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章:打破订婚宴的宁静/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年,江琳依怀着他和他的女儿,却被自己的父母悄悄送回国。

如果不是云志平,当年她那种情况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难以预料的事情。

幸而得到了云志平的照顾,江琳依才能把云念依生下来。

只可惜,在生下云念依之后,她便撒手人寰,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犹记得当初听到这里的时候,他无限的伤感,却又带着一丝庆幸,他庆幸江琳依还给他留下了一个女儿。

只是,慕容铮接下来便告诉他,他们的女儿已经在五年前出车祸死了。

他完全就无法接受和相信,云念依又在五年前车祸离开人世。

一直到她死的那一天,他都不曾发现自己竟然在国内还有个女儿。

如果当初不是他父母的所作所为,这一切的悲剧都不可能发生。

不管是谁造成的这个结果,总归是他对不起云念依和云佳人母女。

在云志平的面前,他也的确理亏。

所以,阮家和云家长辈正式见面的那一天,慕容老爷子自然是没去的。

其实,订婚也比不得结婚这件人生大事。

只不过阮家作为有头有脸的名门家族,家中的长孙兼继承人的订婚典礼当然不能随意马虎的。

而云佳人也是六大家族中云家的千金大小姐,她的订婚典礼当然也不是随随便便走个过场就完事的。

一家环境相当清幽雅致却又很上档次的中餐厅里,阮家和云家的长辈正式坐在了一起。

除了阮尚东和云佳人两位当事人,阮文博,叶锦荣,云立辉之外,阮家老爷子和云家老爷子也来了。

两家人虽然今天是正式见面的日子,此前却也见过不少次,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客套话说。

刚刚坐下不久后,阮老爷子就开口了。“亲家公对两个孩子的婚事有什么要求和意见,只管提就是了。只要合理,我阮家必定二话不说。”

说到要求,其实云立辉是想说话的,不过却被云家老爷子淡淡的瞥了一眼之后,闭嘴不言。

云老爷子笑呵呵的看着阮家老爷子,说:“其实只要尚东对佳人好就行了,其他的排场那些都是做给别人看的,我不在乎那些。”

“既然亲家公这么说了,那我就说说自己的想法吧。聘礼的话,聘金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元,这个数字的寓意呢大家也很清楚了,当然是希望两个孩子能够长长久久,白头到老。亲家公,你觉得呢?”阮老爷子淡定的说完后,望着暗暗有些吃惊的云老爷子。

老实说,云老爷子知道阮家有钱,势力非凡,富可敌国。

他也在心里猜测过阮家应该最多拿出个几千万来当聘礼也就差不多了。

谁曾想到,阮老爷子竟然如此大的手笔,竟然聘礼就高达十亿元。

这不仅让云老爷子暗暗吃惊了一把,更是让云立辉忍不住惊讶。

云老爷子回过神来之后,连忙点了点头。“我没有意见。”

阮家老爷子点了点头后,继续说道:“你没有意见就好。然后我的意思是呢,除去聘金之外,还外加一座位于南山湖畔的古堡别墅和一个法国的酒庄。当然了,除去这些之外呢,珠宝首饰当然也是不能少的。”

说着,阮老爷子便对叶锦荣点了点头。

叶锦荣会意,立刻从站在一旁的管家手里接过一个偌大的黑色首饰盒子,并将它打开了。

“这是我们专门在意大利制定的一款名为‘天作之合’的一套珠宝。这套珠宝的名字呢,是咱们家老爷子亲自命名的;意思当然也是很清楚不过,表示尚东和佳人的婚姻,是天作之合。”说着,叶锦荣便笑着将盒子递给了坐在云立辉身边的云佳人。

这下,原本就还处于惊讶的状态的云佳人再次震惊。

南山湖畔的古堡别墅一向价格不菲,高达上亿元,一个法国酒庄价格当然也不用说了,没有几亿欧元根本是下不来台的。

然后,在看看眼前这套璀璨耀眼的紫钻首饰,没有十几亿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这前前后后加起来,阮家给云家的聘礼就高达几十上百亿了。

云佳人咽了咽口水,有些惊讶的看着坐在自己的对面的阮尚东,用眼神向他表达着自己的惊讶和不可置信。

而阮尚东只是对她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其实几十亿对于阮家来说,真的只是冰山一角。

旁人说他坐拥千亿资产那也只是笼统的计算,因为阮家的真实家底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办法去计算,旁人又怎么说的清楚呢?

而云家虽然也有钱,又是京都的六大家族之一,但是其实无论在财力还是势力反面,都是没办法跟阮家相比较的。

对于他们来说,几十亿虽然不是什么很大的数目,却也不是小数目了。

这也难怪云老爷子和云立辉甚至于是云佳人都表现出了不可思议的震惊。

见云老爷子好几分钟没有说话,阮家老爷子问:“亲家公,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只管提。”

“没有没有,这已经……”让他有些难以相信了。

本来聘金的数目就让他微微讶异了,谁知道后来还加了南山湖畔的古堡别墅,法国的葡萄酒庄并世界知名珠宝设计师亲自设计打造的紫钻首饰。

钻石在这个世界上有多稀有那是不用说的,更别说是彩钻了,而且这整套的钻石珠宝价格真的有些那一估量。

所以这前前后后加起来,阮家给云家的聘礼就上百亿元。

直到回家之后,云家老爷子和云立辉还没有怎么缓过来。

“爸,阮家真的比我们想象中多有钱多了,光给佳人的聘礼就上百亿元,出手真的是阔绰。如果咱们把这些东西都转换成现金的话……”云立辉的话还没有说完,云老爷子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只见云老爷子严肃的说道:“我跟你说,不准打这笔钱的主意。这些都是阮家给佳人的东西,以后都是佳人的,你休想动你的歪脑筋。”

一听这话,云立辉有些不高兴了。“爸,你明知道咱们云家现在的生意在走下坡路,再加上现在的经济也不怎么景气,这些钱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云老爷子继续断然拒绝道:“那也不行。我警告你,这笔钱是佳人的,你要是敢乱做手脚,我保证以后云家的资产,你一分钱也别想得到。”

顿了顿,云老爷子继续说道:“别以为我现在老了就糊涂了,我脑子清楚的很。这钱要是有一分不对劲,风云集团的总经理的位置你也别坐了。”

闻言,云立辉纵使心里有很多的不甘心,却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太了解老爷子的脾气,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他说这笔钱不能动,那就是万万都动不得的。

而云梦雪在得知阮尚东给云家的聘礼竟然高达上百亿元之后,简直羡慕嫉妒的要死。

本来云佳人可以嫁给阮尚东她就已经好羡慕嫉妒恨了,没想到阮家竟然会这么大的手笔。

由此可见,云佳人在阮尚东的心里,必定处于相当重要的位置。

赵丽琴看着云梦雪一脸不悦的样子,问道:“看看云佳人现在多风光,基本上全国的媒体都在议论这件事情,所以你现在羡慕嫉妒云佳人了?”

“谁说我羡慕嫉妒她了?我才懒得理她呢。”云梦雪嘴硬的否认道。

而赵丽琴是谁?她可是生养云梦雪的人,怎么会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呢?“别跟我嘴硬,你是我生的,我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心里不痛快。所以你还要执意去追那个什么慕容峥了吗?”

云梦雪扬起脸蛋,理所应当的说:“当然了,我为什么不能去追他?”

一听这话,赵丽琴忍不住又来气了。“你…我看你是存心想要气死我。”

云梦雪撅着嘴巴,冷哼了一声,然后扬起下巴就出门回到自己的卧室。

所以在双方家长洽谈好了订婚事宜后,阮家和云家便开始着手准备着订婚事宜。

当然,订婚典礼是阮家主办的,而云家也会从旁协助,不可能当个撒手掌柜,什么都不管。

虽然阮家也曾表示订婚和结婚阮家会一力承担并且会办的风风光光,而且阮家也说了,云家只管提一切要求,阮家必定都会满足。

可云家怎么可能再提其他要求?

他们只要阮家以后能够对云佳人好,不让她受委屈,便是他们唯一的要求。

当然,云佳人能够嫁入阮家这样的家族,那真是不知道羡慕死了多少人。

不过,因为云家跟阮家的地位悬殊也不是太大,至少都是六大家族的,所以其实两家结合也算是门当户对。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便也到了阮尚东和云佳人订婚的日子了。

这边,阮茗西的化妆会所VVIP化妆间里。

云佳人正静静的坐在自己化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脸上挂着甜蜜又幸福的笑容。

而阮茗西相当满意的望着优雅美丽的云佳人,点了点头。

随后,她望向坐在一旁的阮尚东,说:“怎么样?满意吗?”

阮尚东望着镜中的云佳人,脸上是掩藏不住的笑意。

随后,他点了点头,说:“在我心中,她永远都是最完美的。”

闻言,不止是阮茗西,就连文清瑶和阮潋北也忍不住齐齐的翻了个白眼。

尤其是阮茗西和阮潋北,更是用语言向阮尚东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阮潋北说:“麻烦不要虐我这样的单身狗好吗?真是肉麻死了。”

阮茗西连忙附和道:“就是说,有些情话你们自己私底下悄悄的说行吗?”

云佳人看着有些像活宝一样的两个人,忍不住笑了。

“你还好意思笑?为了你这个妆容,我可是整整花了四个小时啊。我现在真的是腰酸背痛肩膀痛,你要怎么回报我?”阮茗西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疼的肩颈和腰部。

其实做化妆师也真的是挺累的,有时候为客人化妆,一化就是好几个小时。

而人的身体长期保持一个姿势很容易引发一切身体疾病,比如颈椎病。

所以阮茗西回国创办了自己的化妆工作室后,便当起了甩手掌柜,一般很少出面给客人化妆。

除非像云佳人这几个关系特别好的,否则她一般不会亲自操刀的。

云佳人看着阮茗西揉着酸痛的肩膀,正准备开口,却被阮尚东抢先了一步。“说回报就太见外了,毕竟我是你哥,她是你嫂子。”

闻言,阮茗西无语的翻了翻白眼,竟然找不到话来反驳他。

之后,阮尚东好笑的瞥了阮茗西一眼,然后走到云佳人的面前,将阮茗西刚刚给云佳人佩戴上的项链和耳环都取了下来。

见状,阮茗西又有些着急了。“哥。你这是干嘛呀?这套珠宝可是我送给我嫂子的订婚礼物,正想在今天的订婚宴上让它们璀璨一下呢,你干嘛要取下来啊?”

阮尚东隐隐皱眉,问:“你觉得我跟你嫂子的订婚宴上,让她佩戴你送的首饰,合适吗?”

阮茗西连忙说道:“有什么不合适的?佳人她都同意了,还很喜欢我送的这套珠宝呢。”

要知道,这套珠宝可是在确定订婚日期之后,她专门请法国珠宝大师专门定制加急赶出来的,为的就是能够在今天送给云佳人。

这套珠宝是按照云佳人的气质所打造的,款式新颖,优雅生辉,可以说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可谁能想到她哥哥竟然这么不重视自己的心意,这让她既生气又有些伤心。

云佳人看出了阮茗西是真的有些在乎换珠宝首饰这件事情,她不想让茗西的一腔热情化为失望和伤心。

于是,她对阮尚东笑着说:“我是真的挺喜欢茗西送的这套珠宝的,你就让我戴着吧。”

“你很喜欢?”阮尚东问。

云佳人点了点头,说:“我是真的很喜欢,而且我觉得戴上之后,整个人都变美了几分。”

也不是她说的客气话,她也的却很喜欢这套首饰,跟自己的气质形象很搭。

而阮茗西一听云佳人这话,刚刚还委屈着一张脸的阮茗西整个人顿时又喜笑颜开了。“这套珠宝是我专门让法国的珠宝大师按照你的形象气质来设计的,所以更加衬显出你的气质。如果将它们戴在我的身上,或者清瑶潋北的身上,根本就戴不出这种璀璨夺目的效果。”

“既然你喜欢,又是茗西对你的心里,那就戴着吧。”说完,阮尚东又亲自将刚刚取下来的项链耳环又轻轻的给云佳人戴了回去。

其实,他早就为云佳人定制好了一款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项链,也当是送给云佳人的订婚礼物。

不过既然她喜欢茗西送给她的项链耳环,而茗西又非常的用心很早就准备了,他当然也不好再坚持反对了。

等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几人全部朝着订婚宴的会场走去。

订婚的地点选在了东方国际旗下的花园露天酒店宴会厅举行。

早在订婚前一天,会场就已经布置完毕,主题风格清新自然,却又浪漫温馨。

银色的蜡烛搭配着云佳人最爱的木槿花,呈现出一种既低调又华丽浪漫奢华大气。

整个会场虽然看似简洁,实则每一个细节和每一个角落都是精益求精,务必做到最完美的,容不得一点瑕疵。

今天来参加订婚宴的宾客其实都是两家关系较好的企业和家族。

当然这些人也都是非富即贵的主,男士个个穿戴的干净得体,女士也个个都是珠光宝气的,一看就是上流社会的人群。

慕容老爷子当然也是带着慕容峥和慕容瑾抵达了现场的。

每一次看着云佳人那一张酷似江琳依的脸,慕容老爷子就忍不住一阵心酸。

订婚仪式相对比起婚礼来,自然就要简洁了许多了。

就在订婚仪式开始后半个小时,两个人的突然到来打破了订婚典礼的宁静。

谢谢亲爱的珍珍的鲜花,雨儿的月票。

然后很抱歉,最近的更新比较晚,而且字数也比较少。

二萱因为这个月回了老家,所以忙着好多事情,没有多少时间来码字,望大家体谅。

二萱一开始就说过,不保证能更多少,但是保证不断更。

不过,等二萱本月下旬回到新疆后,会恢复多更的,不敢保证每天万更,至少比现在的字数多哈。

*

最后本章有个有奖竞猜题哈。

打破婚礼宁静的两个人,是谁?

A:苏煜琛,程亦峰

B:云诗妍,姜逸轩

C:赵晴璃,赵菲芸

D:慕容贺,慕容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