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章:慕容贺,你闹够了没有/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面孔相当陌生的一男一女出现在了订婚宴的会场里。

男的相当英俊,五官深邃,眼窝深陷,轮廓分明。

一双碧蓝的眼睛正含笑望着慕容老爷子慕容鑫,一头金黄色的头发梳了起来,露出饱满的额头。

他身体健硕又挺拔,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更显身姿颀长。

而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呢,也是长得相当漂亮,五官精致。

她大约有一米七,那一身火辣性感又奔放的晚宴装将她的身姿勾勒的玲珑有致。

那一头金黄色的大波浪垂在一边,碧蓝色的眼睛和红颜的双唇也是微微弯成一道弧度看着慕容鑫。

这两人一看就不是华夏国的人,但是轮廓中还是带着一些东方的味道,应该是混血儿。

两人站在会场的入口处,那是相当的夺人眼球。

而云佳人和阮尚东站在会场的舞台中央,正准备切蛋糕,在看着这两个人的时候,脸色也是微微变了变。

阮尚东盯着那一男一女,然后微微附身在云佳人的耳旁轻轻低语道:“这两个人就是你外公另外的孙子和孙女。男的叫慕容贺,女的叫慕容琪,是慕容槐的儿女。”

云佳人点了点头,说。“嗯,我知道。”

早在阮尚东告诉她慕容峥背景的时候,阮尚东就已经把慕容家族的每一个人的照片和资料都给云佳人看过。

因为慕容家族内斗相当厉害,整个慕容家族都是暗藏汹涌。

为了避免云佳人受到波及,所以他详细的调查了每一个人的资料。

云佳人作为有可能受波及的对象,有必要知道这些人的背景和一些情况,所以云佳人认识慕容贺和慕容琪也不奇怪。

阮尚东望了云佳人一眼,微微勾了勾嘴角,说:“记性真好。所以这两个人的姑姑就是英国王室的王妃,难怪会场的人都拦不住他们。”

云佳人眉目微微蹙起,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说:“他们来干什么?是来搅局的吗?”

闻言,阮尚东冷冷一笑,说:“呵。在英国他们也许可以只手遮天,不过这是在我华夏国的领土上,还轮不到他们来造次。先看下去再说。”

而这两个人的出现当然也是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大家都在纷纷猜测这两个人的身份是什么。

“按理说宴会都开始半个小时了,会场入口也关闭了,这两个人是怎么进来的?”叶少谦有些疑惑看着那边气势有些嚣张的两人,说。

阮潋北说:“这两个人张的一张西方的面孔,难道是大哥在国外的朋友?可也没听说他在国外有什么朋友啊。”

文清瑶说:“这两个人一看就笑的有些不怀好意,怎么会是尚东的朋友?我猜,不会是来搅局的吧?”

“气势隐约看着似乎的却有些嚣张,应该不是什么好鸟。”阮茗西说。

阮敬南,叶少臣还有叶少杰眯起眼睛盯着这两个人,觉得阮茗西他们说的有道理。

他们三人都是军人中的精英,虽然年纪不大,军龄也只有十年左右,但是曾经作为出色的陆军特种部队和空军特种兵,参加过好几次拯救人质的活动。

以他们军人的职业灵感来判断,这两人面含笑意,实则不简单。

“不行,咱们还是过去看看吧。”文清瑶有些担心他们会破坏订婚现场,有些着急的说。

“先别着急,看看再说。”阮敬南异常冷静的说。

于是,几人只得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盯着门口处笑的张扬的慕容贺和慕容琪。

而会场中央的慕容鑫,慕容峥还有慕容瑾在看到慕容贺和慕容琪的时候,也是脸色微变。

别看这两个人面含笑意,实则笑容下面暗藏算计与阴谋,有些不好对付。

见两人越走越近,慕容老爷子微微上前,不悦的问着;“你们怎么来了?”

慕容贺张扬肆虐的笑了笑,用一口非常流利的英文说:“这么热闹的场面,怎么能少了我们呢?怎么说,我也是佳人的表哥,阿琪也是佳人的表姐。表妹今天订婚大喜,这样的场合我们要是不来,别人会说闲话的,您说是吧,爷爷。”

说完,慕容贺和慕容琪满脸笑意的望着慕容鑫,笑容张扬跋扈,似乎并没有将慕容老爷子放在眼里。

慕容老爷子盯着慕容贺和慕容琪,目光中依然燃烧起了怒火。

慕容瑾见慕容老爷子脸色不好,顿时上前用英文小声的警告着慕容贺和慕容琪,说:“慕容贺,慕容琪,我警告你们不要乱来?”

闻言,慕容贺笑着耸了耸肩,说:“呵。阿瑾,佳人也是我和阿琪的表妹,她的订婚喜事我们祝福都还来不及,怎么会乱来呢?是吧阿琪?”

慕容琪火红色的双唇微微勾起,笑的无比的妖娆妩媚又张扬。“这是当然。听说表妹要订婚了,我们可是从英国专程来华夏国祝福她的,怎么到你这里我们就是要乱来了呢?”

“慕容琪,别人不了解你们,难道我还不了解你吗?你会这么好心来祝福她?”慕容瑾走到慕容琪的面前,瞪着眼睛问道。

慕容贺一直笑的张狂肆意,他眯起深邃的眼睛盯着慕容瑾,说:“慕容瑾,你最好别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就是说。我承认我很讨厌你,但是这并代表我们对表妹就不怀好意。”说完,慕容琪性感的拨了拨垂在左胸前的金色大波浪,表情中隐隐有些不屑的盯着慕容瑾。

慕容琪比慕容瑾大了一岁,今天二十五岁。

虽然两人同一个爷爷,但是长着不同的面孔。

她有四分之三的英国血统,而且还是贵族血统,而慕容瑾却是地地道道的东方人。

她从小就讨厌和看不起慕容瑾和慕容峥这样的东方面孔。

所以跟慕容瑾两个人其实从小就不对盘,基本上从来没有给过对方任何的好脸色。

不过幸好两家人没有住在一起,不然话两人还不得从小打到大?

“我奉劝你们最好不要乱来,阮家不是那么好惹的。”这时候,一直隐忍不发的慕容峥上前,异常平静的对着慕容贺和慕容琪说。

慕容贺和慕容琪均是不屑的笑了笑,随后越过慕容鑫,站到了所有宾客的面前。

随后,慕容贺最佳戏谑一勾,然后踩着步伐,越过人群,不顾众人讶异的目光走到了舞台上。

他的背脊挺的笔直,脸上始终带着一股玩世不恭的笑容,那双碧蓝色的眼睛笑的张狂。

踩着步伐,他朝着云佳人走去,却被同样出色的阮尚东挡在了面前。

比起慕容贺那玩世不恭的姿态,阮尚东就显得异常严肃了。

他那张帅气逼人的俊脸此刻面无表情,那双深邃如潭的双眸此刻闪着锐利无比的光芒。

微微扬起下巴,阮尚东看似平静的盯着慕容贺,实则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冷冽逼人的气势。

他整个人的气场相当强大,相当的盛气凌人,导致现场的温度也骤然降低,无形中就给了现场所有人一种压抑感。

叶少臣看着台上剑拔弩张的阮尚东和慕容贺,说:“尚东怒了。”

叶少谦抖了抖肩膀,说:“敢在他的订婚宴上的闹事,不管是谁,即将倒霉。”

“对方身份似乎并不简单,从穿戴和言行看便可以看出来。”阮敬南盯着慕容贺和站在舞台下的慕容琪,说。

两人的穿着别看跟现场众人没什么差别,其实仔细去观察,便可以发现其中的一些端倪。

而阮敬南这么一说,叶少杰也随后发现了问题所在。“那个男人穿的白色礼服,是英国的王室为英国贵族定制的高端宴会场合的礼服,从袖口处的两颗扣子便可以看出来。”

叶少杰说完,阮敬南继续补充道。说:“那扣子看似寻常,实则是英国王室贵族独有的,象征着他们不一样的身份和地位。”

闻言,文清瑶和阮茗西还有阮潋北都有些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所以呢,这意思难道是,那两人跟英国王室有关?”文清瑶问。

阮敬南点了点头,说:“如果我判断的没错,应该是的。”

“什么时候我大哥竟然招惹上了英国王室的人?这可就有些不好玩了。”阮茗西盯着站在舞台上的慕容贺,说。

阮敬南却说:“别小看了尚东,也别小看我们阮家好吗?”

“哦。也是。英国王室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咱们阮家不怕他们。”阮茗西说。

而这边。

舞台上的慕容贺在跟阮尚东对视了十几秒之中,实在不敌阮尚东那凛然逼人的气势和目光,慢慢败下阵来。

他原本就带着一丝桀骜不羁和玩世不恭的笑容,就算现在慢慢败下阵来,也不至于太伤面子。

轻笑出声,慕容贺朝阮尚东伸出了右手,说:“你好,我是云佳人的表哥慕容贺。”

阮尚东依旧冷艳睥睨着慕容贺,随后勾了勾嘴角,说:“你好,我是阮尚东。”

然后他朝慕容贺伸出了右手。

两手交握之后,慕容贺的微微使出了一些力道,以此想要扳回一局。

谁曾想到还是却被阮尚东反攻,手上的疼痛感让他的额头都忍不住开始冒汗。

于是,第二回合,慕容贺再次败下阵来。

他脸上虽然一直笑着,其实内心深处已经愤怒不已。

原本想要给阮尚东一个警告和下马威,谁能想到这个人竟然是这么不好对付的一个,看来他还是有些轻敌了。

于是,他决定搬出自己的姑姑,英国王室蒙德王子的王妃出来,压一压阮尚东的气势。

这次自信的笑了笑,慕容贺说:“我是受了我父母和姑姑英国王室王妃之命,前来祝福你和佳人的订婚宴的。”

闻言,阮尚东面不改色,脸色淡然,语气冷然。“谢谢你的祝福,替我谢谢慕容王妃和慕容先生。”

看到这样的态度,慕容贺简直快要气炸了。

搬出英国王妃出来他竟然还能面不改色,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在藐视英国王室吗?哼。

见阮尚东一直将云佳人护在身后,慕容贺冷笑了一声,问:“阮先生不至于让我和佳人说句话的机会都不给吧?”

闻言,阮尚东轻哼了一声,说:“如果我记得没错,现在是我和她的订婚仪式。你想要跟她说话打招呼,是不是应该等订婚仪式完毕之后?”

慕容贺屡屡败在阮尚东的手下,实在让他有些不甘心。

可他也知道,现在是在华夏国的地盘上,他们纵然有英国王室作为靠山,但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更何况,阮尚东的家族似乎在华夏国也是具有一定地位和背景的,所以好汉不吃眼前亏。

“你说的对。不过姑姑和家父家母托我带了一些礼物送给表妹。”说着,慕容贺朝慕容琪递了颜色。

慕容琪会意,然后对着会场的大门拍了拍手。

之后便见大门处进来几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外国人,人高马大,带着墨镜,个个神情严肃,不苟言笑。

他们手里均是捧着一些金丝托盘,里面的东西用红布盖着,不知道是什么。

之后,在慕容贺的示意下,他们掀开了红布。

这礼物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华夏国最为传统的翡翠珠宝。

随后慕容贺指着一个最后一个盖着红布的托盘。

托盘上盖着的红布随即被人掀开。

慕容贺笑望着那个微微闪着金光的东西,说:“这个呢,是家父家母送给佳人的礼物。听说这是华夏国古代第一位皇帝送给皇后的凤冠,虽然保存的不甚完好,却也价值连城呢。家父很多年前在拍卖行花巨资拍下的,现在送给佳人当订婚礼物。”

这个凤冠一亮相,在场宾客不禁喧哗了起来。

“这不是咱们国家三十年前年在博物馆展览时候失窃的恭贤皇后的凤冠吗?怎么会在他们的手上?”宾客A看着托盘里的凤冠,说。

宾客B连连点头,说:“对啊。这东西可是咱们国家出土的最具有历史和价值的文物,竟然会他的手上。”

“当年这个凤冠刚刚出土不久后就被其他国家入侵抢走了。后来好不容易找了回来,之后又被偷走了。现在出现在这里,不会是他拿这个凤冠来侮辱咱们华夏国的吧?”说到后来,宾客C有些激动愤慨了。

话说华夏国建国之前,其他国家看华夏国国土辽阔,资源肥沃,物产丰富,便对华夏国起了歹心。

四个国家一同围攻华夏国,向强盗一样抢走了华夏国不少古代价值连城的珠宝。

这个凤冠便是其中一个。

如果是普通凤冠便也无所谓,偏偏是华夏国第一位皇帝送给皇后的凤冠,意义非凡。

所以,慕容贺现在将这个凤冠送给云佳人,其实就是在打华夏国的脸。

这就完全就是在间接的骂华夏国没用。

明明是自己的东西,却被人抢走了,然后自己没有能力去夺回来,简直就是一个弱者。

而云佳人又怎么会不知道慕容贺的意思,借着这个东西来羞辱整个华夏国的人民,是在可恶。

她冷笑了一声,说:“强盗的无耻就在于,抢走了别人的东西,还恬不知耻的当成是自己的东西转送给别人,实在无耻。”

“向来弱者只会在自己失败之后寻找对手的错,却从未低头认真反思自己。也难怪是弱者。”说完,慕容贺对云佳人轻蔑一笑,然后扫了扫一脸铁青的阮尚东。

而慕容鑫见慕容贺现在不仅是搅乱订婚会场,言辞中更是在侮辱华夏国,顿时怒了。

虽然他早年跟随父亲在英国落地生根,其实骨子里他依旧爱着这个生养他的土地。

就算他现在是英国的公爵,可他身上流淌的却是华夏国的血液。

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自己最爱的国家,更何况还是自己的亲孙子,更是不行。

于是,慕容鑫气愤的走到舞台中央,对着慕容贺吼道:“慕容贺,你闹够了没有?”

看了这章,答案已经很明确了,那就是D。慕容贺和慕容琪。

答对了的小伙伴,二萱会给你们奖励潇湘币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