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章:佳人外公回国/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后,这部戏的导演被阮尚东的人严厉警告了。

当然,如果不是云佳人,他可能真的会被彻底封杀。

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每个人工作的时候都不希望被外界打扰,这个云佳人其实是深有体会的。

不过原本好好的探班因为这个小风波倒是叫人有些扫兴。

云佳人她们三个人在现场待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走了。

走之前,云佳人和阮茗西当然是要跟导演交代一下多多照顾文清瑶的事情。

虽然以文清瑶的身世背景来讲,似乎真的根本轮不到她们去罩着她,不过总归是姐妹嘛,怕她在片场受气。

司机载着三人刚刚出了校区。

原本三人准备找个地方喝喝茶聊聊天的,阮茗西接了个工作上的电话,便散了。

阮潋北回了阮家大院,司机载着云佳人回到了云家大宅。

百万无聊之下,她准备睡个午觉。

自从回到华夏国之后,她身边的人似乎都没有怎么消停过。

先是赵菲芸一直找茬,然后云诗妍母女也上蹿下跳的找她的麻烦,之后又是赵晴璃在背后接二连三的算计她。

这些人搞的她身心俱疲。

如果不是阮尚东一直支撑着她,恐怕她还真想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至少国外可以过上清净的生活。

睡了午觉起来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了。

云佳人正准备出去找阮尚东吃饭,却在这个时候接到了慕容峥的电话。

慕容峥似乎前段时间好像回了一趟英国,就连云佳人的生日宴会他也没有出席。

虽然他人没有出席云佳人的生日宴会,但是却送了云佳人一件意外的大礼。

说起来,能够送她一个英国的小岛当成生日礼物,不得不说慕容峥还真是大手笔,出手阔绰。

她换了件蒂芬妮新款的连衣裙后,便拿着自己的宝宝出门了。

来到楼下的时候,却恰好碰到了云梦雪和赵丽琴母女俩,看样子似乎是正准备要出门。

“大伯母。”云佳人礼貌的喊了一声。

“佳人,你这是要出门吗?”赵丽琴带着一丝审视的目光看着云佳人,问。

云佳人点了点头,淡淡的‘嗯’了一声,便朝着门口走去。

“你是要跟阮家大少爷约会吗?”云梦雪的声音在她背后有些阴阳怪气的响起。

云佳人有些不耐烦的掀了掀了眼皮子,随后转身望着云梦雪,说道:“他是我的男朋友,我跟他约会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怎么了,你有意见吗?”

云梦雪不满的瞪着云佳人,说:“我不过就是问问,你干嘛这么冲?”

云佳人讥诮的笑了笑,说:“你对我男朋友似乎很感兴趣?”

“佳人,你梦雪不过就是随便问问,没有你说的那种事情。”赵丽琴笑着,笑容却有些尴尬。

而云佳人在听到她的话后,微微颔首,道:“那倒还好。我之前就跟梦雪说过,不是你自己的东西就不要去妄想,更别去争抢。否则到时候落了个跟赵晴璃一样下场,我可帮不了你。”

说完,云佳人再淡淡的瞥了云梦雪一眼,随后高傲却又优雅的转身的走了。

看到云佳人不屑的转身离开,云梦雪气的直跺脚。“妈,你看她这个得意的样子,简直气死我了。”

赵丽琴却说:“行了,你就别再打阮尚东的主意了,他那个人咱们惹不起。”

“可是……”阮尚东那样的男人,她根本无法抗拒。

赵丽琴打断了云梦雪的话;“没什么可是的。听我的话,趁早打消对阮尚东的念头。赶紧走吧,你表姐她们已经在等着咱们了。”

说着,两母女这才相约一起出门赴约了。

其实今天这两母女是跟赵雨欣和赵雨萌去庆祝赵晴璃被判刑的。

所以其实赵晴璃这个人还真的挺招人讨厌的,就连她被判刑都有人拍手庆祝,也着实是有些可悲的。



而这边,云佳人乘车来到跟慕容峥约好的餐厅。

这是一家环境清秀雅致,装修风格相当复古的中餐厅,在京都也是小有名气的餐厅。

穿着旗袍的优雅女迎宾带着她来到了三楼的包厢,敲了敲了包厢的门。

随后她轻轻打开了包厢的房门,对着云佳人恭敬的说道:“小姐,里面请。”

云佳人礼貌的点了点头。“谢谢。”

抬步进去的时候,只见慕容峥正坐在位置上点菜。

而上首的位置,是一个满脸皱纹,头发有些花白的老人。

慕容峥见云佳人进来了,立刻起身,笑脸相迎。“佳人来了啊?快这边坐。”

云佳人微微笑了笑,礼貌的朝那位一直地盯着自己的,白了头发的老者点了点头。

随后才在慕容峥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如果她猜的不错,那个看起来六七十岁的老人……也许,大概,有可能……是她传言中的外祖父。

果然,刚刚坐下后,慕容峥亲自为她斟了一杯茶。

然后,他微笑的看着云佳人,介绍道:“佳人,这位是我爷爷,也是你的外祖父。”

从进门的时候,慕容鑫就满怀激动的望着云佳人。

越看云佳人,越觉得跟江琳依的样子真的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不论的气质还是长相,都跟江琳依像极了。

他的情绪渐渐有些激动,在慕容峥介绍了之后,立刻朝着云佳人喊了一声。“佳人……”

云佳人望着这个年过古稀的老人,看着他那张饱经风霜的脸,心里最柔软的地方都被触动了。

他那慈眉善目的脸上布满了层层皱纹,一双深陷的眼睛虽然有些沧桑,却依旧明亮深邃。

他望着云佳人的目光里夹杂着浓浓的温和与慈善,就像冬天里的太阳一样那么的温暖。

可她想起自己的妈妈还没有出生就被他抛弃,云佳人似乎又有些生气了。

面前这个慈眉善目的老人,他对自己的女儿,从来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再加上,上次她回云家稍微提起了外祖父的事情,却没想到她爷爷的反应相当激烈,所以她猜想肯定是她这个外祖父曾经做了什么错事,让会让爷爷那么激动。

于是,她愣愣的望着那个慈眉善目的老者,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慕容峥看着云佳人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的爷爷,并没有打算认这个外公,心里有些生气。

再见到自己爷爷那双原本充满期待的双眼里,渐渐浮现出了失望和伤感,更是不忍。

他隐隐皱起眉头看着云佳人,语气有些生硬的说道。“爷爷是专门来看你的。他说趁自己现在还能动,一定要来看看你。”

上次来华夏国原本是准备要把云佳人带回英国的。

可是他才来华夏国不到半个月,家里有些人就开始坐不住了,一个劲的闹腾。

所以导致原本就身体日渐不好的慕容鑫犯了老毛病,紧急的住进了医院。

他当得知老爷子犯病住院的时候,他是准备将云佳人一起带回英国的。

可老人却说不要勉强她,否则只会将云佳人推的越来越远。

所以万般无奈之下,慕容峥带着愧疚和遗憾,跟杰克匆匆离开了华夏国。

不过好在老爷子并没有其他的病症,老毛病稍微缓解修养一下倒也暂时没有什么大碍。

可他实在想念云佳人这个外孙女,于是便在出院之后,让慕容峥带着自己悄悄来了华夏国。

他们对外宣称是带老爷子回国故土,看看家里的山水,其实这次回来的目的纯粹是为了认回云佳人这个孙女。

这不,刚刚才下了飞机,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云佳人了。

慕容峥和自己的妹妹慕容瑾在一旁劝了他半天先休息一下再说,可他偏偏不听,执意要第一时间见到云佳人。

迫于无奈,慕容峥只好给云佳人打了电话。

当然,这些事情云佳人并不知道,也没有人跟她讲。

她虽然不知道老爷子前段时间老毛病犯了,却也可以看出他的身体似乎并不算太好。

她不是圣母玛利亚,可是面对着这样一个老人,她实在也是不忍心让他伤心。

即使坐在自己对面的只是一个普通的老者,她也应该礼貌的称呼一声。

更别说坐在对面的,是自己妈妈的父亲。

她记得妈妈在世的时候也曾说过,希望有一天能够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问一句他为什么要抛弃她和她的母亲。

如今妈妈已经不在了,她不是可以替妈妈问一句。“外公。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慕容鑫在听到云佳人那句‘外公’后,差点忍不住激动的落泪。“你问,你问。”

云佳人说:“当初您为什么要抛下我妈妈和外祖母,弃她们于不顾?”

一听这个问题,慕容峥明显看到慕容鑫的脸色都变了。

他深怕提及过往的事情会刺激到云佳人,于是便说:“佳人,这件事情能不能以后再说?”

云佳人却反问道:“为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我妈妈四十多年,也困扰了我二十四年。”

慕容峥说:“可是爷爷他现在身体不太好,我怕……”

慕容鑫微微抬手,对着慕容峥说:“阿峥我没事。”

“爷爷。”慕容峥皱起眉头喊着。

他就怕提起往事会影响老爷子的情绪和心情,这对他的病情多少都会有一些影响的。

而慕容鑫也瞬间板起了脸,说道:“我说了没事,至少现在还死不了。”

慕容峥无奈的叹了口气,也就只能由着他去了。

慕容鑫原本就准备这次回来,就将那些埋藏在心底几十年的秘密告诉自己这几个最疼爱的孙儿。

如今云佳人率先提了出来,他当然也不可能再藏着掖着了。

只是这个时候,却好像不见了慕容瑾的踪影。

“小瑾呢?”慕容鑫侧过脸,问着慕容峥。

慕容峥说:“刚刚她说要去上洗手间。”

随后,他抬婉看了看手表。

慕容瑾去了有好几分钟了却还没有回来,慕容峥心里开始有些担心慕容瑾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果然,就在慕容峥起身走到门口,准备给慕容瑾打电话的时候,就听到走廊里有人在叽叽喳喳的议论着。

客人A说:“现在的年轻人可真的是矫情死了,不小心弄了点水在身上就跟要了命似得,哎。”

边说还边摇头。

客人B撇了撇嘴,说:“说白了,这样的人就是没有什么教养。”

客人A问:“听她说自己是什么京都六大家族的千金?”

客人B说:“切,谁知道是不是说出来唬人的?”

说着,两人便摇手叹气的相携回到了自己的包厢。

慕容峥听着两人的对话,感觉这事情可能跟慕容瑾有关系。

于是,他立刻拨通了慕容瑾的电话。

而这边,慕容瑾正在洗手间的盥洗室与一个一脸傲气的女人僵持不下。

只听得对面那个女人冷冷的睨着慕容瑾,说道:“知不知道我这件衣服多少钱?你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

慕容瑾冷哼了一声。“你是不是真的很缺钱?想要借着此事来敲诈我?你如果真的很缺钱就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价格咱们好商量。”

她一个公爵大人的孙女,还怕赔不起这几个钱吗?

但是这个女人的目中无人和恶劣的态度实在让她相当的不爽。

再加上她刚刚不过就是洗手的时候不小心溅了点水在她身上,她竟然就开始这么不依不饶。

没想到来华夏国的第一天就遇到了这样蛮不讲理的女人,真他妈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而对面那个女人听到慕容瑾的态度像是对待叫花子一样,顿时更加来气了。“我说你这个人是什么态度?明明是你弄脏了我的衣服在先,现在态度竟然这么理直气壮。”

“我还想问问,你这个人到底还讲不讲理?道歉我也道了,我说赔偿你也不乐意,你是不是故意想要找事?”她相当不悦的怒视着那个一脸傲娇的女人,简直气的想要动手打人了。

“我就是故意找你的事又怎么了?你敢把我怎样?我堂堂京都六大家族云家的千金,难道还怕你不成?”没错,这个一脸傲娇,自称云家千金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云梦雪。

她今天晚上跟赵家姐妹约好的餐厅恰好也是在这一家。

只是没有想到她跟慕容瑾还真是冤家,上个洗手间都能弄出事儿来。

本来她这个人就虚荣心很强,喜欢以自我为中心,要当全世界的公主,全世界的人都应该围着她转。

所以每次出去逛街吃饭的时候,她是拿鼻孔看人,神气的不行,都将自己看的比别人高一等。

就在刚刚,慕容瑾上万洗手间来洗手的时候不小心溅了她一点水,我们是梦雪小公举顿时就不乐意了,那脾气顿时就上来了。

其实慕容瑾原本也没想跟她争执,道歉之后就准备走人的,谁知道云梦雪却不依不饶,这才发展成了现在这样的状况。

而慕容瑾真的是看不惯云梦雪的这幅自以为是的嘴脸。

就算是慕容贺他们都不敢明目张胆的跟自己吵架,这个疯女人到底有什么资本?

她实在气到不行,狠狠的拧开水龙头,然后捧起水便又朝着云梦雪的身上撒了去。

云梦雪条件反射的惊叫了一声,朝后面跳了一步,却还是没有躲过慕容瑾泼过来的水。

万万没想到这个女儿竟然敢再次朝自己泼水,她恶狠狠地擦去脸上的水珠跺脚瞪着慕容瑾。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泼我的水,我跟你拼了。”说着,云梦雪就准备朝着慕容瑾扑过来。

谁知道慕容瑾却身形一闪,云梦雪扑了个空,还差点摔在地上。

就在慕容瑾准备呛回去的时候,慕容峥的电话打了进来。

气呼呼的接起电话后,慕容瑾用一口流利的英文跟慕容峥交流着。“在洗手间……遇到了一个疯子……电话里也跟你说不清……她说自己是什么云家的千金……对,好像就是京都云家的……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慕容瑾冷冷的盯着一脸狼狈的云梦雪。

大约过了一分钟后,只见一个身着浅蓝色蒂芬妮最新款的女人,踩着高跟鞋优雅的进来了。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云佳人。

云佳人进来便看到浑身是水,很是狼狈的云梦雪。

不悦的蹙眉,她问道:“怎么回事?怎么满身是水?”

云梦雪当然也看到了云佳人。

她气的撇过脸去,试图想要遮掩住自己的狼狈。

真是倒霉,自己这个狼狈的样子竟然被云佳人给看到了,真是可恶。

而云佳人依旧冷冷的重复着自己的问题。“我问你为什么浑身是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梦雪撅起嘴巴,说:“跟你没关系,你赶紧走。”

云佳人懒得再看云梦雪,转而问着神情淡然的慕容瑾。“你就是慕容瑾吧?”

慕容瑾朝云佳人点了点头。“对,我就是慕容瑾。”

“你哥哥正在外面等你,有什么事情咱们出去再说。”说着,云佳人便转身对着云梦雪说:“走啊,你还愣着干什么?”

云梦雪却愤愤的瞪着云佳人,说:“我说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谁要你多管闲事的?”

“呵,你以为你的事情我愿意管吗?我只是不想你在外面丢我们云家的脸而已。”说完,云佳人不悦的瞥了云梦雪一眼,随身转身出了洗手间。

随后,慕容瑾也跟着云佳人走了出去。

见两人都出去了,云梦雪不得已,也只好拖着那湿漉漉的衣裙走出了盥洗室。

当她看到站在洗手间门口不远处的那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时,云梦雪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个男人……真的太帅了。

简直就是除去阮尚东之外,她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

他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五左右,黑色的头发梳上去露出了饱满的额头。

他有一双清澈深邃的眼眸,黑色瞳孔如黑曜石一般闪着锐利的光芒。

他的鼻梁宛如刀削一般高挺笔直,那双薄厚始终的嘴唇此刻紧紧抿着。

不得不说,他的五官深邃,菱角分明,宛如精工巧匠精心雕刻过的一般,轮廓深邃完美。

就算他只是穿着相当简单的休闲装却也难掩那身上高贵优雅的气质。

云梦雪这个外貌协会的在看到慕容峥的那一刻,那颗心脏又开始不停的躁动起来。

比起盛气凌人,不苟言笑的阮尚东,她觉得这个男人好像更好接近。

虽然阮尚东真的很好,很帅,很有钱,很有权势;但是他那个人一直冷冰冰的,浑身的冷气就让人望而却步。

而眼前这个男人温润儒雅的气质深深的吸引了她。

她傻愣愣的看着那边站着的慕容峥,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慕容峥感受到了那边有一道目光一直盯着自己,便顺着目光望了过去。

入眼的是一个浑身狼狈,表情有些痴呆的女人。

像这样看着自己的发呆的女人,他回华夏国便见过不少了。

所以慕容峥只是粗略的扫了她一眼之后,再不动声色的粗了蹙眉,便移开了目光。

他问着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慕容瑾。用流利的英文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慕容瑾不悦的瞪了一眼云梦雪,用英文说道:“我刚刚洗手的时候不小心溅了她一点水,然后她就不乐意了。道歉也不接受,赔钱也不接受,简直就是个疯子。”

慕容峥再扫了一眼云梦雪,随后看着慕容瑾,有些不悦的问道:“可她身上好像不止一点水,这又是怎么回事?”

慕容瑾说:“我弄的。刚刚我实在气不过了……”

话没说完,慕容峥略显严肃的声音响起了。“道歉。”

慕容瑾撇了撇嘴,说:“哥,我刚刚已经道过谦了,可是她非但不领情,却还一直不停的找事。”

“道歉。”慕容峥冷着脸,继续咬牙重复着那两个字。

在看到自己的哥哥已经生气了,慕容瑾不得已,只得朝着云梦雪说了句:“对不起。”

如果是刚刚,云梦雪肯定是不会接受慕容瑾的道歉的。

可现在,她看到慕容瑾跟那个男人的关系好像是兄妹,哪里还有不接受的道理?

瞬间朝慕容峥扬起了一抹自以为很美丽的笑脸,然后云梦雪对着慕容瑾说:“没关系,就是一点小事,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我叫云梦雪。”

说着,云梦雪还朝慕容瑾伸出了右手。

慕容瑾轻微的冷哼了一声,不情不愿的伸出了右手。“慕容瑾。”

随后她便撇过脸去,懒得搭理她。

而就在这个时候,赵丽琴也出来寻找云梦雪了。

待她走到洗手间看到云梦雪浑身是水的时候,赵丽琴也是忍不住惊呼了一声;“我的天,你的衣服怎么全湿透了?谁给你弄的?我马上找她算账。”

云梦雪说:“就是一点意外,你别管了。”

赵丽琴目光扫了扫云佳人和慕容峥等人,然后问着云梦雪。“真的是意外吗?”

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云梦雪皱着眉说道:“我都说了叫你别管了,你干嘛还一直问?赶紧叫夏兰给我拿一件衣服过来吧。”

云梦雪话刚说完,慕容峥就开口了。“云小姐身上的水是我妹妹弄的,实在抱歉。不知道云小姐穿什么号的衣服,我马上叫人送来。”

而慕容峥的话刚刚说完,云梦雪就摇了摇头,朝着慕容峥笑着说:“真的没有关系,我叫我家的下人拿一件干净的衣服还换上就可以了。”

慕容瑾看到云梦雪这前后的嘴脸实在大相径庭,忍不住在一边翻了翻白眼。

刚刚她那股泼辣劲儿去哪儿了?

同慕容瑾的想法一样,云佳人也实在受不了云梦雪。

之前在洗手间的时候还那么趾高气扬的,现在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莫不是,她又看上了慕容峥吧?

联想到云梦雪刚刚盯着慕容峥时那一副花痴的样子,云佳人也是忍不住撇了撇嘴,心里对云梦雪也是蛮佩服的。

谢谢亲爱的珍珍10朵鲜花,谢谢孙阁阁1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