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章:首先要除掉阮尚东/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慕容老爷子在听到慕容琪的话后,缓缓的收紧瞳孔,眯起如鹰般的双眼,盯着慕容琪。

“我……”慕容琪有些不敢去触碰老爷子那双闪着冷厉光芒的双眼,不停的躲闪着他的目光,垂着脑袋咬唇不语。

慕容老爷子依旧怒视着她,说:“你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是不是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就可以不把我这个老头子放在眼里?”

见老爷子这次是真的动怒了,慕容贺忍不住出声打圆场。“爷爷,您知道阿琪她性格有些冲动……”

话还没有说完,却被老爷子怒斥道:“你给我闭嘴。调查我,跟踪我,在佳人的订婚会场捣乱的事情我还没有跟你们算账呢。”

慕容贺紧抿着双唇不再说话,以免更加激怒了性格依旧暴躁的老爷子。

虽然有时候他会在老爷子的面前嬉皮笑脸,吊儿郎当,但是真正碰到老爷子发怒的时候,他还是会有些怕。

不单单是他,就连自己的爸爸和姑姑都会惧怕。

要知道,老爷子能够从一个华人变成英国如今的公爵,没有些手段那也是不可能的。

再加上他背后有些势力他们到现在还没有摸清楚,所以当然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他的父亲跟慕容峥的父亲争夺爵位,却没有一点成果的原因。

老爷子不是一般人,虽然自己的姑姑是英国王室的王妃,但是当初嫁给王室也是依靠了一部分老爷子的关系。

如果她的父亲不是英国堂堂公爵,她怎么可能会那么顺利的嫁入王室当王妃呢?

所以老爷子的威严有时候还是不能去触犯的,否则后果……将会严重。

被老爷子这么一吼,慕容贺和慕容琪再次缩着脖子不敢抬头。

慕容老爷子闪着怒火的眼睛瞪着慕容贺,说:“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依旧不学无术,只知道跟你的父亲还有姑妈一起勾结,试图想要抢走你大伯承袭爵位的资格,你以为有了你姑妈这个靠山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还想抢走你大伯辛苦创建的慕容集团,你就别做梦了。有本事靠自己的努力去创造财富,别一天到晚的想着去抢夺别人的劳动成果。看看你这副吊儿郎当的德行,也好意思出门,不怕丢人吗?”

对于慕容贺想要从慕容峥手里抢夺继承慕容集团的这件事情,慕容老爷子早就知道了。

只不过是觉得他的想法都是枉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任由他胡闹。

他相信自己在那个家里还是有威严的,他不相信慕容槐和慕容桦会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可现在,他似乎是低估了那两个人的胆量,竟然敢派人跟踪和调查自己。

慕容贺和慕容琪兄妹二人站在一侧,乖乖的垂着脑袋,接受着慕容老爷子的痛骂批斗。

而两人原本就性子好强,被老爷子当着慕容峥和慕容瑾的面骂成这样,两人心里自然是不服的。

可是不服又能怎么办?难道还敢真正去忤逆老爷子不成?除非是不再慕容家里的混了。

所以两人乖乖的接受着老爷子的怒骂声,直到回到酒店的时候,慕容贺和慕容琪才算是彻底爆发了。

慕容琪从踏进酒店房间的那一刻,顿时就失声怒吼起来:“简直过分,爷爷明知道我们跟慕容峥水火不容,他竟然还当着慕容峥和慕容瑾的面这么骂我们,一点脸面都不给我们留,真是太过分了。”

“一直以来他都偏心那兄妹俩,你难道是第一天才知道吗?”慕容贺也是满面怒容。

那张英俊的脸庞因为生气而已然有些微微扭曲变形了。

慕容琪睁着大大的眼珠子,吼道:“凭什么?难道我们不是他的孙子吗?哼,现在慕容峥和慕容瑾肯定很得意吧。”

一想起慕容峥和慕容瑾,慕容贺整个人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他死死的握紧自己的拳头,眸光闪着阴狠毒辣,且有志在必得的光芒。“那又怎么样?慕容集团迟早是我的囊中之物,而爵位……迟早是咱们父亲的。”

“你有把握吗?”慕容琪渐渐冷静下来,问着慕容贺。

要真是囊中之物,也不至于争了这么久还没有一点进展,所以她对此抱着怀疑的态度。

慕容贺闻言,冷眉一挑。“没有把握又怎么样,抢也要抢回来。那本就是属于我们的东西。”

慕容琪点了点头,说:“也是。奶奶是一直支持我们的,当年要不是有奶奶在背后支持他,他也不可能混到今时今日的地位。”

当年慕容鑫的父亲设计将江琳依送走,就是为了让慕容鑫娶当时的贵族小姐,也就是现在的公爵夫人格蕾丝。克林顿。

克林顿家族在英国一直都是赫赫有名的家族,在当年更是地位超凡,受人敬仰的大家族。

只不过在经历了一些国内的政治改革之后,现在已经渐渐有些没落了。

但是克林顿家族的没落,并不能抹杀掉当年慕容鑫是靠着克林顿家族更上一层楼的。

所以他们认为慕容鑫的爵位理应由慕容槐继承;而慕容枫现在主导的慕容集团,也应该由他慕容贺来继承。

“不过我现在最关心的倒不是这个。”慕容贺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慕容琪惊呼一声:“你还心思关心别的?”

闻言,慕容贺不满的瞪了她一眼,说:“你是不是脑子被骂糊涂了?不知道现在有一个人凭空出来了,到时候说不定会跟我们争家产吗?”

慕容琪眼珠子转了转,说:“你是说,那个云佳人?”

“你觉得还有谁?”慕容贺挑眉,冷言问道。

本来以为他们的敌人只有慕容峥一家,没想到突然冒出来一个云佳人。

而慕容琪想着云佳人以后会跟她争夺家产,顿时又怒了。“休想。她凭什么?”

慕容贺冷哼一声,说道:“就凭爷爷一知道她的存在就立刻从英国飞到华夏国来见她。就凭爷爷还想将她带回英国。单凭这两点,慕容集团很有可能会被爷爷分给她。”

一听这话,慕容琪顿时就炸毛了。“我绝对不会接受的。她不过是一个外人而已,到底是不是爷爷的外孙女还是两说,凭什么跟我们争夺家产?”

慕容贺优雅的点了一只香烟,狠狠的吸了一口之后,轻轻吐着眼圈。

他走到酒店房间的沙发坐下,翘起二郎腿,说:“别小看了她。她现在可是阮家的准媳妇儿,到时候有了阮家的支持,慕容集团进军华夏国那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阮家是整个华夏国,乃至整个亚洲的霸主,他想要谁的公司倒闭,那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所以,外国企业想要进军华夏国,首先就要拉拢阮家。”

慕容琪有些不敢相信的问着慕容贺,说:“阮家真有这么厉害?”

慕容贺抬眼瞥了慕容琪一眼,说:“你以为呢?阮家老爷子是华夏国的开国元帅,当年驰骋沙场,杀退敌军,到现在受万人敬仰,就连现在华夏国的最高领导人都对他恭恭敬敬的,这样的地位你自己用脑子去想一想。”

慕容琪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

而慕容贺继续说道:“阮家老爷子的一个儿子是大军区的总司令员,另一个儿子掌握着整个华夏国的经济命脉。还有,他那个孙子现在是华夏国陆军特战队的上尉,阮家不但有权,还富可敌国,你说这样的家族,厉不厉害?我知道阮家背景不简单,却没有想到那个阮尚东本事还挺大的,竟然把英国王室的传家钻戒搞到了手。所以他,不容小觑。”

阮尚东这个男人,年纪轻轻,身上的那股强大的气场和严重的肃杀之意实在让他有那么一些胆寒。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是从他能够拿出英国王室的家传之宝来打他的脸,他就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

“我有预感,这个男人会破坏我们的大计。所以阮尚东是我们首先就要对付的人。只不过,对付这么一个男人,应该会比较棘手。”

慕容琪知道阮家在华夏国有着非凡的地位,却没有想到阮尚东竟然会是这么一个有手段的狠角色。

可是,再狠的角色也有自己的弱点和软肋。

想到这里,慕容琪冷冷一笑,说:“呵,其实想要对付说困难也困难,说容易,也很很容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我们只要找到他的软肋,必然一击毙命。”

闻言,慕容贺淡淡的扫了慕容琪一眼,说道:“说的轻巧。他要是那么好对付的话,阮家也不至于到现在称霸华夏国。”

顿了顿,慕容贺又冷笑着说:“不过你说的对,想要对付阮尚东,必须就要找他的弱点,这是唯一的办法。”

“你准备怎么做?”慕容琪看着他,问道。

慕容贺姿态悠闲的吞吐着眼圈,冷笑一声:“当然是从他的弱点下手了。”

如果他猜的不错,阮尚东的软肋,必然就是他那个突然冒出来的表妹。

别以为他平时吊儿郎当,不务正业,其实他认为自己还是比较善于观察的。

从刚刚在订婚会场阮尚东那刻意隐藏却还是让他捕捉到的,对云佳人的关心和紧张,他便猜测云佳人就是阮尚东的弱点。

当然了,想要确认这个猜测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此,那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来人。”慕容贺玩着手里的奢侈品牌的打火机,喊道。

门口随后推门进来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朝着慕容贺毕恭毕敬的喊道:“少爷。”

慕容贺嘴角微微勾了勾,说:“派人详细的调查的一下阮尚东,越详细越好。”

“是。”

之后,慕容贺轻轻一摆手,黑衣男人便又转身离去。

谁也不能阻挡他们的计划,阮家不行,阮尚东更不行。



而这边,阮尚东正开着车送辛苦了一整天的云佳人回云家别墅。

虽然两人已经订婚,也已经做过男女之间那种最亲密的事情,不过毕竟两人还没有结婚。

像这种豪门家族的千金小姐当然要顾及一下家族形象,当初如果不是自己受伤,云佳人也不会同意搬去香山别墅的。

路上,阮尚东盯着前方认真的开着车,而云佳人脑子里却一直盘旋着慕容贺的那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

她总觉得慕容贺的突然出现是带着一些目的的,也许是冲着她外公慕容老爷子,也或许是冲着自己,也或者是冲着尚东。

总之,慕容贺这个人和他身后的背景,自然也是不容小觑的。

“在想什么?”将车停在云家大宅的门外,阮尚东侧过脸去问着神游太空的云佳人。

一直想着事情的云佳人被阮尚东的声音拉回了思绪。

她回过神来看着阮尚东,说:“我在想慕容贺,总觉得这个人来者不善。”

如果这个人是别人那她也许不会有这一份担忧,偏偏这个人是慕容贺,英国人,还是英国王室王妃的亲侄子。

她知道慕容家族一直存在内斗,其中一方以慕容槐和慕容桦为首,所以慕容贺当然不可能排除在外。

他的姑姑慕容桦是个狠角色,所以慕容贺在她身边耳濡目染,肯定也是有一些手段的。

而阮尚东看出了云佳人眼中隐藏的一丝担忧,然后伸手自己的手握住她的。

朝她笑了笑,阮尚东说:“不需要担心。他不敢在我华夏国的地盘上乱来的。”

阮家不是好惹的,他阮尚东也绝对不允许有人在华夏国的领土上撒野。

云佳人冥思想了想,说:“其实想想,他背后虽然有着英国王室的王妃做靠山,但是除非英国想要跟华夏国交恶,否则这种私人恩怨想必慕容桦她应该不会参与其中。”

如果慕容贺真的敢在这里乱来,而慕容桦又利用自己的势力去支持他,为他做掩护,到时候矛盾必定会升级。

所以她猜想慕容桦应该不会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

只要慕容桦不参与其中,慕容贺也就好对付了。

阮尚东朝她点了点头。“所以你根本不需要担心,一切有我在。”

云佳人朝他笑了笑,说:“谢谢有你。”

揉了揉她的头发,阮尚东笑着说:“傻丫头,时间已经不早了,快点回去休息。”

“好,你开车慢点。”说着,云佳人主动凑上前去亲吻阮尚东的双唇,算是来一个吻别。

谁知道,这一吻就吻了个天翻地覆。

阮尚东是谁?

云佳人主动送上来了,自然要顺势好好的亲吻她一番。

毕竟自从云佳人搬回到云家之后,他就当了好久的和尚。

所以越到后面,两人之间的激情发展的有些不受控制。

尤其是阮尚东,整个人犹如一头饿狼一般,啃咬着云佳人光洁的肌肤。

如果不是他尚存了一些理智,知道这是在云家大宅的大门口,他真的说不定会在车里将她彻底推到。

毕竟他真的很久没有跟她温存了。

而这个吻,一直吻的两人都快有些把持不住了,这才念念不舍的离开了彼此。

云佳人理了理被阮尚东弄的凌乱的衣服,红着脸说:“我走了,你回去开车注意安全。”

而阮尚东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整个人的眼睛都变得猩红,嗓子也是有些沙哑。

他清了清嗓子,望着云佳人的目光可怜兮兮的充满了期待与祈求。“今晚别回去了。”

“不行。”云佳人有些为难的说。

“为什么不行,今晚我们订婚,这么个特别的日子,为什么不行?”

云佳人看着阮尚东,没有说话。

“你想要让我被浴火焚烧而死吗?嗯?”阮尚东睁着眼睛望着云佳人,问道。

云佳人看着他那副样子,也有些于心不忍,终于还是妥协的点了头。“好吧。”

谁让她主动挑起了他的浴火呢?

现在不灭火都不行。

这是不是就是,自食恶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其实慕容贺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