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章:尚东吃佳人豆腐/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云立辉分开之后,阮尚东直接让秦特助开车来到了医院。

病房里,云爱琳和宋家兄弟都在。

在看到阮尚东来了之后,宋子书当下欢喜了,笑着冲阮尚东喊了一声:“表姐夫。”

听到宋子书叫自己‘表姐夫’后,在外人面前不是冷若冰山,便是面无表情的阮尚东,刚刚踏入病房的脚微微一顿。

原本他还觉得病房里这么多人在对云佳人休养不好,可宋子书这一声‘表姐夫’完全就是叫到他的心坎里了。

因为徐慧敏的事情他其实还是有些心情不悦的。

不过宋子书的这一声‘表姐夫’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讨得了他的欢心。

他俯视着比自己矮了四五公分的宋子书,第一次认真的打量着他。

宋子书至少有一米八的个子,栗子色的头发在灯光下闪着亮光。

他穿着一件格子衬衫和一条牛仔裤,脚上是一双国际品牌的休闲鞋,给人相当清爽干净的感觉。

五官俊美,皮肤白白净净的,是个阳光俊美型的小鲜肉。

尤其是那双眼角微微上扬,满含笑意的桃花眼最是迷人,想来应该勾了不少的少女的心。

阮尚东朝他笑着微微颔首,问道。“你是子书吧?”

被阮尚东一眼认出,宋子书那是相当的兴奋。

原本他还担心自己叫了他‘表姐夫’之后会引起他的不快。

谁知道传言的冰山总裁非但没有责怪自己,反而还对自己笑了。

看来他很喜欢自己叫他表姐夫。

这么想着宋子书笑眯眯的说道:“表姐夫你竟然认出我了?很多人都会把我和我哥弄混,你才见过我一两次面,竟然就认出我是宋子书。”

阮尚东非常耐心的说道:“你跟你哥哥性格不一样,一个少言寡语,一个性子开朗,所以很好辨认。当然,如果你们两兄弟同时保持沉默不言,也许我还真的分辨不出来。”

站在门口的秦特助见自己家总裁竟然对宋子书说了这么多话,还那么耐心,心里当然是惊讶的。

不过转念一想,倒也能够理解。

宋子书那一声‘表姐夫’可是拍对了马屁,正中阮尚东下怀。

云佳人见阮尚东跟宋子书还算谈得来,脸上一直微微的笑着。

这次车祸虽然云立辉没有来看过自己一次,但是姑妈云爱琳和两个表弟对自己的关心终于再次让她体会到了家的温暖。

其实赵丽琴和云梦雪还有云浩哲也是刚刚来看过她。

不管他们母子是表面功夫也好,还是真心实意的也罢,云佳人都觉得很开心,很温暖。

“忙完了吗?”她轻声问着阮尚东。

阮尚东在床沿轻轻坐下,点了点头。“忙完了。”

“那你吃饭了吗?”云佳人继续问。

“已经吃过了。”说完,他抬腕看了看表,对着宋子书等人说道:“现在已经快八点半了,你表姐应该要休息了。”

这意思可是很明显的,你们应该回去睡觉了,别在这里打扰我和佳人单独相处。

宋子辰却说:“阮大哥,今天晚上就由我们来守着表姐,你就好好回去休息一下吧。”

在听到宋子辰叫自己‘阮大哥’的时候,老实说……阮尚东心里有些不开心。

很明显,宋子辰还没有承认自己这个表姐夫。

甚至于……从他对自己那有些不冷不热的态度看,他应该对自己有所不满。

而宋子书虽然有些聒噪,其实还算是比较细心的。

他看出阮尚东的脸色隐隐有些不悦了,当下便拉了拉宋子辰的衣角。

随后,他朝阮尚东笑了笑,说:“表姐夫,你已经在这里守了表姐两天两夜,应该回去好好休息。”

原本他们两兄弟过来就是为了守夜的,毕竟阮尚东守了两天两夜实在不好再让他守夜了。

而阮尚东面色不动,他用下巴指了指窗户边上那可陪护用的小床,淡淡的说。:“在这里也可以。那里不是有一张床吗?”

“这里怎么比的上家里的床舒服呢?你还是回去好好睡一觉吧。”其实云爱琳是真的很心疼阮尚东。

这几天阮尚东的行为表现她都一一看在眼里。

就拿自己来说,恐怕都做不到两天两夜不眠不休的,可是这个阮尚东竟然真的做到了寸步不离的守着。

如果不是心里真的爱着佳人,他怎么可能做到这样的份上?

更何况他还是身份无比尊贵的阮家继承人。

而阮尚东怎么可能丢下云佳人自己回去睡大觉呢?“你们回去吧。我现在有些累了。”

宋子辰本来还想说什么,硬生生被宋子书给打断了。“那表姐夫我们就先走了,明天再看表姐。”

“不用了,我打断明天将她接回家里静养。”免得到时候什么苏煜琛,程亦峰这些苍蝇整天往这里跑,徒增烦恼。

“家里?你值的是……哪个家?”云爱琳问。

阮尚东淡淡云淡风轻的说道:“我家。”

闻言,云爱琳和宋家兄弟对望了一眼。“这……好像不太好吧?要不接到我们家好了,这样也方便我照顾。”

阮尚东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不用了,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宋子辰觉得有些不妥当,犹豫着问道:“可是我表姐不是才醒来,还需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吗?这才醒来就将她接回家,会不会对病情有影响?”

这要是将表姐接到他的家里,到时候苏师兄探病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宋子书其实知道宋子辰心里的想法,可他觉得苏煜琛根本就配不上他佳人表姐。

见阮尚东面色隐隐冷了下来,他连忙在一旁打着圆场。“我说哥,既然表姐夫会做这个打算,肯定是问过医生的,你就别操这个心了。走吧,表姐和表姐夫也该休息了,咱们就别打扰了。妈,走吧。”

随后母子三人跟阮尚东和云佳人打了个招呼,便走了。

其实云爱琳觉得阮尚东将云佳人接到他家是不怎么妥当的。

毕竟云佳人又不是没有家,就算是云立辉这个爸爸不怎么关心她,可她还有她这个姑妈啊。

就这么被阮尚东接去了他家里,到时候别人会这么看他们云家呢?

只是碍于阮尚东这个人说一不二的性子,再加上这两天阮尚东对云佳人那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也不好再反对什么。



车里,宋家的司机安静的开着车。

云爱琳和宋家两兄弟坐在后排,两人坐在云爱琳的两边。

宋子辰整个人的脸色有些阴沉,看起来心情很不高兴。

纠结了半天,他还是忍不住对着云爱琳说道:“妈,真的就让那个阮家少爷将表姐接到他家去吗?这也太不妥当了,要是被外人知道了指不定别人怎么说我们呢。”

云爱琳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妈妈也觉得有些不妥。但是……他毕竟现在是你表姐的男朋友,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宋子辰不悦的说道:“那也不能让他接到他家去啊,两人又没有结婚就这样住在一起,以后万一分手,传出去对表姐的名声不好。”

一听这话,宋子书不乐意了。“我说宋子辰你怎么回事啊?什么分手不分手的?你就不能往好处想吗?你能不能祈祷咱表姐以后幸福一辈子啊?再说了,现在年轻人谈恋爱同居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吗?你在这里瞎操什么心啊?”

原本宋子辰就对宋子书刚刚的行为感到有些不满。

如今见宋子书说的理直气壮,宋子辰当然更加的不乐意了。“我才想问问你你今天怎么回事呢。他都跟表姐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你就一口一个表姐夫的,别人还以为我们攀附他们什么呢。”

闻言,宋子书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我的天,你到底在矫情什么?表姐夫多好的一个人,这几天他是怎么对咱们表姐的你没看到啊?”

“那又怎么样?我反正觉得这件事情很不妥当。”

如果没有苏煜琛先入为主在他心里塑造了一个好形象,宋子辰应该会很容易接受阮尚东的。

只是,怎么想都觉得苏煜琛其实更加合适云佳人。

毕竟两人的家族条件差不多,身份背景上没有很大的差异。

再加上苏煜琛心里一直有云佳人,所以他还是不希望看到苏煜琛郁郁寡欢,闷闷不乐的样子。

而宋子书跟他的想法却是恰恰相反,他是强烈反对苏煜琛跟云佳人在一起的。

无语的撇了撇嘴,宋子书说:“得了吧,你心里在打什么主意我还有不知道的?无非就是因为你那个什么苏师兄嘛。我可跟你讲,你最好趁早让他死心吧,他这辈子都没机会的。”

撇开其他事情不说,就拿他当初还跟云诗妍订过婚,他就坚决的不同意。

不管苏煜琛有什么苦衷,也不管他心里对云佳人是什么样的浓情爱意,他就是反对。

他的确是京都律师界的佼佼者,的确前途无量,但是他也个没有主见的人,这样的人根本配不上他表姐。

阮尚东就不一样了,身份背景抛开不说,他在商界是什么样的存在谁都知道。

而且像他这样的冰山总裁一旦动心,那绝对就是不到海枯石烂绝不放手的类型。

就拿这两天他寸步不离的守在病房里,他就知道阮尚东对自己的表姐那是真心实意的。

也只有阮尚东,才能给自己表姐想要的幸福。

因为他发现在阮尚东出现的时候,他很明显从表姐云佳人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甜蜜与幸福。

所以,他是坚决站在阮尚东这边,而相当反对苏煜琛的。

宋子辰不服输:“有没有机会也不是你说了算。”

宋子书也不甘示弱。“那也不是你说了算的。”

“……”

两兄弟就为这战队的事情在车里你一言,我一语的吵了起来。

云爱琳实在是烦不胜烦了,终于呵斥道:“好了你们两个,多大点事情在这里吵来吵去的,像什么话?”

两兄弟齐齐闭嘴不语。

只听云爱琳对着宋子书说道:“你哥说的对,将你表姐接到阮家的确有些不妥,他虽然考虑的太过长远,但也是为了你表姐好。”

之后,她又转头对着宋子辰说道:“但是你弟弟说的也对,那阮家少爷对你们表姐是真心实意的,这点我也是看得出来的。只要你表姐愿意,咱们就随她的意思。你表姐也是二十四岁的人了,她能够自己拿主意了,咱们就别操这份心了。”

云爱琳这么一说,两兄弟这才彻底闭嘴了。



而病房里,云佳人和阮尚东对于宋家因为两人引发的一场争执自然是毫不知情的。

当然,云佳人的想法其实跟云爱琳一样,觉得自己就这么搬去阮尚东的家里,的确是有些不妥当的。

给云佳人打来了一盆热水,阮尚东见她欲言又止,问她;“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犹豫了一下,云佳人说道:“既然你问了,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觉得,我搬到你家去真的有些不适合。”

到时候两个人天天住在一起,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她虽然已经想起跟阮尚东的过往,但是却觉得自己好像还没有准备好。

加上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她现在都有些疲倦,甚至是厌倦了。

阮尚东拧着手中的毛巾,笑道:“有什么不适合的?你迟早是我的老婆。我已经打算好了,等你的身体痊愈之后,我们就订婚。”

闻言,云佳人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不由得惊呼一声:“订婚?”

见云佳人是这个反应,阮尚东顿时苦下了一张脸,表情看起来相当的委屈:“怎么?看你的反应,你难道不想嫁给我吗?”

看到阮尚东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云佳人哭笑不得。“那个,也不是……就是觉得是不是太快了一些?”

就算两个人六年前交往过一段时间,可是毕竟分开了五年了。

这期间两人是一点的联系都没有,也不知道在彼此身上发生了些事情。

也不知道两人的性格是不是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有所改变,是否还适合在一起。

所以……她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是阮尚东的想法却是完全不同。“哪里快了?如果不是五年前徐慧敏制造的那场车祸,我们两个应该早就结婚了,也不会分开了五年。”

“你真的……要跟我结婚?”虽然听到他这么说,自己心里的确是很甜蜜幸福,但是还是觉得结婚这种事情应该要慎重。

“难道你不想跟我结婚?”阮尚东不答,反问。

“当然不是啦。”她曾经就幻想过跟阮尚东一起幸福快乐的生活。

也曾经做着每一个女孩都会做的公主梦。

幻想着穿着洁白的婚纱,跟眼前这个男人一起步入婚姻殿堂。

得到云佳人这个回复,阮尚东顿时眉开眼笑。

他将手里的毛巾仍在了木盆里,起身凑到云佳人的面前,含住了她的嘴唇。

不同于之前的蜻蜓点水,这次的吻有些来势汹汹,却也不失温柔。

含住她的双唇,阮尚东不住的舔吻着,轻咬着,吸允着。

随后他灵巧的撬开她的贝齿,宛如灵蛇一般的舌头滑入她的口中,与她的小巧的舌头在口中交叠。

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了暧昧旖旎的味道,刺激着两个人的神经。

直到阮尚东发现自己有些控制不住了,这才轻轻放开了她。

见阮尚东那憋的满脸通红的样子,云佳人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稳住了呼吸后,阮尚东看着病床上还在笑着的云佳人,沙哑着声音说。“你还笑。”

“你这个样子好可爱。”说完,云佳人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她笑的相当开心,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似得,带着一丝俏皮的感觉。

闻言,阮尚东彻底无语。

第一次听到有人用可爱两个字来形容自己。

等他的身理反应终于是没有强烈的时候,他看了看盆子里的水,准备换一盆。

等他重新打来热水之后,云佳人也渐渐止住了笑容,只是脸上依旧挂着狡黠的笑意。

什么时候,他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嘲笑?

这可是不他所不允许的,看来……得给这个小丫头一点教训才行。

这么想着,阮尚东脸上露出了一个相当诡异的笑容,看的云佳人心里有些发毛。

她看着阮尚东拧着毛巾,微微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要干嘛?”

阮尚东朝她展开一抹温柔无比的笑容,及其温柔的说道:“很显然,我要帮你擦身子。”

干笑了两声,云佳人说:“这个……还是不用了吧?”

“怎么行呢,你都已经四天没有洗澡了。”从她出车祸那天到现在,已经整整四天了。

前两天因为情况尚处于危险阶段,所以不能乱动。

如今她已经醒来,医生也说醒来之后悉心养病就没有什么大碍。

所以他才想着今天帮她擦身子。

云佳人想着自己已经四天没有洗澡,顿时心理作用一发作,觉得自己浑身黏糊糊的。“那我自己来。”

阮尚东依旧保持那个迷人不偿命的微笑,说:“那怎么行呢,我在这里就是为了贴身照顾你的,怎么能让你自己来呢。”

看着阮尚东笑的越发诡异,云佳人觉得背心有些发凉。“可是,我为什么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阮尚东拧干了毛巾,开始擦拭着她的脸颊。“那一定是你的错觉。”

之后,云佳人一直盯着笑容诡异的阮尚东,心里琢磨着这货指不定是要找自己报仇呢。

很快,阮尚东的动作应证了她的猜测。

当阮尚东拿着毛巾钻进云佳人的衣服,然后……

等他的手拿着毛巾爬到某一处的时候,云佳人连忙惊呼一声:“你……你别碰那里。”

她现在很怀疑阮尚东是在帮自己擦身子,还是挑逗自己。

而阮尚东抬眼朝云佳人展开一个迷人的笑容,说道:“那怎么行呢?全身都要擦一遍的。”

云佳人连忙惊呼反对:“不用啦,等过两天我自己洗澡。”

“那可不行。你现在还不能洗澡,你忘记你脚上也有伤吗?虽然不是很严重,不过现在还打着石膏缠着纱布呢。所以这种劳力活呢,自然就应该由我代劳了。”说着,阮尚东不理会管云佳人那尴尬到发红的脸颊,装模作样的在某处擦了起来。

云佳人反对当然是无效的,只能任由阮尚东在自己的身上到处擦着。

随着阮尚东的动作越来越张狂,她整张脸红的像是熟透的樱桃一样。

随后她觉得自己是在的羞涩的要死,扯过身后靠着的枕头挡住自己的脸。

即便是拿枕头挡着脸,她也依旧闭着眼睛,身子丝丝的绷着。

感受到云佳人整个身子都绷紧了,阮尚东将她捂住脸的枕头拿开,笑着说:“亲爱的你应该放轻松,我现在是在帮你擦身体,请你不要想歪好吗?”

云佳人说:“谁说我想歪了,我只是……”只是有点害羞而已。

其实不能说是有点害羞,应该说是相当害羞。

她整张脸现在都跟火在烧似得,滚烫的可以煎鸡蛋了。

阮尚东笑眯眯的看着她,从左边处换到右边,口中还极为认真的点评着:“手感还不错,富有弹性又光滑细腻。可是好像比上次小了一点点。可能是这两天没有吃好的缘故。”

一听这话,云佳人更是羞的无地自容了。“你擦身子就擦身子,哪里这么多话?”

但是,他刚刚说自己的那里变小了,难道真的变小了吗?

心里一直被这个疑问缠绕着,直到阮尚东去病房里的盥洗室换水了,她忍不住伸出右手在自己身上摸了摸。

口中还喃喃的说着:“明明没有变小啊。哼。竟然开始嫌弃我了。”

原本她是趁阮尚东去了盥洗室悄悄的摸着,谁知道却被探出头的阮尚东给看到了。

听到她口中念念有词,在看到她那有些愤愤不平的模样,阮尚东当然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站在盥洗室的门口,笑眯眯的说道:“我刚刚是骗你的,没有变小。”

听到阮尚东响起的声音,云佳人连忙抽出了手。撇过头,她问着阮尚东:“你……你看到了什么?”

阮尚东眼角眉梢都是满满的笑意:“你做了什么我就看到了什么。”

一听这话,云佳人顿时尴尬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瞪着斜斜靠在墙壁的阮尚东。“你,你不是换水去了吗?”

阮尚东进去将换好的热水端出来,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对啊,我现在正在换水。其实啊,你就算是从C罩杯变成A罩杯,我也一样会喜欢的。”

一听这话,云佳人简直气炸了。“你,简直流氓。说什么帮我擦身体,其实你就是想要对我耍流氓。”

阮尚东不以为意的笑着,理直气壮的说着:“对自己老婆耍流氓那是合法的。”

云佳人气呼呼的说:“我现在还没有嫁给你。”

阮尚东笑眯眯的耸了耸肩,口里说道:“迟早的事情,我不过是提早行驶了自己的权利而已。”

云佳人简直气的头痛:“你……无耻。”

阮尚东笑着说:“谢谢夸奖。”

云佳人:“……”

随后,阮尚东笑眯眯的拧好了毛巾,开始给云佳人擦着没有受伤的那条腿。

其实一开始云佳人是拒绝的,可是她拒绝有用吗?

加上自己现在是个病人,哪里还有什么力气去反对阮尚东?

所以说直到后来,阮尚东借着帮她擦身体,将她浑身摸了个遍,当然除了受伤的部位。

该摸的,不该摸的,通通没有逃过他的魔爪。

想到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她估计每天都会被阮尚东变着法儿的吃豆腐,云佳人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这完全就是从狼窝出来,又掉入了火坑的节奏啊。

谢谢亲爱的们送的鲜花,月票,评价票,二萱就不一一点名了哈。

然后现在还有月票,评价票没有投的亲,抓紧时间投给二萱呀。(*^__^*)

评价票要五颗星星哦,么么哒。(づ ̄3 ̄)づ╭?~

*

然后呢,因为好多小色女,噗……强烈建议二萱让尚东跟佳人腻歪一下,所以这章就满足你们。

接下来会把徐慧敏解决了。

当然其实关于尚东怎么折磨徐慧敏,有一个亲猜对了。

二萱表示这位亲爱的你真的好聪明。噗。

具体怎么虐徐慧敏,接下来看下去就知道啦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