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章:你猜我为什么杀死你大伯/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诗妍看着云立辉消失的背影,双手紧握成拳,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双唇,眼里满是不甘心。

就算姜逸轩不是他的儿子,可自己好歹也是他亲生女儿啊,没想到他现在竟然变得冷血无情。

如今身上还剩下那几万块钱够干什么?除去机票钱她还要不要吃饭,要不要生活了?

想到自己出生以来几乎没有缺过钱,日子虽然不是锦衣玉食也是不愁吃喝。

可是如今呢,自己竟然有些走投无路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今天的局面?到底是谁害她变成了今天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除了那个云佳人,还能是谁呢?

她就是自己今生的克星,她当年就应该死在那场车祸中,她当年就不该活下来。

想到自己今天的一切都是云佳人造成的,云诗妍恨得咬牙切齿。

怒气冲冲的回到和姜逸轩暂时居住的酒店后,她愤愤然的坐在沙发上,双手环胸,双眼冒着愤怒的火花。

姜逸轩看到云诗妍回来了,连忙上前询问:“怎么,要了多少钱?看你这幅样子,应该不多。”

云诗妍不耐烦的瞥了姜逸轩一眼,没有说话。

姜逸轩看到云诗妍这副不耐烦的样子,也不乐意了。“你说话啊,到底要了多少钱?”

云诗妍原本的脾气也很暴躁,如果不是因为姜逸轩她现在也不至于这么惨。

看到他对自己那满脸不乐意的样子,云诗妍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她冲姜逸轩大声呵斥道:“你能不能闭嘴,你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

姜逸轩也不甘示弱的高声回击道:“诶,我说云诗妍,你有火别朝我发,我可不是你的出气筒。好,你既然这么看我不顺眼,那就赶紧把钱给我,从此我们分道扬镳,谁也别干涩谁。”

说完,姜逸轩坐在云诗妍旁边的沙发上,等着云诗妍给钱。

云诗妍现在身上统共就只有那么两三万块钱,怎么可能给姜逸轩呢?“你要走就走,我不会拦你,反正你也满了十八岁,是个成年人了。但是你别想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

这要是给了姜逸轩,别说是去国外,她接下来吃什么,喝什么?

一听这话,姜逸轩是彻底炸毛了。“我说云诗妍,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诗妍一双眼睛瞪着姜逸轩,坚决的说道:“就是你听到的意思。”

姜逸轩咬着牙齿,像是看仇人一样的看着云诗妍,问道:“我再问你一遍,你给不给钱?”

“不给。”说完,云诗妍将脸撇到了一边,不再看姜逸轩。

而姜逸轩见状咬牙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

随后,看到了云诗妍放在身边的包包,他一把拿起,从里面翻出了云诗妍的钱包。

见状,云诗妍朝着姜逸轩吼了一声;“你干什么,你把钱包还给我。”

说着,她便朝姜逸轩扑了过去,却被姜逸轩无情的推倒在了地上。

将云诗妍钱包里的一千多块钱的现金掏出来装进自己的兜里,姜逸轩又将云诗妍的几张银行卡全部取了出来。

“密码是多少?”姜逸轩拿着云诗妍的银行卡,冷冷的问道。

云诗妍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姜逸轩手里拿的银行卡,说道:“那些卡里根本就没钱了。”

姜逸轩冷笑一声,问道:“没钱你这么紧张干什么?说,密码到底是多少?”

看到姜逸轩变的不可理喻,云诗妍吼道:“姜逸轩,你别太过分了,你这是抢劫。”

冷哼了一声,姜逸轩满不在乎的说道:“抢劫又怎么了,有本事你去告我啊。”

“你……咱别闹了行吗?今天我去云家别墅问我爸要钱,他一分钱都没有给我。”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对自己如此的无情无义,云诗妍心里真的又恨又恼。

谁知道姜逸轩压根就不相信。“鬼才相信呢。”

云诗妍压下了自己的脾气,耐心的说道:“我说的是真的,我爸真的一分钱都没有给我,他只说会给我买去国外的机票,然后让我自己自食其力。”

姜逸轩冷笑了一声,说:“呵,他还真够可以的。不但对我和妈这么无情无义,连带着对你也是如此。看来你这个女儿在他心里也没什么地位嘛。”

云诗妍被姜逸轩的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生着闷气。

想到从前那充满了欢声笑语的家庭如今变的支离破碎;

想到自己梦寐以求的豪门梦想也彻底的灰飞烟灭;

想到自己现在几乎走投无路,将来的生活没有一点的着落……

云诗妍忍不住红了的红了眼眶。

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老天爷对自己这么的不公平。

明明都是云家的女儿,为什么云佳人可以得到云家其他的人喜爱,而自己却只能被他们一个个的嫌弃?

凭什么云佳人可以享受那种众星捧月般的生活,而自己却要为将来的生活发愁?

凭什么云佳人可以得到阮尚东的喜欢,嫁入豪门,而自己却因为一段视频却受人耻笑?

姜逸轩站在一边,看着云诗妍那热不住落泪的样子,忍不住心软。

怎么说两姐弟一起生活了十八年,云诗妍虽然性格古怪,但是却他这个弟弟还是很疼爱的。

想到从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样子,姜逸轩也是忍不住一阵心酸。“你别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这卡我不要了行吗?”

云诗妍无声的哭泣着,姜逸轩连忙抽出纸巾递给她。

接过姜逸轩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云诗妍说:“逸轩,我们是亲姐弟,妈妈已经丢下我们走了,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才是最亲的人。所以以后我们不要再争吵了好吗?”

看到云诗妍哭红了眼眶,姜逸轩在一旁轻声安慰着:“好了,我答应你好了,你别哭了。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云诗妍吸了吸鼻子,止住泪水,说:“还能怎么办?尽快回美国吧,关于你上学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

第二天,云诗妍接到了云立辉助理的电话,说是机票已经订好了。

于是,云诗妍和姜逸轩乘坐第二天晚上的航班飞去了美国。



而香山别墅这边。

吃饭之后,阮尚东推着云佳人在别墅外面的花园转了一圈。

这花园说大不大,说小也是不小的,跟一个小型的公园一样,有花有树有假山有小河。

因为这别墅是在半山腰,所以从山顶流到京都河的水被阮尚东引了一些到别墅来,这就形成了一跳蜿蜒的小河。

推着云佳人在花园里逛了十几分钟,然后走过一个木桥,两人来到了一个凉亭里。

在凉亭里休息了几分钟后,阮尚东看了看手表,见时间已经快八点多了,便推着云佳人往回走。

一路上,两人都在聊着从前的一些趣事,时不时的还能听到云佳人骂阮尚东两句。

回到房间后,云佳人坐在轮椅上看了看电视,而阮尚东则是去了浴室里。

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哗哗哗的水声,云佳人心里在打着鼓。

她知道阮尚东要干什么,也知道接下来迎接自己的又会是什么。

这两天阮尚东都借着贴身照顾自己的这个借口,变着法子的吃自己的豆腐。

几乎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都被他摸了个遍。

想着等会儿这人面兽心的家伙又要开始他的‘贴心伺候’,云佳人突然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只是她现在腿有一点的不方便,即便是想逃也是徒劳无功罢了。

加上这可是在他的底盘上,自己还能逃到哪里去?

这么想着,云佳人也就放弃了逃跑的念头。

但是也不能任由他继续为非作歹不是?

不管了,今天必须坚决反对,反对到底。

“在想什么?”阮尚东从浴室里出来,将她轻轻圈进自己的怀里。

云佳人说。“我在想我今天还是不要洗澡了。”

“那怎么行呢?天气这么热,出了一身的汗,不洗澡怎么睡觉呢?”

恩,他真的是这么想的,他真的没有别的少儿不宜的想法。

“要洗澡也可以,可不可以让我自己洗?”虽然她已经是成年人了,可是让一个大男人给自己的洗澡,她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即便这个男人是她的男朋友,她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而阮尚东闻言,自然是反对的。“那更不行了。你自己洗多不方便,万一在里面再摔倒了可怎么办?还是我来。”

“我现在只是腿有一些不方便,但是我的手没有一点问题啊。你看,我双手好着呢。”说着,云佳人还在他的面前挥了挥了双臂。

本以为阮尚东会坚持,谁知道竟然同意了。“行,那你自己洗。”

云佳人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阮尚东:“真的?”

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阮尚东说:“当然。你自己洗,我在旁边看着你洗。”

“你……”

“害羞什么,又不是没有看过。再说了,我可是退了一大步了,不准再跟我提条件。”

这么说着,阮尚东想浴桶里的谁也应该差不多了,便将云佳人大横抱起,走进了浴室。

进了浴室之后,阮尚东一腔热情的帮着云佳人脱掉身上的衣服和裙子。

搞得云佳人整个人的脸再次向火烧云一般简直烧的不行。

她怀疑自己的脸真的是可以煎鸡蛋了。

然后就在云佳人坐在浴桶之后,阮尚东竟然也钻进了浴桶里。

“你干嘛?”云佳人不由得惊呼一声。

阮尚东理所应当的回道:“我洗澡啊。”

云佳人简直快要哭了。“你要洗澡等我洗完再洗啊。”

阮尚东却说:“这浴缸里这么多水,我将就着随便洗一下就好。”

到此,云佳人是彻底的无语了。“……”

她现在严重的怀疑自己现在在养病,还是在被他变着法儿的折磨。

最后的结果就是阮尚东不但跟她泡在一个浴缸里,手脚依旧是那么的不规矩的到处乱动。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一定会坚决反对搬到这里来‘养病’,简直就是羊入虎口啊。



而徐慧敏呢,终于在第三天的晚上醒了过来。

阮尚东接到高特助电话的时候,正在跟云佳人一起吃晚餐。

放下电话后,阮尚东对着云佳人说:“徐慧敏醒了,精神看起来还算正常。”

云佳人浅浅的勾了勾双唇,问道:“是吗?那我们等会儿去看看她吧。”

阮尚东点了点头,答应了。“好。吃完饭我就带你过去。”

之后两人安静的吃着晚饭,到了七点多的时候阮尚东叫来了专属司机,载着两人来到了一个地下室。

这是一个有些潮湿,空气闭塞,空间狭小逼仄的地下室。

也是专门为徐慧敏准备的病房,里面有呼吸机等医院器材,确保徐慧敏的生命。

云佳人在阮尚东的搀扶下,透过窗户看向里面。

只见徐慧敏躺在床上,双手双脚都都手铐拷在床架上,她那一双眼珠子此刻正盯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云佳人看了看站在一边的阮尚东,阮尚东朝她点了点头。

随后,高特助将门打开,阮尚东推着云佳人进到了病房里。

在看到徐慧敏那一张原本还算姣好的脸,此刻变得青一块紫一块,上面还有不少的擦伤,半边眼睛还高高的肿起,完全不见了当日的光鲜亮丽。

徐慧敏侧过头,相当淡定的看着云佳人。

云佳人也只是静静的望着徐慧敏,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随后,她撇头看了看站在身后的阮尚东,说道:“尚东,你先出去吧,我跟她聊一会。”

阮尚东看了看病床上情绪相当稳定的徐慧敏,便点了点头,随后转身便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云佳人和徐慧敏。

云佳人依旧只是含着一丝浅浅的笑容盯着徐慧敏,没有说话。

半响之后,徐慧敏终于还是冷笑了一声,说道:“云佳人,你可真是命大,竟然还没有死。”

云佳人轻轻的勾了勾嘴角,淡淡的说道:“徐慧敏,我怎么可能死呢?毕竟,我还要看着你受尽折磨,生不如死的样子。”

闻言,徐慧敏不以为意的笑了。“呵,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落在你手里。不过无所谓,我徐慧敏活了这大半辈子,什么风浪没有见过?

所以有什么招你就尽管使吧。”

云佳人莞尔一笑,双唇轻轻一勾:“那是当然,我不会对你客气的。”

闻言,徐慧敏高傲的将脸撇向一边,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云佳人也不着急,一双清亮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徐慧敏,漫不经心的说道:“不过,我现在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对付你的宝贝女儿和宝贝儿子,这可是个问题。”

一听这话,徐慧敏果然坐不住了。

瞪着一双眼睛,她恶狠狠的看着云佳人,说:“云佳人,有什么招你尽管朝我来,别伤害我的诗妍和逸轩。”

云佳人依旧保持着她那似笑非笑的笑容,神情淡定从容,坐姿优美高贵。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头上缠着的纱布,还有那被剃去的头发,诡异的笑了。“你猜我会不会听你的?”

徐慧敏在触碰到云佳人双眼的时候,身子微微哆嗦了一下,没有说话。

云佳人柔软的声音再次悠悠然的响起了。“如果接下来你能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考虑放他们少受一点痛苦。”

徐慧敏目光凶狠的盯着云佳人,问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那就要看你是不是配合我了。”说完,她依旧似笑非笑的看着徐慧敏。

徐慧敏心里现在充满了恨意,可是自己现在已经落在了云佳人的手里,这就相当于落在了阮家的手里。

她知道自己的逃不掉的,她不知道接下来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但是……她却不能拿自己子女去冒险。

她如今现在都没有了,只剩下了逸轩和诗妍了。

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去激怒云佳人,她不能让他们出事。

哑了咬牙,徐慧敏问着云佳人:“你想要知道什么。”

“五年前那场车祸,跟你有没有关系?”虽然她依稀记得那个男人给一个‘徐女士’打过电话。

但是,她也不能百分百的确定这件事情就是徐慧敏干的。

如果是徐慧敏干的,她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她。

如果不是她干的,那么她也要将真正的幕后指使者给找出来,为妈妈报仇。

而徐慧敏在听到云佳人的问题后,深情微微闪烁了一下。

理了理呼吸,她说道:“没有。”

闻言,云佳人眯起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徐慧敏,轻声问道:“呵,是吗?真的跟你,没有关系?”

“我……”徐慧敏咬着下唇,没有再说话。

她不敢去触碰到云佳人的目光,却也依旧能够感受到她那充满了审视和锐利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想到诗妍和逸轩的命运还掌握在云佳人的手中,她也只能豁出去了。“好,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五年前那场车祸不是意外,是我找人开车撞死你妈妈云念依的。”

云佳人盯着徐慧敏,没有说话。

而徐慧敏却好像打开了话匣子,一说就停不下来。“你知道吗?本来我也想把你撞死的,这样一来,我就可以顺利的嫁到云家,做云家的太太,成为上流社会的贵妇人。我的女儿也可以成为云家的千金,然后嫁入豪门。我的儿子……还可以继承云家的财产。可是你命实在太硬,五年前的车祸没有撞死你,五年后我亲自出马,却还是让你逃过一劫。”

云佳人面色平静的看着面色变幻莫测的徐慧敏。

她那张脸在这个四面都是白色墙壁的房间里,看起来相当的丑陋和恐怖,透着一丝阴森的感觉。

“你知道吗?你的命真的太硬了,你不但克死了你妈,还克死你的爸爸。”说着,徐慧敏诡异的笑了。

而云佳人闻言,一向淡定自若的云佳人面色一变。“你说什么?”

徐慧敏阴阳怪气的笑了笑,说:“哦……你应该还不知道吧?”

云佳人隐约有些不耐烦了:“徐慧敏你到底想说什么?”

徐慧敏没有回答云佳人的话,反而问着她:“云佳人,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恨你吗?”

云佳人一双清凉的眼睛怒视着徐慧敏,脸色已经隐隐有些不好看了。

而徐慧敏却是继续自顾自的问道:“知道你大伯是怎么死的吗?哈哈,是我,是我找人将他推下了悬崖,摔了个粉身碎骨。”

徐慧敏说道这里,云佳人的情绪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

在她的记忆里,大伯云立光对待她像是对待亲生女儿一样的疼爱有加,给了她父亲一般的关心与温暖。

他甚至比云立辉对自己的还要好。

可是……刚刚徐慧敏在说什么?

大伯也是被徐慧敏所杀?

太吶,徐慧敏这个女人简直是丧心病狂。

云佳人那原本清亮的眸子已经渐渐被仇恨所吞噬,她怒视着徐慧敏,恨不得现在就将她碎尸万段。

而徐慧敏看到云佳人那满脸愤怒的样子,竟然笑呵呵的问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杀死你大伯吗?你猜猜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