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章:赵晴璃被扫地出门/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斌真的因为赵晴璃的事情气的火冒三丈,气血翻涌,面若猪肝。

他居高临下的怒视着赵晴璃,颤抖着手指指着她,愤然说道:“你竟然做出这种丢脸丧德的事情,简直将我赵家的脸面都丢光了。这么多年你妈就是这么教你的吗?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搞出的这件事情,现在我都不敢出门见人了?”

赵斌气的胸前不停的起伏着,插着腰气呼呼的转了两圈后,又盯着赵晴璃说道:“前些天看到你跟叶家那个二少爷在一起,我还以为你能够从此给我赵家争光,对你还抱着一丝期待。可是没想到,转眼间…你竟然就让我赵家成了整个京都市的笑柄,让我受人指点议论,简直气死我了。”

赵斌其他几个老婆极其女儿都围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着赵晴璃。

赵晴璃跪在众人中央,就好像一个犯了罪的罪人等待着大家的审判。

现场众人静静的立在一旁,屏气静神,大气都不敢喘。

不过,赵雨欣作为赵斌最爱的女儿,一向有些恃宠而骄。

她幸灾乐祸的看着赵晴璃,随后撇了撇嘴,对着赵斌说道:“爸爸,您消消气。为这种事情气的伤了身体多不好?完全不值得。她是个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您指望她给咱们赵家争光锦上添花,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才是赵家正儿八经的千金小姐。

就算是为赵家争光,锦上添花,那也是她这个真正的千金大小姐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了外人?

在这个家里,除了她的妹妹赵雨萌,其他人都是垃圾都不如。

更别说她一个小老婆生的赵晴璃了。

我不看看自己到底是算个什么东西?

叶少臣也是她赵晴璃一个小老婆的女儿可以肖想的?

呵。

真是不自量力。

就她的这个身份,也配?

别说是她赵晴璃,就连她自己,她都觉得这些人是高不可攀的。

偏偏赵晴璃还认为自己肯定能够嫁入豪门,一举成为金凤凰,简直笑死人了。

现在好了,不得意了?

她被一个云佳人就弄成了今天这个模样,看她以后还怎么得意。

也敢想要压在她赵雨欣的头上,简直痴心妄想,白日做梦。

“本来看她跟叶家二少爷走的近,想着她争点气,也许真能跟叶家结成亲家,谁知道她就是个不成器的东西。不但搞砸了这桩婚事,还狠狠的丢了我赵家的脸。”越说,赵斌越是生气。

如果没有赵晴璃在前跟叶少臣在一起,给了他可以攀上叶家这根高枝的希望,也许他现在也不至于这么生气。

赵斌的大老婆,也就是明媒正娶的妻子徐秋丽冷冷的撇眼看着赵晴璃,说。“晴璃,也不是我这个当大妈的说你。你做出这样的事情真的是丢尽了我们赵家的脸面。那云佳人是什么人你难道不知道吗?撇开她是云家大小姐不说,她可是阮家未来的儿媳妇,那可是阮尚东的未婚妻,你竟然去惹她?我可真是佩服你的勇气。”

“别说是大姐你了,恐怕我们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她竟然敢去招惹阮家的人。”赵斌的二老婆欧春华说。

赵斌的三老婆邱红艳看着赵晴璃,恶狠狠的说:“那阮家是什么人家你难道不清楚吗?阮尚东有‘冷面阎王’的称号你难道不知道吗?你去招惹他的未婚妻那就等于是招惹他。你招惹阮尚东这个‘冷面阎王’简直就是自寻死路。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那就是作死。”

这话一出,站在一旁围观的赵家姐妹们忍不住开始发话了。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炮轰着赵晴璃。

赵斌的四女儿赵玉玫冷艳一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道:“她可不是就是作死吗?还赔上了咱们赵家声誉。”

“要是阮尚东因为这件事情迁怒咱们赵家可怎么办。”赵斌的三女儿赵玉玫有些担忧的问。

赵斌的大女儿赵文静撇了撇嘴,恶狠狠的说道:“能怎么办?咱们赵家能跟人家阮叶想家相抗衡吗?我看赵晴璃你真是疯了,好端端的竟然跑去招惹阮尚东。”

赵文静已经结婚生子,今天是专门为了赵晴璃的事情回娘家来的。

闻言,赵雨欣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她不就是仗着叶家二少爷为她撑腰,又仗着她跟阮尚东认识多年,所以才这么为所欲为的吧?”

“说的是。人家跟阮家大少爷可是多年的好朋友呢。她想着阮尚东就算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也不会对她怎么样吧?”赵雨萌阴阳怪说。

赵文静说:“拉倒吧。我听说人家阮尚东从来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偏偏她还对人家存了非分之想,也不照照镜子,哼。”

赵雨欣狠狠瞪了赵晴璃一眼,说:“赵晴璃不是我说你,你真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却偏要去闯。这下好了,闯下这么大的祸事出来,我看你怎么向爸爸交代。”

赵斌被这几个女儿的轮番炮轰闹的烦不胜烦,当即吼道:“好了,都给我住嘴。”

赵斌一发话,其他人全部纷纷闭嘴不言。

她们依旧站在一旁冷艳看着跪在地方抽泣不已的赵晴璃,没有一个人上前安慰或者表现出一点点的心疼和怜惜。

赵晴璃静静的跪在地上,承受着她的那些姐妹们的轮番炮轰和批判。

她是真的想笑,也真的想死了一了百了。

可是,她要是死了,这些人该怎么办呢?岂不是太过便宜她们了吗?

她可是发誓要将这些人狠狠的踩在脚底蹂躏,她要是死来,谁来替她做这件事情呢?

所以就算是死,她也要拉上这些人一起共赴黄泉,否则她就算死也不会甘心的。

而赵斌在经过赵雨欣几姐妹七嘴八舌的轮番炮轰后,更是生气。

他依旧怒目横视着跪在地上一直抽泣的赵晴璃,凶神恶煞的说。“还不快滚,赶紧滚出我赵家,从今以后,我赵斌没有你这个女儿。”

赵晴璃原本以为赵斌喊她回来,对她大骂一场也就完事了,没想到赵斌竟然赶她走。

她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落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她可以走,也曾经想过要彻底脱离赵家这个深水龙潭。

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她什么都没有了;要是在这个时候走了,以后赵家的财产她可是一分都拿不到的。

她要是再失去了京都赵家小姐的这个身份,以后在社会上可就寸步难行了。

已经没有有了叶少臣的庇护,她怎么能再失去赵家小姐这个头衔光环呢?

想到这些,赵晴璃顿时陷入了更深的绝望之中。

她哭喊着爬到了赵斌的面前,抱住他的一条腿,哭喊道:“爸爸。你不能赶我走,我好歹也是你的女儿啊。你不能因为我做出一件事情就否定了我的所有啊……”

闻言,赵斌冷冷一笑,脚上一使劲,将赵晴璃给甩了出去。冷然说:“女儿?我赵斌最不缺的就是女儿。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不争气的狗东西。”

赵斌说的没错,他到目前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一个儿子。

他已经有了六个女儿,根本就不缺赵晴璃这个丢脸丧德的女人。

赵晴璃被甩的再次趴在了地上,没有多余的时间哭泣,她再次转身爬到了赵斌的面前,声泪俱下的说:“爸爸,你不能这么心狠啊,你不能不要我,我身上始终留着你的血液,你不能赶我走。”

她要是真的被赶出了赵家,将来迎接她的是什么,她几乎都不敢去想象。

她得罪了太多太多的人,云梦雪,赵丽琴,云佳人……

如果她没有了赵家的庇护,这些人还不知道会怎么收拾她。

到时候,恐怕她会被她们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想到这些,赵晴璃是真的慌乱了。

可赵斌哪里会管这些,再次一脚将赵晴璃踢出了几米远,怒吼道:“滚。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说完,他重重的冷哼了一声,然后气汹汹的离开了现场。

赵斌走了后,赵雨欣高高在上的说:“我劝你还是赶紧走吧,不要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惹爸爸生气。”

“走吧,看到她就觉得恶心。等会儿家里的保镖自然会将她抬出去的。”说完,赵雨萌拉着赵雨欣的胳膊便走了。

渐渐的,赵家的其他姐妹们都回了自己的房子,留下赵晴璃还趴在地上耸动着肩膀,哭个不停。

之后不久,来了两个保镖把赵晴璃架到赵家的大门,然后像扔一条狗一样将她扔在了地上。

赵晴璃像一条死狗一样趴在赵家的大门一动不动。

直到现在,她才觉得自己的人生是真的彻彻底底的结束了。

除了对赵家的仇恨,对云佳人的仇恨,她似乎已经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

自己落到了这下场,全部都要拜云佳人所赐。

比起赵斌的绝情冷漠,她更加憎恨云佳人。

因为如果不是她,自己不可能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众叛亲离,扫地出门,走投无路。

事业没了,爱情没了,家也没了,她几乎失去了所有,成为了一个一无所有的人。

这一切,都要怪云佳人。

是她,将自己害的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想到云佳人现在也许在某个地方开开心心的吃着饭,唱着歌,约着会;而自己……却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扫地出门,她就恨。

滔天的恨意将她整个人都席卷了进去,从此以后,她的生活只剩下了恨。

只要能够让云佳人付出代价,她愿意做任何事情。

她赵晴璃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她是绝对不能就这么认输的。

就算是现在自己没有办法找云佳人,将来的某一天,她也要向云佳人讨要这所有的一切。

于是,赵晴璃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双眼已经由刚刚的绝望演变成了现在的阴狠。



这边,虽然已经当众揭穿了赵晴璃的真实面目,但是大家看到叶少臣那愁容满脸的样子,心里也高兴不起来。

毕竟他对赵晴璃还是有一些感情的,对赵晴璃的认识也是停留在温和坚强上面。

这突然一下子撕开了赵晴璃的真面目,叶少臣说什么也是无法接受的。

坐在包厢的一个角落,已经有些醉了的叶少臣一杯接着一杯的往自己的胃里灌着酒。

叶少谦看到自己的哥哥为了一个那样的女人这样折磨自己,气就不打一处来。

他一把夺过叶少臣手里的酒杯,怒吼道:“叶少臣,你为了那样一个虚伪的女人把自己搞成这样,你至于吗?”

叶少臣狠狠的甩开叶少谦的手,猩红着一双眼睛怒视着叶少谦,吼了回去;“你滚开,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而叶少谦的脾气也因为叶少臣的这句话给挑了起来。

他一把夺过叶少臣手里的酒瓶子,一把砸在了包厢的地毯上。

虽然酒瓶子没有摔坏,但是酒杯里面的液体却是流了一地。

随后,叶少谦怒视着叶少臣,吼道:“你是不是真的疯了?那样一个女人有什么好留恋和不舍的?你看看她做的那些事情,是一个好人能干出来的吗?你再看看你自己现在的这幅德行,还是那个英俊潇洒,威风凛然的叶教官吗?你这个样子,简直丢我们叶家的脸。”

叶少臣听到叶少谦的话后,坐在那个角落里冷冷的笑了。“对。我丢叶家的脸,我瞎了眼睛识人不清。我还曾经在心里不停为她寻找理由。却没想到到我竟然错的这么离谱。她根本就是个骗子,用她那温柔贤善的外表骗了我。我就是个傻子,是个十足的傻子。”

看到叶少臣这幅样子,云佳人心里也不是滋味。

但是他迟早就要面临这么一天的不是吗?她不能由着赵晴璃一直骗他,利用他。

虽然叶少臣的事情跟她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当众揭穿赵晴璃这件事情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阮尚东在看到叶少臣那副醉醺醺的样子,不禁皱起眉头。

就像叶少谦说的,为了赵晴璃那样一个女人把自己搞成这样,简直就是丢脸。

“少谦,送他回去。”他不悦的看了叶少臣一眼,对着叶少谦说道。

叶少谦点了点头,随后上前去搀扶叶少臣。

而叶少臣喝了酒,加上心情不好,哪里会让叶少谦来扶自己?

他再次甩开了叶少谦的手,低吼道:“我不要你们送,我自己会回去。你们都不要管我。”

“叶少臣,我劝你不要太过分。”阮尚东忍无可忍,倏然起身走到叶少臣的面前,说。“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已经看到了。包括当初她诬陷佳人的事情我没有跟她计较,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谁想到她竟然还得寸进尺。我知道你今天晚上在这里闹的原因是什么。无非就是希望我能够对她手下留情,网开一面。”

叶少臣在听到阮尚东的话后,微微一怔。

他愣愣的坐在自己角落里,一言不发。

而叶少谦在听到阮尚东的话后,更是气到不行。“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想为那个女人求情?叶少臣,我看你是真的没救了。”

说完,叶少谦愤愤的甩手不干了。

他气冲冲的走到文清瑶的身份坐下,撇过头去不再看叶少臣。

而文清瑶其实也不理解为什么这样一个女人,叶少臣还变着法子的想让阮尚东对她手下留情。

就算他再爱这个赵晴璃,也不能不要自己的原则吧?

云佳人心里对叶少臣也是有些失望的。

跟叶少谦和文清瑶的想法一样,真的不能理解为了赵晴璃那样一个攻与心计又阴险卑鄙的女人,叶少臣竟然会作践自己来寻求阮尚东的原谅和宽容处理。

可是,她不会再放过赵晴璃了。

就算是阮尚东会看在叶少臣的面子上放她一马,但是她云佳人却不能。

“抱歉叶教官,这件事情赵晴璃已经触碰了我的底线,所以我不能原谅她。就算是你请求尚东对她宽容处理,我也不会放弃追究她的责任。我不但不会对她手下留情,我甚至已经让律师写了起诉状,明天她就会收到法院的传票。”云佳人看着叶少臣,异常平静的说。

而叶少臣在听到云佳人的话后,依旧没有说一句话。

他微微低着头,室内昏暗的灯光让人根本看不到他的面目表情。

可是如果他今天晚上闹的这一出,真的是为了赵晴璃求情,那么无疑……他失败了。

因为云佳人的意思,就是阮尚东的意思。

并且就算是云佳人想要再原谅赵晴璃一次,阮尚东都不会同意的。

就算是明面上同意,他也会在暗中做些手脚,让赵晴璃永远滚出华夏国,不准备再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而且,他到现在还在怀疑当初徐慧敏制造的那场车祸,跟赵晴璃绝对是脱不开关系的。

只是无奈徐慧敏疯了,从她的嘴巴里根本问不出任何线索。

再加上徐慧敏在五年前就已经做过同样的事情,所以他现在都还不敢下定论。

但是从赵晴璃最近做出的种种事情来看,她有这么做的理由,并且嫌弃很重。

如果真的让他查出了赵晴璃跟云佳人和阮茗西的车祸事件有关,他保证赵晴璃会死的很惨。



而这边,经过一个晚上的反复斟酌思考,赵晴璃准备出国避避风头。

顺便在国外换个身份,养精蓄锐,然后狠狠的报复云佳人。

然而她刚刚提着行李准备出门的时候,她却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云佳人和杨玥一起将她告上了法庭,两人一同起诉赵晴璃严重侵犯了她们的合法权益。

所以,准备出国的赵晴璃这一次成了被告人。

而就她将法院的传票狠狠的撕碎了的时候,一个电话却打了进来。

赵晴璃从茶几上拿起电话看了看号码,竟然是秦特助的。

她愣愣的看着电话,却怎么都不敢接。

她知道秦特助代表了阮尚东。

这个时候秦特助打电话给自己,肯定是阮尚东的意思。

而现在,她最怕的人就是阮尚东;因为她不知道阮尚东打电话给自己,到底是有什么事。

可是如果自己不接电话的话,她又担心会再次激怒阮尚东,到时候自己估计会死的更惨。

于是,她快速调整了自己的呼吸,颤颤巍巍的划下了接听键。“喂。”

秦特助的声音从那边传来。“赵小姐,收到法院的传票了吧?”

赵晴璃说:“你找我就是为了问这个?”

秦特助冷然道:“当然。为了怕你不懂我们华夏国的法律,所以总裁特意让我打电话告诉你一声。你现在是有案件纠纷的人,所以在案子结束以前,你不能离开华夏国。”

秦特助说的对。

在案子结束以前,赵晴璃都不能离开华夏国。

因为她涉及到了民事纠纷的案件的当中,又是案件的被告人,所以法院为了防止她潜逃,暂时限制了她的人生自由。

所以她出国的打算暂时泡汤了。

然而接下来迎接她的,或许还有一笔不小的赔偿。

并且如果阮尚东在中间做什么手脚的话,她很可能会坐牢的。

想到自己有可能会坐牢,赵晴璃刚刚才稳定下来的情绪再次起了波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