚东再次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很明显……房屋里面传出了云佳人的电话铃声。

明明在家,竟然又想向上次一样装作不在。

他几乎都有些恼了,再次拍了拍厚重的屋门,咬牙道:“云佳人,我让你开门。”



而屋里,云佳人一回到家就坐在沙发上开始发呆。

虽然阮尚东今天向自己表白了,可是她现在真的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了。

因为赵晴璃说了,她只不过是个替身而已。

没想到阮尚东竟然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替身,难怪会对自己这么好,难怪。

盯着房门,云佳人依旧没有起身开门的打算。

她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对爱情的要求也是要求对方的心里只能有自己。

所以,她宁愿不要这段感情,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当别人的影子,成为其他的女人的替身。

门外,久久没有等到云佳人开门的阮尚东气的浑身的血液都在翻滚。

明明刚刚在更衣室的时候,他已经将话说的很明白,她现在这又是闹哪样?

就算不接受自己,那也应该跟自己说清楚呀,现在躲着自己算怎么回事?

“云佳人,你确定不开门是不是?”阮尚东重重锤了一下房门,咬牙嘶吼,像一头发怒的狮子。

云佳人已经起身走到房门口,隔着门,对着阮尚东说道:“你走吧。”

“我有一万种可以让你开门的方式,你信不信?”阮尚东怎么可能走?

就算要走,他也要走的明明白白。

可现在他根本不知道云佳人为什么要躲着自己。

明明她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一些自己的位置,为什么现在又要躲着自己?

云佳人带起一丝哽咽和祈求的声音,再次从屋里面传了出来:“阮尚东,算我求你了,你走吧。”

阮尚东听到云佳人的声音不对劲,更加明显的察觉出了事情的不对劲。“开门再说。”

云佳人从猫眼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随后擦了擦眼角不自觉淌下的泪水。

勉强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声音和呼吸,说道:“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可说的。”

为了安抚云佳人有些不对劲的情绪,阮尚东的声音软和了下来。“佳人,我有话跟你说,你快点开门,算我求你好吗?”

云佳人一听到他放低姿态的话语,泪水再次悄然落了下来。

他那样一个站在金字塔的男人,那么骄傲的男人,竟然会开口……求自己。

为什么自己刚刚的坚定的心有了一些动摇呢?

就算自己喜欢他又怎么样呢,在他的心里自己只不过是另外一个女人的影子。

她云佳人凭什么要当别人的替身呢?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真的很痛,一想起那个被阮尚东深爱着的原主,她还是会狠狠的嫉妒她。

而阮尚东充满蛊惑的声音再次从门外响起了。“佳人,有什么事情我们面对面的说清楚好吗?如果你真的无法接受我的心,我只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明明白白的理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无缘无故的躲着我。”

云佳人躲在门口,半天没有说话。

其实,她现在的样子俨然就是一个懦弱的胆小鬼。

他说的对,有什么话,直接说开就好。

为什么自己像一个失败者一样躲着他?

她应该开门,然后明明白白的拒绝他才对。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将自己关在屋里,肚子悄悄的伤心流泪。

这么想着,她胡乱的抹了抹脸上的泪水,也不在乎脸上那精致的妆容已经被眼泪染花。

缓缓站起身子,她的双手轻轻扣动门把。

而阮尚东在门只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之后,立刻推门进来,一把云佳人紧紧搂在怀里。

云佳人原本想要推开他。

后来转念一想,就当做两人最后的拥抱吧。

毕竟这个男人,是自己喜欢的男人。

就让她再最后一次,享受一下他结实的怀抱,感受一下他温暖的体温,呼吸着带有他气息的空气吧。

于是,云佳人缓缓抬起双手,轻轻的环住他的腰肢。

对于云佳人给自己的回应,阮尚东就算有再多的怒气也烟消云散。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拥抱了好几分钟后,阮尚东才放开了她。

待看到她那张被眼泪花了妆的脸,阮尚东的心狠狠一痛。“你哭了。”

云佳人避开他那双蕴含着心疼和柔情的目光,走到沙发处坐下,说道:“没事。”

阮尚东紧接着走了过去,坐到她的身边。

他握住她瘦弱的肩膀,让她面对着自己。他问:“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迎上他的目光,云佳人问道:“你之前在更衣室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阮尚东答:“是。”

老实说,云佳人在得到阮尚东肯定的回答后,心再次狠狠的痛了一下。

如果自己没有被他当成那个女人的替身,那该多好啊。

毕竟自己,是那么的喜欢面前这个男人,超乎自己想象的……喜欢。

所以,差点再次在他那双充满温柔的眼神中沉沦迷失,云佳人还是下定决心的拒绝他。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吸了吸鼻子,云佳人依旧看着他,说道:“好。那我现在给你我的答案。”

“我洗耳恭听。”阮尚东说。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却突然升起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

当然,答案如他所料。

只听得云佳人缓缓开口,说道:“没错,我的确喜欢你,非常喜欢,超乎自己想象的喜欢。可是,我不打算跟你在一起。”

在阮尚东听到前半句的时候,简直是欣喜若狂。

可是他的欢喜还持续两秒钟,却被云佳人后面的话狠狠的泼了一盆冷水。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问着云佳人:“为什么?”

云佳人将他前后反应全部收入眼中,却依旧面不改色的说道:“我不管你以前爱的那个女人是谁,也不管你们之间到底怎么了,更加不会去管她现在在哪里……但是我云佳人,绝对不会当别人的替身。”

显然,阮尚东在听到云佳人这无厘头的话后,彻底愣住。“你到底在说什么?”

而云佳人继续沉迷在自己被当成替身的世界里,俨然没有将阮尚东的反应看在眼里。

顿了顿,她继续对着阮尚东说道:“即便我是那么的喜欢你,那么的想要跟你在一起……可我有自己的自尊和骄傲,我不愿意卑微的活在别人的影子里,成为一个代替品。所以阮尚东,我拒绝你。”

而阮尚东半天才从云佳人的话里回过神来。

他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云佳人,问:“替身?谁的替身?”

云佳人闷闷的撇开脸,说。“这个就要问你自己了。”

再次将她的脸扳过来与自己的对视,阮尚东有些咬牙切齿的问:“是谁跟你说你是一个替身的。”

云佳人说:“不管是谁说的,这是事实。”

“是赵晴璃吗?”他问。

云佳人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而阮尚东显然已经知道了答案了。

很好,果然是赵晴璃这个该死的女人。

他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自己的耐性,看来是不想在东方国际待下去了。

云佳人沉默了半响后,终于说道:“我的话已经说完了,你可以走了。以后也请不要再来打扰我。”

而她的话刚刚说完,手腕就被阮尚东死死的握在手里。

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云佳人挣扎着,“你干什么呀?”

阮尚东嘴角轻轻一勾,露出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说道:“带你去见一个人。”

云佳人依旧挣扎着,说道:“我不要见什么人,你放开我。”

而阮尚东依旧握住云佳人纤细的手腕,问着:“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是谁的替身吗?”

这个问题一出,云佳人的动作很显然的一滞。

她抬起双眸看了看那个嘴角挂着笑意的男人,怒道:“一点也不想。”

可知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嘴巴上是这么说的,其实心里……

她还是想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她想知道自己究竟输给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毕竟,她现在完全可以认为阮尚东这些年没有找过一个女人,完全就是因为那个女人吧。

一直到自己的出现,他才会将自己当成那个女人的替身,对自己有所不同的吧。

一路拉着云佳人来到了地下停车场,将她塞进了车里,阮尚东立刻坐进驾驶座。

云佳人虽然依旧面色不好看,甚至于那脸上的妆容已经花的让她有些面目全非了,可她还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大约四十分钟后,阮尚东开着自己的豪华座驾回到了位于香山的庄园别墅。

这个地方,云佳人来过。

可再次踏入这个地方,她还是会感叹阮家不愧的国内第一豪门。

不但是整个亚洲的首富,登上了福布斯富豪榜前十,而且在国内还有如此身后的势力背景。

也难怪今天的庆典来的都是非富即贵的名人,就连政坛上的人也来了好些个,可见阮家真的是无人能及的。

跟着阮尚东的脚步踏入了那装修的极为奢华的大厅,几名伺候在别墅里的下人,立刻停下手里的动作。

在看到阮尚东后,连忙向他恭敬问好。“先生。”

阮尚东微微朝她们点了点头。

而那几名四十多岁的下人在看到云佳人之后,她们就算受过严苛的训练,还是免不了一阵惊讶。

也不怪她们都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表情,实在是云佳人现在看起来,真的是有些狼狈的。

先不说她那被眼泪染花的妆容与她现在的穿的清新淡雅的长裙完全不搭,就连那乌黑秀丽的头发也是凌乱蓬松的。

此刻的她与平日里的形象完全不能想必。

因为如今的她看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堪入目了。

这也不能怪她自己不注重自己的形象,完全是被赵晴璃的话给打击到了。

原本阮尚东在更衣室向她表白之后,她的心情是很好的,可以说是从未有过的喜悦。

毕竟得到自己喜欢的男人的表白,任谁都会无比的激动兴奋吧?

谁知道,她的喜悦也只是仅仅持续了几分钟而已。

因为在阮尚东走后,赵晴璃对她说的那番话,完全将她彻底推入了深渊。

如果说前面没有阮尚东表白带给她的喜悦也许她的心情会好受一些。

偏偏,阮尚东的表白将她带到了云端,而赵晴璃的话,却将她从云端推入了谷底。

这前后的心情反差,自然是给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于是,从庆典的会场有些浑浑噩噩的回到家后,她就坐在沙发里闷闷的发呆,越想心里越是难过。

在她还没有收拾好心情整理自己的时候,阮尚东就找上了门。

这不,等她发现那些帮佣们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对劲的时候,云佳人才算是有些明白了什么。

她有些尴尬的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裙。

阮尚东看到她有些狼狈的样子的,嘴角再次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意。

随后,他轻轻牵起云佳人有些局促的手上了楼。

云佳人知道自己的挣扎是不会有结果的,于是也就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乖乖的跟在他的身后。

可是,越想越是不对劲。

难道说,那个女人一直住在阮尚东的家里吗?不然他为什么会带自己来他的家?

但是,如果那个女人住在他的家里,那么他对自己表白又是为什么?

云佳人越想脑子越发混乱起来。她停在了三楼的走廊处,问着停下来看着自己的阮尚东:“你不是说要带我去见那个人吗?”

点了点头,阮尚东一本正经的说道:“对。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她。而且很快,你就会见到她了。”

果然,那个女人竟然一直住在他的家里。

他竟然一直金屋藏娇吗?

那他对自己的表白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男人还真是看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

果然男人都是一个样子,没有几个是好人。

愤愤的想着,两人来到阮尚东的卧室门口。

阮尚东扣动门把,打开了壁灯,壁灯昏暗的灯光显得那么的柔和,让云佳人不得不嫉妒起阮尚东对这个女人的体贴。

两人一同走进了他那充满了男性气息的卧室。

卧室有七八十平米,里面的每一个家具都彰显出主人的超高的品位和不凡的财力。

装修风格是很简单的灰色调,当然,卧室里的每一处都收拾的相当整洁,一尘不染。

云佳人原本以为那个女人会在这个卧房里,可环视一周也没有见到半个人影。

她顿时觉得自己被阮尚东给捉弄了。有些恼羞成怒的瞪着阮尚东:“阮尚东,你又在耍我是不是?”

“当然没有。”

说着,阮尚东踏出优雅的步伐,走到床对面的那面墙前定定的站住。

随货,他伸出修长的手臂在那墙上一推,只见那面墙竟然转动了。

转了九十度之后,只见那墙后面竟然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房间,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

云佳人看到这这个偌大的卧室里面竟然还有一个房间,自然是有些惊讶的。

而阮尚东朝她微微勾起嘴角,说道:“她就在里面。”

云佳人看了看神秘兮兮的阮尚东,心想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住在这样一个房间里?

这里面不会是住着一个……死人吧?

她看过一些恐怖的小说,里面有的情节就是一个男人不愿意面对自己深爱的女人已经死去的事实,所以买了冰棺放在自己的房间里,保存好那个女人的完整的尸身。

而阮尚东看着有些胆怯的云佳人,朝她轻轻一笑,说道:“做好心理准备。”

一听阮尚东这话,云佳人的心里更是发毛,手心都在开始冒汗了。

而强烈的好奇心又让她忍不住想要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所以,她依旧踩着弱弱的步伐,跟着阮尚东的脚步走进了那个黑乎乎的房间。

因为对未知事物本能的反应,云佳人将自己藏在阮尚东的背后,甚至还悄悄的抓住了阮尚东的衣袖。

“我要开灯了。”借助卧室内浅浅的灯光看着云佳人那副胆小的模样,阮尚东说道。

而云佳人闻言,则是猛地闭上了眼睛。

随着清脆的一个响声,灯光彻底照亮了这个黑乎乎的房间。

云佳人却还是有些不敢睁开眼睛。

阮尚东嘴角噙着浓郁的笑意,问着云佳人:“你在害怕什么?”

“我……我哪里有害怕?只是有些不适应突然的灯光而已。”说完,云佳人慢悠悠的睁开了双眼。

而当她睁开双眼看到这房间里的一切之后,顿时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很显然,她并没有看到自己想象中的冰棺之类的东西,更没有看到什么已经死去的尸身。

她看到的,是一张张照片和墙面上挂着的那一幅巨大的海报。

那些照片里的男女主人公显然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他们或者是牵手走到冬日的雪地里,或者是在深秋的枫叶树下浅浅的亲吻相拥……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些照片,看着照片里的女孩洋溢着幸福天真的笑脸,眼泪瞬间在眼眶里不自觉的打转。

照片中,只见那个阳光帅气的男孩一脸柔情,满眼宠溺的看着那个窝在自己的怀里的女孩。

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的幸福,那么的相爱。

而云佳人胸口的某处,就好像被什么人一把揪住,久久让她无法呼吸。

推荐:熊蔓《暖婚撩妻》

宫半夏,有娘生、没爹疼的千金小姐,被亲人陷害,幸得一个男人救助。

从此之后,她被他缠上。

他誓言:“嫁给我,成为我的女人,你杀人,我递刀,你放火,我堆柴。”

在虐渣、斗小人的路上,他披荆斩棘,护她周全。

封晋炀,财阀三代,权倾天下,冷血无情,却宠妻入骨。

*

(*^__^*)

这个误会,小小的误会,就这么解开了。

不用说,照片上的人肯定就是佳人和尚东呀。

毕竟曾经的他们是相当的甜蜜和相爱的。

所以,在知道自己吃了自己的醋后,不知道佳人会是什么反应,噗。

*

然后,赵晴璃的举动显然已经触怒了尚东。

接下来阮尚东不会再对她手下留情啦。

之后的之后,赵晴璃又会做出什么事情呢?

佳人到底是怎么恢复记忆的呢?

想知道?

那就别忘了每天追文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