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章:送去非洲难民窟当技女/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慧敏说完,咧着双唇,看着云佳人笑的得意无比又无比狰狞。

即便是脸上会传来同感,她也毫不在意。

就算是要死,就算是要让她生不如死,她也不会让云佳人好过的。

呵。不过是个鸠占鹊巢的野丫头,凭什么霸占着自己女儿的位置不放?凭什么?

逸轩就撇开不说了,诗妍可是实实在在云立辉的女儿。

凭什么真正的云家千金却要被人评头论足,指指点点?

凭什么云念依这个贱人要怀着别人的孩子嫁给云立辉,挡住自己的未来?挡住自己女儿的未来?

如果不是五年前在云立辉喝醉酒后无意间吐露出这个秘密,她大概到现在还不知道云佳人竟然不是云立辉的女儿。

而她既然不是云立辉的女儿,又凭什么要霸占着云家千金的位置?

她的女儿实实在在的云家千金却要被人数落鄙夷瞧不起,这是她导致最后对云念依起了杀心的真正原因。

她必须要除掉云念依和云佳人,自己的女儿才有机会翻身。

看到云佳人那备受打击的样子,徐慧敏心里得意的很,在这略显诡异的空间里笑的更是狰狞扭曲。

云佳人看到徐慧敏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看到她那笑的狰狞又得意的样子,她恨不得现在就将徐慧敏千刀万剐。

她花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控制住了扑上去将她撕碎的冲动。

徐慧敏现在心里正得意呢,才不会顾及云佳人此刻是脸色看起来是多么的愤怒。

等她终于笑够了,她才说道:“你那个大伯啊,不……应该说,你真正的爸爸。没错,你亲爱的大伯云立光,才是你真正的爸爸。”

闻言,云佳人脑袋‘嗡’的一声,瞬间懵了。

大伯……真正的爸爸……

不可能的。

大伯怎么可能会是她的爸爸呢?

不可能的,这简直就是太荒唐了。

太荒唐了。

妈妈不可能跟大伯……不可能的。

“徐慧敏你这个疯子,我不许你侮辱我妈妈和大伯。”云佳人有些失控的朝着徐慧敏撕声喊道。

而徐慧敏现在可谓是正说到兴头上呢,无视掉云佳人那想要吞掉她的目光,她继续笑呵呵的说道:“侮辱?呵呵,你以为你妈是什么个好东西?不过就是云家的养女而已,凭什么得到云立光的喜欢?还偷偷生下了你这个孽种,简直不要脸。”

她恨云念依。

这辈子,她徐慧敏最恨的就是云念依。

她抢走了自己所有的一切。

抢走了云立光的爱还不够,还抢走了云立辉妻子的位置。

如果她不知道云佳人是云立光女儿的身份还好一些,当她得知云念依竟然带着云立光的女儿嫁给了云立辉,她简直快要疯了。

这一生,她只爱过云立光的一个男人。

虽然她跟姜大伟有着不正常的男女关系,但是……她的心里只有云立光。

那个英俊潇洒,温柔内敛,成熟稳重的云立光。

可是,他的眼里只有云念依,只有那个云家的养女。

既然这样,她就将目光瞄准了云立光的弟弟云立辉。

就算她得不到云立光,她也要跟他成为一家人,她也要让自己跟他有关系。

哪怕……只是自己的女儿叫他一声大伯。

可是她的计划还是落空了,云立辉虽然迷恋上了自己,却娶了云念依。

当她从云立辉的口中得知云佳人的真实身份后,她几乎快要疯了。

那时候的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让云念依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里,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

事实证明,她做到了,她害死了云念依,呵呵。

云念依死亡的那一天,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

她从来没有像那天一样开心过,从来没有。

而这边,当云佳人在听到徐慧敏的话后,失控的嘶吼了一声:“你给我闭嘴。”

阮尚东在门外听到云佳人失控的嘶吼声,连忙推门进来。

他一脸担忧的看着胸前起伏不定的云佳人,轻声问道:“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脾气?”

云佳人死死的咬住下唇,一双清亮的眼眸冷冷的盯着徐慧敏,恨不得用目光将她千刀万剐。

阮尚东从来没有看到云佳人如此的失控过。

其实刚刚他在门外也听到了一些对话,毕竟徐慧敏现在精神处于亢奋状态,说话的声音有些大。

他也听到了些,只是……他其实完全没有想到云佳人竟然不是云立辉的亲生女儿,而是死去的云立光的女儿。

如果是他,其实也是无法接受自己的母亲跟自己的大伯……

“好了好了,这件事情应该有什么隐情的,你别生气。”阮尚东轻轻安抚着云佳人的情绪。

而徐慧敏却不怕死的继续笑道:“哎,说起你们云家这复杂的关系,我也真是觉得好笑。明明你就是云立光的女儿,却只能叫他大伯。直到他死啊,你都没有叫过他一声爸爸,想起来真是可怜。”

直到现在,徐慧敏想起云立光的死,还是会默默的伤心泪流。

她恨云立光的同时,心里也是深深的爱着他。

当她看到云立光死亡的新闻铺天盖地的传遍了国内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终于解脱了。

可是为什么,她那么恨他,却还是为会他永久的离开而伤心难过呢?

那一天,她独自坐在屋里哭了一夜。

哭过之后,她又忍不住骂他活该。

谁叫他不爱自己呢?谁叫他因为云念依的死来质问自己的?

他既然那么爱她,那她就成全他好了。

成全他们,在阴曹地府相会。

反正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得到云立光,甚至于……他还说要将自己亲手送进监狱。

所以,她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呢?

知道他有登山的习惯,所以……她便让姜大伟偷偷尾随,伺机将云立光推下了万丈深渊,至今都没有找到尸骨。

而徐慧敏的话刚刚说完,阮尚东倏然起身。

随即,他那一个冷冽无比的眼神,直直的投向了徐慧敏。

被阮尚东那蚀骨冷血的目光吓的怔住,徐慧敏总算安静了两秒钟。

后,阮尚东转身对着守在外面的钟教授说道:“看来她的身体状况很好,应该可以作坐飞机了吧?”

钟教授从门外走了进来,看了看徐慧敏,说道:“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再观察两天。”

阮尚东看着已经轻轻缩起脖子的徐慧敏,咬牙道:“可是我一秒钟都不想等了。”

钟教授有些为难的说道:“可是阮少爷,她今天晚上才刚刚醒,情况还有些不怎么稳定。这样吧,为了保险起见,今天晚上再观察一下,如果没有问题明天我跟着一起,将她送走。”

徐慧敏听说自己要被送走,激动的连着问了两遍:“你们要把我送到哪里去?你们要把我送到哪里去?”

阮尚东转过高大的身躯居高临下,一脸厌恶的睨着云佳人,冷冷一笑:“去了你就知道了,你一定会很享受那个地方的。”

徐慧敏在床上挣扎着,口中不住的喊道:“我不去,我不去,我哪里都不去,你们休想让我离开我女儿。”

闻言,半响没有说话的云佳人冷笑一声。“呵,你女儿?你女儿都给你办了丧事了。”

一听云诗妍给自己办了丧事,徐慧敏顿时停止了挣扎。

她看着坐在轮椅上似笑非笑的云佳人,说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我活的好好的,她为什么要给我办丧事,她为什么要给我办丧事?”

云佳人冷冷一笑,“因为你在她的心里,你已经死了。你最骄傲,最宝贝的女儿,对于你的存在是感到无比的耻辱的。”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我要见我女儿,我要见我儿子……你们放开我啊……”此刻的徐慧敏显然已经受到了精神刺激。

她在床上不住的挣扎着,嘶吼着,那一只稍显正常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看起来相当恐怖。

云佳人看到徐慧敏这副疯狂的样子,轻轻的笑了。

“商东,你准备将她准备办呢?”云佳人轻声的问着蹲在自己的面前的阮尚东。

阮尚东说:“你想把她怎么办,就怎么办。”

“嗯,我想想。”说完,云佳人真的闭上眼睛开始思考了起来。

而徐慧敏听到阮尚东和云佳人的对话,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她睁着一只眼睛看着云佳人,似乎在等待她的答案。

云佳人考虑了半分钟后,说道:“我觉得像徐阿姨你这么漂亮,到了非洲地区应该是最美丽的女人,肯定会很受男人喜欢的。对了,我听说那个地方是世界上最穷的地区,有好多好多的难民。像徐阿姨你这样的人,一定要为那些难民做些什么,贡献一份力量对不对?毕竟你心地如此善良,应该要造福人类。我想想……像徐阿姨你一直这么娇贵,应该是做不来粗活的。不如,就把你送到贫民窟当免费的妓女好了。你觉得呢?”

一听说要将自己送到非洲难民窟当妓女,徐慧敏彻底疯狂起来。“云佳人,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尚东,你觉得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闻言,阮尚东微笑着点头。“非常好,我们不谋而合。”

云佳人笑着拍了拍手,说:“那太好了,明天就送她去非洲,你觉得呢?”

阮尚东对她笑的无比温柔,对云佳人的想法也是百依百顺。“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一切都听你的安排。”

徐慧敏这时候是彻底疯狂了。

她不住的摇晃着自己的手脚,口中撕喊道:“你们疯了,你们疯了,我不要去难民窟当妓女,我不要去难民窟当妓女,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报警,我要让警察来抓你们……”

对于徐慧敏的疯狂云佳人显得毫不在意。

她只是微微的蹙着眉头,弯着嘴角。

“她的脸还能恢复容貌吗?”云佳人问着钟教授。

钟教授说:“虽然无法完全恢复,但是八九成还是可以的。”

闻言,云佳人撇着嘴巴摇了摇头:“那可不行。她这张脸太显眼,太招摇了。”

钟教授闻言,笑了。“我知道怎么做,小姐放心就好。”

“那就多谢钟教授了。”说完,云佳人对着身后的阮尚东说道:“东哥哥,我有些累了。”

阮尚东起身,说到:“那我们现在就回去。”

点了点头,云佳人乖巧的说。“好。”

与云佳人的淡定从容不同,徐慧敏现在是彻底疯狂了,口中不住的骂着云佳人:“云佳人,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你会遭报应的……”

对于徐慧敏的辱骂,云佳人显得不怎么在意。

而阮尚东怎么能够忍受自己心爱的女人被人如此诅咒,当即沉下了脸,对着钟教授说道:“钟教授,我不想再听到她的声音。”

钟教授点了点头,我知道。

“徐阿姨,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他们好好照顾你的,你就安心的在那里度过你的余生吧。对了,你的儿子和女儿,我也会替你好好照顾他们的。”说完,云佳人朝徐慧敏笑着摆了摆手。

之后,阮尚东将云佳人推出了这个充满了阴森诡异的房间。

走廊里还能听到徐慧敏不住传来那疯狂的嘶吼声。

云佳人敛去了脸上的笑容,问着推着自己的阮尚东:“东哥哥,你会不会觉得我太残忍了?”

阮尚东说:“不,你还是这么善良。在我眼里,你是最善良的。”

云佳人眨着眼睛,问:“真的吗?”

阮尚东温柔的说:“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也是。比起她对我的伤害,比起她亲手杀死了我的妈妈,和我的……我也觉得这根本不算什么。”云佳人说。

阮尚东附和着点头。“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徐慧敏的事情你就别想了,好吗?好好养病才是最主要的。”

云佳人也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恩。”

可是,她的脑中还是会去想徐慧敏刚刚说的话。

她说,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大伯,是自己的亲生爸爸?

直到现在,她还是有些无法接受大伯就是自己……亲生爸爸的事情。

也或许这根本就是徐慧敏说来刺激自己,抹黑自己的妈妈和大伯的。

所以,她决定要找个时间问问姑妈云爱琳,她一定要将自己的身份弄清楚。



第二天,徐慧敏在高特助的安排下被送上了飞往非洲的飞机。

钟教授全程陪伴,以防徐慧敏在飞机上出什么事。

而云佳人在第二天就给云爱琳打了个电话,说想见见她。

接到云佳人电话的那一刻,云爱琳心里当然是欣喜万分的。

等云佳人安排的司机到了宋家公馆的时候,云爱琳无比兴奋的拿起包包出门了。

大约一个小时候,车子抵达了阮尚东的香山别墅。

云爱琳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可即便如此,在来到香山别墅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暗暗吃惊。

这个超级豪华的庄园别墅,在国内恐怕找不出几个出来。

这里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别墅修建的大气磅礴,构造也是相当精妙。

从大门口开车到别墅开了好几分钟,可见这个别墅占地广阔。

而香山原本就是寸土寸金的地方,在这个地方修建了这么个别墅,没有十几个亿是绝对拿不下来的。

想着阮家不但在京都是权势的象征,也是财富的象征,云佳人能够嫁给这样的人家,真是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

最关键的是,阮家将来的继承人阮尚东对自己的侄女那绝对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不然她还真有些不放心将佳人嫁给这样的人家。

毕竟人家有权有势,是国内的第一豪门,她也怕嫁过去吃亏。

车子别墅门口停了下来,云爱琳从车上下来,然后跟着佣人一路到了别墅的客厅。

整个客厅装修的富丽堂皇又不失品味高雅,相当的大气非凡。

此刻,云佳人正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电视里面播放的,是有关于文清瑶那部戏的一些新闻。

文清瑶在拍戏的间隙接受了一些娱乐记者的采访。

她穿着优雅唯美的白色的长袖及地拖尾对襟长裙,化着清雅又古典的妆容,挽着古代的发髻,看起来真的宛如一个绝世的古代美丽穿越来了现代。

这样的文清瑶与往日里的样子截然相反。

面对着镜头,她笑的相当温婉,真的犹如一个古代的千金大小姐,气质高贵优雅又不食人间烟火。

可以说,文清瑶真的很适合这个造型。

“在看什么?”云爱琳一来便看到云佳人坐在沙发里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

见云爱琳来了云佳人立刻对她展开一抹笑容。“姑妈您来了,快坐。王嫂,麻烦给我姑妈倒杯水。”

云爱琳一把握住云佳人的手,温和的笑道:“好了,跟姑妈就别这么客气。”

云佳人对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些天感觉身子怎么样?”云爱琳。

点了点头,云佳人说。“很好,您看我都胖了一圈呢。”

别说,这几天她的营养餐都是阮尚东亲自下厨做的。

有些不会问一问家里的大厨,味道做的也相当可口,云佳人一向饭量不大人也要吃两碗。

再这样下去,她可真的就要胖成肥猪了。

到时候工作之余还得减肥,想想都觉得心好累。

而云爱琳则是仔细的大量了云佳人一圈,笑道:“哪里胖了?你这么瘦,就该好好补一补。不过你这脸色倒红润了不少,看起来也有了精神,想来尚东这孩子将你照顾的很好。”

想到阮尚东这些天对自己那无微不至的照顾,云佳人心里是满满的幸福。

当然,如果他每天晚上老实点,没有借着替她洗澡的这个借口吃她豆腐,那就更完美了。

看到云佳人略微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云爱琳笑道:“你跟尚东的事情你爷爷也是知道的。本来你爷爷还有些担心你跟他在一起会吃亏,还有些反对。不过好在这几天我一直做他的思想工作,即便不能将呢出车祸和尚东照顾你的事情告诉他,他也没有之前那么反对了。”

云佳人超云爱琳甜甜一笑。“那就好,谢谢姑妈。”

拍了拍云佳人的手,云爱琳笑道:“傻丫头,跟姑妈还这么客气?如果姑妈不是亲眼看到尚东不眠不休的守着你,姑妈也会担心你嫁到阮家会受欺负。好在他对你是真心实意的好,姑妈也就放心了。”

顿了顿,云爱琳问着正在酝酿着怎么开口的云佳人,“在这里还住的习惯吗?”

云佳人笑着点了点头。“还好。”

“那就好,要是住不习惯就跟姑妈讲,姑妈那里有好多房间,随便你住。”

“谢谢姑妈。”随后,云佳人终于还是开口,说。“其实姑妈,我今天找您来,是想问你一些事情。”

云爱琳依旧笑着,看起来心情还不错。“什么事情,你说。”

云佳人也不想再扭扭捏捏了,直接抬眼对上云爱琳的目光,说:“徐慧敏跟我说了一件事情,我想向您求证一下。”

一说起徐慧敏,云爱琳立刻来气。“那个丧心病狂的疯女人,她嘴里能说出什么好话来?你可千万别相信她的胡言乱语。”

云佳人略带讽刺意味的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也不想相信的。但是我仔细想了想,好像我爸爸对我的态度的确有些……怎么说呢,我总觉得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这段话说完,云佳人便一直观察着云爱琳的反应。

果然,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云爱琳的反应有些不自然,眼神也不住的闪烁着,有些躲避云佳人的目光。

云佳人依旧浅浅的笑着。“其实我现在回想起来,爸爸虽然跟妈妈相敬如宾,甚至于从来不吵架。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我认为他们之间的相处是有问题的。而我爸爸对我,我妈妈没有去世之前还好一些,自从我从Y国回来之后,他对我的态度完全是冷漠疏离的,一点也不像一对父女。”

“佳人,那只是你的错觉而已。”云爱琳的目光依旧闪烁着。

而云佳人的脸上依旧挂着一丝轻轻浅浅的笑容,淡淡的说道:“姑妈,我下个月就满二十四岁了,我不是小孩子了。很多事情以前不明白,那是因为年轻不懂事。可我在经历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后,也已经看的很明白了。”

听到云佳人这么说,云爱琳顿时陷入了沉默。

刚刚那温和的笑容也渐渐被隐去,剩下的只是无奈和叹息。

见云爱琳不再说话,云佳人轻声问道:“姑妈,我的爸爸,是大伯吧?”

“佳人……”云爱琳抬起双眼,惊讶的看向了云佳人。

云佳人看着云爱琳那充满了惊讶和震惊的双眼,依旧轻轻的笑着。

末了,她轻轻的问道:“大伯才是我的亲生父亲,对不对?而我喊了二十四年的爸爸,其实只是我的叔叔,对不对?”

云爱琳只是看着云佳人,没有说话。

她能说什么?

她根本不想将那段往事告诉佳人。

那是一段悲伤的故事,真的会让听者落泪,闻着伤心。

云佳人脸上带着一抹苦笑,说:“所以徐慧敏对我恨之入骨,是因为我鸠占鹊巢,霸占了她女儿的身份和地位。”

云爱琳看到云佳人脸上苦涩的笑容,心里不忍。“佳人,徐慧敏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是个丧心病狂的疯子。”

“所以她才会制造了那场车祸,夺走了我妈妈的生命。”

闻言,云爱琳惊讶的喊道:“你说什么?当年那场车祸,是徐慧敏在背后主使的?”

冷冷一笑,云佳人说:“呵。不光是我妈妈,她还告诉我,我大伯……不,我的亲生爸爸爸爸,也是被她害死的。”

一听到这话,云爱琳倒吸一口凉气。“天呐……”

她不可置信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睁大了眼睛看着云佳人。

云佳人眨了眨微微泛红的双眼,说:“徐慧敏她亲口告诉我的。她说,是她找人将我爸爸推下了万丈深渊。”

“你大伯……不,你爸爸他的确是在登山的时候,掉下了悬崖,直到现在……我们都没用找到他的尸骨。”

即便现在五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云爱琳想起云立光的死,心里还是会锥心般的难受,眼泪也忍不住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云立光一直是云家的骄傲。

他成熟稳重,温和内敛,云家在手里的时候发展的相当的迅速。

并且,他孝顺父亲,爱护弟妹,疼爱晚辈,是一个好爸爸,好丈夫,好儿子,好哥哥,好老板。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在一次登山后,再也没有回来。

他们也曾经怀疑云立光根本就没有死,因为悬崖下面是一条湍急的大河。

他们曾经抱着希望,沿着河流到处寻找云立光的下落,可是……找了整整两年都没有一点消息。

渐渐的,他们接受了云立光去世的事实,接受了他……永远的离开了他们的事实。

云佳人抹去了云爱琳脸上的泪痕,问道:“我爸爸的墓地在哪里?我想去看看他。”

云爱琳抽出纸巾擦了擦眼泪后,哽咽着说道:“等你的身体好了之后,姑妈带你去。”

云佳人点了点头。随后,她想起了害死自己亲生父母的徐慧敏,心里滔天的恨意席卷而来。

就算是将徐慧敏送到了非洲难民窟当妓女,也无法消除她的心头之恨。

她最关心的不就是云诗妍和云逸轩吗?

那么……只要是徐慧敏在乎的东西,她都要一一摧毁。

以此,来祭奠自己父母的亡灵。

想了想,云佳人对着情绪渐渐平复的云爱琳,说道:“姑妈,有件事情我想提前跟您说一声。”

云爱琳看着云佳人,说:“你说。”

“徐慧敏害死了我的爸爸和妈妈,然后还不止一次的想要害死我。甚至于……她还让阿志拔掉我爷爷的氧气罩和输液管,所以我恨她,真的恨死了她,恨不得抽干她的血,恨不得一刀一刀的割下她的肉去喂狗。”

云爱琳被云佳人那眼中愤恨的目光小小的吓了一跳。随后,她说道:“姑妈也恨她。可是她现在已经死了,也算是得到了报应。”

云佳人冷冷勾起了嘴角,说道:“所以我要让她的儿女来为她犯下的罪行赎罪。”

闻言,云爱琳有些疑惑的问着云佳人:“你的意思是……”

“我不会对姜逸轩留情,包括……云诗妍。”

就算云诗妍是云家的人又怎么样?

只要她是徐慧敏的女儿,她就不会放过她。

而云爱琳有那么一些的犹豫了。“可是……”

云诗妍毕竟是她的亲侄女,也是云佳人的堂妹,也是云立辉唯一的女儿。

原本姜逸轩不是他儿子的事情就给他莫大的打击,这要是云诗妍再出什么事情,她怕自己这个哥哥会加受不了。

虽然她对于自己这个哥哥的行为做法有些看不惯,可他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

也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哥哥了。

而云佳人已经下定了决心,谁也无法阻止她的决定。“杀父之仇,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我云佳人今天在这里发誓,绝对不会放过云诗妍和姜逸轩的。”

谢谢亲爱的珍珍10朵鲜花,

谢谢872904087,爱的殇93两位亲的月票。

二萱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凌晨码完了章节。

而且还是八千字,真的太牛啦,(*^__^*)嘻嘻……

为二萱的勤奋鼓掌,鼓掌。

*

然后呢,徐慧敏被送去非洲难民窟当妓女了。

非洲好多地方,真的好贫困,又脏又乱又穷。(这里,二萱绝对没有歧视他们的意思。甚至于二萱很心疼那些无辜的孩子和老人们。)

大家可以自行脑补,徐慧敏被一群男人抢着那个啥的场面吧。

自行脑补徐慧敏在非洲难民窟的生活吧。

以后有时间,佳人表示肯定要去看一下她亲爱的‘徐阿姨’在非洲过的什么日子的。

然后佳人在得知自己的父母是被徐慧敏害死的之后,她不会再软弱了。等着她变强大哈。(*^__^*)嘻嘻……

*

求五星评价票,月票啦,(*^_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