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章:赵晴璃勾引少臣/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在挑选晚上酒会要穿的礼物的赵晴璃,简直没有想到,秦特助的一个电话,自己竟然会被东方国际给单方面解雇了。

吴振涛是不可能的有资格的胆子来开除她的。

站在礼服馆,赵晴璃整个人都僵硬了,脸色是那么的惨白。

所以,她竟然……被阮尚东给开除了吗?

她可是东方佳人的招牌首席设计师呀,她曾经在国内获了好多奖项,为东方佳人带来了多少荣誉。

可是现在,她竟然被他开除了,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

这是她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

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他为什么要这么狠心的开除自己,为什么……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越想,赵晴璃心里越是不甘心。

她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付出了这十年的光阴,最后竟然就得来这么个结果。

一定是云佳人,一定跟云佳人有关。

自从她回来之后,自己的生活就被她搅的天翻地覆,事业也是屡屡受挫。

一定是那个该死的云佳人,否则的话,尚东是不会如此狠心的开除自己的。

他明明知道东方国际首席设计师的头衔对她来讲是有多么的重要。

上次设计大赛自己输给了云佳人就已经被家里那几房的人狠狠的嘲笑了一番。

如今自己丢失了引以为傲的工作,她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那几房的人?

死死的咬唇,赵晴璃眼中闪出极度愤怒和不甘心的光芒。

这关乎到自己的将来,这关乎到自己在赵家的地位,所以,她必须找阮尚东问个清楚。

拿起电话,她快速的播出了阮尚东的办公电话。

想起她到现在都没有阮尚东的私人电话,赵晴璃心里的妒恨再次翻涌。

云佳人那个女人,不过跟阮尚东认识两三个月,便已经有了他的私人电话。

凭什么……

电话响了半分钟才被接起。

赵晴璃急忙的喊了一句:“尚东。”

“现在是我的私人时间,不谈公事。”说完,阮尚东便将电话无情的挂断了。

愣愣的站在礼服馆,赵晴璃嘴角不可抑制的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在他心里,自己到底算什么?

就算自己的身份配不上他,但是她对他的感情是高贵纯洁而神圣的。

难道就因为自己心里深深的爱着他,所以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践踏自己的感情?

不行,她不能就这么放弃。

就算是要要开除她,她也必须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

随后,赵晴璃再次拨了个电话过去。

那边,很快就接听了。

“晴璃。”叶少臣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赵晴璃早酝酿好了情绪,在叶少臣喊自己的那一刻,便呜咽着:“少臣,呜呜呜,少臣……”

一听到赵晴璃在电话里不住的抽泣着,叶少臣心里免不了一阵担忧:“怎么了,你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我……呜呜呜。”赵晴璃一直哭泣着,似乎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听她哭的那么伤心,叶少臣知道在电话里是说不清楚的,便问了她的地址:“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光听声音就可以想象她现在是有多么的伤心,肯定是出了大事。



半个小时后。

一个咖啡厅的角落里。

赵晴璃坐在叶少臣的对面,不住的呜咽着,哽咽着,抽泣着,那张往日里自信干练的脸上写满了忧伤。

叶少臣看到她从未有过的伤心,心里自然难受。“别哭了,别哭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晴璃抬起眼睛看着一脸关心的叶少臣,断断续续的说道:“我被尚东开除了。呜呜,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呜呜……”

叶少臣在听到她的话,自然也是愣住了。“你被尚东开除了?”

点了点头,赵晴璃再抽出两张纸巾擦拭着眼角止不住的泪水。“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他竟然不顾念我们相识十年的情分,就这么单方面将我解雇了……”

见她情绪无比激动,叶少臣连忙安抚道:“你先别着急,事情肯定有什么误会,我现在就打电话问问他。”

“不。就算要问,也是我来亲自来问。少臣,我求你了,带我去找尚东吧。我求求你了,我不能失去在东方国际的工作啊……”这可是她唯一骄傲的资本啊,她怎么能够就这么失去了这份工作呢?

见她哭的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样子,叶少臣哪里忍心拒绝呢?

他立刻拨通了阮尚东的私人号码。

那边很快接听了。“有事?”

叶少臣开门见山的问:“今天天气这么好,又是周末,想约你打打球。你在哪儿?”

“家里。不过我没空配你打球。”他现在准备为自己的心爱的女朋友和妹妹做午餐呢。

下午还要为晚上的酒会做准备,哪里有什么时间陪他打球呢?

叶少臣答了句:“好。”

只要知道他现在在家里就好。

因为他也并不是想要找阮尚东打球的,只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赵晴璃有些紧张的问:“他在哪里?”

“他在家。我们马上过去吧。”说着,他便起身。

赵晴璃一副委屈无辜的样子看着叶少臣,柔柔的说道:“好。谢谢你。少臣。”

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叶少臣说:“我们之间就别这么客气。”

随后,两人当即便离开了咖啡厅。

赵晴璃坐进了叶少臣的车里,朝着香山别墅驶去。



而别墅这边。

刚刚从厨房那边过来的云佳人说道:“他竟然会做饭?能吃吗?”

阮茗西耸了耸肩,说道:“谁知道呢?反正我是没有吃过,也没有见过他下厨。如果实在难以下咽的话你千万别勉强自己的胃,也别在乎他的面子。”

云佳人忍不住笑了。“你损起你哥来简直是有一套。”

阮茗西笑眯眯的问:“怎么,你心疼啦?我跟我哥从小就是这么互损过来的,这都不算什么。”

云佳人和阮茗西两人坐在客厅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看着电视。

当然话题自然是离不开正在厨房里准备做饭的阮尚东的。

两人相谈甚欢,好像认识了多年的老朋友似得,完全没有一点陌生感。

大约半个小时后。

叶少臣的车驶进了别墅。

因为门卫知道这是家里主人的表兄弟,也经常来这里找阮尚东打球聊天,便也没有阻拦,将他的车放了进来。

从门口到停车场的距离都开了一两分钟,足见这个别墅是有多大,多豪华。

赵晴璃坐在车里,心里感叹着。

如果自己嫁给了阮尚东,那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不就都是自己的吗?

可恨的是,半路杀出了一个云佳人出来,断了她所有的路。

越想心里越是恨,恨不得立刻让云佳人那个女人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

“到了,下车吧。”叶少臣对着赵晴璃说。

赵晴璃点了点头。“嗯。”

下车后,叶少臣熟门熟路的绕过门前的大型喷泉,走向大理石的台阶,然后来到了客厅。

赵晴璃小心翼翼的跟在身后。

老实说,她了解阮尚东的脾气,自己这么冒然来找他,他肯定会很生气的。

但是好在有叶少臣在这里当自己的挡箭牌,阮尚东应该不会太过分的对待自己。

这么想着,她便也渐渐放松了那紧张的情绪,走进了偌大的客厅。

而正在客厅里看电视聊天的云佳人和阮茗西在看到叶少臣和赵晴璃的出现后,均是一愣。

当然,觉得最不可思议的便是赵晴璃了。

她做好了被阮尚东骂的准备,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云佳人。

云佳人……她竟然在阮尚东的别墅里。

天知道,她赵晴璃跟阮尚东认识了差不多十一年了,她从来没有来过阮尚东的别墅。

他也从来没有带过自己来他的别墅做客,就算是跟叶少臣一起,也不曾有过。

可现在她看到了什么?

那个出现了不到四个月的云佳人,竟然满脸笑意的坐在沙发里,跟阮茗西聊着天。

“你怎么来了?”阮茗西有些不悦的问着赵晴璃。

原本看到叶少臣后还挺惊讶和开心的,却没有想叶少臣竟然还带了那个让她没有一点好感的赵晴璃。

那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绿茶婊气息的赵晴璃。

赵晴璃的目光从云佳人的身上勉强收回,然后强行朝阮茗西勾了勾嘴角:“茗西。”

阮茗西睨了她一眼,冷笑了一声。“我跟你还没有这么熟,麻烦别叫的这么亲热。”

原本就很震惊和气愤的赵晴璃在听到阮茗西的话后,更是尴尬的要死。

她跟阮茗西每次见面,她都拿这副瞧不起自己的姿态来对自己。

可是,她都忍了。

因为她必须承认阮茗西是名副其实的名门千金,是所有人都羡慕的对象。

但是刚刚她看到了什么?

阮茗西竟然亲昵的挽着云佳人的胳膊,两个人看着电视,有说有笑,像个认识多年的好姐妹。

为什么所有人都被云佳人给收买了?

阮尚东如此,阮茗西也是如此。

云佳人到底在阮氏兄妹的身上下了什么魔咒?

叶少臣见赵晴璃一脸尴尬,连忙出面打圆场:“茗西,她是我朋友赵晴璃。”

阮茗西淡淡的扫了赵晴璃一眼,说道:“我知道。正因为她是你朋友所以才能出现在这里,不然我早就将她赶出去了。”

也不能怪阮茗西对赵晴璃如此讨厌。

因为她在跟云佳人的聊天中,得知赵晴璃竟然卑鄙的诬陷云佳人抄袭。

简直是个人品奇差的人,完全没有职业道德和操守。

真不明白她那如此优秀的表哥为什么会跟这样的女人做朋友。

当然,云佳人本不想提起这个话题的。

只是阮茗西对上次她们两个人比赛的事情有些好奇,所以就告诉她了。

因为阮茗西对赵晴璃的态度,一时间场面相当的尴尬。

叶少臣在心里问着自己,这么冒然带着赵晴璃来阮尚东的别墅,是不是有些不妥?

毕竟阮尚东是很反感外来人员来自己的家的。

但是刚刚他看到赵晴璃哭的那么伤心欲绝的样子,心里又不忍心拒绝她对自己的请求。

而云佳人有意打破僵局,笑着跟叶少臣打着招呼:“茗西,别这样。叶教官和赵老师毕竟来者是客。叶教官,你们快进来坐吧,别站在门口。”

她原本也是好心缓和一下气氛的,根本没有其他的意思。

但是她的这个举动在赵晴璃的心里,那就完全变了味。

她觉得云佳人是在向自己示威,在向自己炫耀,俨然就拿自己当这里的女主人了。

赵晴璃看到云佳人脸上那抹淡然清幽的笑容,就觉得无比的刺眼。

恰好这个时候,别墅的佣人来。“夫人,茗西小姐,先生叫你们去餐厅准备吃饭。”

叶少臣和赵晴璃不由自主的惊呼出声:“夫人?”

赵晴璃瞪大眼睛看着云佳人,颤抖着声音,问着那个佣人。“你刚刚叫她,夫人?”

那佣人对她点了点头,“是。是先生吩咐我们这么称呼夫人的。”

闻言,赵晴璃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就算是两个小时前接到自己被解雇的电话,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晴天霹雳过。

阮尚东竟然,叫下人称呼云佳人为夫人。

夫人……

她是傻子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可是对这个别墅里女主人的称呼,是对阮尚东妻子的称呼。

云佳人将赵晴璃的反应如数看在眼里,只是淡然一笑。

随后,她站起身子,对着叶少臣和赵晴璃说道:“叶教官和赵老师还没有吃饭吧?一起吃吧。”

她的话刚刚说完,就见带着围裙的阮尚东从中餐厅走了过来。

他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笑容,就算是在看到叶少臣的时候也是一脸不悦。

“你怎么把她带来了?”他冷冷的问着叶少臣。

见状,赵晴璃连忙说道:“尚东,你不要怪少臣,是我求少臣带我来的。”

哪知道阮尚东一个无比凌厉的眼神扫了过去:“我没有跟你说话。”

赵晴璃顿时尴尬的愣住。“我……”

叶少臣不看到赵晴璃那泫然欲泣的样子,心里不忍心。“尚东,我从来不质疑你做任何决定。但是你为什么要将晴璃从你的公司解雇?”

闻言,阮尚东冷冷一笑,看着叶少臣,问道:“你现在是在质问我吗?”

叶少臣说:“我只是以兄弟的身份来问问你。”

解开了身上的围裙,递给了身后的佣人,阮尚东说道:“这是我公司的事情,你不觉得自己管的有点多?”

“尚东,我们十一年的感情了,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绝情?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将我开除?”说着,赵晴璃的眼泪顺着脸颊砸在了名贵的地毯上。

阮尚东看到她这副样子,依旧面不改色。“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自己不知道?”

赵晴璃含着眼泪摇着头,说道:“我不明白,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阮尚东居高临下的看着泪如雨下的赵晴璃,冷然说道:“看来我对你说的话,你全部当成了耳旁风。”

赵晴璃摇了摇头,为自己辩解:“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阮尚东冷冷的睨着赵晴璃,说道:“我记得我有警告过你不要在佳人面前背后搞小动作,不是吗?”

闻言,赵晴璃一副无辜的样子。“我没有。”

“那么昨天晚上你跟她说什么?”

咽了咽口水,赵晴璃终于还是冒着胆子,说道:“我……我只不过跟她说了,你这些年心里一直爱着另外的女人,只不过是把她当成了那个女人的替身而已。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闻言,阮尚东冷冷一笑。

随后,他不可抑制的提高了音量,对着赵晴璃吼道:“所以立刻从我家滚出去,我一秒钟也不想见到你。”

赵晴璃被他那怒不可遏的样子吓的身子一抖,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再喘一下。

而叶少臣在听到赵晴璃刚刚的话后,似乎也明白过来赵晴璃做了什么事情。

他对阮尚东和云佳人的感情,可以说是见证者。

他也知道赵晴璃刚刚说的那个‘另外的女人’就是云佳人本人。

他当然也知道,赵晴璃对云佳人说这个事情的原因是是什么。

无非就是想要挑拨云佳人和阮尚东的感情。

这也难怪阮尚东这次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而云佳人也被他那发怒的样子吓了一跳。她走到阮尚东的身边,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尚东。”

知道自己的样子将云佳人和阮茗西都吓了一跳,阮尚东渐渐平复了情绪。

他冷冷的看着浑身颤抖的赵晴璃,说道:“我劝你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而他的声音依旧透着蚀骨的冰冷,让整个客厅里的人都忍不住浑身一颤。

阮茗西气呼呼的瞪着那个让自己受到惊讶的赵晴璃,说道:“我哥让你滚,你没有听到吗?”

真是,还让不让她吃饭了?

赵晴璃知道自己在这里是多么的不受欢迎,知道阮尚东和阮茗西现在是有多么厌恶她。

就算她再不甘心,也不想再在这里任由他们践踏自己的自尊。

狠狠的瞪了一眼拉着阮尚东衣袖的云佳人,她转身跑出了别墅。

叶少臣见状,担心情绪不稳的赵晴璃会出什么事情,连忙追了上去。

“你这样对她,会不会太绝情了?”云佳人问着阮尚东。

她知道阮尚东有将赵晴璃解雇的打算,却想到他会在今天就将赵晴璃开除。

其实换到赵晴璃的角度去想,她的事业被自己喜欢的男人断送,的确是会很崩溃的。

阮茗西依旧一副气呼呼的样子,说道:“你管她那么多做什么?当初我哥就不该让她这样的人进入我们东方国际。”

人品那么差,还望向嫁给他们阮家当媳妇儿,简直是痴心妄想。

阮尚东和云佳人没有再说话。

阮茗西忍不住再次抱怨:“真是,好好一顿饭就被那个女人给毁了,简直讨厌死了。”



而这边,叶少臣追出去拉住了情绪崩溃失控的赵晴璃。

赵晴璃哭的撕心裂肺,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才渐渐辉煌起来的人生,就这么因为一个云佳人而毁了。

窝在叶少臣的怀里,她几乎哭的快背过气去。

这一切都要怪云佳人,全部都是因为云佳人,她的人生才会再次坠入谷底。

她现在觉得自己几乎看不到明天的光辉,她的人生……在这一刻,彻彻底底的崩塌了。

自己的妹妹被毁了,妈妈又在赵家收紧白眼和欺凌,原本她还靠着自己是东方国际首席设计师的身份勉强支撑着。

可现在……这个让她引以为傲的事业也已经没有了。

爱情,事业,家庭……没有一个顺心的。

她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到底还剩下什么,她到底为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

云佳人……

云佳人。

我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你害的我妹妹身败名裂,现在又害的我彻底失去了引以为傲的工作。

我赵晴璃对着太阳发誓,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的。

你将我人生推到了谷底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等着,你等着……

这么想着,赵晴璃才渐渐止住了泪水。

她愤愤的擦干了眼角的泪水,紧紧的抱着叶少臣的结实的腰肢。

她吸了吸鼻子,抽动了一下肩膀,然后在叶少臣的怀里柔柔弱弱的说道:“对不起,少臣,让你看到我这么丢脸的一面。”

现在,阮尚东对她那么绝情,所以她必须要抓住叶少臣。

她知道叶少臣其实一直喜欢自己吧?

其实,如果没有阮尚东的话,叶少臣也是不错的人选。

即便叶家没有阮家有钱,但是叶家也是有权势的。

嫁给叶家成为叶家的儿媳妇,赵家的那几个女儿还不得嫉妒自己嫉妒的要死?

所以,云佳人是必须要除的,而叶少臣……她也必须要牢牢的抓在手中,绝对不能再让叶少臣从自己的指尖溜走了。

叶少臣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低声安慰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跟我说这些。”

“少臣,你会不会向尚东一样,对我这么绝情?”

叶少臣微微一愣,随后说道:“当然不会。其实尚东他的脾气就是这样,你应该了解的。”

赵晴璃依旧紧紧的抱着叶少臣,脸颊紧紧的贴在叶少臣的胸前,说道:“可是他不顾念我们十一年的感情,将我从公司开除,我真的好难过,我真的好难过。”

叶少臣依旧安抚着不住抽泣的赵晴璃,说道:“我知道你一向有实力的,就算没有在东方国际,你也可以另辟天地,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谢谢你少臣,幸好我还有你。我不能再失去你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真的不能再失去你了。你千万不要离开我,不要抛弃我……”说道后来,赵晴璃的声音再次哽咽。

叶少臣依旧轻轻的拍着她的背,理了理她有些凌乱的头发,说道:“不会的。”

换做任何一个男人看到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哭成泪人,都会心疼和不忍的。

更何况他跟赵晴璃相识十一年了。

这些年,他一直对她有一种朦胧的感情,说不清,道不明,也不太确定……

看大她哭泣的样子,他的心里会难受。

看到她笑的灿烂的样子,他也会跟着一起开心。

她的一颦一笑,都在左右着自己的情绪。

他不知道自己是对她的怜惜多一些,还是喜欢多一些。

只知道,他会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赵晴璃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叶少臣走到别墅的停车场将车开了过来。

两人一起上了车,然后离开了香山的别墅。

叶少臣因为担心赵晴璃的情绪还没有稳定下来,便将她送回了位于市中心的公寓里。

赵晴璃给叶少臣倒了一杯水后,便坐在沙发里一言不发。

叶少臣原本是打算将她送回来就再去找阮尚东谈谈的。

可是看到赵晴璃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他怕赵晴璃会突然想不开。

便在客厅里陪着赵晴璃说话,开导她的心情。

后来见她心情渐渐好转了一些,便让她进屋休息一会儿。

赵晴璃摇了摇头,看着叶少臣,问道:“你是不是嫌我烦了?”

她的样子看起来楚楚可怜,一脸的无辜和忧伤。

叶少臣轻轻笑了笑:“怎么会呢?我看你脸色有些憔悴,所以让你进去休息一下。”

赵晴璃那双含着泪水的眼眸一直盯着叶少臣,几乎又湿了眼眶:“然后趁我睡着之后,你也会离开我,是吗?”

叶少臣说道:“不会的。”

赵晴璃眨了眨眼睛,眼泪再次顺着眼角滑落:“真的不会吗?”

叶少臣见状,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水:“真的不会。”

找他凄楚的一笑,赵晴璃说道:“那就好。我相信你。”

点了点,叶少臣说:“嗯,快点进去休息吧。睡醒之后我带你去吃晚餐。”

赵晴璃想了想,随后摇了摇头:“不,我要吃你给我做的饭,我喜欢吃你做的饭。”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叶少臣,那么她就必须要速战速决了。

不能再像喜欢阮尚东一样,到最后自己的痴情换来的却是他的绝情。

她要让生米煮成熟饭,她要彻底的得到叶少臣,以免将来又出现一个女人抢走叶少臣。

而叶少臣当然是不知道赵晴璃心里打的主意。

只想着现在满足她的一切要求:“好。全听你的。”

得到叶少臣的答案后,赵晴璃这才朝他轻轻一笑,然后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

之后,叶少臣出门为今天晚上的晚餐买食材。

屋里,赵晴璃坐在床沿,哪里还有刚刚的楚楚可怜?

现在的她,俨然就是一个面容扭曲,狰狞可怕的女人。

一个已经被深深的仇恨所渐渐吞噬的女人。

即便叶少臣也很好,但是在她心里,她爱的人依旧只有阮尚东一个人。

可现在失业和爱情都因为云佳人那个女人而毁于一旦,所以她怎么会轻易放过云佳人呢?

她要毁了云佳人,也要紧紧的抓住叶少臣。

那一双原本楚楚可怜,蓄满泪水的眼眸此刻闪着阴狠毒辣的光芒。

报复云佳人的计划,她要慢慢的筹划,不能操之过急,否则恐怕会适得其反。

据她所知,云家的那一对姐弟对云佳人那是恨之入骨的。

如果可以的话,她会选择与她们联手除掉云佳人。

当然,如果能够不暴露自己,那就更加完美了。

所以,她现在一定要冷静,不能冲动。



而这个晚上,叶少臣当然是亲自下厨为赵晴璃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的。

因为心情不好,赵晴璃自然是喝了不少酒的。

见她喝了大半瓶的红酒,叶少臣忍不住劝道:“少喝点。”

赵晴璃凄楚一笑:“没事,就让我今天放纵一下吧。”

知道她的心情不好,也知道她需要宣泄,叶少臣也没有多管她。

等到这顿饭吃完之后,赵晴璃已经是醉态尽显了。

将她扶到卧室里躺好,叶少臣起身准备收拾餐桌。

就在他刚刚起身的时候,却被赵晴璃突然从身后环住了腰肢。

她将脸贴在他结实的后背,喃喃说道:“少臣,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叶少臣的身子一僵,愣愣的待在原地。

谢谢亲爱的珍珍10朵鲜花,谢谢亲爱的筱筱9朵鲜花,谢谢刘佳5朵鲜花。

谢谢601227680,黄小玲,马华莹三位亲的月票。

谢谢触动心弦的印记,Long芯,陈思晴5520三位亲的五星评价票。

谢谢大家……群么么一个。(づ ̄3 ̄)づ╭?~

二萱在这里,还是要求一下月票,五星评价票。

有的亲请记得投给二萱哈,评价票要五颗星星哦,么么哒。(*^__^*)

*

然后呢,写到这里,二萱觉得赵白莲真的好贱,咳咳。

得不到尚东就勾引少臣,真的是个下贱的女人。

而且这个女人心计真的好深,也很有手段。

一方面想要报复佳人,一方面还知道要狠狠抓住少臣,简直没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