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章:女教官白梓涵/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晴璃觉得自己现在真的是走投无路,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挂了秦特助的电话后,赵晴璃整个人都有些惶惶不安。

她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左思右想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做些什么来补救。

思来想去,她还是觉得这个时候,只有叶少臣能够帮助自己了。

这些年来叶少臣一直对自己很好,两个人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他也非常的体贴自己。

所以,她不相信叶少臣真的会这么狠心的抛下自己,她不相信叶少臣能够一下子就割舍掉这段感情。

就算自己对他没有感情,但是她很清楚的感觉到,叶少臣对自己是有情的;否则自己当初也不会选择叶少臣作为自己的备胎人选。

这么想着,赵晴璃立刻拿起电话,拨通了叶少臣的号码。



而这边,叶少臣昨天晚上是真的喝了个酩酊大醉,到现在还躺在床上。

其实叶少臣一向很少将自己喝成这样。

但是昨天那种情况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就是想要大醉一场。

一来,他是真的恨自己有眼无珠,竟然一直被赵晴璃的表面所蒙骗了,而且是整整十年。

二来,他又恨自己竟然对赵晴璃还是有些无法狠下心肠。

就算知道当初赵晴璃的一切温柔贤善,楚楚可怜都是装出来的,他还是狠不下心肠。

毕竟她的出生和自身的遭遇是真的。

所以,在赵晴璃的电话打进来之前,叶少臣还躺在酒店的床上沉沉的睡着。

而赵晴璃足足打了三个电话,叶少臣才被一阵铃声给吵醒了。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看也没有看就将电话给接了起来。

电话里,赵晴璃带着一丝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少臣,你终于接电话了,我还以为你真的这么绝情。”

一听到电话那头传过来的声音,叶少臣顿时清醒了不少。

他将电话拿到自己的面前看了看号码,可不就是赵晴璃的电话吗?

虽然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忍,可叶少臣依旧冷冷的问着。“什么事?”

赵晴璃的声音从那边慌慌张张的传了过来。“少臣,你帮帮我。到了这个时候,我真的只能找你了,我求求你帮帮我,帮我去劝劝尚东好不好?求求你了。”

老实说,叶少臣在一刻有那么一丝不忍心。

几乎下一秒,他可能就要答应赵晴璃的请求了。

可想到她做出的事情实在让他太失望了,也实在有些过分了,于是叶少臣硬下了心肠。

他的声音依旧是前所未有的冰冷,充满了绝情的味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误买单,我帮不了你。”

说完,叶少臣烦躁的将电话‘啪’的一声挂断了。

然而,赵晴璃怎么会是轻易放弃的人呢?

她也不相信叶少臣真的会这么狠心的不管自己。

于是,她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给叶少臣。

叶少臣坐在床上,任由电话铃声充斥在整个房间里,扰乱他的情绪。

他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着的电话号码,犹豫了好久,还是决定不接。

他怕自己接起她的电话,听到她的声音,真的会忍不住再一次的心软。

就像上次决定在一起的时候,明知道她的心里一直爱的是尚东,明知道她只是拿自己当备胎。

他还是不忍心看到她走向绝望,于是答应了跟她在一起。

做她的守护者,做她的避风港,做她最坚强的后盾。

可现在她的真面目被狠狠的撕烂,自己又在不忍和不舍什么呢?

所以自己明知道不该对她存着不忍,那么他到底要错到什么时候呢?

想到这里,叶少臣很坚决的拿起了手机,将赵晴璃不停打来的电话挂断之后,然后关了机。

赵晴璃,你也别怪我的心狠。

这么多年,我为你付出的已经够了,我能给的也已经给了。

是你自己不珍惜好不容易得来的今天,也怨不得我。

从今天开始,你跟我之间就彻彻底底的结束了。



而那边叶少臣烦不胜烦的关了机,这边的赵晴璃是彻彻底底的急疯了。

叶少臣真的不要自己了,真的不要她了。

如今,她连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也失去了,所以……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难道,真的要让她去求阮尚东吗?

但凡有那么一丝机会,她也不会放弃的。

于是,赵晴璃选择病急乱投医。

到了最后的关头,她总归要去试一试的,万一还有回转的余地呢?

这么想着,赵晴璃拿起包包就开门出去了。

她开着车子奔驰在路上,往阮尚东的香山别墅走去。

而此时的阮尚东正与云佳人坐在一起吃着早餐。

别墅的管家来说:“先生,门口有一个人说是要找您。”

阮尚东微微蹙眉,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的问道:“谁?”

管家想了想,说道:“好像是赵家那个小姐。”

一听,阮尚东毫不犹豫的冷冷回绝道:“不见。”

管家点了点头。“是。”

随后,管家走到别墅的大门处拿着对讲机跟门卫重复了阮尚东的话。

云佳人问着阮尚东:“真的不见吗?你不是说她有可能跟我车祸的事情有关,说不定这个时候可以问出一些什么。”

“我的却怀疑她跟你和茗西的车祸有关,但是赵晴璃这个人阴险狡诈,恐怕从她嘴里是问不出什么的。”

本来赵晴璃已经涉嫌侵权犯罪,这个时候又怎么会承认自己跟当初的车祸有关呢?

就算他真的认定徐慧敏不过是被她当了枪手,可是苦于没有证据。

再加上叶少臣后来又跟她谈起了恋爱,昨天晚上还因为赵晴璃的事情作贱自己,他一直不好动手。

云佳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你说的也对。她这个人这么阴险狡诈,如果不是我们录下了视频,恐怕真的无法揭穿她的真面目。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我也怀疑当初我跟茗西的车祸恐怕真的跟她脱不开关系。”

想到当时云佳人危在旦夕,有可能真的是赵晴璃所为,阮尚东嘴角勾起一抹冷厉的弧度。

随后,他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件事情,我不会放弃追查的。如果真让我发现是她在背后指使徐慧敏撞车的,我会让她死的很难看。”

敢动他阮尚东的女人,那绝对就是在找死。

吃过早饭之后,两人决定去酒店看看叶少臣,因为昨天晚上他的情绪的却是有些不太对。

虽然有些恼怒他对赵晴璃的拖泥带水,于心不忍;但毕竟是表兄弟,之间的感情又很深厚亲密,所以打算去看看他。

当阮尚东驱车离开了别墅,来到一个弯道的时候,却见赵晴璃的车横在路中央。

而她正站在车前,看着车里的阮尚东和云佳人。

在看到阮尚东和云佳人出现的时候,赵晴璃一下子冲到了阮尚东的车前,拍打着车窗。“尚东,尚东……我求你帮帮我,我求求你了。”

阮尚东烦不胜烦的皱起眉头,及其不悦的剜了赵晴璃一眼。

随后,他拨了秦特助的电话,冷然道:“马上叫人来把赵晴璃的车子给我拖到垃圾场去。”

看来她的不想要她的这辆车了,竟然敢拦他的车。

阮尚东和云佳人坐在车里,看着赵晴璃就像疯子一样在车窗外喊着。

后来阮尚东实在懒得看赵晴璃这张脸,按下车窗,他冷冷的吼出一个字:“滚。”

赵晴璃着实是被阮尚东的这一声给吓住了。

她愣愣的盯着阮尚东,眼眶已经渐渐湿润了。

可是,她哪里肯就这么离开?

如果她要离开,她也不会守在这条路上等着阮尚东了。

可是她没有想到,她最厌恶和痛恨的云佳人竟然会坐在阮尚东的车里。

她真的不想在云佳人的面前失去自己的自尊和骄傲。

但是没有办法,现在她还能考虑那么多吗?

她的未来都已经快要彻底毁了,她怎么还会去在乎那些面子和骄傲呢?

赵晴璃站在阮尚东的车窗前,不停的哭诉着:“尚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知道自己做了很多错事,可是我现在已经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做那些事情,所以我求求你……手下留情,不要让我去坐牢。”

阮尚东冷艳盯着前方,如果不是怕伤着云佳人,他真的会冲过去将赵晴璃的车子给撞飞。

随后想到云佳人出车祸的事情,阮尚东冷冷的侧过脸去盯着赵晴璃。

他的眼睛就像是千年寒冰一般透着渗人的冷气,看的赵晴璃心里发慌,毛骨悚然。

之后,阮尚东冷冷的开口了。“要我帮你也可以,不过你得老实回答我一个问题。”

一听还有一丝机会,赵晴璃整个人再次激动了起来:“好好好,你问,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如实告诉你的。”

阮尚东冷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打开车门下车。

站在赵晴璃的面前冷冷的看着她,问道:“徐慧敏开车撞佳人的事情,跟你有关吧?”

一听是这个问题,赵晴璃顿时就愣了两秒钟。

阮尚东和云佳人一直观察着她的面部表情和神情,见她眼神有些闪烁,便料定她跟这件事情有关系。

可是就如阮尚东和云佳人所说,赵晴璃又怎么会轻易承认呢?

如今自己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如果再承认她跟当初徐慧敏撞云佳人的事情有问题,那自己绝对会死的更惨。

于是,赵晴璃几乎是在愣了两秒钟后,立刻否认:“没有,我怎么可能跟那件事情有关呢?”

这个时候,云佳人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她双眼平静的看着赵晴璃,问道:“那件事情真的跟你没有关系吗?”

赵晴璃说:“没有,我发誓,真的没有。”

云佳人含笑点了点头,然后笑而不语的望着赵晴璃。

“你最好祈祷这件事情不要被我查出来,否则的话,后果将是你无法想象的。”说完,阮尚东打开车门重新坐了进去。

云佳人也慢条斯理的打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

随后,阮尚东将车子调转方向,朝着别墅的方向驶去。

而就在阮尚东离开不久,秦特助叫来拉车的交警队的人已经到了。

赵晴璃根本就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几个交警队的人便准备将她的车拖走。

一看这个情形,赵晴璃又慌了。

她急匆匆的跑了过去,问着带头的队长,说:“你们要干什么?为什么要动我的车?你们住手。”

“你说我为什么要动你的车?你的横在路中央严重影响了交通规则,所以必须要拖回交警队,你也必须跟我们去办理相关的手续。”说完,交警队的队长转身指挥着队员们。

交警队队长的话堵的赵晴璃哑口无言。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为了向阮尚东求情,把车横在路中央,竟然引来了交警队的人。

她更没有想到阮尚东竟然无情无义到了这个地步。

自己苦恋他十年无果之后,竟然还被他这样落井下石。

她一直苦苦的哀求着交警队的人不要动自己的车子,可他们怎么会听她的?

所以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赵晴璃横在路边的车子被交警队的人拖到了附近的交警队。

赵晴璃也一并被交警队的人带回去做一些相关事情的调查。



赵晴璃的车子被拖走之后,阮尚东才又载着云佳人开车去找叶少臣。

其实按照他以前的性子,他才真的懒得去管他这种执迷不悟的人。

今天如果不是云佳人在一旁劝他去看看叶少臣,开导一下他,他也懒得去。

不是他不想管他,实在是叶少臣太让他失望了。

没有看明白赵晴璃的真面目倒还好说,关键是他明明知道赵晴璃不是个好女人却还对她于心不忍,这让他相当生气。

半路,阮尚东给叶少臣打了个电话。

“在哪儿?还在酒店里?”阮尚东问。

叶少臣说:“没有。我在学校。”

他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私人情绪而影响自己的工作和职责。

跟赵晴璃的事情让他烦恼是真的,但是他分的清楚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挂了电话后,阮尚东驱车朝着叶少臣任教的华夏国最高军官学府的校区驶去。

来到学校后,操场里几个班的学生正在晨练跑步。

阮尚东和云佳人一眼便看到站在一旁树下看着自己学生的叶少臣。

两人正准备过去的时候,却见一个身穿军装,英姿飒爽的女教官手里提着一个餐盒走到叶少臣的面前。

云佳人有些好奇的问:“那个女教官是谁?”

阮尚东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那个女教官,摇了摇头:“不认识。”

云佳人看着叶少臣接过那个女教官手里的餐盒,笑着说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两个人站在一起的画面很和谐?”

闻言,阮尚东还真的认真看着那边站着的两个人,说:“的却很和谐。”

“我猜那个女教官有可能喜欢叶教官。你觉得呢?”

“这个谁知道呢?”

“走吧,过去看看。”说着,两人便走向了叶少臣和那个女教官。

这边,叶少臣并没有发现阮尚东和云佳人。

而女教官白梓涵当然也没有发现那边的两个人。

她笑着将自己手中的餐盒递给了站在自己面前有些郁郁寡欢的叶少臣,说:“你这个不吃早餐的习惯对身体可不好。这是我妈一早熬的白术山药粥,熬太多了吃不完,所以顺便给你带了一些过来,你尝尝看吧。”

叶少臣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笑的灿烂的白梓涵,有那么一些犹豫。

白梓涵是这个学期来入职的心理学教官,长得相当的漂亮,肤色白皙,笑容灿烂,很受学生的欢迎。

她是个热情热心的人,因为与学生年纪相差不大,所以总能跟学生们打成一片。

甚至于她没有教的班级的学生都很喜欢她,可以说……白梓涵现在是所有学生心中的女神。

对于这样一个女孩子,他实在不忍心拒绝。

朝她勉强笑了笑,接过他手里的餐盒。“谢谢。”

随后,叶少臣走向操场一侧的台阶上坐下,然后打开了餐盒。

餐盒打开的一瞬间,山药和白术的那淡淡的清香味瞬间扑鼻而来,小小的勾起了他的食欲。

他低头看着餐盒里闪着晶莹光泽的白术山药粥,笑了笑:“看起来应该还不错。”

白梓涵笑着说:“吃起来也很不错的。”

这可是她一大早就起床专门为他熬的粥,味道当然很不错了。

叶少臣轻轻一笑,随后拿出勺子往嘴里送了一口。

白梓涵满脸期待的看着叶少臣,问道:“味道怎么样?”

叶少臣点了点头,说:“味道果然很不错,细腻润滑,口齿留香,火候掌握的非常好。”

白梓涵笑了。“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如果喜欢你就多吃点。”

叶少臣冲她笑了笑,随后低头认真的喝着粥。

而这边的叶少臣喝着粥,白梓涵坐在一旁看着他喝粥,两人都没有发现渐渐走进的阮尚东和云佳人。

“要不,咱们还是走吧?”云佳人笑眯眯的看着那边的叶少臣和白梓涵,对阮尚东说。“我看少臣今天的心情似乎也还不错。”

阮尚东觉得现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似乎也不太好,于是便点头同意。

而正当两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叶少臣却抬眼看到了两人。

“尚东。”叶少臣放下手里的餐盒,起身喊住了阮尚东。

白梓涵也起身望向了他们两个。

阮尚东和云佳人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叶少臣。

随后两人又朝着叶少臣和白梓涵走了过去。

叶少臣有些不悦的看着他们,说:“怎么来了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要走?”

云佳人笑眯眯的看了看叶少臣,说:“这不是看你正在忙着吃早饭吗?所以不想打扰你。”

随后,她又看向站在叶少臣身边的白梓涵,问道:“对了,这位是……”

叶少臣说:“这是我们这个学期才来的心理学教官白梓涵。”说完,他又向白梓涵介绍道:“这位是我兄弟阮尚东,这位是他的女朋友云佳人。”

白梓涵向两人伸出右手,笑着说:“刚刚就觉得两位有些眼熟,原来是东方国际的总裁和未来的夫人。你们好,我叫白梓涵。”

云佳人伸出右手握住了她的,笑着说:“你好,白教官。你绝对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教官。”

白梓涵依旧笑着说:“哪里,云小姐夸奖了。”

几人简单的聊了一会儿之后,阮尚东和云佳人见叶少臣心情似乎还算不错,便准备离开。

而这个时候,叶少臣却将阮尚东拉到了一边。“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

阮尚东有些不悦的蹙眉,说:“如果是让我放过赵晴璃的事情,那我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