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章:云梦雪闯祸/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西装革履的慕容峥正与慕容老爷子应付着一些主动上前攀谈的人。

而这些人肯定是知道了他们的真实身份才会这么积极的跑来跟他们攀谈聊天,有的甚至还装的有些自来熟。

其实他们知道自己是英国慕容家族的人也不奇怪,因为慕容家族在英国的地位跟阮家在华夏国的地位几乎是一样的。

就算他和慕容瑾平时相当低调,无奈慕容贺和慕容琪在英国稍微有那么一些高调,虽然没有三天两头的就上新闻,可曝光率相比起他和慕容瑾来说,要高太多。

所以他们两个一出现,再被现场有些知道情况的人传播,知道他们是英国的慕容家族也就可以理解了。

而这些主动上来攀谈的人,有好几个都是商人。

他们不是想要将自己的企业发展到英国那边,就是自己的企业正在英国发展,想要寻求一个背景深厚的人庇护。

而政界的人倒很少来盘矫情,因为今天是阮家的主场,他们混迹官场多年,都是老人精了,自然知道孰轻孰重。

“……虽然我们集团在华夏国跟东方国际这么大的企业是没有办法相比的,不过我们在金融和IT行业都具有比较强悍的实力。如果到时候慕容家的企业进军我们华夏市场,我们完全可以合作,创造双赢的局面。”

一个挺着啤酒肚,头顶有些秃的中年,端着酒杯在慕容峥面前激情万丈的说着。

他似乎并没有看到慕容峥脸上一点笑容和表情都没有,也好像并不知道慕容峥对于这些存在目的性的接近相当反感。

就在这个时候,阮茗西端着酒杯,不知道从哪个地方钻了出来。

她笑眯眯的看着那个啤酒肚,说:“刘叔叔,聊什么聊的这么开心?”

啤酒肚也是笑呵呵的看着阮茗西,说:“哦,呵呵,我就跟慕容家的大公子随便聊了几句。”

阮茗西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啤酒肚,问道:“这么看来你们应该很熟吧?”

啤酒肚正想说话,却被慕容峥的两个字打断了。

“不熟。”慕容峥面无表情的说。

闻言,阮茗西转而对着那个啤酒肚有些不悦的说:“刘叔叔,您应该知道,我们阮家举办的宴会,向来是不允许谈生意和公事的。这个你应该知道吧?”

啤酒肚看着阮茗西隐隐蹙起的眉头,尴尬的笑了两声:“这个……”

他的却知道阮家举办的宴会除了商业宴会之外,是不能谈工作的。

不过他刚刚真的忍不住想要去认识一下慕容峥,也想要抓住机会跟慕容峥谈一谈自己想法。

谁知道他第一次抱着这种侥幸的心理竟然会被阮家的千金大小姐抓了正着。

虽然她一口一个刘叔叔,其实那不过是给自己的面子罢了。

真正能够担当得起她长辈的人,除了阮家自家的亲戚之外,还真是没有几个。

见啤酒肚的表情已然是有些尴尬了,阮茗西说:“我现在找慕容先生有些事情要说,不知道……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跟他讲?”

“没有了,没有了。你们聊,你们聊,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说着,啤酒肚便灰不溜秋的走了。

啤酒肚走了之后,慕容峥脸上的表情总算松动了一些。

“谢谢。”他侧过脸,看着笑的灿烂甜美的阮茗西,说。

阮茗西笑着摇了摇头,说:“这么客气干什么?上次你不是帮我挡酒吗,这次我帮你挡这些闲杂人,也算是扯平了。”

看着阮茗西笑的甜美婉约的样子,慕容峥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云梦雪站在不远处的人群里看着慕容峥跟阮茗西交谈甚欢的样子,心里的醋坛子瞬间被打翻了。

她死死的咬住嘴唇,端着酒杯的手指也是下足了劲,好像手里捏着的不是酒杯,而是她最讨厌的人。

哼,慕容峥是她先看上的,她不允许别人去接近他,打他的主意。

这么想着,她悄悄的绕道了阮茗西身后的位置,然后不动声色的悄然前进。

就在她离阮茗西越来越近的时候,她瞄准了机会,轻轻撞在了一个端着酒杯路过的服务生身上。

而服务生被她这么一幢,猝不及防的身子便撞到了阮茗西的身上。

阮茗西也是全然没有想到自己被人撞到,身子顿时也是失去了重心,整个人都朝慕容峥的怀里扑了过去。

慕容峥稳稳的楼主了朝着自己的扑过来的阮茗西,然后一手麻利的接过阮茗西手里的酒杯。

他的动作很快,在酒杯里的酒洒出来的时候便稳稳的接了过来。

可是撞到阮茗西的那个服务生托盘里的酒却撒向了阮茗西,而自己的西装被溅湿了一大片,杯子也应声而落,砸了个稀巴烂。

而最倒霉还是要属阮茗西,今天晚上她穿的是露背拖尾的晚礼服,如今她不仅是整个光洁的后背都被酒水打湿了,而且她那高端定制的礼服也就此报废。

云梦雪见阮茗西一身狼狈,心里顿时觉得无比的痛快。

只是在看到阮茗西扑进了慕容峥怀里的时候,心里的怒火又被点燃了。

可恶,竟然让她跟慕容峥亲密接触了,这并不是她计划中想要看到的画面。

而那个‘肇事’的服务生见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祸,不停的道歉,声音还带着一副明显的哭腔。“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慕容峥首先看了看阮茗西的情况之后,随后狠狠的扫了他一眼。

阮尚东和云佳人正在那边跟一些长辈交谈着,听到这边的动静之后,再看了看礼服湿透的阮茗西,两人连忙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阮尚东目光森冷的扫了扫那个一脸苦相的服务生,然后冷冷的问道。

“对不起总裁,我……我真的不故意的。”说着,那个服务生已然是已经快要哭了。

而阮尚东冷冷的盯着他,面无表情。“做错了事情还为自己的找借口,这样的员工我们东方国际不需要。”

“这件事情不能怪他。”慕容峥及其淡然的说。

闻言,云佳人问道:“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先跟茗西去换件衣服吧。”慕容峥说。

阮尚东这才看到站在慕容峥身旁的阮茗西礼服已经湿透,顿时面色更加不悦。“来人,快点带慕容先生和小姐去换身衣服。”

云梦雪早在阮尚东和云佳人赶过来的时候就悄悄的躲到另一边去了。

在看到慕容峥和阮茗西竟然一起去换衣服之后,她心里气的要命。

她本来是想撞那个服务生,将杯里的酒撒在阮茗西的身上,这样阮茗西去换衣服,自己就可以趁机跟慕容峥说话了。

谁知道这个服务生笨的要死,竟然还将慕容峥的西装给打湿了。

如今两人一起去换衣服,就算不在一个更衣室,那也给两人创造了机会啊。

真是讨厌死了,自己非但没有机会去跟慕容峥相处,反而还让阮茗西得了个便宜,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云梦雪看着两人一同消失的背影,气的咬牙切齿,在原地直跺脚。

将现场打扫干净之后,阮尚东跟周围围观的宾客说明了只是一个小意外之后,宴会继续。

不明真相的宾客们当然也就只认为这是一个小意外,也就没有在意,大家依旧愉快的交谈着。

而阮尚东原本也疲于应酬,便带着云佳人离开了会场,去了楼上的休息室。

云佳人换下了这身重达十公斤的礼服,换了个

慕容峥率先换好衣服之后便来到了休息室,阮尚东和云佳人正坐在里面看着他。

“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弄的?”阮尚东面无表情的问着慕容峥。

就算慕容峥没有跟他说现场的情况,他也知道刚刚肯定是有人故意找事的。

他东方国际大酒店里面的每一个员工,都是经过相当专业的培训,并且现在留下来的都是经过淘汰赛而留下来的精英。

再加上今天在场服务的都是东方国际大酒店里最金牌的服务生,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相当低。

所以他料定刚刚的事情肯定是有人故意的。

而这个人竟然敢在他的订婚宴上找事,看来胆子不小。

慕容峥说:“现场人多,我也不太确定。”

“所以你现在也是有了怀疑的目标?”阮尚东问着。

“嗯。如果我判断的没错,应该是……”说着,慕容峥望了望坐在阮尚东身边的云佳人。

云佳人见慕容峥盯着自己,心里其实也差不多也猜了是谁。

这个云梦雪,真是胆大包天。

“你们先坐,我有事情先出去一下。”说着,云佳人便出了休息室。

然后她找来一个服务生,让她去把云梦雪叫上来。

“你找我什么事啊?”云梦雪气鼓鼓的瞪着云佳人,不悦的问道。

关上另一间休息室的门后,云佳人反问道:“你说我找你什么事?”

云梦雪瞪着眼睛呛了回去,态度有些嚣张。“我怎么知道?有话快说,我忙着呢。”

说完,她不悦的翻着白眼,神情看起来相当的不耐烦。

而云佳人每每看到云梦雪这幅把自己当成仇人的样子,就觉得万般的无奈。

她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和呼吸,然后盯着云梦雪,问道;“茗西身上的酒,是你故意撞人去泼的吧?”

闻言,云梦雪微微愣了两秒钟后,眼皮子再次一掀,说:“云佳人,你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少在这里污蔑我了,明明是服务生不小心撞到阮茗西的。”

说着,云梦雪的眼光不停的闪烁着,躲避着云佳人的带着审视的目光。

其实要说起来,她是真的不敢去惹阮茗西的。

今天之所以敢下手,她不过就是仗着当时人多眼杂才去撞的服务生。

然后加上阮茗西跟慕容峥的交谈让她相当不舒服,所以才会做下这种事情。

现在云佳人竟然跑来问她是不是撞人去泼阮茗西的,她当然还是有些意外的。

而她内心里,其实还是隐藏了一丝恐惧的,就怕阮尚东和阮茗西会知道这件事情是自己干的,到时候自己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你确定真的只是服务生不小心撞到茗西的?”云佳人双眼死死的盯着云梦雪,问道。

“本来就是服务生撞到阮茗西的,你干嘛来找我?”云梦雪抵死不承认。

她要是承认了,到时候云佳人这个小人肯定会告到爷爷那里去。

爷爷要是知道自己干了这种事情,少不得又要被狠狠的臭骂一顿,她才不要。

“好,既然你打死不承认,到时候茗西追究起来,你也别怪我没帮你。”说着,云佳人转身便走。

再跟大家说一下。

二萱这次回老家是办事的,所以更新会有些跟不上。

等下个月回到新疆之后,更新一定会跟上来的。

所以希望大家能够多多理解和原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