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章:徐慧敏死了?/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云佳人的身子擦拭完毕之后,阮尚东已经体力有些不支了。

他不是铁打的,他几乎是三天两夜没有合过眼了。

一直紧绷着神经守在云佳人的床边,精神处于前所未有的紧张状态。

今天云佳人终于醒了,他也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那根绷着的弦一旦放松,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会放松下来。

没了内心那股紧绷感作支撑,不眠不休的他终于有些撑不住,一阵倦意席卷而来。

他坐在床沿静静的端详云佳人渐渐熟睡的恬静容颜,见她睡的香甜,嘴角还微微上扬着,他满足的笑了。

随后在她依旧有些泛白的双唇轻轻落下一吻,阮尚东这才终于躺到旁边的那个小床上。

这个床虽然比起其他的陪护床大了不少,但是比起他自家那个随意翻滚的柔软大床,这个就显得太过娇小了。

毕竟他足足有一八六的身高,拥有一双让男人嫉妒,女人疯狂的大长腿。

所以对于他这种身高体魄的人来讲,在这张床上睡的那是及其的不舒服,毕竟连翻身都有些困难。

即便如此,阮尚东还是很快就睡着了,渐渐进入了梦乡。

进入他梦乡的,依旧是云佳人那娇俏含笑的笑脸和玲珑有致的身影。

等阮尚东的轻微的呼吸声传来到时候,云佳人悠悠然的睁开了双眼。

借着窗外倾斜进来的月光,她侧过脸颊细细的打量着这个让她魂牵梦萦的男人。

他面对着自己,月光在他身上投下了一片暗黑色的阴影,却让他的五官看起来更加深邃分明。

他的双唇轻轻抿着,那双凌厉却又温柔的双眼此刻也是轻轻的阖着。

她甚至还能看到宛如两把扇子一般的睫毛轻轻的搭在他的眼睑。

无论从哪个角度去打量他,他永远都是那般的俊美迷人,五官完美到无可挑剔。

他可以狂狷霸道,也可以温柔深情;他可以冷如冰山,也可以暖如冬阳。

就是这么个男人,给了自己最美好的初恋。

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恐怕就是在遇到阮尚东之后的那段岁月。

即便是自己失忆之后,他还是能够不知不觉的打开自己的心扉,走进自己的心里,成为那个让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

失忆的这几年她不是没有追求者,甚至于她的身边也出现过相当优异的男孩,可她却从未动过心。

谁曾想到呢,回国不过短短不到四个月的时间,他不知不觉中就撬开了自己的心门。

也许她虽然记不得以前的人事,可潜意识里却依旧为那个人留着自己的心门。

即便千帆过尽,岁月流逝,他依旧还是她最梦想的那个男人,从未变过。

大概,这就是命运吧。

兜兜转转,他等到了她,她也再次找回了他,找回了他们之间最纯真的爱情。

这个夜晚,是云佳人这五年来,睡的最安稳的一个晚上。

因为现在她的身边,有一个叫阮尚东的男人。



这边云佳人和阮尚东相继睡去,而这边却有人难以入眠。

云家别墅的客厅里,云立辉冷冷的坐在沙发上,神情相当严肃。

云诗妍坐在另一旁的沙发里,对于云立辉突然将徐慧敏转院的事情相当不解。“爸,你要给妈转院为什么都不跟我商量一下呢?”

不悦的盯着云诗妍,云立辉说:“我为什么要跟你商量?这个家是你做主,还是我做主?”

“当然是您的做主了。但是,我妈转院这么大的事情,你至少应该提前告诉我一声啊。”刚刚她去医院看徐慧敏,却被告知徐慧敏下午就已经被转院了。

她当时就有些懵了,她爸爸不是管妈妈了吗?为什么突然会要求转院呢?

还是其实她爸爸对妈妈还是有感情的,不愿意看着她就那么死去?

可是以她对云立辉的了解,这个可能性简直微乎其微。

所以她这个爸爸突然转院到底是因为什么?

而这边的云立辉只要一想起徐慧敏做出的那些丧心病狂的事情,他就愤怒。

连带着,对这个他唯一的女儿也有些看不顺眼了。“提前通知你又能怎么样?难道你能改变我的决定吗?”

“爸爸,我知道您决定了事情一向很难改变主意。可是你不是不管逸轩跟妈妈了吗,我想知道你为什么突然会想到帮她转院?”她总认为这事情透着一些蹊跷。

按照她爸爸之前对她妈妈的态度来看,他应该是彻底不会再管她妈妈的死活的。

更何况这次还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更加没有理由突然冒出来转院的。

“云诗妍,你长着这么大脑子是在想什么?难道就任由你妈在医院等死吗?这事情要是传到其他家族的耳中,我云家的面子往哪儿搁?”

“所以您帮我转院,就是为了治好她?”云诗妍还是不相信事情会这么简单。

如果是为了云家的面子,那他应该任由她妈妈死去才对,免得到时候醒来之后还要受刑罚,到时候才会丢云家的人。

云立辉冷眉一瞪,不耐烦的问道:“你以为我转院是为了什么?”

“可你不是很恨我妈吗?”

“正因为我恨她欺骗了我这么多年,我才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那太便宜她了。”云立辉咬牙说着。

如果徐慧敏就这么死了,对她来讲是一种解脱,他不要。

他要让徐慧敏的余生都在监狱里度过,他会跟监狱长打招呼,让他们好好对待徐慧敏的。

而云诗妍看到云立辉那双目喷着愤怒的光火,便知道云立辉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她就知道按照她这个爸爸的性格来讲,是不会那么好心帮自己的妈妈转院救治的。

虽然徐慧敏有时候做事情的确让她觉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可她毕竟是她的亲妈。

从小到大她都将自己当成公主一样捧着,就算是对自己严格要求那也是为了她将来能够嫁入豪门。

想起徐慧敏前途堪忧,云诗妍心里真的慌了。“爸。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妈她其实真的很可怜,这些年她过的什么日子难道您还不清楚吗?”

“那是她活该,她自找的。”为了嫁入云家竟然还杀了云念依。

他虽然不爱云念依,这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总是有那么一些兄妹情分在的。

可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外表看起来善良温柔的徐慧敏竟然会制造了那么一场车祸,夺取了云念依的生命。

如今想起与云念依小时候的那些时光,他心里也万般不是滋味。

心里面,顿时对云佳人产生了一些愧疚的心理。

如果不是因为他,不是因为他给徐慧敏幻想,也不会让她失去母亲。

云诗妍原本还想为徐慧敏求情,却在触碰到云立辉那双眼睛的时候硬生生的将口中的话憋了回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负责帮着徐慧敏转到国外进行救治的医护人员却打来了一通电话。

电话那边,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云先生,很遗憾的通知您,您的妻子徐慧敏女士在刚刚停止了呼吸和心跳,不幸离世。”

一听这话,云立辉震惊了。“什么?你说她死了?”

“是的。这次车祸她受伤严重,能够支撑三天已经是奇迹了。很抱歉,我们也无能为力。”

沉默了两秒钟后,云立辉说道:“死了就死了吧,随便你们怎么弄吧。”

“死亡证明还麻烦家属来签字。”

“知道了。我会派人过去的。没什么其他的事情我挂了。”他的声音透着一些不耐烦,随后便挂了电话。

云诗妍从云立辉与那边的对话中,听出了一个大概。

但是,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我妈她……”

云立辉冷冷的说:“死了。”

在听到云立辉的话后,云诗妍整个人的脑袋一下子就懵了,都快忘记了呼吸。

半箱之后,她才回过神来问道:“死了……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

云立辉冷然的反驳:“什么好端端的?你妈这是自己作死。她要是不开车去撞云佳人,她会受那么重的伤吗?现在会死吗?”

“可是我早上去医院看她的时候,她还有呼吸啊。”

“她那时候就已经是半死不活了。好了,别在这里跟我废话了,赶紧去给你妈办后事吧。”

说完,云立辉起身,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云诗妍盯着云立辉那冷漠决绝的背影,不禁怒上心头。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和勇气,云诗妍冲着走到旋转楼梯处的云立辉,喊道:“云立辉,好歹她也是你的妻子,她现在死了你就不去看她最后一眼吗?”

这是云诗妍第一次对云立辉用这样的态度说话,甚至于直接喊了他的名字。

云立辉当然是在云诗妍的话落音后停住了脚步。

他慢悠悠的转过身子,居高临下的怒视着云诗妍,愤然说道:“一个死人,有什么好看的?”

云诗妍不甘示弱的回道:“你自己的妻子死了,你难道就不怕别人知道你这么无情无义后,而耻笑你吗?”

闻言,云立辉冷笑一声:“你妈她是杀人犯,她本来就该死,就算救醒之后不判死刑,也只能在牢里度过。我为什么要去看一个杀人犯?更何况她还指使别人去害死你爷爷……这样女人本来就该死。”

先是为了嫁进云家而谎称给自己生了儿子,以此来旁敲侧击,拐弯抹角的让自己跟云念依离婚,说什么要给儿子一个名分。

后来因为老爷子坚决的反对和为了顾全云家的名声,她的奸计才没有得逞。

谁曾想到,她为了嫁入云家,后来竟然会雇凶杀人。

真是个丧心病狂的疯女人。

他当初真他妈是瞎了眼才会觉得这个女人温柔贤惠,瞎了眼才会为了她生的野种而不顾及云念依的感受。

而云诗妍被云立辉的话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是啊。

她妈本来就是杀人犯,之前企图杀死爷爷,后来又企图开车撞死云佳人。

虽然爷爷没死,云佳人没死,可她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

这就是她的妈,死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帮到自己,死后还要在自己的人生抹上这耻辱的色彩。

真不知道她应该恨她好,还是感激她将自己带到了这个世上。

看着云立辉绝情的消失在了楼梯,云诗妍提着自己的包包便出门往另一家医院奔去。

途中,她给云逸轩打了个电话,通知他徐慧敏已经去世的消息。

而云逸轩原本对徐慧敏是存在许多怨言的,这一听徐慧敏竟然死了,多少还是有些伤心难过,有些不能接受。

两人来到医院后,被护士带着来到了医院的太平间。

走在走廊里,云诗妍和云逸轩两人的背脊不住的发凉,总感觉有一种蚀骨的冷气从脚底窜入背心,让人不寒而栗。

将两人领到了一个停尸房,工作人员说:“进去吧,她就在里面。”

其实,纵使知道那里面躺着的是自己母亲,可两姐弟还是有些胆怯的不敢进去。

因为这个地方实在是阴气太重,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和恐惧感。

见两姐弟扭扭捏捏的站在门口,谁都不敢迈出那一步,工作人员有些不耐烦了。“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被那工作人员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云诗妍捂住胸口看了两下。

等她终于平复了心跳之后,她才颤抖着声音问着站在身后的工作人员。“那个,您能陪我一起进去吗?”

“也是,里面还停了另一具尸体,你们害怕也很正常。走吧,我带你们进去。”说着,那工作人员率先进入了停尸房。

两姐弟一前一后的跟着,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这股阴森森的恐惧感将两人原本悲伤的情绪全部冲走,如今剩下的,只是恐惧。

站在停尸床的边上,工作人员问着两姐弟:“你们是自己掀开那白布,还是我来帮你们掀?”

云逸轩摆了摆手,说:“算了算了,我妈都已经走了,就别打扰她了,让她走的安心点吧。”

“那不行,好歹也得看一眼。”说着,那工作人员伸手掀开了盖在徐慧敏脸上的白布。

两姐弟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就连忙闭上了眼睛。

因为车祸撞的徐慧敏都有些面目全非了,如今看起来真的非常恐怖。

一边脸高高肿起,一边脸有不满了擦伤,看起来相当的狰狞恐怖,让两姐弟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不是因为两姐弟之前站在病房外面往里看的时候,看到徐慧敏的脸上都缠着纱布。恐怕都认出躺在这儿的这个人就是他们的母亲。

看了徐慧敏最后一眼之后,两姐弟联系了殡仪馆的人来讲徐慧敏送到了殡仪馆,等着火葬。



翌日一早,亲自喂云佳人吃过早餐之后,阮尚东便让秦特助安排了云佳人出院的事情。

看着阮尚东帮着自己殷勤的收拾东西,云佳人靠在枕头上弱弱的问道:“真的要搬到你家去吗?”

阮尚东头也不抬的回道:“那当然。”

其实他原本是打算搬到他在明珠苑楼上买的那个房子里。

可是那房子才刚刚装修好,还需要流通一下空气,所以就暂时打算先搬到香山别墅一段时间。

“可是,我都还没有清瑶说呢。”受伤的事情没有告诉文清瑶她已经是有点心虚了。

要是自己再这么一声不吭的搬走,到时候文清瑶肯定会大发脾气的。

阮尚东问道:“你搬到我那里去,关她什么事?”

云佳人说:“我跟清瑶本来就是一起住的,我思来想去觉得还是不能就这么将她一个人仍在明珠苑。”

这话一出,阮尚东脸色有些不悦了。“所以你的意思是,要一直跟她一起住在明珠苑。”

云佳人朝他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

阮尚东丢下手里刚刚收拾好的毛巾,走到床沿坐在,轻声细语的说着:“你现在是特殊时期,文清瑶又不在家,你住在家里谁照顾你?我能放心将你一个人仍在家里不管吗?乖,别闹了。文清瑶那里我去说,你就乖乖的配合我就好。”

想了想,云佳人也觉得阮尚东说的有道理,便也点了点头。

随后她想起了徐慧敏。“徐慧敏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阮尚东不答反问:“你是想她就这么死了呢,还是想她活着受尽折磨?”

云佳人咬牙切齿的说道:“她害死我的妈妈,死了太便宜了她了。”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已经在安排了,保证让她生不如死。”说完,阮尚东给了云佳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她微微有些愣住。“什么意思?”

“回去再告诉你。”说着,阮尚东便继续帮着云佳人整理衣服。

想到这里毕竟是医院,人多口杂的,云佳人也就点了点头。

待一切收拾好了之后,阮尚东推来了准备好的轮椅。

动作轻柔的将云佳人抱到了轮椅上坐好,然后他亲自推着云佳人乘坐电梯来到一楼门口。

车子早已经在门口候着了,阮尚东将云佳人从轮椅上抱到了车里。

秦特助坐在驾驶座,发动引擎,车子便驶出了医院。

回到香山别墅后,佣人们早已经守在门口等着了。

吴妈也早已经让佣人们将一楼的一个卧房准备好了,只等着云佳人回来。

等阮尚东将云佳人抱到了轮椅上的时候,佣人们齐齐的向两人喊道:“先生,夫人。”

云佳人有些尴尬的朝站成一排的佣人们点了点头。

其实对于‘夫人’这个称呼,云佳人其实到现在还是有些不适应的。

毕竟她跟阮尚东现在连婚都没有定,叫‘夫人’的确有些不太合适。

不过阮尚东是个矛盾体,温柔与霸道共存,只要他认为这件事情是对的,那就必须执行。

所以,她也只能笑着接受了。

随后,吴妈上前一步,笑着说道:“少爷,所有的一切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阮尚东朝吴妈点了点头,然后推着云佳人来到了一楼的一个大卧房。

这个房间虽然不是主卧,但是布置的相当温馨,而且采光很好,窗户外面便是花园,飘来阵阵的花香,云佳人非常喜欢。

“谢谢你吴妈,我很喜欢。”

吴妈笑容可掬的说道:“少夫人喜欢就好。”

将云佳人彻底安顿好了以后,阮尚东这才找到高特助,询问他关于徐慧敏的事情。

高特助说:“总裁。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好了。云家姐弟去了医院的太平间,在徐慧敏的死亡证明上也签了字。昨天晚上连夜将她送到了殡仪馆。”

微微的勾起嘴角,阮尚东问道:“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如何?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高特助说:“钟教授说徐慧敏现在的情况已经彻底脱离了危险期,短期内应该会醒来的。”

点了点头,阮尚东说道:“很好。送她出国的事情暂时延后,等她醒来之后立刻通知我,夫人要见她一面。”

“是,我知道了。”

“徐慧敏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不准出一点差错。”

“总裁放心。”

“然后这段是时间我的办公地点就在家里,立刻将我所有资料搬到书房。”

“是。”

随后,阮尚东便去房间里陪云佳人了。



而这边,徐慧敏的死在云家并没有引起什么关注和波澜。

只是云老爷子觉得徐慧敏就这么死实在太便宜她了。

当然,作为一家之长的云立辉对于徐慧敏的死当然也是不管不顾的态度,云家的其他人当然也没有那个心思去管她。

所以徐慧敏的丧事就全权交给了云诗妍。

她年纪也才不过二十四岁不到,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丧事办的既仓促又冷清。

出殡那天除了两姐弟,都没有人去送徐慧敏最后一程,场面看起来相当的尴尬。

等徐慧敏的丧事办完之后,云诗妍沉着一张脸回到云家别墅。

如果不是为了要钱,她真的不想再踏入这个地方,面对那个无情无义的父亲。

“云诗妍,你回来就是为了给我脸色看?”看到云诗妍板着一张脸,云立辉当下便不乐意了。

云诗妍看到云立辉一张脸冷了下来,面色渐渐缓和了下来

办徐慧敏的后事已近花去了自己的积蓄,如今身上统共只有两三万块钱。

可是云逸轩还要读书,她还要生活,这么些钱这么够花?

这按照从前的生活标准,她的一个包包都不止这么多钱。

扭捏了一会儿,云诗妍还是开口了。“对不起爸爸,因为我妈妈的事情惹您不开心了,我向您道歉。”

云立辉翻着手里的文件,头也不抬的说道:“说吧,到底什么事情?是不是回来问我要钱了?”

点了点头,云诗妍说道:“爸,您也知道我妈的丧事都是我自己一手操办的,如今我身上已经没有钱了。”

放下手里的文件夹,云立辉抬眼看向站在一旁有的云诗妍,说道:“云诗妍,你现在已经二十四岁了,是不是应该学会自食其力了?”

如果单纯的只是云诗妍一个人花钱,他怎么说多多少少也会给一些的。

可是一想起云诗妍还带着云逸轩那个拖油瓶他就来气。

“可是……”不止是她现在缺钱,云逸轩在国外上学也要花钱的。

她身上现在的钱只够买两个人的机票,除去之后可能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云立辉冷哼一声。“别想我再给姜逸轩一分钱。”

“爸。他毕竟叫了您十八年的爸爸。”

一听这话,云立辉彻底恼了。“所以我才觉得耻辱,这对我来说是奇耻大辱。”

就是因为云逸轩的存在他才成了一个笑话,一个傻逼。

帮着别的男人养了十八年的儿子,说出去简直丢死人。

“可是您总不能不管我吧?我好歹也是您的亲身女儿啊。您从前不是这样的,为什么我妈一出事后您就变了这么冷血了?”

她是真的无法理解一个人为什么可以变的这么快。

从前她这个爸爸对自己那几乎都是百依百顺的,可是现在呢?

这就像是从幸福的天堂一下子坠入了地狱。

“我告诉你云诗妍,你现在已经是成年人了。你有手有脚,我没有义务再供养你,更别说是姜逸轩那个野种了。我最多给你买一张去美国的机票,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云立辉头也不回的上楼去了。

云诗妍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心里又气又恨。

以前还没有跟着徐慧敏来的云家的时候,她一个月的生活费都几十万。

可现在呢?

手里面剩下的钱也不到五万块,在美国那种地方生活能支撑多久?

谢谢亲爱的勾勾61朵鲜花,亲爱的珍珍10朵鲜花,亲爱的筱筱5朵鲜花。

187**7592,182**5333,taozhixiaowu的一朵鲜花。

谢谢投评价票,月票的亲,谢谢大家。爱你们。(づ ̄3 ̄)づ╭?~

*

今天六一儿童节,祝所有的亲节日快乐哈。(虽然我们好像已经不再是儿童了,但是我们有一颗童心,对不?)

(*^__^*)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