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章:塞茜莉娅的阴谋/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慕容峥已经极力的平复自己的情绪,可在听到那几人的对话时,真有一种愤然离席的冲动。

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吃力的吞咽着那些美味。

阮敬南坐在慕容峥的对面,笑眯眯的看着有些魂不守舍的慕容峥,问道:“阿峥你怎么了?是饭菜不合胃口吗?”

慕容峥愣愣的抬眼望向阮敬南,强迫自己扯出一抹微笑,可看起来依旧有些僵硬。

他的这僵硬无比的笑容自然的落入了在座每一个人的眼中,唯独阮茗西却眼皮子也没有抬一下,吃着碗里的菜。

慕容峥眼光快速的掠过阮茗西,见她连个眼神都不给自己,难免有些失望。

随后,他强颜欢笑的摇了摇头,说:“没有,这里的味道很好。”

阮敬南继续说道:“可我看你好像没有怎么动筷子,如果是饭菜不合你的胃口,我们可以再点点别的。毕竟你吃惯了西餐,中餐也许有些吃不惯。”

说着,阮敬南便准备叫服务员来加菜,慕容峥却及时阻止了。“不用了,这里的味道很好,不用再麻烦。”

想了想,阮敬南说:“也对,毕竟你祖籍还是华夏国,应该从小跟着佳人外公吃惯了中餐。不过你的未婚妻呢?她可是地地道道的英国人,能吃的惯这里的中餐吗?”

塞茜莉娅笑眯眯的说:“我当然能吃的惯,毕竟我经常去阿峥家串门吃饭。再说了,我们以后是要结婚的,饮食方面我当然会尽力去迁就阿峥的。”

塞茜莉娅看起来非常天真单纯,笑起来的时候那双眼睛尤其漂亮。

其实不得不承认,她身上有一种天真烂漫的魅力,让人对她还真的是恨不起来。

而原本一直埋头吃饭的阮茗西在听到塞茜莉娅的这断话后,嘴里和手上的动作均是微微一怔。

然后,她端起放在一旁的汤,猛的灌了两口;极力咽下嘴里的食物。

其实她跟慕容峥一样,都有些食不知味。

当然,慕容峥原本就有些眉目不展,如今再听到塞茜莉娅的话,更是拧成了一团。

阮敬南见气氛顿时有些一些微妙,笑呵呵的说:“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了。”

一顿饭在微妙的氛围中结束了。

吃过午饭,大家稍微休息一会儿之后,一行人便准备去凌云山庄后山上的休闲中心放松放松。

凌云山庄虽然坐落在半山上,但是这里的娱乐设施已经相当的完善。

不仅有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网球场,马场,大型游泳池,还有会议厅,中西餐厅,健身房,甚至还有购物中心。

每年这个时候来凌云山庄的客人都是络绎不绝的,如果今天不是阮茗西的生日包场,现在肯定人满为患。

因为考虑到阮茗西今天的情绪有些不对劲,于是云佳人便提议让她坐他们的车。

本来阮茗西是不同意的,却被阮潋北和文清瑶强行塞进了阮尚东的车里。

“干嘛呀,你们怕我想不开啊?”阮茗西坐在后排,不满的撅起嘴巴抱怨。

阮潋北笑呵呵的挽着阮茗西的手臂,说:“你今天是寿星,怎么能让你来开车呢?让大哥当我们的司机,多好。”

“老实说,我还是第一次坐我们大总裁的车呢,感觉就是不一样。”文清瑶坐在另一边靠窗的位置,笑呵呵的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阮茗西瞥了阮潋北和文清瑶一眼,说道。“你们真的想多了。”

文清瑶问:“你敢说你真的对慕容峥没有一点感觉?”

阮茗西沉默了半响后,点头说道:“是,我承认我对他有那么一点不一样的感觉,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我还不至于为了他要死要活。”

云佳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说道:“我们只是担心你心里有事,会影响开车。毕竟这山路有些不好走。”

“好了,知道你们为我好,放心吧,我会处理好自己的感情的。”她阮茗西又不是没有人要,干嘛要去跟另外的女人抢男人?

她最讨厌就是破话别人感情的第三者,所以她就算再喜欢慕容峥,也断然不会去破坏他跟塞茜莉娅的。

更何况,她现在对慕容峥不过就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好感而已。

“那就好,不过说真的,你觉得霍书彦这个人怎么样?”云佳人问着阮茗西。

阮茗西想了想,说:“我都没有接触过,不好冒然评价他的人品。不过就拿外形来说,还可以吧。”

虽然比不上慕容峥,却也真的还算很不错了。

他刚刚浏览过霍书彦的朋友圈,里面只有几张照片,但是却英姿飒爽,威风凛凛,是个真正的男子汉。

本来她就对军人有一种特殊的崇拜感,加上霍书彦此人玉树临风的,所以她对他并不反感。

如果慕容峥没有出现的话,她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喜欢上霍书彦这个男人。

一向不关心这些儿女私情的阮尚东说:“其实,我觉得霍书彦的外形和家世背景都很不错,茗西可以试着去接触一下。”

“大哥能看上的人,那可是相当少的,你可别错过了这个机会。反正……你要是不要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阮潋北笑哈哈的说。

此话却成功引来了云佳人和文清瑶一个大大的白眼。

而这边,塞茜莉娅和慕容瑾坐在慕容峥的车里,一路上两人兴奋的聊着。

虽然她看起来对凌云山的巍峨壮观很是兴奋,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可是她的心里却在计较着另一件事情。

当她第一眼看到阮茗西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女人对她来说,是个威胁。

不是以为她长得好看,也不是因为她背后也有阮家这个背景,而是因为……慕容峥看她的眼神,让她产生了恐惧感。

他们认识二十多年,她从来没有见过他用那么复杂的眼神去看一个女人。

而那个叫阮茗西的,绝对是第一个。

可慕容峥是她塞茜莉娅的,谁也别想从她的手里抢走慕容峥,包括阮茗西。

所以,她是不是想个办法,让阮茗西彻底对阿峥死心呢?

不,最好的办法应该是让阿峥对她彻底死心,这样他才会乖乖的跟自己结婚。

但是她自己刚来华夏国,人生地不熟的,想要在阮家的地盘算计阮茗西,恐怕有些困难。

所以,她应该找一个帮手,无疑……慕容瑾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么想着,塞茜莉娅是跟慕容瑾亲昵的聊着天,两人看起来像感情深厚的好姐妹。

沿着后山另一条修建好的水泥路,一行人大约花了十分钟的时间便抵达了目的地,凌云山庄娱乐休闲会所。

“我们几个男士去打高尔夫,你们呢?”叶少谦问着几个女士。

文清瑶其实不太喜欢高尔夫,一听叶少谦说他们几个要去打高尔夫,顿时就不满的撇了撇嘴,说:“真是不够意思,每次都扔下我们自己去玩,哼。”

叶少谦见文清瑶有些生气了,赔着笑脸走到文清瑶的身边,搂住她纤细的腰肢,说:“亲爱的,你也可以去啊。”

文清瑶扭了扭身子,说:“让我坐在一边眼巴巴的看着你们玩,我才不去呢,无聊死了。”

“那你说你想玩什么?”叶少谦问着闹着脾气的文清瑶。

“天气这么热,玩什么都不好玩。要不……咱们去玩麻将吧。”文清瑶眨着眼睛看着云佳人。

而叶少谦惊呼了一声。“麻将?”

都来凌云山庄了,这小丫头竟然只想玩麻将,也是醉了。

“对啊。行了,你们赶紧走吧,别管我们了。”说着,文清瑶便推着叶少谦。

“等会儿玩开心一点,输赢无所谓。”走之前,阮尚东对着云佳人说道。

云佳人笑着说:“我知道,你们赶紧去吧。”

于是,几个男士一起去了后山左边的高尔夫球场了。

“走吧,咱们打麻将去。”文清瑶兴奋的走在前面,正准备今天大展拳脚一番。

而就在这个时候,塞茜莉娅开口了。“我想去骑马。不知道阮小姐,你会骑马吗?”

看着塞茜莉娅那有些挑衅的神情和目光,阮茗西高傲的笑着点了点头,“当然。”

塞茜莉娅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问道:“那好,不如等会儿我们比试一场如何?”

阮茗西盯着塞茜莉娅看了几秒种后,点了点头:“好啊,乐意奉陪。”

“茗西,骑马很危险的,还是别去了。”文清瑶不悦的瞪了塞茜莉娅一眼,对着阮茗西说道。

阮茗西朝文清瑶笑了笑,说:“没事,你不要担心。”

阮潋北也坚决的反对道:“不行,我怕塞茜莉娅会在背后做什么手脚,如果她到时候暗算你可怎么办?”

“她应该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阮茗西说。

云佳人盯着塞茜莉娅,看着她那张天真无邪的脸,却觉得这个女人她似乎看不透。

如果她不是真的天真无邪,那么就是……她很会伪装自己。

“那也不一定。”她对阮茗西说。

就在阮茗西准备说话的是,塞茜莉娅那充满挑衅的声音响起了。“阮小姐似乎有些不敢跟我比试?”

阮茗西倏然转身盯着塞茜莉娅那笑的高傲的脸,说:“既然要比,那么赌注是什么?”

塞茜莉娅耸了耸肩,说:“随便你。”

“呵,口气挺不小的。”文清瑶冷哼一声,说。

慕容瑾扬起下巴,冷冷的笑了笑,说道:“塞茜莉娅曾经参加过英国的马术比赛,获得了全国的总冠军。所以骑马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小事一桩。”

阮潋北不悦的瞪着慕容瑾,问道:“所以这个比赛对茗西来说,公平吗?”

让茗西跟一个英国马术冠军比赛,这不是明摆着在欺负她们吗?

这个塞茜莉娅,看起来天真单纯,其实谁能想到她竟然这么无耻呢?

而塞茜莉娅却笑了笑,说:“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如果阮小姐不敢的话,我不勉强的。”

“好,我跟你比。”阮茗西原本性子就有些冲动,如今再比塞茜莉娅这么一激,自然是答应了这个非常不公平的比赛。

见阮茗西答应了比赛,就连云佳人都有些惊讶了。“茗西。”

阮茗西说:“没关系。”

“可她是马术冠军,明白着是故意来欺负你的,你跟她比,只能是输。”文清瑶说。

阮茗西笑了笑,说道:“不比一比,又怎知道会不会有另一种可能呢?这话,可是你说的。”

“可是……”万一塞茜莉娅在背后暗算阮茗西该怎么办?骑马本来就是一个危险的事情,很可能会受伤甚至丢了性命的。

而阮茗西却已经心意已决。“好了,你不用劝我了。”

塞茜莉娅见阮茗西已经上当,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自信的弧度,说:“痛快,阮小姐,我很欣赏你的勇气。”

于是,几个女士原本是准备去打麻将的,现在却齐齐的去了右边的马场。

而文清瑶等人只担心塞茜莉娅会在阮茗西的背后暗算她,却没有想到塞茜莉娅却是打的另外一个主意。

谢谢亲爱的珍珍送到鲜花,么么哒。

谢谢其他亲们送的月票,评价票,谢谢大家。

感谢你们的不离不弃,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