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章:四个男人之间的战争/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清瑶一进来便看到云佳人和阮茗西头上脚上都缠着纱布,连忙冲了进来。

“你不是说摔跤了吗?怎么会摔的这么严重?”她对着云佳人一脸担忧又不可思议的说。

云佳人看到她这么夸张的反应,不由得笑了。“没事,已经好很多了。”

她就知道文清瑶看到自己这副样子肯定会是这个反应,所以当初没有告诉她事情的真相是最好的选择。

而文清瑶没好气的说:“如果没有好那会是个什么样子?”

随即云佳人和阮茗西互望了一眼,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到底怎么回事?”文清瑶问。

她又不是傻子,哪有人摔跤摔成这样的,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再说了,哪有那么巧的事情,一摔跤还两个人都摔了。

她的智商告诉自己,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云佳人不想再将徐慧敏开车撞她的事情说给文清瑶。

毕竟以她的个性,保不准会干出什么事来。

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也就没有继续再提起的必要。

于是云佳人笑了笑,说:“你别担心了,我现在跟茗西都好好的,再修养一段时间就会痊愈了。”

虽然云佳人现在看起来状态都还不错,但是一想起她出了事情都瞒着自己,心里还是会有些不舒服。

她轻轻蠕动双唇,说:“可你出了事情的都不跟我说一声,是不是已经不拿我当朋友了?”

“你在几千公里外影视城拍戏,我是怕你担心,影响你拍戏。对了,你今天早上给我打电话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说话那么颠三倒四的。”直到现在她都还是想不明白到底文清瑶今天早上为什么会那么反常。

然而原本还在纠结云佳人出事没有她的文清瑶,在听到云佳人后面的问题后,眼光开始不停的闪烁了。“哦。有吗?没有啊。我哪有什么事啊,一点事都没有。”

虽然她跟叶少谦两人昨天晚上没有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但是一想到自己整晚都跟他睡在一张床上,心里难免会激动和紧张。

一来,自己本来就是叶少谦的粉丝。

起初她跟叶少谦近距离聊天对视对台词的时候,都会超级紧张到心跳异常,更别说是睡在一张床上了。

二来,这是她二十四年来,第一次跟异性睡在一起。

就算以前跟杰克交往的时候,两人也不过是牵牵小手,就连接吻都没有几次,更别说是睡在一起了。

如今,自己不但跟一个男人睡在一起,而且还是自己的偶像,可不是会让她觉得不可思议吗?

阮茗西没有放过文清瑶那不会掩饰的面部表情,笑呵呵的说:“清瑶同学,我看你的眼神似乎在躲闪什么,心里肯定有事。你别藏着掖着了,说出来,我跟佳人帮你出出主意也是好的。”

文清瑶说:“这个,我跟他口头协议了,不准传出去的。”

这要是传了出去可不好,对她不好,对叶少谦也不好。

她倒无所谓了,毕竟在娱乐圈还没有什么名气,谈不成什么影响事业。

反而如果她跟叶少谦睡在一起的消息曝光了,她可能会一夜成名,但是可能会被叶少谦的粉丝给骂死。

这都不是最关键的。

她最担心的是会影响叶少谦的事业和人气。

娱乐圈好多艺人明星谈恋爱都要偷偷摸摸的,不被拍到是绝对不会公开的。

有些艺人谈恋爱即便是被拍到了,也会极力否认。

所以其实恋情对于一个全民偶像来说,还是多多少少都会有影响的。

当然,她其实知道就算自己将事情告诉了云佳人和阮茗西,她们也不会说出去的。

可是……她觉得这件事情好像有些难以启齿。

说白了,她就是觉得有些难为情。

阮茗西是个比云佳人还要八卦的人,一听文清瑶这么说,肯定是要追问了。“他?他是谁?”

“就是……”她还是有些难以开口。

云佳人隐隐蹙眉看着相当不对劲的文清瑶,问:“你到底怎么回事,现在说话怎么这么扭扭捏捏的。”

阮茗西眯起眼睛仔细观察文清瑶的反应,最后得出了结论:“我感觉她应该是谈恋爱了。”

文清瑶一听,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我只拿他当偶像。”

话一说出来,文清瑶都知道自己是藏不住了。

果然,云佳人在听到她说她只拿对方当偶像之后,便知道答案了。“行了,我知道她说的是谁。”

阮茗西却还不知道,立刻好奇的看着云佳人:“是谁?”

云佳人眼睛盯着对面的电视,镜头刚好换到了叶少谦饰演的青年医生身上。

她努了努嘴,下巴朝着电视一指。“电视里不正放着吗?”

阮茗西一撇头,刚好看到电视里面前穿着白色大褂的叶少谦。“是我表哥,叶少谦?”

云佳人点了点头。

文清瑶却垂着头不敢说话,连电视都不敢看。

阮茗西见状,说:“既然事前跟我这个表哥有关系,那你就老实交代吧,不然我亲自去问他了。”

文清瑶连忙阻止:“你别去,千万别去。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云佳人和阮茗西目光齐刷刷的看着她,然后静静的等着文清瑶说下文。

文清瑶想了想,反正她们两个又不是外人。

云佳人就不说了,两人相识多年,一直以来都拿对方当最好的姐妹,完全信得过。

而她虽然跟阮茗西接触的次数不多,但是两个性格相仿,她性格也是直来直去,大大咧咧的,两人也比较谈得来。

这么想着,文清瑶也就不在纠结了。“其实就是昨天晚上剧组聚会的时候我喝多了,然后叶少谦他扶我回了酒店。”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阮茗西说。

而依云佳人对文清瑶的了解,觉得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不对,我觉得应该还发生了其他事情。”

她的话音刚落,随后又猛地抬眼看着文清瑶,惊讶的问:“你们两个不会……不会酒后乱性了吧?”

一听,文清瑶连忙激动的摇头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们只是,睡在一起而已。”

“Ohmygod。你竟然睡了''国民老公''叶少谦。”阮茗西神情夸张的看着文清瑶,惊叹道。

文清瑶红着脸,一个劲儿的解释。“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啦。我们就只是睡在一起而已,我们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真的。”

阮茗西却是摆了摆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竟然让我相信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生。抱歉,臣妾做不到。”

云佳人也是一脸怀疑的盯着文清瑶,第一次对她的话产生了怀疑。

其实不是她不相信文清瑶,而是文清瑶一直喜欢叶少谦,就算只是对偶像一样的喜欢,但总归是喜欢的。

再加上两人这一个多月都在拍戏,朝夕相处,难保她对他的喜欢已经变质了。

呵,其实说白了,很多粉丝喜欢偶像都在做着美梦,祈祷有朝一日能够嫁给自己的偶像。

文清瑶曾经也不止一次在她面前吵着说要嫁给国民老公,虽然知道她只闹着玩的,但是……

她现在严重怀疑文清瑶对叶少谦的感情不像之前单纯的粉丝对偶像的感情了。

云佳人看着文清瑶笑的意味深长,说:“其实你跟叶少谦走红毯的那次我还跟我们家阮先生说,你们看起来其实蛮般配的。”

文清瑶再次激动的摆手:“你别瞎说,我们两个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

为什么她们就不相信呢?

难道她看起来是那种很随便的女人吗?

云佳人脸上挂着狡黠的笑容,说:“就算现在没有,也难保以后不会有,对吧,茗西?”

阮茗西笑嘻嘻的连连点头:“这个可以有。我外公要是知道了,估计得乐开花。”

文清瑶正准备反驳呢,却听到门口处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有什么值得让我爷爷乐开花的事情,说出来我听听?”

众人循声一望,只见客厅门口处齐刷刷的出现了三个高大的男人。

那画面,真的是别提有多养眼了。

这三个人均是一八五左右的个儿,个个都是大长腿。

五官相当英俊,穿戴也是相当的整洁,每个人都散发着不同的气质,走出去绝对迷倒一片少女。

文清瑶在看到叶少谦出现的时候,神情顿时就变得有些不自然了。

她本来就不是个会隐藏情绪和面部表情的人。

叶少谦站在中间一眼就看出了文清瑶神情举止间有些一丝紧张。

而阮茗西看着渐渐走进的三个人,显然是有些兴奋的。“你们怎么一起来了啊?”

阮敬南换好了鞋,笑眯眯的说:“正好今天少谦回来,我也放了一个月的假,所以约着一起来看看嫂子,顺便再看看你。”

“顺便来看看我?”她将‘顺便’两个字咬的很重,随后一脸嫌弃的看着阮敬南:“有你这样当哥哥的吗?”

阮敬南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有啊,你面前不就有三个?”

阮茗西直接投给了阮敬南一个无比嫌弃的表情。“……”

随后,叶少谦,叶少臣也一起含笑走了进来。

叶少谦当然是选择坐在文清瑶身边。

当他的气息扑过来的时候,文清瑶显然刚刚恢复的脸色带着爬上了红晕。

云佳人和阮茗西一见这么个情况,两人对望一眼。

阮茗西贼兮兮的看着叶少谦,说道:“我亲爱的表哥,你不会跟我们清瑶拍戏,假戏真做了吧?”

叶少谦看了看坐在身边有些局促不安的文清瑶,没有否认。

他拿起面前茶几上摆放好的苹果,半开玩笑的说:“很多演员不都是在拍戏的过程中产生了感情,假戏真做了吗?我觉得这个是很正常的。”

“所以……你跟我们家清瑶真的是假戏真做了?”云佳人身边的文清瑶,再看了看文清瑶身边的叶少谦。

叶少谦轻轻的瞄了一眼文清瑶,笑着说:“那倒没有,我们就是正常的合作关系。”

老实说,文清瑶听到叶少谦这么说,心里好像有些不舒服。

她没好气的看着云佳人,说:“就是,我跟叶老师就是纯粹的合作关系,你们别拿我们开玩笑了。”

随后,阮潋北又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一脸怨气。“你们三个太过分了,也不说等等我。”

三人看着阮潋北红扑扑的脸蛋儿,笑眯眯的没有说话。

阮潋北一进来便坐到了阮茗西的身边,问着云佳人:“大嫂啊,你身体好点了吗?之前我就说要来看你的,可我大哥怎么说都不同意。今天我可是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跟着一起来了,你不会怪我吧?”

阮潋北说的是实话。

不光是她不能来探病,就连阮敬南,叶少臣等人也是禁止来别墅的。

就怕他们会打扰到云佳人的休息。

如今已经出院快半个月了,云佳人恢复也是也算不错,所以这才开放了政策。

这才有了四人一起结伴来探病的情景。

云佳人笑眯眯的看着阮潋北,说道:“我怎么会怪你呢。谢谢你来看我。”

阮潋北摆了摆手说:“都是一家人,说谢谢就太客气了。”

阮敬南说:“你以为大嫂跟你一样没有礼貌吗?”

一听这话,阮潋北不乐意了,立刻撅起了小嘴,不满的嘟囔道:“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拆我的台?一回来就训我,你到底还是不是我亲哥?”

阮敬南:“如假包换。”

阮潋北:“……”

其他几人看着这一回来就斗嘴的兄妹两人,纷纷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这时,阮尚东也已经从楼上书房来到了客厅。

老实说,在看到客厅里坐着六七个人的时候,他眉色轻轻一拧。

不是他不好客,其实客厅里坐的除了文清瑶,其他几人都是自己身边最亲的人。

可现在云佳人的身体不是还没有痊愈吗,他就怕这么多人一来,会打扰到云佳人和阮茗西养病。

见阮尚东来了,阮茗西和文清瑶相当自觉的给他腾位置。

他理所应当的坐在云佳人对身边,然后扫了一圈在座的每一个人,问道:“今天是要来个大聚会吗?”

叶少谦笑呵呵的说说:“算是吧。过两天不是端午节了吗,提前聚一下。”

阮尚东问:“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一下?”

叶少谦依旧笑呵呵的说:“这不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吗?”

阮尚东微微挑眉:“是惊吓吧?”

叶少谦微微一窘,没有说话。

其他几人纷纷轻笑了起来,气氛看起来相当融洽。

眼见到快要中午了,阮尚东立刻叫来了吴妈。“吴妈,让厨房多做点几道菜。”

吴妈笑呵呵的点头应道:“是,少爷。”

吃饭的时候,一桌子的俊男美女围在一起,画面实在太养眼。

“这次回来休息一个月?”期间,阮尚东问起了阮敬南。

阮敬南点头。“嗯。前几天才出了一个任务,所以部队里给放假。如果没有什么重大特殊任务,这次应该可以休息一个月。”

阮尚东轻轻一笑,说:“那你可得做好思想准备了。”

他现在有了佳人,算是彻底解放了。

所以接下来老爷子一定会把目标锁定在阮敬南身上。

毕竟阮敬南只比自己小半岁,常年待在部队还没有个女朋友,更让老爷子着急。

而阮敬南显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阮茗西笑哈哈的说:“二哥你等着吧,不到一个星期,咱们爷爷准逼着你去相亲。”

她这么一说,阮敬南才算知道阮尚东让他做好思想准备是什么意思了。

其实他知道家里老头子是闲不住的。

不光是家里老头子闲不住,他那老妈也是为他的事情操碎了心。

三天两头就打电话拐着弯的说这个事情,搞的他有时候都不敢接电话了。

而且,几乎整个部队的人都知道自己被催婚。

有时候那些战友们还一个个赶着上来取笑自己,搞的他一个队长都快没有威严了。

所以一想起这些事情阮敬南心里就在发毛。“我昨晚到的京都,现在都还不敢回阮家大院。”

“我哥昨天晚上是悄悄回来的。爷爷和我爸妈都还不知道呢。”阮潋北神秘兮兮的说。

阮敬南说:“躲得过今天,躲不过明天。等会儿吃了饭还是老老实实回家去吧。”

阮茗西连忙附和:“就是,你放假二叔不可能不知道,还是乖乖回去受刑吧。”

“看到你这样被逼婚,我也就放心了。”叶少臣吃了一口菜,心里总算是舒坦了一些了。

他还以为就他自己最苦逼,被家里老头子逼着去相亲。

可是刚刚听了阮家兄弟的话,他顿时觉得心里舒坦多了。

好歹有人陪着悲催不是?这样他也就没有那么孤独了。

而阮敬南显然有些不乐意了。“我说亲爱的叶教官,你这是什么意思?幸灾乐祸?”

叶少谦一听这话,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噗。什么幸灾乐祸?他自己都是一个受害者呢。”

阮敬南一愣:“什么意思?他也被逼婚了?”

叶少谦才是幸灾乐祸的笑着,说:“已经被家里老头子被逼着明天去相亲了。我今天一回去老头子就激动的拉着我,跟我说那跟我哥相亲的姑娘有多好多好,吹的天花乱坠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姑娘,我都有些好奇了。”

想起家里老头子那兴奋激动的劲儿,叶少谦就忍不住想笑。

叶少臣说:“你要是真好奇的话,要不你去?”

“拉倒吧,像我这样的人还需要去相亲吗?”说完,叶少谦傲娇的甩了甩头发。

这姿态看在叶少臣眼里有那么一些欠揍。

而阮敬南却说:“也是,你的老婆可能已经布满全球了。像我们部队里的一些女兵,都被你这张脸迷的神魂跌倒的。”

叶少谦一脸嘚瑟的,毫不谦虚的说:“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谁叫我天生就充满魅力呢?”

这话一出,引的在坐几人纷纷不顾形象的翻了翻白眼。

文清瑶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叶少谦,跟在片场完全不一样的叶少谦。

他在拍戏的时候相当认真敬业,对人礼貌,但是也只是止于礼貌。

所以他看起来虽然很随和,但是话却不多,几乎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很少看到他会跟谁聊天。

其实这也应该跟他本身的家庭背景有些关系吧。

毕竟他的叶家的三少爷,就这个身份都会让一些望而却步,不敢随便去跟他搭话。

可文清瑶却觉得叶少谦并不像别人说的那么难以接近,甚至于在片场的时候对自己非常照顾。

吃了午饭之后,阮茗西吵着闹着想要玩麻将。

没办法了,在家里闷了这么多天,她觉得自己浑身都快发霉了。

今天好不容易一下子聚了这么多人,哪有不放松一下的道理?

于是最后的结果就是,云佳人,文清瑶,阮茗西,阮潋北四个女孩子围在一起打麻将。

但是其实除了阮茗西之外,其他三人都不怎么会玩。

阮潋北还好一些,过年过节的时候总会被阮茗西拉着打几把。

而云佳人和文清瑶就完全不行了,有时候连牌都看不过来。

这最后的结果就是,才开始打了几把之后,坐在对门的云佳人和文清瑶两人一把没有糊过。

云佳人苦着脸嘟囔道:“不行不行,在这样输下去,我的全身家当都快输光了。”

才开始打了几把就输了几十万出去,让云佳人肉疼的不得了。

虽然在打牌之前阮尚东就给她一张卡,说里面的钱随便她玩,只要她开心就好。

可那毕竟是阮尚东的钱,他们现在虽然在一起是没错。

但是既没有订婚,也没有结婚,她怎么可能拿着阮尚东的钱来胡闹呢?

所以她现在输的是自己的存款,再这么输下去,一个下午输个几百万估计是没跑的了。

而文清瑶其实跟她差不多,但是比她稍微好那么一点,却也是出了不少血。

相较于两个输了几十万的人来说,阮茗西几把的时间就赢了一百多万,乐的简直快合不拢嘴了。

见盯着面前的麻将愁眉不展的云佳人,阮茗西满不在乎的说:“哎呀嫂子,我哥的钱你几辈子都花不完,别为他心疼。”

就这么玩了一个多小时候,云佳人已经输了一百多万了,而文清瑶也输了差不多一百万,阮潋北勉强打了个不输不赢。

而最大的赢家当然就是阮茗西了,整个人看起来超级兴奋。

不过很快,她就笑不起来了。

且说阮尚东在书房将手里的工作忙完之后,便和阮敬南等人下楼到了一楼的休闲棋牌室。

“看茗西那样子,应该是赢了不少吧?”阮敬南双手抄在裤兜里,环顾牌局,最后下了结论。

阮潋北也是苦着一张脸,开始叫救兵:“哥,你快来帮我看看啊,我都输了好几十万了。”

阮敬南走到阮潋北身后坐下,开始帮着自己的妹妹出谋划策。

而一进棋牌室,他便看到云佳人可怜兮兮的耷拉着脑袋盯着自己面前的牌,撅着小嘴不吭声。

他再看了看自己妹妹那一脸兴奋到几乎手足舞蹈的样子,他就知道肯定是他这个妹妹赢了钱。

他笑了笑,迈出长腿都到云佳人身后。

在看到云佳人手里的牌后,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云佳人会输了。

明明是可以听牌的,偏偏云佳人有些看不过来。“这个牌放在这里,这个在这里,然后碰掉这个的话,不就听牌了吗?”

果然,阮尚东一来,云佳人有史以来终于第一个胡牌了。

虽然是个小胡,但也总比一直跑最后输钱的好。

阮茗西看到自己哥哥一来,顿时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哥,我们四个女孩子玩,你就别插手了行不行?”

阮尚东头也不抬,漫不经心的说:“不行。有你这么欺负你嫂子的吗?明知道你嫂子不会玩也不说说让着她一点。”

叶少谦和叶少臣两兄弟也相继来到了棋牌室。

叶少谦现在心里本来就对文清瑶有了好感,在看她跟云佳人一样耷拉着脑袋不说的话时候,他笑眯眯的走了过去。

坐在文清瑶身后的椅子上,叶少谦问:“看你的样子,好像不怎么会玩?”

“基本上没有玩过麻将。”说着,文清瑶起了一张牌,然后准备将这张牌打出去。

却被叶少谦阻止了。“这个牌留着有用。”

文清瑶疑惑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牌,问:“有什么用啊,我怎么看不出来?”

“至少比这张牌有用。”说着,他抽出一张文清瑶摆好的牌打了出去。然后问道:“输了多少了?”

文清瑶说:“其实也没多少,一百多万。输多少我其实是无所谓啦,关键就是我觉得自己特别笨,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叶少谦笑了笑,说:“你没有怎么玩过牌,这个很正常。想不想赢回来?”

文清瑶点了点头,说:“想啊。好歹也是一百多万呢。”

虽然她一个月的零花钱也不止这么多,不过能够赢回来的话当然也不错。

于是,现在的画面就是,阮尚东帮着云佳人,叶少谦帮着文清瑶,阮敬南帮着阮潋北。

而刚刚的人生大赢家阮茗西,却可怜兮兮的坐在一边,接受着来自其他三方的围攻。

很快,她赢的三百多万就已经输了一半出去。

看着自己辛辛苦苦赢来的钱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飞走了一半,阮茗西可怜兮兮的说:“你们合起火来欺负我一个弱女子。”

叶少谦说:“你怎么不说自己刚刚欺负她们三个不会玩牌呢?”

阮茗西撅起了小嘴巴,没有说话。

阮敬南笑呵呵的说:“实在不行,让少臣帮你好了。反正他闲着也没事。”

叶少臣说:“算了吧,茗西玩牌的技术比我还好呢,她才用不着找帮手呢。”

叶少谦笑呵呵的说:“俗话说的好,一拳难敌四手。茗西现在可是所有人的目标,估计有些招架不住了,你还是去帮帮她吧。”

于是乎。

本来四个女人之间的‘战争’瞬间演变成了四个男人之间的战争。

然而最后这场战争,以云佳人和阮尚东反败为胜收场。

本来输了一百多万的云佳人最后不但将自己之前输的钱捞了回来,甚至于后来还赢了两百多万。

文清瑶呢,也在叶少谦的帮助下捞回了不少,到最后几乎都快不输不赢了。

而阮茗西虽然有叶少臣在一边助阵,无奈阮尚东这个劲敌实在太过强大。

抵不住他的厮杀,最后阮茗西将自己赢的钱通通全部又吐了出去,甚至后来还输了几十万。

阮潋北的情况比他们两人稍微可怜一些,因为阮敬南常年待在部队,麻将玩的也不是特别好。

至少比起其他三位来说逊色了不少。

所以这场战争最后的结果,就是云佳人一个人赢了个大满贯,其他三家或多或少的输了几十万给她。

推荐好友新文《豪门夺爱老公太野蛮》/清音随琴

沐小言是G市声名狼藉的女人,恋上闺蜜的男友,之后又抢了姑姑的未婚夫,众人提起她皆是摇头一叹。

墨少辰在她无助的时候伸出手去,“跟了我,他们都会乖乖闭嘴。”

“墨少辰,我凭什么要选择你?”

男人眉目一挑,居高临下的俯视她,“我不喜欢听你喊本少姑父。”

沐小言,“……”

因为这个男人的一句不喜欢,沐小言和墨少辰每天晚上都躺在一起。

原本以为婚后他们只是各取所需,一场交易,人前风光,人后冷漠的夫妻。

没想到这个男人太禽兽,每天晚上必修夫妻生活。

*

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是端午节,二萱在这里祝所有的亲们端午安康。

话说,清瑶明天跟少臣相亲,赵白莲知道后肯定坐不住了,毕竟少臣是天的第二目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