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章:你对阮茗西,有好感?/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家老爷子受邀参加阮家老爷子的寿宴,这对云家是莫大的荣誉。

原本他一整天的情绪都很好,唯独在寿宴会场遇到一个故人,他的好心情一扫而空。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阮家故意安排的,云老爷子竟然跟慕容老爷子竟然被安排在了同一桌。

入席的时候,云老爷子整个人的情绪都不对了,就算是面对慕容老爷子的主动问好,他也基本完全无视。

对云家老爷子来说,他不能原谅这个男人,这个伤害和抛弃了江琳依的男人。

不管时间过了多久,他对慕容鑫的仇恨永远停留在了江琳依去世的那一天,伴随着他度过了这漫长的岁月,直到今天。

其实,两人被安排在一起,完全是云佳人和阮尚东的意思。

云佳人很想化解两人之间的误会和矛盾,毕竟一个是自己的爷爷,一个是自己的外公。

在阮家老爷子的九十大寿之前,云佳人已经从慕容老爷子那里得知了当年事情的真相。

听到了当年的事情后,云佳人真的是唏嘘不已。

在那样的年代,婚姻完全由不得自己做主。

就像自己的爸爸和妈妈,明明相爱,却硬生生被拆散。

所以当年不知道多少有情人的爱情牺牲在战火纷飞的乱世,也成为封建制度的祭奠品。

这边桌上,云佳人,叶少谦,文清瑶,慕容峥,阮茗西,慕容瑾,叶少臣,阮潋北,叶少杰,杜月佳十一个人,凑到了一桌。

阮尚东因为作为阮家的长孙,需要陪着家里人一起去敬酒,招呼招呼客人,也就没有跟他们安排在一起。

而本来要出席寿宴的阮敬南前两天临时被派去执行一个国际特殊任务,所以没能赶回来。

本来他的心里是想要回来为老爷子贺寿的,毕竟老爷子年纪大了,又是九十大寿,意义非凡。

再加上他认为老人的生日是过一个就少一个,也许还不一定能够等来下一个生日,所以阮敬南其实非常的想要回来。

可老爷子坚持不让他回来,让他好好的执行任务,就算家里面的天塌下来了,他也必须要完成任务才可以。

就好比有些军人原本今天结婚,可临时接到了任务通知,依旧只能放弃自己的婚礼前去执行。

这就是军人,为了人民,随时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

在生命的面前,其他的一切又算的了什么呢?

所以他们这个圈子的人基本到齐了,唯独少了阮敬南,倒让他们有那么一些的遗憾。

也不知道阮尚东和云佳人的订婚典礼,他能不能赶回来。

之后,阮尚东走完过场之后,来到云佳人所在的席位。

叫来服务员随便加了个凳子在云佳人身边坐下。

阮茗西撅起小嘴盯着那边坐在一起的阮尚东和云佳人,说:“你们可真是一分钟都离不开啊,走到哪儿都要腻歪在一起,也不怕虐死我们几个单身狗。”

“你这是典型的羡慕嫉妒恨。”文清瑶笑呵呵的说。

阮潋北捂住笑了两声,说:“你说你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此话一出,全桌的人都笑了。

阮茗西被众人笑的一张纯白如玉的脸蛋红扑扑的,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她有些恼羞成怒的盯着阮潋北,说:“阮潋北,你这是要跟我干上的意思吗?信不信我明天找个如胶似漆的男人来虐死你?”

阮潋北扬起脸蛋,即刻应战。“我还怕了你?信不信我马上找一个?”

看着这两姐妹呛了起来,文清瑶笑的肚子都痛了。

叶少谦以往是最喜欢欺负阮茗西的,见她和阮潋北两人终于是呛了起来,忍不住说道:“都是姐妹,何必相爱相杀呢?”

这话一出,两姐妹立刻异口同声,‘一致对外’。“不关你的事。”

这一幕又逗的大家忍不住捂住轻笑了起来,场面愉悦温馨。

而云佳人时不时的瞄着云家老爷子坐的席位,附身凑到阮尚东耳边低语说道。“把爷爷和外公安排在一桌,也不知道这样的安排到底好不好,我还真的有些担心两人打起来。”

阮尚东笑了笑,说:“这样的场合,就算有天大的仇恨也不至于动起手来,你就放心吧。”

虽然现在的老人们性格已经有些返老还童,就跟小孩子似得任性,可他相信这样的场合云家老爷子还是有分寸的。

而云佳人眼睛依旧穿过其他人,通过缝隙盯着面色阴沉的云老爷子,说:“可是看我爷爷依旧对我外公不理不睬。这两人的座位虽然挨在一起,可基本上全程没有任何交流。”

“你没有把当年的事情告诉爷爷吗?”阮尚东问。

“我好几次想说,可他固执的不想听。你也知道的,他情绪不能有太大的起伏,我怕这些往事会刺激到他的情绪。”

说起这个,云佳人就觉得相当的无奈。

老爷子现在的情绪受不得刺激,情绪起伏也不能太大,否则对病情会有影响的。

好几次她都委婉的想要告诉他当年的事情,偏偏一说起她的外公,老爷子的情绪就很激动,完全不受控制的激动。

为了顾及到他的病情,云佳人只能选择等待时机。

可她今天一直观察着那边的两个老兄弟,竟然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虽然她的外公已经放下面子几次试图跟云老爷子交谈,偏偏云家老爷子却是黑脸以对,甚至那一桌的气氛都被带的有些尴尬。

所以如此这样下去,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开当年的误会呢?

到底这两个曾经的铁兄弟,什么时候才能摒弃一切,好好的谈一次呢?

“两位老人的事情,还是交给他们自己去解决吧,相信他们有自己的解决方式。”慕容峥隐约听着云佳人和阮尚东的对话,忍不住说。

他知道这件事情也可以说是云佳人的一件心事。

所以当他知道云老爷子和阮家老爷子被安排在一个餐桌的时候,他就猜到是云佳人的意思。

阮尚东同意慕容峥的观点,说:“有些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吧,等老爷子自己想通了,事情就会容易很多。我们越是试图去解释当年的事情,他越是会有抵触的心理。”

云佳人觉得两人说的也是很有道理的,便也点头同意了。“说的是,这件事情就让他们两个自己的解决吧。必要的时候,我们推波助澜一下就好。”

但愿事情不会朝着更加糟糕的方向前进。

宴席散去之后,文清瑶提议想要去KTV唱唱歌。“因为最近拍戏实在太累,今天既然休息,那就好好放松一下,你们觉得怎么样?”

“我都听你的。”叶少谦亲昵的搂着文清瑶,说。

文清瑶不好意思是拍了拍叶少谦,说:“你听我的没用,关键要看他们几个愿不愿意去。”

“我没有意见。”阮茗西望着两人,笑眯眯的说。

阮潋北说:“我也没有意见,永远跟随大部队的脚步前进。”

于是,大伙儿一起出发去了京都最有档次的娱乐会所唱歌去了。

因为临近阮尚东和云佳人订婚的日子,大家伙都很开心。

包括第一次跟大家接触的慕容瑾,很快就融入到了现场的气氛当中。

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现场的气氛相当高涨热烈。

之后,阮茗西提议玩游戏,大家当然也都表示同意。

不过她兴趣倒是高涨,不过玩游戏的级别就不行了。

才开始玩了不过半个小时,她就已经喝了好几杯,幸好酒量还算不错,否则已经趴下了。

这不,轮到阮茗西的时候,有输了。

叶少谦最喜欢欺负阮茗西的,立刻起身亲自为她倒酒。“请,我的阮大小姐。”

阮茗西红着脸蛋嘟着嘴,不悦的瞪着叶少谦,然后端起那一杯酒一口喝下。

随后,她有些怨念的睁着大大的眼睛,嘟囔道:“真是不公平,你们都有男人罩着,就我没有,简直欺负人。”

文清瑶忍不住笑了两声,说:“现场好像有两位单身人士,有本事你可以找人待喝啊。”

云佳人今天晚上也玩的很开,笑呵呵的看着阮茗西,说:“不过除去叶少臣,也就只剩下慕容峥了,可以给你个二选一的机会。”

“那也要看两位男士同不同意啊。”文清瑶说着,大家齐刷刷的笑了起来。

然后,大伙便将目光投在了慕容峥和叶少臣的身上。

叶少臣笑着,说:“我当然没有任何意见了。”

而慕容峥则是微微抬眼望着坐在自己的对面的阮茗西,嘴角挂着优雅温柔的笑意。

阮茗西长得很漂亮,这是众所周知的;毕竟她的亲哥哥都那么的帅气逼人,她当然也不会丑到哪里去。

只见阮茗西那一张白皙粉嫩的脸蛋此刻红扑扑的,再配她那双水灵灵的,潋滟着光芒的的大眼睛。

她那张殷红的双唇微微嘟着,表情看起来有些无辜,可爱俏皮中又带着另一股味道。

那种感觉,他有些说不上来。

只觉得阮茗西在这一刻真的是美到了他了,至少在他眼中是这样的。

“我也没有意见。”慕容峥随时随地都保持着自己的优雅,笑着说。

文清瑶笑呵呵的问:“阮茗西小姐,轮到你做选择的时候了。两位男士,所以你到底选谁来当你的护花使者?”

阮茗西在两人的身上扫来扫去,扫去有扫来的,实在是做不出抉择。

选叶少臣吧,她觉得有些无趣;毕竟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太过熟悉。

而且她还存了一点私心,希望叶少臣能够跟慕容瑾一期搭档,能够擦出一些不一样的火花出来。

这样一来叶少臣就能彻底忘记赵晴璃那个绿茶婊。

但是如果选慕容峥呢,到时候这群人指不定又要起哄了,到时候说不定会弄得两人都很尴尬。

于是,她笑眯眯的盯着文清瑶,问:“可不可以两个一起选?”

文清瑶一听,立刻驳回了她的意见。“去你的,你也太贪心了吧?都说了二选一。”

“哎呀,这次还不一定我输呢。我才不相信自己会这么倒霉,等会儿输了再说吧。”

于是,新一轮的游戏开始了。

这次的游戏相对来说就简单了很多,就是七和七的倍数。

这是很受欢迎的一个游戏,非常简单,基本上全民都会玩的。

所有人也都积极的参与到了游戏当中,包括叶少杰和杜月佳也积极的参加了。

首先喊数的是阮尚东,之后是云佳人,文清瑶……

轮到阮茗西的时候,刚好碰到七这个数字。

按理来说,这可是相当简单的,直接一个字‘过’也就完事了,偏偏我们的阮大小姐今天晚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连这么个简单的数字都能喊错。

所以毫无疑问的,她被罚酒一杯。

叶少谦在阮茗西的杯子倒了一杯酒,问着她:“你是自己喝还是请帮手?”

阮茗西正准备端起酒杯自己喝的,谁知道慕容峥却主动的端起了她面前的酒杯,一干二净了。

这一举动再次点燃了现场的气氛,基本上所有人都在起哄,包括情绪高涨的慕容瑾。

阮茗西被大家弄的相当的不好意思,那张原本因为不胜酒力而红彤彤的脸蛋此刻更是因为不好意思而变得满脸涨红。

起哄过后,游戏继续。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晚上阮茗西似乎特别的倒霉,只要轮到她那里有七和七的倍数,一定会出问题。

也许是因为紧张,也许是因为刚刚喝了酒的缘故吧,阮茗西虽然后来越玩越好,却也让慕容峥替她喝了不少酒。

这才不过大半个小时而已,酒量很不错的慕容峥就因为帮阮茗西顶酒,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他自己也在玩游戏,却从来没有输过;这种小儿科的游戏虽然自己一次都没有玩过,对他来说也根本不是问题。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喝的有些晕乎乎的,心里也着实有些佩服起了阮茗西,也彻底被阮茗西给打败了。

一直到聚会结束,慕容峥起码为阮茗西整整喝了一瓶多的威士忌。

这让阮茗西的相当的不好意思,整个人在慕容峥的面前几乎都有些抬不起头了。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就是个非常简单的游戏,竟然总会输。

她以前也陪自己工作室的员工玩过,可那时候根本没有输过啊;应该是自己刚刚喝了酒,大脑有些反应迟钝造成的吧。

宴席结束的时候,阮茗西相当不好意思的找到了慕容峥,说:“谢谢你今天帮我挡酒,改天我请你吃饭。”

慕容峥看着她笑了,说:“不用客气,女孩子原本就少喝酒为好。”

阮茗西不好意思的笑着点了点头,说:“我知道。对了你回哪儿啊?我让我家司机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的司机已经开车过来了,等会儿我跟小瑾一起回去。你呢?是跟你哥哥一起回去吗?”慕容峥问。

阮茗西想起自己的哥哥有了女朋友后就已经冷落了她这个妹妹,瞬间又撅起了小嘴。“我才不跟他一起回去,我自己开车。”

一听,慕容峥瞬间表示有些不同意。“你之前才喝了酒,怎么能开车呢?这是酒驾。”

阮茗西不以为意的说:“都已经过了三四个小时了,我早就不晕了,开车回去也根本没有问题的。”

慕容峥很坚决的反对。“那也不行,酒驾很危险的。等会儿我们送你回去,刚好顺路。”

阮茗西想了想,说:“那……好吧。既然顺路的话,我就不推辞了。”

于是,聚会结束之后,大家也都各自散了。

阮尚东知道自己家的司机会来接阮茗西,所以自己开车送云佳人回去了。

路上,云佳人就今天晚上的情况有那么一些想法。“本来你给茗西叫了司机,为什么她要坐我表哥的车回去呢?你说,茗西不会是看上我表哥了吧?”

闻言,阮尚东想了想,说:“这个怎么可能呢?你表哥即将订婚,就算茗西看上了他,我也不会同意的。”

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妹妹去破坏别人的婚姻,就算对方还没有订婚,只是谈着恋爱那也不行。

而云佳人也点了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虽然其实我觉得我表哥各方面条件都跟茗西很匹配,但是我表哥他既然即将要订婚了,还是将那些快要萌发的情感扼杀在摇篮中比较好,以免到时候茗西受伤。”

其实说真的,如果慕容峥没有女朋友,他的一且条件都跟茗西相当般配。

只可惜,他这次回到英国后可能就要订婚了。

而这边,将阮茗西送回了阮家大院之后,慕容峥乘坐的车子又朝反方向驶去。

慕容瑾坐在车后座,问着坐在自己旁边的慕容峥。“哥,明明我们住的地方跟阮家大院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你干嘛要说顺路?”

这顺路顺的,都顺了个来回。

如果绕着整个京都一圈也算顺路的话,那也算是挺顺的。

慕容峥说:“我只是觉得她一个女孩子晚上回去不太安全。”

慕容瑾眯起眼睛盯着慕容峥,继续问道:“那你说说,为什么刚刚喝酒的时候,你干嘛那么积极地为她挡酒?”

微微失神了两秒钟后,慕容峥说:“我只是觉得一个女孩子,喝太多酒不好。”

“可我也没见你为我挡酒啊?”慕容瑾问道。

这话一出,慕容峥是彻底没有什么话来说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晚上是怎么了,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受控制的反常。

老实说,他跟阮茗西也见过好几次面,当然是约着跟云佳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恰好阮茗西也在。

那时候他除了觉得阮茗西长得很漂亮,性格很讨喜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其实今天晚上除了觉得阮茗西身上有另一种别样的味道之外,他还是觉得阮茗西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而慕容瑾见慕容峥没有说话,小心翼翼的问道:“哥,你不会是……对阮茗西有好感吧?”

“没有。”似乎是想也没想,慕容峥便立刻否认道。

开什么玩笑?

他怎么可能会对阮茗西产生好感呢?

就算阮茗西这个人很不错,各方面都很受男孩子欢迎,但是他也不可能对她产生好感的。

就算有,那也只能是出于朋友之间的好感罢了。

如果要说男女之间的那种好感,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也是不允许的。

他可是要订婚的男人了,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对另一个女人产生好感呢?

而慕容瑾其实很了解慕容峥,刚刚在说到对阮茗西有好感的这件事上,显然她哥哥慕容峥的反应,有那么一些激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