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章:尚东试探赵晴璃/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云诗妍和云逸轩下了飞机之后就急匆匆地赶来了医院。

通过重症监护室的窗口往里看了看受了重伤,还在昏迷的徐慧敏,云诗妍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毕竟是自己的亲身母亲,出了这么大的事故两姐弟哪里有不伤心的?

而云逸轩却是一脸冷淡的站在病房的门口,全程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关心。

任凭谁来看到他这幅样子,也不会想到里面躺着的人竟然是他的亲身母亲。

但是,云逸轩现在很恨徐慧敏。

是她粉碎了自己的豪门公子哥的生活,是她的行为彻底将自己赶出了云家那个富裕的家庭。

他这十八年来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从来没有吃过一丁点的苦头。

可是突然他被云立辉赶出了国外,他根本就是惊慌失措到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甚至于,在国外的这一个多月简直就是他人生的噩梦。

云立辉冻结了自己所有的银行卡,就连他送给自己的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统统没收。

而云立辉为了防止云诗妍在经济上接济云逸轩,所以连带着连她的生活费都少的可怜。

这样的窘境是两姐弟都没有想到的。

起初云逸轩还会担心徐慧敏的心情,可是到了后来自己还要去餐厅端盘子,云逸轩渐渐就受不了。

心里开始不住的埋怨起了云诗妍和徐慧敏。

如果不是徐慧敏背着他们叫人去拔掉云老爷子的氧气管,他云逸轩的身份也不会被揭穿。

如果徐慧敏当初没有跟姜大伟厮混,他也不会被云立辉赶出云家。

他讨厌徐慧敏的自作聪明,讨厌因为她的一个过失而彻底葬送了自己的前程。

这次如果不是云逸轩强行将自己给拉了回来,他压根就不想再看到这个让觉得无比羞辱的母亲。

而云诗妍看了看面色相当冷淡的云逸轩,不悦的说道:“逸轩,妈妈现在挣扎在生死之线上,你就真的一点不难过吗?”

“我有什么好难过的?如果不是她,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现在会变成这样吗?”云逸轩冷冷一笑,说道。

云诗妍现在看起来比曾经沉稳多了,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对着云逸轩说道:“逸轩,妈妈那么做还不是全部为你?她希望将来你能够接受云家的所有产业,你难道一点都不明白她的心意吗?”

闻言,云逸轩冷哼了一声,狠狠的吸了一口手里的香烟,抖动着自己的脚,撇了撇嘴巴,没有说话。

卡到云逸轩这个态度,云诗妍有些不悦了。“等妈妈醒来之后,你进病房不准再这个样子,免得让妈妈难受。”

“云诗妍你烦不烦?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说完,云逸轩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朝着洗手间走去。

看到云逸轩消失在走廊的背影,云诗妍简直气的快要跺脚。

真是没有想到,自从被赶出云家之后,云逸轩的性子一下子就变成了这样。

这哪里还是她曾经乖巧懂事的弟弟?

一言不合就跟自己吵架,再不然就是摔门而去,根本没有将她这个姐姐放在眼里。

看到这样的云逸轩,云诗妍心里真是恨铁不成钢。

她还指望着云逸轩能够为自己争一口气,以后好找云佳人报仇。

可如今看他那副样子……

报仇?

下辈子恐怕都没有可能。

想起她跟云逸轩现在就开始起内讧,云诗妍不得不长叹一口气。

听赵菲芸说云佳人好像也受了很重的伤,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不知道死了没有。

最好是赶紧让她去死,免得自己还要浪费时间和精力去对付这个小贱人。

最关键的是,到时候还要脏了自己的手。



而这边。

在接到秦特助的电话之前,赵晴璃刚刚吃过午餐来到自己前几天才租好的门市上。

这几天简直是忙死她了。

不但要借用徐慧敏的手除掉云佳人,她还在四处找房子,准备自己另起炉灶。

既然阮尚东为了一个云佳人而开除自己,那么自己就要用自己的行动和实力来证明自己。

她这四年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边缘摸滚打爬,已经混出了不小的名气。

基本上圈里的人都知道她赵晴璃的名字,毕竟她在国内可是得了不少的奖杯的。

虽然上次她跟云佳人的比赛输了,对她也有一定的影响。

但是赵晴璃这个人原本就是八面玲珑,很会处理人际关系,在圈里还是有些人脉的。

所以在被阮尚东开除之后,赵晴璃为了他知道为了一个云佳人而开除她赵晴璃,是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东方佳人损失她赵晴璃,将会是最大的损失。

所以她很快冷静下来,之后便决定以最快的速度证明自己。

迫不及待的便拿出了自己手里的一些存款资金,然后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以她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人脉关系,再加上自己的名气,还怕自己不能东山再起吗?

她就要做给阮尚东看看,她赵晴璃比云佳人更加优秀。



来到这个尚处于装修阶段的房子,赵晴璃忍不住环顾四周。

昨天装修工人已经加班加点将墙面全部粉刷完毕,是很寻常的白色。

上午的时候打了一部分的隔断,上摆平的房子里现在乱糟糟的一片。

将地上放着的油漆桶子放到另外一边,赵晴璃开始亲自收拾起地面的垃圾。

现在装修工人都去吃午饭了,这些事情还是得自己亲手做,毕竟这些小活人家是不负责的。

想她一个赵家小姐,竟然沦落到做这种粗活。

就算她在赵家地位很卑微,却也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可是没办法,她在赵家的地位确定了她的手里的经济。

虽然长久以来的工作她也得到了不少的报酬,但是她一向花钱大手大脚,一向追求名牌。

在加上赵菲芸高额的整形手术费也是自己承担的,所以她手里的每一分钱都必须要花到刀刃上。

想到自己的现在的窘迫,赵晴璃心里暗自咬牙。

自己现在的处境都是拜云佳人所赐,所以这边一辈子……她将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敌。

她对自己的下了狠心,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也是她长久以来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

她要创立自己的单独品牌,向蒂芬妮一样成为享誉国际的顶级设计师,将云佳人狠狠的踩在脚下。

她要让阮尚东后悔,后悔曾经那么绝情的对待自己。

所以,她只能成功,只能一步步的走向高处,将那些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狠狠的踩在脚底。

“赵姐,这么早就吃过午饭了吗?”崔晓敏背着双肩包走进了脏兮兮的房间,手里还拿了一份时尚杂事在看着。

赵晴璃看了看富有朝气的崔晓敏,温和一笑:“你也很早啊。”

“赵姐,现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崔晓敏问赵晴璃。

赵晴璃看着她的表情依旧是那么的平易近人,完全不向一个知名的设计师,一点架子都没有。“咱们一起收拾一下地上的垃圾,等会儿装修工人还要来打隔断。”

崔晓敏猛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好。”

她是刚刚毕业的设计学院的大学生,刚刚步入社会,正愁找不到工作。

机缘巧合的遇到了正准备开设计工作室的赵晴璃,她觉得这是老天给自己的机会。

能够跟着赵晴璃,一定可以学会很多的东西。

所以就算是这个时候免费帮她干活,她也非常卖力和乐意的。

有时候,手里的金钱比不了自己脑子里的知识和学问。

崔晓敏吃完之后,两人开始扫地。

不久后,赵晴璃的电话响起了。

掏出电话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号码,赵晴璃的心猛然一跳。

知道秦特助肯定是有事情找自己,她其实有些不敢接电话。

可就算是想要逃避那也是不可能的,阮尚东的势力她心里还是有些清楚的。

所以赵晴璃只能咬牙,调整了一下呼吸,接起了电话:“你好,秦特助。”

秦特助异常平淡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赵小姐,我们总裁要见你一面。”

赵晴璃微微一愣,随后试探性的问道:“是有什么事情吗?”

秦特助的声音透着冰冷。“这个需要我们总裁来跟你讲。”

咬了咬牙,赵晴璃问道:“在哪里见面?”

“环岛咖啡屋,希望你尽快过来。”说完,秦特助挂了电话。

秦特助挂完电话后,赵晴璃的心里猛然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她不是傻子,不会傻乎乎的去幻想阮尚东在这个时候要跟自己见面,是因为想要聊天叙旧。

她被东方国际开除的这半个月来,阮尚东从来就没有给自己打过电话。

即便是当初她在东方国际担任首席设计师的时候,阮尚东也从来没有在私人时间里找过自己。

所以,她隐约觉得阮尚东在这个时候找自己,恐怕跟云佳人的事情是脱不开关系的。

难道说,阮尚东知道徐慧敏开车撞云佳人,是受了自己的挑拨?

一想到自己的计划有可能会阮尚东察觉,赵晴璃整个人都不安起来了。

但是仔细一想又不对啊,她天天都注意着徐慧敏那里的动静。

徐慧敏受伤严重现在还在昏迷当中,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去告诉阮尚东这件事情的。

所以阮尚东找自己,其实是想试探一下自己是不是跟这件事情有关吧?

应该是的。

以阮尚东的实力查到自己的将徐慧敏从精神病院带了出来是轻而易举。

但是自己讲徐慧敏带出来这是事实,但是也不能由此表明徐慧敏开车撞人跟自己有关吧?

所以其实阮尚东现在也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自己跟徐慧敏撞人事件有关,所以她现在有什么好怕的?

再说了,徐慧敏跟云佳人的恩怨他又不是不知道,而且徐慧敏已经被云佳人给逼疯了,做出这种事情根本就是很正常的。

这么一想,赵晴璃刚刚那紧张的呼吸渐渐平稳了下来。

她拿起自己放在一旁的名牌包包,对着一边忙碌着的崔晓敏说道:“晓敏,你先忙,我有事情出去一下。等会儿装修工人来了你招呼一下。”

“好的赵姐,你去吧,这里交给我就好。”崔晓敏连连点头。



环岛咖啡屋的VIP包厢里。

阮尚东正一脸寒霜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神情间是慢慢的不耐烦。

等赵晴璃来到包厢后,已经是二十分钟过去了。

门口的位置,赵晴璃双手提着包包有些局促的站着。

一直以来,她都是有些害怕阮尚东的,因为她其实真的很少看到阮尚东笑。

其实不笑倒还好说,只要不是一张冷若冰霜的脸天还可以稍微自然一些。

可现在,阮尚东那张刀削般的脸上布满了一层阴寒,那一双眼眸中也是蕴满了暗沉森冷,让赵晴璃几乎有些不寒而栗。

勉强扯出一抹笑颜,赵晴璃朝阮尚东喊了一声。“尚东,你找我?”

冷冷的睨了一眼赵晴璃,阮尚东又抬腕看了看表,冷言道:“你迟到了整整二十分分钟。”

“我……对不起。路上有点堵车。”赵晴璃有些不敢看阮尚东的眼睛,找了个借口。

阮尚东懒得再就这个话题跟她废话,点了点头,指了指他对面的那个位置:“OK。坐吧。”

老实说,赵晴璃其实有些受宠若惊。

天知道她私底下从来没有跟阮尚东一起喝过咖啡吃过饭。

每次都是有叶少臣在场她有跟阮尚东同桌吃饭的机会。

现在,他竟然叫自己坐在她对面,心里不免又升起一丝小小的窃喜。

姿态很端正的坐在阮尚东的对面,赵晴璃轻轻的开口问:“不知道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

“徐慧敏跟你是什么关系?”阮尚东端起面前的咖啡,淡淡的问道。

一听阮尚东这个问题,赵晴璃‘咯噔’一声。

果然是跟徐慧敏撞人事件有关。

只是心里虽然有些紧张,赵晴璃的面上却表现的相当淡定。

看了看好整以暇喝着咖啡的阮尚东,赵晴璃说:“我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以她现在的处境和状况来看,最好还是实话实说。

因为她的任何一个小动作和小谎言在阮尚东的面前,都是小儿科。

他在找自己之前,肯定也调查清楚了自己跟徐慧敏的关系。

“那你为什么要接她出精神病院?”放下手中的咖啡,阮尚东终于漫不经心的抬眼看着对面的赵晴璃。

他那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神似乎要将赵晴璃整个人都刺穿一般。

赵晴璃当然是被他的眼神看的心慌不已,却也必须保持自然,不能露出一点小小的马脚。“我是受了云诗妍的托付,才将徐慧敏从精神病院接出来的。”

闻言,阮尚东嘴角冷冷一勾,眼角眉梢都充满了讽刺的意味。“你果然是个乐于助人的人,我是不是应该为你这个行为鼓掌?”

赵晴璃迫于阮尚东整个人带给自己的压力,端起了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以此来掩饰自己的紧张。

阮尚东是什么人?

赵晴璃这一个小小的举动就已经出卖了她内心的恐慌。

他依旧冷冷的笑着,声音还是那么的冰冷。他问着赵晴璃:“你在紧张什么?”

赵晴璃就知道自己小小的一个举动都逃不过阮尚东的法眼。“尚东,你从来都知道,我在你面前向来都是这么的卑微和紧张的,你应该明白的。”

闻言,阮尚东意味深长的眯起了双眼盯着赵晴璃,身子轻轻的靠向身后的柔软的靠垫,没有说话。

他在嘴角和眉梢依旧挂着那讽刺的弧度,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在桌上轻轻的敲着。

他现在的姿态看似姿态很悠闲自在,实则他身上现在透出的冰凉比刚刚还要冷冽几分。

赵晴璃自然也是感受到了他强大的气场,心里更是忐忑。

可她神志很清楚,知道自己不能在他面前漏出丝毫的破绽。

只能用尽全力来维持自己的冷静。

轻轻扯了扯嘴角,赵晴璃说道:“徐慧敏的女儿云诗妍跟菲芸的关系一向很好。云诗妍这段时间一直在国外,抽不开身回来接她妈妈出院,所以打电话拜托菲芸帮忙接一下。而菲芸……不瞒你说,在发生上次那件事情之后她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差点自寻短见。我们好一番劝说下她才打消了自杀的念头。为了能够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所以我将她送到韩国进行整形和整容的手术,自然也是没有办法去接徐慧敏出院的。所以她便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去把徐慧敏接出院。”

阮尚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听起来很合理。”

“尚东,我知道你今天找我来的目的是什么,无非就是徐慧敏被我接出院后就开车撞了茗西和云佳人。我也知道你在怀疑这件事情跟我有关系。可是尚东,我们两个认识这么多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清楚吗?”

赵晴璃说完,观察着阮尚东的反应。

见阮尚东面色神情毫无松动,赵晴璃继续说:“没错,我承认我的确很讨厌云佳人,我也的确很恨她。因为她用了不到四个月的时间,抢走了我爱了十一年的你,换做任何女人也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和事实。我不是圣母玛利亚,我也不会笑着潇洒大度的祝你们幸福,可我同样也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更何况是杀人呢?”

阮尚东一双锋利的眸子依旧盯着她,神情依旧。

而赵晴璃继续说道:“更何况我不是傻子,我知道云佳人对你的重要性,我也知道京都阮家在我们华夏国是什么样的存在,我更知道你阮尚东嗜血残忍的手段,我的妹妹菲芸就是很好的例子。所以,我除非是不想活了才会做出这种伤害云佳人的事情。否则,就算是借我一千个胆子,我也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赵晴璃说话的整个过程,阮尚东都仔细观察着赵晴璃的面部表情,甚至是一个细微的动作也不放过。

她的神情举动看起来并不像在说谎,该紧张的时候紧张,不该紧张的时候很冷静。

而她话里的意思其实也很清楚,她知道自己的分量,也知道阮家在整个华夏国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就算是拉上其他三大家族来对付阮家,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是她一个小小的赵晴璃?

显然她有那个自知之明的。

当然,她前半部分说的的确也是事实。

因为他阮尚东要弄死一个赵晴璃,真的比弄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如果当初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赵菲芸早就已经被弄死了,哪里还有机会跑去韩国做什么整形手术?

所以他相信赵晴璃如果是个聪明人,是不会有那个胆子来惹怒他阮尚东的。

当然,他也并没有因为赵晴璃说的这番话,就确认她跟徐慧敏撞人事件没有任何关系。

因为他的直觉很敏锐,总觉得这个事情太过巧合。

可是他现在也找不到证据来证明她真的有参与这件事情,也就没有办法对她采取什么措施。

毕竟赵晴璃在叶少臣的心里,好像有着不一样的地位。

就算是为了顾忌叶少臣的感觉,他也必须要抓住赵晴璃犯罪的证据才能对她下手。

否则他冒然对赵晴璃采取措施的话,他和叶少臣之间的兄弟情义恐怕就彻底没的做了。

虽然伤害云佳人的这件事情他不能忍受,但是毕竟他和叶少臣是亲亲的表兄弟。

等赵晴璃伤害云佳人的证据被找到,那个时候他就不会再考虑那么多了。

当然,如果真的让他知道赵晴璃敢对云佳人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一定会让赵晴璃死的非常非常的难看。



赵晴璃走后,阮尚东和秦特助也随即出了包厢。

专属的司机将车开了过来,秦特助将后排的车门给阮尚东打开。

等阮尚东坐好后,他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后排,阮尚东看着手里录下的刚刚跟赵晴璃对话的视频,问着秦特助:“你怎么看?”

秦特助想也没有想,说道:“如果不是她伪装的功夫太深,那就是真的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

闻言,阮尚东轻轻挑眉:“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秦特助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点了点头。

阮尚东随后将电脑递给了秦特助,若有所思。

随后,他对着秦特助吩咐道:“派人时刻监视着赵晴璃的一举一动,一旦有什么可疑的行为,立刻向我汇报。”

赵晴璃,千万别让我知道你做了伤害佳人的事情。

否则,别怪我阮尚东心狠手辣。

秦特助坐在驾驶座的位置感觉自己的背脊突然袭来一阵凉意。“是,总裁。”

随后,秦特助开始安排。

回到别墅后,阮尚东连卧室都没有去,直接去了厨房为云佳人熬粥去了。

一个专门负责打扫餐厅和厨房卫生的仆人看着阮尚东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小小声声的跟着自己同事说道:“看来咱们不久后,就会有一个女主人了。咱们一起来别墅伺候好几年了,什么时候见先生下厨做过饭?”

“好像还是上次那个云小姐来的时候,先生第一次下厨吧。”

“什么云小姐,是夫人,你可别叫错了。”

“是。我知道。幸好夫人看起来很和善温柔,应该比较好伺候。”

“你们两个不干活,在这里叽叽喳喳的说什么?”

两人一见到吴嫂,连忙闭了嘴,随后齐齐的喊了一声:“吴嫂。”

吴嫂是两天前叶锦荣安排进别墅的。

她看阮尚东这些天不吃不喝不眠不休,深怕别墅里的下人照顾不好自己的儿子,便将自己的从叶家带进阮家的心腹吴嫂派来了别墅。

其实自从阮尚东搬出来单独住的时候,叶锦荣就准备将吴嫂派过来的。

无奈自己的儿子性格执拗,死活不愿意吴嫂离开叶锦荣,便也作罢。

这次阮尚东之所以答应让吴嫂过来,也是因为云佳人出院后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来照顾,所以阮尚东便也就同意了叶锦荣的提议。

《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文/海鸥

“哟,门儿都找不到,您老别跟我说你还是颗青果子。”某女一脸的嫌弃。

“你丫的闭嘴,等爷找到门就弄死你!”某男急的满头大汗。

*

谢谢亲爱的珍珍66朵鲜花,亲爱的勾勾50朵鲜花。

谢谢所有送评价票,鲜花,月票的亲们,二萱就不一一点名了

有免费评价票的亲,请投给二萱五颗星星呀,谢谢哒。(づ ̄3 ̄)づ╭?~

*

云逸轩和云诗妍现在已经出现了内讧。

可能换做任何一个人遇到云逸轩的这种情况,都会有些崩溃吧。

毕竟享受了十八年的富裕生活,突然要变成打工仔,那落差,谁也没办法接受。→_→

*

然后关于赵白莲,她毕竟是有些手段的,手段心机也比徐慧敏高几个层次。

毕竟从小生活在赵家那样的家庭,手段是必须要有的,不然早就被吞的骨头都没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