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章:她家阮先生,遇到对手了?/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远昌说的是实话,文清瑶的爷爷和奶奶几乎是整个文家对她的最好的人。

甚至比文清瑶自己的爸爸妈妈和哥哥对她还要百依百顺,简直是将她宠上了天。

不管文清瑶要什么,只要是她喜欢的,文家的老爷子和老太太必定会满足她。

谁让她是文家唯一的女孩子呢?

上面有三个哥哥了,只有她一个最小的公主,可不就是全家上下的宝贝疙瘩吗?

没办法,自古以来都是物以稀为贵嘛。

当然,他们爱归爱,宠归宠,该教的一样不落。

所以文清瑶虽然脾气火爆,性格古怪;但是她不像其他一些没有家教的富家千金一样,将自己的身份摆的高高在上,斜着眼睛看人。

就好比一些富家千金在看到路上拾荒的老年人,都会万般嫌弃的捂着鼻子躲的远远的。

而往往这个时候,文清瑶却会拿出自己的零花钱给那些可怜的老人。

说实在的,这在她当年读的贵族学校很是少见的。

没有自持身份高贵就看不起那些生活贫困的老者,她反而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自恃清高高贵的富家子弟。

这就是她与那些富家子弟的差别,性格虽然古怪却心地善良,浑身充满正义感。

所以啊,文清瑶在听到文远昌的话后,顿时就心软了。

想到自己的爷爷奶奶对自己从来都是百依百顺的,她也实在不忍心让自己的爷爷伤心。

可是……她现在才刚刚进入演艺圈,这个时候去相亲恐怕有些不好。

这要是被狗仔队拍到了然后曝光出去,对自己多少都会有些影响吧?

想了想,文清瑶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跟文远昌讲了。“可是我现在是明星啊。我才刚刚开始拍戏,这要是传出我去相亲的新闻,恐怕对我未来的发展有些不太好。”

而文远昌却说:“娱乐圈有什么好的,那就是一个乌烟瘴气的名利场,到处都是黑暗肮脏的交易。本来我和你妈妈还有你哥哥都不同意你去混什么娱乐圈的,就怕你心思单纯,被有心人利用。要不是你爷爷把你宠上了天的顺着你,你以为你今天能去拍戏啊?”

听到文远昌这么说,文清瑶的心里更是觉得不能对不起爷爷。

当初文远昌和她的三个哥哥都是反对自己去娱乐圈的。

可是文家老爷子不想看到自己的孙女闷闷不乐,无精打采的样子,便逼着几人答应让文清瑶去娱乐圈玩玩。

反正有文家的势力在背后做庇护,那些娱乐圈的肮脏的风气肯定是不会沾染到文清瑶的。

所以在文家老爷子的极力劝说以及坚决的态度下,文远昌也只能答应让文清瑶去娱乐圈玩玩,随她开心。

想到这里,文清瑶只能无奈的点头答应了。“不过爸爸,我丑话说在前面,我只是去相亲,不是定亲。要是这个人不合我的心意,我可是不会同意跟他交往的。”

听自己女儿答应了,文远昌笑呵呵的点头说:“好好好,要是真的不合你的心意,你爷爷和我们都不会逼你的。”

文清瑶撅起嘴巴,说道:“那好吧。那我后天就勉为其难的去一次吧。不过我可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哦。”

文远昌连连的笑着:“好,我知道。你爷爷知道你看在他的面子上去相亲,肯定会很开心的。”

文清瑶虽然口上同意了,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不情愿的。

想她年轻貌美的文家千金竟然要去相亲了,怎么想都觉得别扭的很。

可是又不能让爷爷伤心,也只能同意了。“那你等会儿把时间地点发给我吧。”

“好好好,我等会儿就让你哥哥用微信发给你啊。”

文清瑶从文远昌那乐呵呵的声音都似乎可以想象他现在是有多兴奋。

文远昌倒是兴奋了,文清瑶却只是有些神情怏怏的“嗯。”了一声。

“还有瑶瑶啊,你在外面拍戏可千万要注意安全啊,什么掉威亚这些危险的戏份就别拍了,万一碰着伤着我们都会担心的。”

自从知道文清瑶有掉威亚的戏份,家里的人可担心的不得了。

本来是决定组团来探班文清瑶的,可文清瑶能同意吗?

那么大一家子集体来探班,她的戏还要不要拍了?

再说了,剧组那些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们要是一来可不就曝光自己文家千金的身份了?

虽然文家比不上阮家叶家那么有权有势有钱又有地位。

可依着文家今时今日的地位,怎么说也是能排进全国豪门家族前五的。

这一但曝光了自己的身份,到时候肯定会有一些麻烦事儿的。

所以文清瑶是坚决反对他们组团来探班。

如今听到自己的老爸又在开始唠叨什么注意安全之类的,文清瑶忍不住又揉了揉眉心。“好了爸,我知道了。你们隔三差五的就打电话让我注意安全,我真的都听腻了。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知道注意安全。”

文远昌说:“爸爸这不是担心你吗。”

文清瑶叹了口气。说:“知道你们担心我,好了,我这边还有一点点的戏份,就不跟你说了,挂了啊。”

说着,文清瑶便将电话给挂掉了。

这要是再不挂电话,她那老爸肯定会没玩没了的唠叨自己。

她有时候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爸爸跟一个女人一样唠唠叨叨的。

哎。

挂完电话之后,文清瑶问着自己身后的两个年轻的小助理助理:“刚刚你们听到了什么吗?”

两个小助理连连摇头说道:“文姐姐,我们什么都没听到,您就放心吧。”

点了点头,文清瑶满意的说:“那就好。记住,干助理这一行,少听少说多做事,知道吗?”

两个年轻的小助理笑眯眯的说:“文姐姐,我们知道的,您放心,一定不会走漏一点消息的。”

“好好干,我文清瑶不会亏待你们的。”说完,文清瑶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朝着片场走去。

只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爷爷给自己安排相亲的男人,竟然是叶少谦的哥哥,叶少臣。



而这边,云佳人在跟文清瑶通完了电话之后,原本阴郁沉沉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她自己推着轮椅来到了一楼的临时卧室,将自己的设计图纸拿出来,准备开始设计秋冬的服装。

阮尚东其实是不允许她在养病期间忙工作的事情,所以她只能悄悄的进行。

刚刚从书房下楼,准备伺候云佳人午休的阮尚东一进屋就看到了云佳人坐在书桌前涂涂画画。

他摇了摇头,迈开步子走到了窗前的书桌旁。

在云佳人面前蹲下身子,将她手里的纸笔拿了过来,阮尚东说:“中午吃饭的时候姑妈跟你说了什么?”

云佳人滴溜溜的转着眼珠子,赔笑着说:“她让你以后按时吃饭。”

“还有呢?”阮尚东问。

“她让你以后要好好对我,不准欺负我。”云佳人笑眯眯的说。

阮尚东知道她在转移自己的话题,耐着性子问道:“这个是必须的。但是佳人,我刚刚问的是她对你说了什么。”

云佳人糯糯的说道:“她跟我说了好多,我记不住那么多。”

阮尚东也不生气,依旧耐着性子温柔的说:“那我来提醒你好不好?”

一听这话,云佳人顿时可怜巴巴的撅起了小嘴,刚刚俏皮的笑容也不见了。“哎呀,好了,我知道了。我这不是心情突然变好了,想要做些什么吗。”

阮尚东笑着握着她细腻的双手,说:“可你这次车祸伤了脑部,应该要多休息,安心静养,不能用脑过度。这可是脑部专家的说的,你应该遵从医生的话,乖乖养病。”

云佳人玩着自己的衣角,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可我真的好闷,现在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就像一个废人一样。”

“那我问你,大脑受伤如果不安心静养,万一留下后遗症,以后变成智障怎么办?”

闻言,云佳人抬眼看着阮尚东,问。“智障?会变成智障吗?”

点了点头,阮尚东打算趁热打铁。“修养不当那是很有可能的。”

云佳人看着阮尚东,半信半疑。“你别吓我啊。”

阮尚东说:“陈教授应该见过不少这样的例子,等他明天来给你检查的时候我让他给你说说。”

“算了,还是别了。”

“那你还设计你的衣服吗?”

云佳人撅起小嘴,摇了摇头。

她可不想变成智障,更不想以后老了变成老年痴呆。

算了,既然现在不能工作,那她就再忍忍吧。

只要修养的好,早点痊愈,到时候也能早点去上班。

这么想着,云佳人也就释然了。

见云佳人不再坚持,阮尚东满意的笑了。

抬腕看了看手表,已经都快一点半了,阮尚东说:“现在午休时间到了,你应该上床睡一个午觉。”

云佳人点了点头,阮尚东将她抱了起来,动作轻柔的放在了床上。

随后,他在云佳人小嘴上轻轻留下一个吻,说:“好好休息。”

见阮尚东要走,云佳人伸出小手拉住了他的手,眨巴着眼睛问:“你不睡午觉吗?”

阮尚东原本是要上楼去看文件的,还有跟国外的子公司有一个视频会议要开。

可是见云佳人抓住自己的手,眨巴着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他就不舍不得走了。

反正那些很重要的文件已经看完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不大不小的文件,没必要那么赶。

而那个视频会议的时间定在了两点半,他陪她睡一个小时再上去开会也是一样的。

再说了,就算是天大的项目,在他眼里都不及云佳人的一根头发重要。

于是,他脱掉鞋子,穿着一身修养的衣裤就躺在了她的身边。

他将头撇向云佳人的方向,温柔的笑道:“睡。我陪你一起。”

云佳人将自己的身体朝着他的位置缩了缩,心里顿时觉得踏实了好多。

两人躺在一起互相望着彼此,脸上都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阮尚东现在真的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男人。

他作为阮家出生的孩子,因为祖辈和父辈积攒下来的财富和地位,让他从一出生就注定了他与别人的不同。

地位,权势,财富。

这几样所有人都挤破脑袋都想拥有的东西,他都拥有了。

甚至是,他还拥有了其他豪门贵族不曾拥有的,幸福的家庭。

阮家的人非常和睦,并没有向其他豪门家族一样勾心斗角,暗潮汹涌。

父亲作为大哥,一开始就按照爷爷的意思继承了家族产业。

二叔也因为自己对军装的热爱,选择当一名军人,然后坐到了今天大区总司令员的位置。

一个从政,一个从商,两相结合,就成就了今天辉煌的阮家。

所以,他拥有了其他人做梦都想拥有的东西。

而如今,自己心爱的女人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如今就躺在自己的面前,脸上含着笑意望着自己。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彻底的圆满。

而云佳人觉得,拥有了一个阮尚东,她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一样。

回顾自己的这短暂的二十四年,简直可以用坎坷曲折来形容。

虽然出生豪门,可是身世离奇,她以前认为的完整的家庭却是有些畸形的。

亲生父母相继离世,留下她独自一人承受着这些上一辈人结下的恩怨。

老实说,她觉得自己的肩膀还是有些瘦弱,虽然看起来坚强可是心灵还是会有些脆弱。

很多事情夹杂在一起,真的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徐慧敏和云诗妍的诡计,赵菲芸赵晴璃相继找茬。

直到后来,她再一次遭遇了重大的车祸,差点丧命。

幸而自己福大命大,两次逃出了鬼门关。

就这短暂的几年,她的遭遇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简直是充满了传奇色彩。

而她不知道的是,更传奇的还在后面。

这天晚上,吃过晚饭之后,阮尚东按照往日的习惯,推着云佳人迎着夕阳,去了有假山有小河的私人花园里。

就在两人看着夕阳,迎着微风,谈笑风生的时候,秦特助来了。

阮尚东知道秦特助不是一个冒失的人。

像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没什么事情他是断然不会贸然前来打扰自己的。

于是,阮尚东的第一反应就是,秦特助有事。

他看着站在凉亭边上的秦特助,问道:“什么事情?”

秦特助说:“总裁,门外有人说要找云小姐。”

阮尚东皱眉,问道:“是谁?”

秦特助说:“我没见过,不认识。但是那个男人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穿着也是相当的考究,气质也是贵不可言,看起来不像一般人。”

闻言,阮尚东眯起了眼睛盯着秦特助。

然后看了看云佳人,口中呢喃道:“是个男人?”

秦特助点了点头:“是。”

而且还是个非常英俊的男人。

老实说,就气质和外貌来说,他觉得跟他们家总裁有些旗鼓相当的味道。

阮尚东这下是有些不乐意了。

想着一个什么贵不可言的男人跑到自己家里来找云佳人,说不定就是佳人在国外的追求者。

“不见。”他直接拒绝。

才不要给那些男人一丝一毫的机会呢。

虽然他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但是他不想看到佳人跟其他男人站在一起的画面。

云佳人眨着眼睛看着一脸醋味的阮尚东,忍不住笑了起来。

都说女人是最爱的吃醋的,没想到她家这个阮先生也是一个醋坛子。

阮尚东有些怨念的转头看着云佳人,问道:“你在笑什么?”

云佳人笑着说道:“既然是来找我的,肯定是来看看我的病有没有好。就这么将人家拒之门外,会不会不太好呀?”

“那你的意思,是要见他咯?”阮尚东皱着眉头,问着云佳人。

既然是来找她的,他当然还是要遵循一下云佳人的意思。

云佳人点了点头。“还是见一见吧,说不定是我在国外读书时候的同学呢?”

阮尚东苦着一张脸,说道:“肯定不是同学这么简单的,哪有同学漂洋过海的专门来看你?说不定就是你的追求者。”

虽然面上是有些不高兴的,阮尚东末了还是让秦特助将车给放进了别墅。

随后,阮尚东慢悠悠的朝着别墅走去。

往日里只需要十几分钟的路程,他今天却用了快半个小时。

速度比平日里慢了一倍,这让云佳人更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女人吃起醋来可怕,男人吃起醋来可能会更可怕。

两人来到会客厅的时候,都已经快八点了。

而此时的会客厅里,一个身材修长,气质不凡的男人正在慢条斯理的品着茶。

他就那么随意的坐在沙发里,却也难挡他与身俱来的贵气。

他的五官相当的俊朗,剑眉星目,鼻梁高挺笔直,五官深邃分明,嘴唇薄厚适中,却透着一丝性感的味道。

就拿外形条件来讲,他跟阮尚东真的可以说是旗鼓相当,不分伯仲。

他浑身上下穿着世界著名服装品牌,手腕上的表也是世界顶级奢侈品,一身行头加起来不下百万。

而秦特助还没有说,他开的车也是世界限量版的名跑,价格相当的昂贵。

在阮尚东推着云佳人来到会客厅的时候,他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超强的气息朝着自己压了过来。

他放下手中的茶盏,抬眼看向了阮尚东。

两人视线在半空中相碰撞,顿时有些火花四溅的意味。

当然,其实阮尚东的目光是带着很明显的敌意,而对方只是带着浓浓的审视。

也不怪阮尚东的目光充满了敌意,实在是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真的比程亦峰和苏煜琛都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其实就算是程亦峰,阮尚东也只是带着一些警告,基本上也没有怎么把他当回事。

可这个男人,无形之中就给了自己一些压力。

而云佳人在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也是狠狠的惊艳了一把。

虽然有些不愿意承认,但是这个男人的确跟阮尚东有的一拼。

就连气质都那么一些相似之处。

阮尚东属于气场超强的那种,一言一行都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他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王者的气势,有一种君临天下的风范,让人望而却步。

而这个男人气场也很强,从他们两人的对视中就可以看出来。

他虽然笑着,却无形之中散发出一股不可忽视的气息,也是会不敢靠近。

这还是云佳人第一次见有人敢与阮尚东对视那么久,气势不相上下。

所以,她家的阮先生,是遇到了对手了?

只是,她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完全不认识他。

所以,他到底是谁?来找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就在云佳人充满了疑惑的时候,阮尚东率先打破了这有些诡异的气氛。

他朝着对面那个男人说道:“请坐。”

那男人及其礼貌的点了点头,用还算流利的中文说道:“谢谢。”

他并没有因为阮尚东和云佳人的迟到而有丝毫的不满。

甚至于,他那张英俊无比的脸上还带着绅士般的笑容,时不时的望向云佳人。

不得不说,他的笑容非常非常的温柔,恐怕迷失在他笑容里的女人不会很少。

只是在他看向云佳人的目光里,会透着一丝心疼的味道。

这让阮尚东不开心了,而且是相当的不开心。

此时,他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说话的声音也好像可以冻结空气一般,一个字,冷。

他打量着对面那个男人,问道:“听说,你是来找我女朋友的?”

对面的英俊男人点了点头,笑着说:“是。有些冒昧,希望不会打扰到你们。”

阮尚东挑了挑眉,丝毫不客气的说道:“事实上,你的确是有些打扰了。但愿你是有重要的事情来找她。”

闻言,那英俊的男人只是轻轻的弯了弯嘴角,并没有因为阮尚东这直截了当的态度而生气。

只是他接下来的话,却让云佳人都有些吃惊。

只见他那英俊的脸上依旧挂着绅士般礼貌的笑意,用略带抱歉的口吻询问:“的确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来找她。不知道,可否请阮先生回避一下?”

云佳人在听到他的话后,连忙撇过头去看坐在一旁的阮尚东。

只见他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此刻隐隐浮现出了一抹讥诮的冷笑,那双眼睛也是波涛翻涌。

依照云佳人对他的了解,她家的阮先生应该是生气了,而且是……相当的生气。

她快速从阮尚东的身上收回了视线,面带笑容的看着对方的男人,说道:“他是我的未婚夫,不管您找我是有多么重要的事情,在我看来他都没有回避的必要。”

云佳人脸上挂着笑容,语言也是轻轻柔柔的,就像夏天的微风一样让人觉得身心愉悦,给人非常舒服的感觉。

而他的话也让阮尚东的怒气总算是消退了那么一些。

那个英俊男人见状,脸上虽然闪过了一丝不悦,却也是稍纵即逝的功夫。

他的脸上依旧保持着绅士般的笑容,给人相当淡定沉着的感觉。

他目光在阮尚东和云佳人的身上轻轻扫了一圈,随后笑着点了点头:“抱歉,是我太唐突了。看来两位之间的感情应该很不错。”

原本他在国外看到新闻报道的时候,还以为这个姓阮的男人只是在外面作作秀而已。

不过从今天阮尚东对自己那莫名其妙的敌意看来,他对佳人的感情,应该是认真的。

闻言,阮尚东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而云佳人则是一脸平静淡然的看着他。

阮尚东可不想跟他在这里浪费时间,问道:“你找佳人,到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佳人她受了伤,需要静养,按时休息的必要的。”

所以他的意思就是,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别在这里浪费大家的时间。

谢谢亲爱的勾勾50朵鲜花,3张月票,2两评价票。

谢谢亲爱的筱筱5朵鲜花,1颗钻石,1一张评价票。

谢谢187**7592这位亲的1颗钻石。

谢谢这几天投月票的亲们,谢谢大家。

*

其实大家应该都猜到了。

今天出现的这个英俊的男人,就是佳人外公家族的人。

气质非凡,气场强大的大帅锅,有没有亲喜欢呀?噗。→_→

*

6月6号开通领养榜哦。

到时候具体事宜会开公告说明的,想要领养的亲无比去看一下哦。

然后二萱公众群号:281990360

欢迎大家的加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