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章:我觉得有阴谋,你要小心/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玩了几个小时的麻将后,阮尚东觉得云佳人一直这么坐着,对身体的恢复不太好。

反正他家云小姐输的钱他也帮她捞了回来,于是他便提议去别墅后面的葡萄园转转,顺便看看黄昏时分的京都美景。

阮茗西当然是拍手叫好,只要说起哪里有好玩的他她绝对是第一个赞成的。

云佳人当然也不会反对了。她住进阮尚东的别墅已经快半个月了,走还没好好的餐馆过这个超级豪华的庄园别墅,所以当然欣然同意。

于是在大家都表示同意的情况下,一群人便离开了麻将桌。

阮尚东推着云佳人,阮潋北推着阮茗西,一心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别墅后面的葡萄园走去。

几个男人换好了衣服,拿好了球杆,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便朝着球场走去。

一路上大家都是有说有笑的,气氛看起来相当美好。

看到葡萄架上有些已经成熟的葡萄,阮茗西连忙摘下一串尝尝。“真好吃。比市场上的葡萄好吃多了。”

叶少臣笑着说:“那自然。他可是请的全球最专业的葡萄专家来种植培养的。”

叶少谦也摘下一颗,随意擦了擦便塞进嘴里,“果然味道不一样。”

之后,他还不忘给了身后的文清瑶一小串葡萄。

随后,叶少谦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笑呵呵的看着阮尚东,说:“我亲爱的表哥啊,我听说你好像自酿了不少葡萄酒。”

阮尚东面不改色,漫不经心的问:“然后呢?”

叶少谦依旧是笑呵呵的,看起来有些狗腿谄媚:“晚上拿出来,让我们尝尝呗?”

阮尚东微微挑眉,说:“我这里的东西都是无价的。不过看在我们的表兄弟的份上,我给你打个折好了。”

“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说咱们都是亲亲的表兄弟。我爸是你舅舅,你妈是我姑妈,这说钱,可就太伤感情了。哥,你说是不是?”说完,他转头看着面含笑容的叶少臣。

叶少臣点了点头。“的确有那么一点道理。”

阮尚东面色不改,慢条斯理的说着:“我怎么记得好像有那么一句话,叫做: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我没记错吧?”

叶少谦被阮尚东的话堵的哑口无言,只能扔出几个字:“你果然是商人。说吧,多少钱一瓶?我买来请大家喝。”

其实他早就惦记着阮尚东这里自酿的红酒了,只是苦于一直都没有机会来这里。

他以前的工作量相当繁重,一年到头飞来飞去的,基本上假期很少。

不过这也不怪别人给他的工作安排的太过满档,是他自己认为这样的日子过起来比较充实。

而这边阮尚东只是笑了笑,随后低头问着坐在轮椅上的云佳人:“我亲爱的云小姐,你觉得多少钱比较适合?”

见状,叶少谦立刻谄媚的对着云佳人笑。“表嫂……”

看到他那副样子,云佳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她目光扫了扫站在一旁的文清瑶,随后笑眯眯的问着阮尚东:“亲爱的阮先生,你是在跟少谦开玩笑的吧?”

阮尚东笑意绵绵的看着云佳人,说:“你说是玩笑就是玩笑,一切都听你的。”

见阮尚东和云佳人有些腻歪的样子,阮敬南这个铁骨铮铮的特种兵队长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哎哟,你们两个够了啊。不要在这里虐我们这些单身狗好吗?”

阮敬南这话一出瞬间就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鸣。

“就是就是,要腻歪你们两个晚上慢慢腻歪,现在这么多单身狗在呢,注意点形象。”叶少谦说。

云佳人笑呵呵的说:“可我每次逛你微博的时候,总看到评论下面一群女人争前恐后的叫你老公。”

“那都是瞎胡闹的,没有法律效益的,是不合法的。要不表嫂啊,你帮我介绍一个呗。”说完,叶少谦笑嘻嘻的看着云佳人。

云佳人眯起眼睛看着笑的谄媚的叶少谦,问:“你是说真的还是假的?”

叶少谦说:“你觉得是真的就是真的。”

“那我可就当真了啊。”说完,云佳人目光慢悠悠的移到了文清瑶的身上。

叶少谦又不是傻子,自然是看到云佳人目光里透出的一丝猫腻。

他笑呵呵双手抄在裤兜里,背着夕阳站在葡萄架下,看起来相当的俊朗。

而文清瑶感受到云佳人投过来的目光,整颗心都快跳出来了,尴尬的手足无措,紧张到有些无法呼吸了。

似乎知道接下来云佳人要干什么,文清瑶嗔怪的瞪了她一眼,示意她别胡闹。

而云佳人显然是装作没有看到文清瑶的带有警告意味的目光,笑眯眯的看着叶少谦,问:“你觉得……我们家清瑶怎么样?”

文清瑶虽然大大咧咧,但是脸皮子其实也挺薄的。

本来她就有些喜欢叶少谦,如今云佳人当着众人的面做什么红娘,她心里其实既紧张,又害怕。

她其实害怕叶少谦的答案。

跺了跺脚,文清瑶撅起嘴巴,红着脸蛋瞪着云佳人。喊道:“云佳人。”

“你激动什么啊,不就是开开玩笑嘛,瞧你脸红的。”云佳人其实从未见过文清瑶这副害羞又窘迫的样子。

由此可以料定她肯定喜欢叶少谦的。

本来她也觉得叶少谦和文清瑶两个人既看起来般配,两人又都是娱乐圈的人,应该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所以,她其实真的很想撮合两人。

看到文清瑶那有些害羞又有些窘迫的样子,叶少谦由衷的笑了。

他怎么看都觉得她这个样子很可爱,不同于以往的活泼,带着一丝女人才有的娇羞之美,再次挑动了自己的心弦。

原本他就决定要追求文清瑶,如今云佳人给了他一个机会,他其实可以试探一下文清瑶的想法。

含笑看着站在斜对面的文清瑶,叶少谦说:“我觉得清瑶挺好的。要不,咱俩试试?”

这话一出,别说是阮茗西和阮潋北这两个最爱起哄的小魔王了,就连阮尚东也跟着起哄了。

“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

这呼声,简直此起彼伏,整个葡萄园里工作的工人都能听到。

当然,这情况也简直是杀了个文清瑶措手不及。

如今,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整张脸烫的跟火烧云似得,一定很红。

而叶少谦原本是如沐春风一般的含笑看着文清瑶。

之后见她一脸的娇羞和窘迫,连忙走了过去,站在她的身边,将她护在身后。

他笑呵呵的看着面前那一众起哄的人,说:“好了,大家都你们别闹了好吗?”

再闹下去,难保清瑶不会恼羞成怒了。

而阮茗西却是满不在乎的说:“哎哟,这还没有在一起就这么护着了?以后要是真在一起了,估计又是跟我哥一样的妻管严。”

叶少谦说:“你以为清瑶的脸皮跟你一样厚啊?”

一听这话,阮茗西不乐意了。“叶少谦,你好好说话啊。我什么时候脸皮厚了?”

叶少谦笑呵呵的打趣道:“你摸着你自己的良心问问,你脸皮厚不厚。”

“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哥,你看看他,从小到大就只知道欺负我。”阮茗西说不过叶少谦,只好找阮尚东来帮忙。

而阮尚东只是笑着耸耸肩,说:“你找个人欺负回去不就完事了?”

阮茗西说:“所以我现在不是来找你了吗?”

阮尚东漫不经心的说:“我又不是你的保镖。”

一听这话,阮茗西可怜兮兮的撅起小嘴:“所以你现在的意思是,不帮我这个妹妹了?”

阮尚东依旧轻轻的笑着,说:“你还有几个月就满二十四岁了,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所以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闻言,阮敬南等人忍不住爆笑出声。

阮茗西可怜兮兮看着在一旁笑的不行阮敬南和叶少臣几人,愤愤然的咬牙说:“你们……你们简直太过分啦。”

云佳人坐在轮椅上,静静的看着,听着,笑着。

此刻已近黄昏时分,轻柔又厚重的云层像盘踞在天空中,一会儿像波浪,一会儿又像软绵绵的棉花。

夕阳透出层云的缝隙向大地洒下了柔美昏黄色的光辉。

阮尚东和叶少谦等人迎着夕阳的光辉轻轻的笑着。

不时会吹来一阵轻柔的风,葡萄叶随着微风轻轻摇晃着自己的枝叶。

而整个葡萄园。甚至是整个别墅在夕阳的笼罩下呈现出梦境般的画面,那么的唯美。

也许多年之后,他们还是会经常想起这一刻的美好,是那么的恬静温柔。

之后不久,别墅里的佣人来通知大家可以回去吃晚饭了。

于是,一行人又有说有笑的朝着别墅区走去。

期间,阮尚东接到了高特助打来的电话。

他让文清瑶推着云佳人她们几个女孩子先走,而自己则和叶少谦等人走在后面。

其实原本一切都还算挺美好和谐的,不过云佳人的心情却因为一个电话而发生了一些微微的变化。

这个电话是慕容峥打给她的。

她对自己这个什么所谓的表哥其实不反感,但也没有好感。

接起电话,云佳人问:“有事吗?”

电话那边,慕容峥的声音听起来相当轻柔。“没有打扰到你吧?”

云佳人扫了扫已经安静下来的阮茗西等人,反问道:“如果我说有呢?”

慕容峥略带歉意的说:“那我真的非常抱歉,打扰你了。”

云佳人问:“没关系,不过你打电话给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我想约你明天见个面。”慕容峥说。

云佳人微微一愣,说:“如果是让我跟你回英国的话,那我想还是算了吧。”

慕容峥却不慌不慢的说:“当然不是这件事情。其实说起来我们也是表兄妹的关系,应该多多走动走动。”

虽然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云佳人对这个表哥实在也没有一丝感情。

更何况,他说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是一个问号。

不过就这么回绝了也好像太不近人情了,于是她便说:“能不能让我考虑一下?”

慕容峥说:“当然可以。”

云佳人点了点头:“那好,晚点我再给你电话吧。”

慕容峥的声音依旧是保持着绅士的礼貌,说:“好。那我等你的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文清瑶首先开始八卦了。“你还有表哥啊?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

云佳人有些讽刺的笑了笑:“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文清瑶继续八卦:“他打电话约你见面吗?对了,你刚刚说什么跟他回英国,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表哥他是英国人?可我看你长的也不像混血儿啊。”

面对着文清瑶这一连串的问题,云佳人表示有些无语:“他是英籍华侨。”

“你可不能抛下我们跟他回英国啊。再说了,万一他是骗你的呢?无端端的,突然就冒出一个什么表哥出来。以前怎么不见他出现过啊?我觉得有阴谋,你可得小心了。”文清瑶深怕云佳人上当受骗,开始喋喋不休起来了。

面对她的一惊一乍,云佳人其实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此刻还是有些哭笑不得。“好了,我知道,你就别为我操心了行吗?”

文清瑶说:“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云佳人无奈的笑了:“好好好,我知道你关心我,谢谢亲爱的。对了,刚刚……叶少谦可是表态了哦,你怎么想的?”

一说起这件事情,再想到刚刚画面,文清瑶就忍不住生气:“什么怎么想的?你还好意思问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取笑我,拿我消遣寻开心,简直让我丢脸死了。诶,我就想问问你,咱们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

“当然可以继续愉快的做朋友啊。再说了,我哪里是拿你来消遣啊,这不是在帮你试探叶少谦吗。不过说真的,我觉得他对你好像……有那么一点意思。是吧茗西?”

阮茗西深思了片刻后,重重的点头:“经过我今天一整天都观察,我感觉叶少谦对你,应该是有感觉的。”

云佳人点了点头,随后又问着阮潋北:“潋北,你觉得呢?”

阮潋北笑呵呵的说:“你们不说我还不觉得。经过你们这么一提醒,我觉得他对清瑶好像真的有些不同。”

文清瑶有些怀疑的看了看三人,说:“真的假的?”

阮茗西嘴里吃着葡萄,说:“真的假不了。”

而文清瑶却说:“可我总觉得他之所那么说,完全是不想让我难堪。毕竟这么多人在,他要是断然说我不好,肯定会让我觉得没面子。”

阮茗西说:“完全是你自己想多了好吗?这爱情不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吗?我记得,有一首歌是这么唱的:‘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这意思多明显啊,有时候就那么一个对视,爱情就来了。更何况你俩拍戏的时候,肯定不止对望了一眼吧?”

对于阮茗西的话,文清瑶竟然有些反驳无力。

只听着阮茗西继续滔滔不绝的说:“我说你也真傻,刚刚那种情况你就直接顺阶而下,答应他不就完事了?虽然叶少谦他经常欺负我,但是他这个人的人品还是没话说的。抛开叶家的家世吧,我们就说他本人的条件,你看看他的身材长相,那绝对也是百里挑一的。当然,他是不能跟我家大哥相比啦,不过也不差了啊。而且我跟你讲,我舅舅舅妈对人那也是相当和蔼可亲的,到时候你嫁到叶家,绝对享福……”

阮茗西是越说越起劲,越扯越远,搞的云佳人和文清瑶还有阮潋北都不好意思打断她的话。

等她终于长篇大论,滔滔不绝了一番之后,云佳人才有些委婉的说:“茗西啊,我觉得你这……好像扯的有点远了。”

阮茗西想了想,觉得自己刚刚好像扯的是有点远。笑了笑,她说:“现在说到结婚生子好像是有点太早了哈。不过清瑶我跟你说,叶少谦这个人绝对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你可得考虑清楚。”

文清瑶其实心里本来就有些喜欢叶少谦,以前还一直拿他当偶像呢。

如今再加上云佳人和阮茗西这么一撮合,更是心动的不得了。

现在只要一想起叶少谦她就心跳加速,完全不能自已了。

但是她还没有忘记她昨天答应了家里老头子的事情。

想到明天要去相亲,文清瑶叹了口气:“可是,我已经答应我爸爸明天去相亲。”

一听这话,不止是阮茗西,就连阮潋北和云佳人也不由得惊讶。“什么……你要相亲?”

文清瑶点了点头,说:“我爷爷非逼着我去,我也没有办法。”

阮茗西摇了摇头,一脸同情:“你也真可怜,才二十四岁就被逼着去相亲,哎。不过只是相亲又不是定亲,到时候就说不满意就好了啊。”

文清瑶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要不这样,刚刚我那表哥不是约我见面吗?我就约他到你明天相亲的餐厅见面,你觉得呢?”

“我觉得可以,到时候你可以见见那个相亲对象,我也可以看看你那个表哥是什么样的人,两全其美。”

“好,那就这么定了。”



而这边,阮尚东接的是高特助的电话。

内容自然就是调查出的慕容峥的身世背景。

“根据我们调查的显示,慕容峥是英籍华侨。慕容家现在的当家人是慕容鑫,他二十三岁的时候跟随父亲移民英国,在英国落叶生根。因为在慕容鑫的父亲在当年为英国王室办事,做出了巨大贡献,所以慕容鑫的父亲破例授予了公爵爵位。而慕容鑫在老公爵过后便承袭爵位,成为了公爵。他的最小的女儿慕容桦在四十年前嫁给了英国王室的蒙德王子,成为了英国王室的王妃,是英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个华人王妃。如今,慕容世家在英国是赫赫有名的贵族,虽然是华人却也受到当地民族的拥戴。而慕容峥的父亲慕容枫是慕容鑫的长子,也是爵位的第一承袭者,所以连带着慕容老爷子对慕容峥也是特别的重视。不过,我还查到好像慕容世家有内部争斗,可能跟爵位承袭有关。”

阮尚东一听,挑眉问:“他们家族有内部斗争,跟我有什么关系?”

高特助说:“咳。因为我还查到,现在的公爵夫人并不是云小姐的外婆,也不是慕容峥的亲奶奶,而是慕容鑫后来才娶的英国妻子。”

闻言,阮尚东微微蹙了眉头:“所以你的意思是,慕容鑫娶了两个老婆?一个是佳人的外婆,一个是现在的这个公爵夫人?”

“是的。慕容峥和慕容瑾的奶奶才是佳人小姐的外婆。”高特助说。

阮尚东一听,忍不住揉了揉眉心:“这关系也够乱的。”

说完,阮尚东便挂了电话。

叶少谦看着阮尚东面色隐约有些不悦,连忙问:“怎么了,什么事情竟然扯到了什么公爵夫人?”

阮尚东说:“没什么。走吧,还想不想喝我阮家自酿的葡萄酒了?”

一说起阮尚东这里自酿的葡萄酒,叶少谦就嘴馋的不得了。“当然要喝,不喝白不喝。”

于是,四个男人踩着夕阳的光辉走向了那偌大的别墅建筑。

回家别墅的时候,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大家齐齐的围在一张圆桌前安静的吃着饭。

因为闹了一下午,大家都有些疲惫了,所以吃饭的时候大家偶尔聊两句,没有像刚刚在葡萄园一样笑闹着。

吃过晚饭之后,叶少臣等人便准备告辞回家。

而阮茗西则将叶少谦偷偷叫到了一边。

叶少谦看着阮茗西那神秘兮兮的样子,有些疑惑。“你找我什么事情啊,这么神秘?”

阮茗西一脸严肃的问道:“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得老实告诉我。”

叶少谦看到她既神秘又严肃的样子,更加的疑惑了,甚至还有点点的紧张。“到底什么事啊?”

阮茗西清了清嗓子,小小声声的问道:“你对文清瑶,到底有没有什么感觉?”

叶少谦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没想到只是这个问题。“你干嘛问这个?”

阮茗西拉着叶少谦的手,说:“你赶紧回答我啊,不然我可不帮你了。”

闻言,叶少谦不以为然的笑了。“我叶少谦要追求一个人,还需要你来帮我?”

见叶少谦那自信满满的样子,阮茗西不由得撇了撇嘴。“你还真是自信的很,你就不怕她明天被人抢走了?”

叶少谦觉得这话好像有问题。“你这话什么意思?”他问着阮茗西。

而阮茗西现在俨然就是一副傲娇脸,冷哼了一声:“你不是说不需要我帮你吗?现在干嘛来问我?”

叶少谦看到她这副傲娇的姿态有些无奈。

但是他却又比较关心刚刚阮茗西话里的意思,有些着急的问:“好了,你就别跟我卖关子了,到底怎么回事。”

阮茗西依旧一副高傲的姿态,说:“想要我告诉你也可以,但是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叶少谦问:“你想要什么好处?”

阮茗西想了好半天也没有想到要什么好处,便说:“这个我暂时还没有想到,等我想到的时候再问要好处,你觉得呢?”

叶少谦相当少爽快的点了点头:“行,你爱怎么样怎么样。赶紧说,你刚刚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阮茗西招招手,叶少谦随即俯下身子。

将嘴巴凑到他的耳边,阮茗西说:“我跟你说,据可靠消息透露,清瑶明天要去相亲。”

闻言,叶少谦忍不住惊呼一声:“你说什么?相亲?”

阮茗西点了点头:“对。”

“你没有开玩笑吧?”像文清瑶那样的条件,怎么可能去相亲呢?

而阮茗西瞬间板起脸,说:“我有这么无聊吗?明天中午十二点,361旋转咖啡厅,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说完,她便杵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去了客厅。

留下了心思有些混乱的叶少谦待在原地。

谢谢亲爱的勾勾66朵鲜花,

谢谢亲爱的珍珍30朵鲜花,

谢谢亲爱的筱筱20朵鲜花,

谢谢亲爱的岚岚5朵鲜花。

谢谢亲爱的小迦儿5颗钻石,

谢谢其他亲投的月票,评价票,谢谢大家。么么哒(づ ̄3 ̄)づ╭?~

有评价票的亲,请投给二萱五个星星哦,一定要五颗哈,谢谢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