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章:现场捉奸在床/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姚净岚打了电话后,云佳人冷着一张脸站在一旁,看着里面打的难舍难分的秦思雨和杨玥。

她们两个完全像是发了疯似得不停的拉扯扭打着对方,全然不在乎这里是在堂堂东方国际集团。

公司的保安接到电话之后,很快便赶了上来。

随后在保安的制止下,打的难舍难分的两人总算是被拉开了。

秦思雨的头发被杨玥扯掉了好多,原本漂亮时尚的脸蛋此刻也是一半边脸高高肿起。

而杨玥胸前的体恤衫也被秦思雨撕烂了,露出里面白皙却又泛着血丝的指甲印。

总之,原本看起来干净漂亮的两个人现在狼狈的不成样子,如果走出公司,别人肯定会以为她们是两个疯子。

云佳人看着两个这幅狼狈不堪的样子,脸色相当的不好。

而阮尚东作为集团总裁当然是听到了一些消息,但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原本也轮不着他来处理。

可是考虑到杨玥跟云佳人的关系走的还算比较近,于是打算亲自处理这件事情。

总裁办公室里,狼狈不堪的秦思雨和杨玥垂首站在办公桌前,一言不发。

阮尚东他翻看着手里的文件,然后签字。

他全然当秦思雨和杨玥两个人像是不存在一般,一直忙着自己的事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后,阮尚东才放下手里的文件,抬眼冷冷的扫视着两人,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目光犹如浸满了毒液的利剑一般闪着嗜血锐利的光芒。

身上再次散发出宛如冰山一般的冷冽气息,让秦思雨和杨玥在这有空调的房间里不由自主的冒着冷汗。

阮尚东凛然冷冽的姿态给了秦思雨和杨玥两人无形的压力,压的两人胸口发闷,脑袋发昏。

大约再次过了两三分钟后,阮尚东才将自己的身子靠在旋转靠椅上,扬起下巴,眯起双眸盯着秦思雨和杨玥。

之后,他漫不经心的问着对面站着的忐忑不安的两人,说:“我想请问你们两位,公司是你们的私人格斗场吗?”

秦思雨和杨玥听到阮尚东那带着寒霜一般的冷冽的声音,哪里还敢说话?

本来就因为阮尚东那无形的压力而感到一阵胸闷气短。

如今再听到阮尚东那听似平静,实则暗藏汹涌的声音,更是吓的只能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更别说说话了。

于是,秦思雨和杨玥两人只能将头垂的更低,目光根本就不敢去触碰到阮尚东的。

而阮尚东则是微微扬了扬了眉,咬牙问道:“说话。公司是你们的私人格斗场吗?”

“不是。”秦思雨和杨玥齐齐摇了摇头,异口同声的低声说。

冷笑着点了点头,阮尚东问:“所以你们刚刚是在干什么?谁来跟我解释一下?”

秦思雨和杨玥再次保持沉默,谁也不敢吭声。

她们敢说自己刚刚是在打架吗?

虽然事实的却是如此,可谁也不愿意承认,也没有勇气承认这件事情。

而阮尚东最讨厌的就是问别人问题,得到的却是沉默。

他冷冷望着垂首不语的两人,说:“我在问你们的话,你们是哑巴了还是聋了?以后我问的每一个问题都要得到回应,懂我的意思吗?”

“懂。”秦思雨和杨玥再次齐刷刷的点头,回道。

“那么你们刚刚是在干什么?”阮尚东继续冷言问道。

秦思雨和杨玥这次不敢再保持沉默,两人一起回道:“打架。”

阮尚东冷笑一声,脸上竟然扬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意。“呵,挺厉害的嘛。竟然敢在公司的洗手间里公然打架,要不要跟我来打一场?”

秦思雨和杨玥齐刷刷的摇头,说:“不要。”

“为什么打架?”阮尚东问。

秦思雨这时候理直气壮的开口了。“因为她抢走我了我男朋友。”

现在原配当街殴打小三的事情已经是屡见不鲜。

所以她不认为自己打杨玥是有什么过错。

本来就是因为杨玥插足才导致白智杨要跟自己分手,所以杨玥就是个人人都该打的小三。

而杨玥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插足秦思雨和白智杨了,她立即矢口否认道:“我没有。是白智杨来招惹我的。”

“所以其实是你先动的手?”阮尚东眯起双眸看着秦思雨,问道。

秦思雨咬唇,点头。“是我先动的手,但是她抢走了……”

阮尚东面不改色的抬手打断了秦思雨的话,说:“马上去财务部领工资走人。”

闻言,秦思雨慌了。“总裁。”

“我不管是什么原因,动手打人是公司严令禁止的。”后,阮尚东又对着杨玥说:“还有你,马上去财务部领结算这个月的工资。公司不需要你们这样的‘人才’,出去吧。”

杨玥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阮尚东给开除,整个人都有些傻了。“总裁,我……”

话未说完,阮尚东一个冷眼扫了过去。“要我重复第二遍?”

触碰到阮尚东那嗜血冷厉的目光,杨玥只能悻悻然的闭嘴。

“出去。”阮尚东。

随后,杨玥跟秦思雨一起出了总裁办公室。

杨玥心里是最为不服气的,如果不是秦思雨先动手打人,自己怎么会被开除呢?

她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东方国际的这个工作,不但薪水高,而且还相对而言比较轻松。

如今,自己竟然就这么被开除了,她无论如何也是不能接受的。

而秦思雨其实比她更加生气和不甘心。

如果不是杨玥插足抢走了白智杨,她也不会冲动到动手去打杨玥,更不会落了个被开除的下场。

天知道她对这份工作有多么的喜欢的重视;可是现在呢?男朋友不要她了,她也被公司炒鱿鱼了。

所以比起杨玥,她才是那个最为倒霉的人,简直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叫她如何甘心?

到了财务部结算了工资后,杨玥和秦思雨抱着自己的资料箱离开了公司。

下午下班的时候,毫无疑问的,云佳人接到了杨玥的电话,约她一起吃饭。

云佳人和姚净岚一起去了杨玥约定的地方。

三人坐下之后,杨玥迫不及待的哭丧着一张脸开口了。“佳人,我求求你,让总裁不要开除我,我求求你。这份工作对未来说很重要啊,我不能没了工作啊。”

云佳人端起面前的水杯,漫不经心的说:“你不是还在夜场兼职吗?”

“我……”犹豫了半响后,杨玥咬了咬牙,说道:“我那也是迫不得已的,我爸爸瘫痪,妈妈又没有劳动能力,弟弟又要上学;上面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奶奶……佳人,我真的是没有办法才会去兼职的。但凡是我有那个经济能力,我会去夜场当陪酒小姐吗?”

杨玥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甚至几乎落泪来表示自己的不幸和无辜。

其实云佳人知道杨玥说的都是真的,她也在杨玥将赵晴璃指使她偷设计图的时候,派人调查过她的身世背景。

杨玥的家庭条件的却是有些困难,一家老小全靠自己的这件工资来贴补养活,也着实可怜,

所以她也能够理解杨玥为什么要去夜场上班,但是她无法理解的是,她为什么要去抢秦思雨的男朋友。

这不是身世可不可怜的问题,而是涉及到人品和道德问题。

云佳人看着秦思雨,语气不冷不热的问道:“秦思雨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真的插足了她跟白智杨?”

杨玥有些不敢去面对云佳人的眼睛,只是不停的躲闪着云佳人的目光。

“我问你话,你是不是当了秦思雨和白智杨的小三?”云工资佳人语气逐渐冰冷了些许,看着杨玥的目光也是充满了失望。

就算她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单看她现在那副躲躲闪闪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是当了小三了。

果然,虽然杨玥极力的在逃避自己的责任,却也间接承认了自己插足秦思雨和白智杨。

她咬了咬唇,望着云佳人,说道:“佳人,不是我主动去招惹他的,是他来招惹我的。真的,你要相信。”

闻言,云佳人的眉眼间又冷了几分。

她不管到底是谁来招惹谁的,事实证明杨玥现在就是插足了别人的感情。

“你跟白智杨有没有上过床。”云佳人冷冷的问着杨玥。

杨玥犹豫了两分钟,“我……”随后还是迫于云佳人的压力,咬牙点了点头。“有。”

她不但跟白智杨上过床,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了。

基本上这段时间,自己下班后,都能接到白智杨的电话。

他会带自己去商场购物,买高档的化妆品和衣服包包鞋子首饰;

他也会带自己去高档的餐厅吃自己从来没有吃过的东西,去感受一下上层人士的生活。

然后,他还会带着自己去从来没有住过的六星级酒店开放;最后滚在一张床单上做爱做的事情,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她很享受白智杨带给她物质上的满足和性生活上的满足,跟白智杨在一起后的每一天,她都觉得自己像是重生了一般。

所以她不想再去面对自己的过去,完全沉浸在跟白智杨在一起之后的生活里,难以自拔。

“什么时候的事?”云佳人依旧盯着杨玥,语气生硬的问道。

杨玥想了想,说:“大概二十天以前的事情。”

“赵晴璃案子开庭之前?”云佳人问。

杨玥点了点头,说:“是。”

闻言,云佳人冷笑了一声。“呵。”

从这时间上来推算,杨玥在跟赵晴璃派去故意勾引她的男人周啸天上床之后,又火速勾上了白智杨。

至于白智杨为什么会选择跟杨玥这个各方面条件都没有秦思雨好的人在一起,云佳人觉得自己应该是知道答案的。

见云佳人态度有些生硬冷漠,看自己的那双眼睛也是冷冰冰的,杨玥顿时就有些着急了。

她连忙握住云佳人放在餐桌上的手,说道:“佳人,你一定要帮帮我,我真的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啊。”

云佳人冷冷的抽回了自己的手,面无表情的看着杨玥,说:“你勾搭上白智杨,不就是为了想要摆脱自己现在困窘的生活吗?怎么,白智杨难道没有给你什么好处?”

杨玥被云佳人的这个问题问的脸色瞬间就涨红了。

白智杨的却是给了她一笔钱,也给她买了很多衣服首饰,包包鞋子。

甚至于前两天,他为了两人能够方便上床和约会,还在外面给自己的租了一套房子。

就在昨天,她已经搬进了白智杨给自己租好的房子里住下了。

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住过那么高档的公寓,这再次大大的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

而姚净岚坐在一旁听着,越听越的生气。“杨玥,你已经变得我都快不认识你了。为了攀上富二代,为了摆脱自己现在贫困的生活,你竟然跑去当别人的小三?呵,你现在这副样子,跟秦思雨有什么区别?”

当初在军训的时候无非就是看着杨玥纯净朴实,她才会跟她做朋友,两人一直以来也走的比较近。

可是现在呢?时间不过才过去半年不到,杨玥已经从那个纯净朴实的农村女孩变的面无全非了。

上次云佳人的生日宴上她说的那些话自己还以为她是在开玩笑。

没想到,她真的攀上了富二代,而且还是当了人家的小三。

虽然秦思雨这个人她一向也不怎么看的起,总觉得她那个人相当的现实和虚荣。

可现在,杨玥俨然已经变成了第二个秦思雨了。

而云佳人闻言,不过的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怎么没有区别?秦思雨至少是在白智杨跟赵菲芸分手后才勾搭上的。而她,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小三。”

“佳人,我……”

云佳人冷冷的打断了杨玥的话。“别拿你可怜的身世来为自己犯下的错误寻找借口。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我不想说一些更加难听的话来打击你的自尊。但是我很抱歉的告诉你,你这个忙……恕我无能为力。”说完,云佳人拿起自己的包包就离开了餐厅。

看着云佳人决然离去的背影,杨玥想要起身去追,却被姚净岚给拉住了。

“麻烦你给自己留点尊严和脸面好吗?”姚净岚看着杨玥,冷冷的说道。

闻言,杨玥有些生气了。“姚净岚你什么意思?”

姚净岚冷哼一声,说:“我什么意思?你都做出了这种事情,还有脸求佳人帮你?麻烦你也给佳人长点脸好吗?”

“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杨玥及其不满姚净岚对自己的说话态度,不满的呛了回去。

看到杨玥现在这副不知悔改的样子,姚净岚摇着头,说:“你果然变了。时间和金钱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你当初是那么的纯净朴实,现在呢?简直让人失望透顶。”

闻言,杨玥看着姚净岚,冷笑了一声:“姚净岚,你懂什么?你怎么说也是一个小康家庭的公主,从小就不愁吃,不愁穿,不愁喝。而我呢?你有没有站在我的角度为我考虑考虑?我有什么?我有的不过是一身的债务,不过是一个几乎垂死挣扎,濒临崩塌的家庭。我从出生那天起,就是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身上脚上永远都穿着别人丢给我的像破烂一样的衣服和鞋子。我这么拼命努力的走出了大山和农村,我为什么不能试着去摆脱它们?你凭什么要质疑和剥夺我追求新生活的权利?你现在说对我失望透顶,我看你简直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姚净岚被杨玥的话说的有些哑口无言。

她从来不知道杨玥的生活竟然会是这么的贫苦。

她不禁有些现在有些同情起她来了。

但是就像云佳人说的,她不能拿自己的身世贫困作为理由去抢别人的男朋友,这根本就是不道德的行为。

“既然你的生活不尽如意,但是也不能当小三去抢别人的男朋友吧?”姚净岚虽然言辞间还是在谴责杨玥,但是语气相教刚才,已经温和了许多。

而杨玥真的无法接受别人对自己的生活指手画脚,并且是一直指责自己。

她有些不悦的瞪着姚净岚,冷声为自己辩解道:“我说了是白智杨主动来招惹我的,还要我说几次?”

“可你明明知道白智杨是秦思雨的男朋友啊,你为什么还要跟他……”

姚净岚的话未说完,只见杨玥冷笑一声,说:“呵,白智杨长得帅,又很有钱,这样的男人突然主动来追求我,我凭什么不能接受?说白了,秦思雨根本就是没用。她管不住自己的男人,现在反过来怪我,真是可笑死了。”

杨玥的说再次堵的姚净岚无话可说。

她愣愣的看着杨玥,觉得她真的是从未有过的陌生。

如果不是她改变的太快,那就是她一直将自己伪装的很好。

而杨玥却冷笑着看着姚净岚,问道:“如果是这样一个男人主动来追求你,你会傲娇的拒绝?如果有一个男人可以摆脱你现在贫困的生活,你会选择不要?”

姚净岚说:“但是我有自己的原则。”

杨玥不屑的冷哼一声,说:“别跟我提这些虚的,现在的社会有钱才是硬道理。你是没有过过我这种苦日子而已,你的爸爸,妈妈,奶奶,弟弟也不需要靠你来养。”

姚净岚叹了口气,内心对杨玥的开始矛盾起来了。

一方面她同情杨玥,心里也有些佩服她一个柔弱的女生能够扛起整个家庭。

爸爸,妈妈,奶奶,弟弟……这些人的生活全部靠她的一双手来支撑着。

而另一方面,她内心又觉得杨玥为了物质变得很现实了,已经没有了曾经的纯净朴实,失去了最美的自己。

姚净岚一脸平静的看着杨玥,缓缓的说道:“做为朋友,我还是不希望你走错路。白智杨这个人以前跟赵菲芸在一起,后来又跟秦思雨在一起,现在他在跟秦思雨交往的时候又来招惹你。他这样换女人如换衣服一样的男人,绝对不是个好人。就算以后我们之间不能再向从前一样,我也不希望看到你受到伤害。”

“我不管你怎么想我,觉得我可怜也好,觉得我可恨也罢。我自己选择的路,就算前途布满荆棘,我也会咬牙走下去。这从前那些日子我都咬牙坚持过来了,我不认为还有比它更加艰辛的。”就算白智杨跟她只是玩玩而已,那也无所谓。

她也知道白智杨对她没有任何的爱情。

或许他就像很多有钱人一样,对待女人就像玩物一样的寻求一些新鲜感和新的刺激。

可她无所谓,她在床上满足他,他在金钱上满足她,总归也是各取所需罢了。

最后,杨玥还是没能留在东方国际,与秦思雨一样……两人都被总裁亲自开除了。

比起杨玥,秦思雨显得更加失魂落魄。

她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就像一个失去了灵魂是剩下躯体的行尸走肉一般。

摇钱树被杨玥抢走了,工作也丢了;如今,到哪里去找像东方国际待遇这么好的公司?

她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将白智杨给勾引到了自己的床上,可这才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就杨玥那个贱人给勾引走了。

如果说杨玥长得比自己好看,身材比自己好,她大概还是能够勉强接受白智杨抛弃她的事实。

可偏偏杨玥长得相当一般,身材也比不上自己的性感妖娆,为什么白智杨会抛弃自己而去找一个什么都不如自己的人?

越想秦思雨越是想不通。

不行,她一定要去找白智杨问个清楚,她一定要让白智杨给自己的一个合理的解释。

她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后,立刻换上了一身性感的吊带裙,再往自己的脸上涂涂抹抹了一番之后,这才出门了。

她在路边打了一辆的士车,报了之前跟白智杨一起同居的小区地址,火急火燎的赶了过去。

熟门熟路的来到了白智杨的房门前,她掏出之前白智杨给自己的那把备用钥匙,然后开门进去。

然后,秦思雨有些傻眼了。

只见从客厅到白智杨的卧室,这一路上都扔满了衣服,裤子,裙子,甚至还有女人的贴身内衣……

白智杨的房间里传出一阵阵女人和男人的声音。

就算知道白智杨跟杨玥搞在了一起,就算知道白智杨这个人是个知足的花花公子,可秦思雨还是觉得自己受到了强烈的打击。

她怔怔的站在客厅里,狠狠的咬牙,随州她才调整了自己的呼吸,稳了稳自己的心神,踩着轻缓的步伐朝白智杨的卧室走去。

虽然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是待她看到映入眼帘的画面时,秦思雨身子还是忍不住有些摇摇欲坠。看到这样的画面,再联想到白智杨之前对自己说的那些甜言蜜语,秦思雨气血翻涌。

“白智杨。”秦思雨站在门口,愤愤然的喊了一声。

她知道杨玥跟白智杨两人已经上床了,但是亲眼看着这种画面,秦思雨还是气愤难当。

而那两个纠缠的热火朝天的男女听到声音后,均是抬眼看向了门口的秦思雨。

白智杨看着站在门口处气的满脸通红的秦思雨,双眉不禁一皱。“你来干什么?”

秦思雨冷笑了一声,说:“你说我来干什么?我要是不来,怎么会看到这么精彩的画面?白智杨,你不觉得自己很过分吗?”

白智杨不悦的瞥了秦思雨一眼,随后拍了拍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

女人会意,随后翻身拿起一旁的夏凉被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相当不悦的怒睁着双眼瞪着秦思雨。

这可死女人,竟然敢在这个时候坏自己的好事,简直可恶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