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章:让徐慧敏生不如死/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阮尚东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行为,真的有点像一个没有懂事的孩子。

几乎每次见到程亦峰两人都会在言语上过招。

如今为了争风吃醋,为了证明自己在云佳人心里的地位,不惜将云佳人以前追求自己的囧事给说了出来。

其实当初的云佳人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追求自己喜欢的人有什么不对。

可如今回首那段时光,云佳人难免会觉得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当初自己的脑子在想什么,在喜欢阮尚东的这件事情上,完全没有一个女孩子该有的矜持。

不过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她现在面对爱情的态度还是如以前一样。

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喜欢一个人就要勇敢的去追求,千万不要因为面子的问题就扭扭捏捏。

其实女追男也没什么不好的,就算失败了至少自己曾经争取过。

程亦峰在一旁看着阮尚东一口一口的喂着云佳人,心里相当难受。

这几年他一直在偷偷的喜欢着云佳人,从来没有正式向她表明过自己的心意。

他也曾经想过追求她,想过向她表明对她的喜欢。

可每次话到了嘴边他都说不出口。

他怕自己走出这一步,以后两人连朋友也没的做,他也担心自己的喜欢会给云佳人造成更大的压力和心理负担。

他承认在喜欢云佳人的这件事情上,他不够勇敢,顾虑的太多,害怕失败。

如今看着阮尚东跟云佳人相处愉快的场景,他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多余的人。

早在那天看到阮尚东当众宣布云佳人是他未婚妻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是彻底没有希望了。

更何况,刚刚云佳人已经告诉自己她已经想起了过往的事情,已经恢复了记忆。

所以,他这辈子更加没有可能跟云佳人在一起了。

就算是现在后悔那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

但是就这么放弃了自己执着了五年的感情他又舍不得,放不下。

程亦峰无比的尴尬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那边的两个人,心里百味杂陈。

等云佳人喝了半碗粥,实在吃不下了,阮尚东亲自将碗筷收拾了,桌子擦的干干净净,完全变身居家暖男。

看到这样温柔体贴的阮尚东,云佳人心里说不出的甜蜜。

“阮大少,可否借一步说话?”程亦峰问着。

阮尚东挑了挑眉,知道程亦峰找自己是因为什么。

他今天必须要让程亦峰知道,云佳人是他阮尚东的,谁也别想从他身边将她抢走。

挑了挑眉,阮尚东说:“OK。”后,他侧过身子温柔的看了看云佳人:“你现在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云佳人朝他笑着点了点头。“好。”

病房外面的走廊里,阮尚东隐去了面对云佳人时候的温柔和深情,如今一张俊脸面无表情的看着程亦峰。“说吧,什么事?”

“阮大少,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我找你就是想跟你谈谈关于你和佳人的事情。”

阮尚东一双深邃的眼睛一直盯着程亦峰,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我跟佳人之间的事情,好像不在你关心的范围之内吧?”

闻言,程亦峰并不觉得意外。

阮尚东这个人原本就不好相处,难以接近,说话也是毒舌到不留一丝一毫的情面。

他能够答应跟自己出来单独谈谈,其实已经在他的意料之外了。

微微苦笑一声,程亦峰继续说道:“我相信你也很清楚我对佳人是什么样的感情。从我在Y国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喜欢上她了,一直到现在。我也知道自己在很多方面都比不上你,可也正因为这样,我才会担心你对佳人的感情到底有几分真实。我怕她跟你在一起之后的某一天会受到伤害。”

一听这话,阮尚东忍不住冷笑一声。“你觉得我阮尚东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受到伤害吗?哪怕是一丁点。”

程亦峰说:“可现在的情况就是佳人她受伤了,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闻言,阮尚东倏然侧过脸看着程亦峰,脸色逐渐变的冰冷。“你想说什么?”

程亦峰迎上阮尚东的目光,问道:“事实证明你也有做不到的事情,不是吗?你没有保护好她才导致她先躺在医院里,不是吗?”

在听到程亦峰的这番话后,阮尚东整张脸都笼罩了一层冰霜。

冷厉的目光看着程亦峰,他咬牙喊道:“程—亦—峰。”

这次的确是自己没有保护好云佳人才让她再次躺在了医院里,他这两天每每想起自己的失职就懊悔不已。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允许程亦峰在自己的面前说这样的话。

程亦峰跟别人的身份不同,他是自己的情敌,是另外一个深爱着云佳人的男人。

他怎么能够忍受和允许自己情敌在自己面前指责自己?

程亦峰没有躲闪阮尚东那冷厉的目光,定定的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会将佳人从你身边抢过来的。”

说完,程亦峰没有转身便走了。

留下了一脸愤怒和懊恼的阮尚东站在原地。

对于程亦峰刚刚的态度阮尚东的确是愤怒的,同时又不得不承认佳人的确在自己的眼皮子下出了这样的事情。

他太大意了,也对自己太有自信了,这才让徐慧敏钻了空子,差点酿成了不可挽回的悲剧。

万幸的是,佳人醒过来了。

可对于徐慧敏这个罪魁祸首,阮尚东觉得将她送给警察已经无法浇灭自己内心的愤怒和仇恨。

竟然胆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动手,死了也太便宜她了。

这么想着,阮尚东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他将守在医院门口的秦特助叫了过来,吩咐道:“把云立辉给我叫来。”

秦特助毕恭毕敬的回道:“是,总裁。”

随后秦特助便去安排云立辉的事情,而阮尚东则推门进去看了看躺在病床上闭目养神的云佳人。

见阮尚东进来,云佳人眨巴着那双清澈闪亮的大眼睛望着他。

阮尚东坐在床沿,伸手划过她的脸颊,随后摸了摸她头上缠着的纱布,心疼的不得了。“现在还疼吗?”

现在的他与刚刚在走廊时候的样子完全大相径庭。

那双刚刚还冷厉如冰的双眸此刻已经是温柔如水,满是心疼。

而云佳人看着阮尚东,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想起从前的事情,还是会疼。”

“那就别去想那些让你头痛的事情,好好休息。嗯?”他的声音好听的就像催眠师一样,充满了蛊惑的味道。

“我知道。可是我一闭上眼睛就……就会想起我妈妈为了保护我而牺牲了自己的画面。”她的声音微微颤抖着,情绪也有些不对劲了。

见状,阮尚东立刻将她轻轻拥在怀里,说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已经过去了。现在一切都好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出现类似的事情,好吗?”

“可是尚东你知道吗?当年的车祸根本不是意外,不是意外。”一想起那宛如噩梦一般的场面,云佳人的情绪就有些不受控制的有些崩溃起来。

她紧紧的抓住阮尚东的双臂,那双清澈闪亮的双眼此刻闪着无尽的恨意。

她死死的咬住自己的下唇,她颤抖着自己的身体,目光冰冷蚀骨。

看到这样的云佳人,阮尚东有些一瞬间的诧异。

他从来没有见过云佳人如此愤怒的模样,那双双眼虽然依旧闪亮却是闪着仇恨的光芒。

而更让他诧异的是,云佳人刚刚说的话,显然当年的车祸……并不是意外。

“是有蓄意谋杀,是不是?”他的声音虽然温柔,却有透着一丝冰冷的寒意。

原来不是现在有人千方百计的想要害死云佳人,而是有人一直想要害死她。

该死的,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心狠手辣的人,一定会让她付出惨痛的代价,一定。

云佳人点了点头,想起母亲抱着自己去世的场景,她泪水不断的淌了下来。“是徐慧敏,一定是徐慧敏。”

其实在听到云佳人的话后,阮尚东并没有觉得意外。

因为在云佳人说五年前的那场车祸不是意外后,他就隐约怀疑起了徐慧敏。

毕竟云念依和云佳人要是死了,只有她徐慧敏收益最大。

事实证明也是如此。

在云念依去世后,徐慧敏顺利的带着自己的女儿和儿子嫁入了云家,过上了富贵的生活。

徐慧敏不就是想要让自己的子女都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吗?

甚至不惜为此杀死了佳人的妈妈,现在还要杀死佳人。

徐慧敏,你最好祈祷自己就这么死去,否则的话,你一定会后悔自己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阮尚东一直安抚着云佳人,直到她渐渐睡着。

云爱琳之前回去换了一件衣服,现在过来看到云佳人睡着了,便对阮尚东说道:“尚东啊,这几天你真的辛苦了。现在佳人已经睡着了,你就回去好好睡一觉。毕竟为了佳人你都耽误了好几天工作,我实在有些过意不去。这里你暂时就别管了,我会照顾好佳人的。”

望了望了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的云佳人,阮尚东说:“我怎么能不管她呢?佳人是我的女朋友,我不会放任她不管的。”

其实对于阮尚东对云佳人如此的照顾关心和爱护,云爱琳心里是很欣慰的。

想起她的身世和这几年的遭遇,云爱琳不仅又红了眼眶。“佳人这个孩子,命苦。以后有你的照顾,我这个当姑妈也能稍微放心一些。”

阮尚东说:“阿姨放心,将来的每一天我都会好好疼爱她,照顾她的。”

“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不知道为什么,云爱琳就是觉得眼前这个男孩子值得信任,可靠。

将佳人交给她,她就是会觉得莫名的安心。

阮尚东给了云爱琳一个坚定的眼神,随后说道:“阿姨,那你先帮我照顾一下佳人,现在我有件事情需要解决。”

闻言,云爱琳连忙说道:“好,你去忙,这里交给我你就放心吧。”

点了点头后,阮尚东再念念不舍的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云佳人,这才转身开门而去。



云立辉是在吃饭的时候接到了秦特助的电话。

对于阮尚东要见自己的这件事情,云立辉其实是有些意外的。

原本对于阮尚东他还是有些害怕的,毕竟权势财力在那里摆着,他惹不起。

不过后来看到阮尚东在电视上宣布云佳人是他的未婚妻的时候,他觉得阮尚东也没什么可怕的。

这要是将来他跟云佳人结了婚,自己不就成了他的岳父?

既然自己将来是他的岳父,是他的长辈,他又为什么要害怕阮尚东呢?

这么想着,在接到秦特助电话的时候,他还以为阮尚东是因为要找他商量和云佳人之间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太在意。

甚至于他还在心里想着是不是应该借着这个机会向阮尚东提出一些条件?

比如说两个集团可以就此合作?

这对风云集团来说可是有着莫大的好处啊。

云立辉坐在高档餐厅里心里美滋滋的想着。

阮尚东来的时候就见云立辉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看来云先生是遇到什么好事了?这么开心。”

云立辉正幻想的美好,却被阮尚东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见来人是阮尚东,云立辉摆起了长辈的姿态,一动不动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尚东来了啊?”

走到对面准备坐下的阮尚东在听到他对自己的称呼后,动作明显一顿。

他讥诮的勾起了嘴角,好笑的看着云立辉,阮尚东冷冷的问道:“你叫我什么?”

被阮尚东那眼里刺骨森冷的温度吓了一跳,云立辉说道:“我……咳。你不是跟我们家佳人在一起了吗?既然如此我当然也算是你的长辈了。将来也是一家人,如果我再叫你阮少爷,那就显得太生疏了。”

闻言,阮尚东勾起了嘴角,说:“我跟佳人在一起我跟她的事情,与你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他虽然看起来像是在笑,其实那双眼睛一直很冷。

整个人都是呈现出一种似笑非笑的姿态,让云立辉变得越发局促和忐忑。

没办法,阮尚东这个人气场真的是非一般的强大,无形之中便会给人很多的压力。

想了想自己怎么说都是长辈,云立辉也就压下了内心的忐忑和不安。“这话……”

还未等他将话说完,阮尚东眉梢一挑,嘴角不勾,“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云立辉调整好自己内心的不安,说道:“虽然婚姻是你跟她的事情,但是也关乎到两个家庭。再说我毕竟是她的父亲,对不对?”

闻言,阮尚东冷然一笑。

身子轻轻靠在椅背上,他好笑的问着云立辉:“你应该不是佳人的亲生父亲吧?”

一听这话,云立辉显然整个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对劲了。“这……这话怎么说?”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不是云佳人的亲生父亲?

难道是爱琳对他说了什么吗?还是他在暗中调查过?

可这事情本来也就没有几个人知道,阮尚东就算是要调查也是不可能查出来的。

所以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不是云佳人亲生爸爸的事情?

云立辉在那边思考着,阮尚东的声音不温不火的响起:“佳人出了车祸,你应该知道吧?”

“我,我当然知道。”云立辉说。

阮尚东漫不经心的看着云立辉,脸上依旧是似笑非笑的笑容。勾唇,说道:“可我好像从来见你去医院看过她。”

闻言,云立辉脸上一阵尴尬。“我也想去的,只是公司太忙,实在走不开。”

阮尚东依旧保持着那透着一些阴冷的笑容,说道:“呵。所以如果让你们风云集团没有那么多的业务,你也没有那么忙……你是不是就有很多时间可以去医院看她?”

一听这话,云立辉背后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刚刚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对风云集团做什么手脚吗?

如果阮家真的要对付风云集团,那么他肯定不会怀疑阮家的能力。

越想云立辉心里越是害怕,额头上都已经开始冒汗了。

阮尚东见状,不由得笑了。

他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两张纸递给了云立辉,漫不经心的笑道:“开个玩笑嘛,别这么紧张。”

就在云立辉颤抖着双手接过阮尚东递过来的纸巾后,阮尚东的声音再次响起:“废话我也不想多说,今天我找你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问问你。”

有了刚刚阮尚东的下马威,云立辉哪里还敢提什么条件和要求?

现在只求阮尚东不要对风云集团下手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云立辉问道:“什么事情?”

端起面前的一杯白水,阮尚东问道:“知道五年前那场夺走佳人母亲的车祸是谁指使的吗?”

闻言,云立辉一脸的震惊。“指使?难道不是意外吗?”

他记得当年云佳人刚刚考上了驾照,准备去郊外春游的。

由于开车技术还不娴熟所以导致了那场惨烈的车祸。

可是刚刚阮尚东说什么?

竟然问他知不知道五年前那场车祸是谁指使的?

难道……当年的车祸,根本就不是意外吗?

一想起当年的车祸不是意外,云立辉彻底的懵了。

阮尚东一直观察着云立辉脸上的细微表情。

见他好像并没有一点的紧张局促和不安,反而真的是一脸的震惊和疑惑,想来五年前车祸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吧?

毕竟佳人是他的女儿,虎毒不食子。

如果他真的跟五年前的车祸有关,他当然也不会放过云立辉。

就算他是佳人的父亲,也不行。

见阮尚东并没有说话,只是一双冷厉阴鸷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这让云立辉如坐针毡。

只是他还沉浸在刚刚的震惊当中,追问着阮尚东:“阮少爷,你刚刚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五年前的车祸,真的不是意外吗?”

阮尚东冷冷一笑,问道:“你认为呢?”

云立辉想了想,说道:“我记得当年佳人刚刚考上了驾照,所以……车技不熟才导致的车祸,这完全是个意外啊。”

闻言,阮尚东真的忍不住为云立辉那‘超高的智商’点赞。“意外?呵呵,云先生,你真是太天真了。”

看到阮尚东那一脸笃定和讽刺的目光,云立辉咽了咽口水,颤抖着声音,问道:“所以……真的不是意外吗?是有人,蓄意谋杀?”

点了点头,阮尚东说:“你总算还不是那么笨。猜猜吧,这个幕后主使是谁?”

“我猜不到。”随后,云立辉猛然睁大了眼睛看着阮尚东,问道:“难道……是徐慧敏?”

举止优雅的端起面前的白水喝了一口,阮尚东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觉得除了她,还能有谁呢?”

“这……这不可能。”他完全不敢相信徐慧敏竟然……

她在自己的面前是那么的温柔善良啊,那么的善解人意啊。

她可是自己睡了二十几年的女人,就算以前没有结婚,他也跟她……

想到徐慧敏在自己面前那乖巧温柔的模样,云立辉还是觉得有些不可能。

而阮尚东接下来的话,让他彻彻底底的相信徐慧敏真的是个阴险毒辣的杀人凶手。

只见阮尚东将手中的水杯放下,说道:“呵呵,你好像忘记之前是谁在背后指使阿志拔掉了云老爷子的输液管和氧气罩。你好像也忘记了,是谁开车撞了我妹妹和佳人。”

云立辉因为阮尚东的话彻底怔住了。

半响之后,在他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阮尚东说:“今天我来找你来一是为了告诉你五年前车祸的真相,二是……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做。”

“什么事情?”云立辉问。

阮尚东说:“很简单的事情,给徐慧敏转院,我要治好她。”

一听这话,云立辉顿时情绪激动起来了。“这样的女人让她死最好,你还帮她治什么病?”

“她做出的那些事情,死了好像太便宜她了。你忘记她是怎么欺骗你,拿你当猴儿耍的吗?有时候啊,死亡反而是一种解脱。你觉得呢?”说完,阮尚东意味深长的看着云立辉。

云立辉似乎也明白了阮尚东的意思,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治好她,然后让她在监狱里过一辈子?”

点了点头,阮尚东说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不过不是在监狱,而是在地狱。

监狱的生活算什么?有吃的,有喝的,还有住的……

他要让徐慧敏好好享受一下地狱般的感觉,让她尝尝什么是生不如死。

比起他给她安排的余生,监狱都算是天堂了。

而云立辉现在对徐慧敏那是恨之入骨。

既然阮尚东有他的安排,他照办就是了。“好,我等会儿就以丈夫的名义帮她办理转院手续。”

“我已经安排了专家等着。不过徐慧敏的情况好像有些不乐观,能不能治好还是一个问题。”阮尚东说。

而云立辉哪里还会去管徐慧敏的死活?只是愤愤的说道:“死了也好,免得丢人现眼。”

为了徐慧敏不给云家蒙羞,他已经花了好几百万来进行公关处理了。

这个贱人,简直就是个扫把星。

而阮尚东看着云立辉那一脸愤慨的模样,只是勾了勾嘴角,没有再说话。

他刚刚那么说一来不过是试探一下徐慧敏在云立辉心里到底还有什么地位。

而来,不过是为接下来的时候提前给云立辉打个预防针而已。

云立辉走后,秦特助有些不解的问着阮尚东:“总裁,你这是……要做什么?”

冷唇一勾,阮尚东抛下两个字。“你猜?”

秦特助汗颜。

他要是能够猜到他们家总裁在打什么主意,他刚刚就不会问了。

但是他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那就是徐慧敏真的会彻底倒大霉了。

谢谢亲爱的勾勾99朵鲜花,谢谢亲们的月票和评价票,么么哒。爱你们大家。(づ ̄3 ̄)づ╭?~

月底啦,有评价票的亲,有月票的亲,不要留着报废哦。(*^__^*)

*

然后关于尚东要怎么折磨徐慧敏,我估计没有亲能够猜到。

哈哈。

因为秦特助都猜不到,你们估计也猜不到啦。→_→

不过也是可以试试的,猜对了有奖励哈。(*^_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