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章:慕容贺被打脸/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容贺身上带着一丝痞气,那玩世不恭的姿态和笑容让慕容鑫看在眼里相当的生气。

当然,他此刻最生气的还是慕容贺存在当众侮辱华夏国贺和阮家的嫌弃。

阮家的老爷子曾经也是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战争,为华夏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虽然如今功成身就,受华夏国几亿人民的敬仰尊敬,甚至华夏国现在的领导人都对他无比的尊敬。

可纵使他征战沙场多年,屡立军功,击退敌军,他却无法夺回自己国家的宝物,让它们流落在外。

这对阮家老爷子来说,自然也是一种羞辱和极其的不尊重。

慕容老爷子知道阮家在华夏国是什么样的地位,更知道阮家老爷子在华夏国是什么样的存在。

他的身份,就连华夏国现在的国家领导人都对他无比尊重,可是看看…他那一向目中无人的孙子非但对阮家老爷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尊重之意,更是口无遮拦,出言不逊,姿态嚣张非常,简直就是不要命了,也更加丢尽了他的脸面。

慕容老爷子气呼呼的瞪着慕容贺,咬牙切齿的说道。“慕容贺,如果你是诚心来祝福佳人的,那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如果你是在存心找事搅局的,那你就立刻给我滚回英国。”

见慕容老爷子气的不行,慕容贺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减。

他笑呵呵的看着慕容老爷子,说。“爷爷,何必动怒呢?气大伤身。那皇冠可是爸爸花了重金拍下的,为了显示他对侄女的疼爱,所以才忍痛割爱的,您千万别误会了他的用心。”

而此时,慕容铮作为慕容家的长孙,实在不能由着慕容贺在这样的场合胡闹。

他上前隐忍的怒视着慕容贺,说。“慕容贺我警告你,在英国你可以为所欲为。但是现在请你搞清楚,你现在所站的地方是在华夏国的领土上,所以请你有点分寸。”

慕容贺满不在乎的瞥了慕容铮一眼,嗤鼻道:“容不得你来提醒我。”

虽然慕容贺依旧姿态嚣张,但是其实他能感觉到有一道锐利如冰的目光一直锁定在自己的身上,这让他心里有些隐隐的发虚。

而这个一直冷眼盯着慕容贺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阮尚东。

他眼里的温度和眼角的弧度实在让人忍不住背脊发凉,浑身上下那股凛然的气息萦绕在整个会场,让人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从脚底蔓延至全身。

他微微勾起一边的嘴脸,然后朝着慕容贺走了两步,定在他的面前。说:“慕容贺,如果你再挑战我的底线,信不信这辈子你都别想回到英国?”

此时,一直挂着笑意的慕容贺顿时面色微微一僵。

他那双碧蓝色的双眼望向阮尚东,在对上阮尚东那双冷冽如冰的双眼时,这一刻的慕容贺才从心里开始有些惧怕起眼前这个男人。

微楞了片刻之后,慕容贺随即扯开嘴角笑了笑,笑容细看之下,微微有些僵硬。

他看着阮尚东,说。“别这么严肃嘛,我这个人向来有些自来熟,不过是想跟你和佳人开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而已,别这么认真。”

慕容贺说这话的时候,那刚刚还气焰嚣张的姿态已然软了不少。

阮尚东见此,淡淡的睨了他一眼之后,便转开的目光。

慕容贺笑呵呵的走下台,然后现在慕容琪的身边,意味深长的看着台上的一对璧人,嘴角挂着一丝不明所以的笑容。

“叫你今天低调点,你不听。现在怎么样,吃了亏吧?”慕容琪不动声色的凑近慕容贺,低声说道。

她眯起眼睛看着台上正在交换订婚戒指的阮尚东和云佳人,双手环胸,姿态妩媚妖娆又性感。

而慕容贺闻言,只是轻蔑的笑了笑。

虽然他脸上挂着笑容,只是眼底却没有一点温度。

台上,阮尚东从礼仪小姐端着的托盘里拿过一个精致无比的首饰盒。

然后,他打开首饰盒,取出里面闪着万丈光芒的钻戒,为云佳人戴上。

而这钻戒一亮相的时候,舞台下有人开始窃窃私语了。

“这钻戒,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宾客A有些疑惑的盯着钻戒,说。

闻言,宾客B也仔细的盯着那颗闪着璀璨光芒的钻戒,说。“这么一说,我好像也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

“是啊,我也觉得这钻戒太眼熟,却想不起来。”宾客C说。

而就在这个时候,与几人隔的比较近的慕容铮笑着开口了。“这是英国最古老的贵族霍斯特家族的家传之物,也是第一任英国女王与霍斯特家族的继承人,也就是当时的国王结婚时候佩戴的钻戒。之后,这颗钻戒便成为英国王室的家传之物,一直传了好几代。只不过,这钻戒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它便相当遗憾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谁也不知道它的下落。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真是没想到…竟然会在阮尚东的手上。”

闻言,宾客A顿时恍然大悟的说。“原来如此啊…难怪我觉得眼熟呢,钻戒遗失这件事情在英国不是秘密,我们国内也曾经报道过。我就说我怎么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

“刚刚慕容贺拿咱们国家第一任皇后的凤冠来羞辱我们,如今尚东拿出英国女王的家传钻戒来反击,这一仗实在干的漂亮。”叶少谦看着台上笑的春风得意的阮尚东,非常兴奋的说道。

文清瑶也是笑呵呵的说道。“说的没错。我现在特别想看看慕容贺和慕容琪的表情,我想一定非常精彩。”

“刚刚慕容贺那王八蛋还拿出凤冠来侮辱我们,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我哥打脸了。呵,现在看他还怎么得意。想想他气的要死的样子,我就觉得浑身舒畅。”阮茗西说着,真的都快忍不住拍手叫好了。

“而且我佩服他的是,他竟然拿英国王室的家传之宝当订婚戒指而不是结婚戒指。由此可见,在他心里,英国王室的家传之宝也没什么太大的分量嘛。”叶少谦手里端着酒杯,笑意盈盈的看着现在一侧不远处的慕容贺,表情充满了得意。

阮敬南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说。“说的没错,英国王室家传的钻戒竟然只能当个订婚戒指,恐怕慕容贺现在真的气的不轻。”

而正如他们所说,慕容贺在看到阮尚东给云佳人的订婚钻戒后,气的真是咬牙切齿。

万万没有想到,英国下落不明的王室家传钻戒竟然会出现在华夏国,并且,还是在阮尚东的手中。

“shit。”慕容贺咬牙低声咒骂了一声。

阮尚东的这个举动不仅让英国王室没有面子,也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

本来他还以为自己刚刚那么一闹,阮家肯定会狠狠的丢面子,可他真是没想到这个阮尚东还有点手段。

而一旁的慕容琪也是有些难以隐忍的抿紧了双唇,双眼冰冷,显然心情非常不悦。

而舞台上的阮尚东却懒得去理会慕容贺和慕容琪,双方交换了订婚戒指后,服务人员小心翼翼的推着一个六层的豪华蛋糕来到了舞台中央。

高层的蛋糕裹着一层缀满鲜花的礼服,相当的浪漫又大气,并且充满了满满的爱意。

犹豫蛋糕高大两米多,所以在主持人的主持下,阮尚东和云佳人相携踩着专用的旋转木梯,一起握手去切那高达两米的大蛋糕。

老实说,这个蛋糕的外观真的非常漂亮,云佳人还有些舍不得下手去破坏它的美好。

阮尚东拍拍她的手,然后温柔的对她笑了笑。

而主持人穿着西装,正滔滔不绝的介绍着这个大蛋糕的来历。“这块蛋糕呢,是我们准新郎阮尚东先生特意聘请了法国的蛋糕大师,花了三天三夜才制作出来的蛋糕。我们的准新郎阮尚东先生亲自为它命名为‘倾世之爱’…这是个既浪漫,又富有特殊含义的名字。并且,这块蛋糕的价格也是具有特殊的意义,因为它花了五百二十万元。520,也是我爱你的意思。”

闻言,云佳人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带着一丝羞涩的幸福和甜蜜。

主持人继续说:“所以我们也要在此祝愿两位新人能够长长久久,幸福一生…”

话落,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在大家祝福的掌声中,阮尚东和云佳人切好了顶层的蛋糕后,便又相携小心翼翼的顺着木梯而下。

仪式结束以后,酒会正式开始。

打扮的光鲜亮丽,穿戴得体的宾客们端着酒杯穿梭在富丽堂皇的酒会现场,把酒言欢,现场气氛热闹非凡。

仪式结束以后,云佳人换上了一件蓝色缀花单肩晚礼服后,端着酒杯,挽着阮尚东的手臂穿梭在会场。

“虽然我不喜欢这种喧闹甚至充满了虚伪的场合,不过像今天这样的情况,我有必要带你认识一些人。”阮尚东附身在云佳人的耳边,低声说道。

云佳人点了点头,说。“我也不喜欢这种喧闹的场合,因为这里面处处都充满了一些奉承虚伪。不过你说的也是,有些时候这种情况也是无法避免的。”

于是,阮尚东和云佳人便开始了有些繁琐的敬酒,虽然不喜欢,却不得不去应付着。

“这位是章叔叔,华府国际企业的董事长,跟爸爸关系很好。”

“章叔叔好。”云佳人礼貌的喊了一声。

章璠笑呵呵的望着阮尚东,说。“时间过得真是快啊,转眼间你都要订婚了,真是恭喜恭喜啊。”

“谢谢章叔。”阮尚东说。

随后,章璠又看着云佳人说。“云家姑娘啊,尚东可是多少女孩子心中的最佳老公人选,能够嫁给他可是多少女孩子梦寐以求的啊,所以他最后选择了你,可是你的福气啊。”

闻言,云佳人笑着点了点头。“是。”

虽然他这话说的有些听起来有那么一些别扭,不过说的也算是事实。

只听得章璠又说道。“不过既然尚东从那么多追求者中选择了你,可想你也有过人之处。总之还是祝你们幸福。”

云佳人保持着温柔婉约的笑容,说。“谢谢章叔叔。”

带着云佳人去认识另一个政界大腕儿的时候,云佳人低声问着阮尚东。“那个章叔叔是不是有个女儿?”

点了点头,阮尚东说。“对,你怎么知道?你认识她?”

云佳人说。“不认识。不过从他刚刚的言辞和态度中可以看出,他似乎对我有一点点的不满。所以我推断,他应该有个女儿,而且你应该是他女婿的最佳人选。”

偏偏尚东选择了自己而没有选择他的女儿,所以他对自己隐隐有些不满。

而阮尚东闻言,笑了笑,说。“那是他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你不要胡思乱想,这辈子我只认定你了。”

闻言,云佳人脸上扬起浓浓的笑意,幸福又甜蜜。

而这边,今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云梦雪显得超级兴奋,因为她又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慕容铮。

踩着高跟鞋,端着酒杯,云梦雪越过人群走向慕容铮所在的位置。

这两天看房子真的好累。

明天还要继续去看,真的纠结。

不是地段有点偏,就是价格特别贵…

总之就是超级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