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章:佳人清瑶山林迷路/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于是,几个女生各怀心思的来到了马场。

马场的工作人员立刻热情的迎接了几人,尤其是对阮茗西,那些服务人员简直像是捧着公主似得。

“您的骑装我立刻叫人去给您准备。还有您的马,我叫您现在给您牵过来?”

阮茗西点了点头。“嗯。去吧。”

而慕容瑾看到这样的画面,嘴角轻轻一撇,满眼的不屑。

摆谱,谁不会呢?至于做的这么明显吗?

像她和塞茜莉娅,每次去只对英国贵族开放的马场时,那些人就像捧着公主似得迎接两人。

所以,阮茗西这个……算什么?

骑马几乎是上流社会的人群必不可少的娱乐项目,所以包括文清瑶在内的几人都会一点。

虽然技术可能没有那么精湛,不过骑马对她们也不过是小事一桩。

所以,服务人员带着几人去了VIP的更衣室换骑装。

换衣服的时候,文清瑶还是有些不放心阮茗西。“茗西,那个塞茜莉娅一看就是来者不善,你等会儿一定要小心点。”

阮茗西扬起一抹自信的笑容,说:“放心吧,她得过马术冠军,你以为我又差了?”

“你不会也得过冠军吧?”文清瑶问。

阮茗西摇了摇头,说:“那倒没有。”

阮潋北说:“她从十岁的时候就开始学骑马了,所以技术其实也不差。我阻止她跟塞茜莉娅比赛,不过是担心塞茜莉娅在背后暗算茗西罢了。”

云佳人这一路都在思考着,总觉得这个塞茜莉娅并不只是单纯的想要跟阮茗西比赛而已。

听到阮潋北这么说,云佳人接着说道:“的却,这塞茜莉娅虽然看起来天真无邪,烂漫单纯,说不定这只是她用来伪装自己的。总之,我们还是防着她。”

阮茗西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你们别担心。”

而这边,塞茜莉娅和慕容瑾在一起换衣服,两人也是在议论比赛的事情。

“呵,真是会装腔作势。”慕容瑾冷哼了一声,一脸鄙夷和不屑。

塞茜莉娅睁着大大的眼珠子看着慕容瑾,问道:“你说阮茗西啊?”

慕容瑾点了点头,说:“对啊。没看到刚刚那几个服务生对她们毕恭毕敬的吗?那画面,真是好笑。”

“不过看样子,她应该是这里的贵宾常客,应该经常来骑马。”塞茜莉娅淡淡的说。

“塞茜莉娅,跟阮茗西这样的人,你完全不用担心和紧张。就算她经常来骑马,还能比你厉害吗?”慕容瑾说。

塞茜莉娅傲慢的笑了笑,说:“我为什么要紧张和担心?有必要吗?”

慕容瑾说:“毕竟你的腿伤还没有痊愈,我怕会影响你发挥。”

塞茜莉娅以前最喜欢的就是马术,但是去年在一次比赛的时候失误坠马,伤了大腿,到现在还没有痊愈。

所以慕容瑾现在有些担心她的伤会影响她的

而塞茜莉娅却是耸了耸肩,说:“不会的,毕竟我也受过专业的训练。当然,这次跟阮茗西的比赛,我在乎的不是输赢。”

而且她也并没有打算要在比赛中赢阮茗西;因为对她来说,是输是赢,她根本不在乎。

因为她要做的,是另外一件事情,一个可以让慕容峥和慕容爷爷……对阮茗西产生厌恶感的事情。

她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个办法是最好的,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

并且她做事情向来都是想到了就去做,不会那么的瞻前顾后。

但是慕容瑾并不知道塞茜莉娅打的是什么主意,疑惑的皱眉问道:“竟然你不在乎输赢,为什么要跟阮茗西比试骑马?难道,你另有打算?”

塞茜莉娅望着慕容瑾笑了笑,说:“我能有什么打算呢?我不在乎输赢,不代表我就会输。这场比赛,我当然要赢了。”

“我相信你,就算腿伤没有痊愈,我相信你也可以赢得这次的比赛。”慕容瑾说。

“这是当然的。”说完,塞茜莉娅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弧度。



换号骑装后,几人挑选了自己看中的马匹便来带了赛马场。

“怎么比?”阮茗西站在赛马场围栏外,问着也换好了骑装的塞茜莉娅。

塞茜莉娅笑着说:“我们不在马场比。光是围着跑道那多没意思?”

阮茗西盯着有些傲慢的塞茜莉娅,说:“那你想怎么比?”

闻言,塞茜莉娅只是轻轻笑了笑,然后她叫来了马场的服务人员,拿着手里的鞭子,指着赛马场外大约一两公里处的树林,问道:“那片山林有路吗?”

服务人员说:“山林里有一条很窄的山路,很不好走。一到下雨天更是寸步难行。不过穿过那片山林便可以到达一条水泥小路,那水泥小路跟马场相连,是专供外来客人游玩和观赏竹海用的。”

“无所谓,只要有路就行。”塞茜莉娅扬唇笑了笑,随后对着阮茗西说道:“谁先沿着山路穿过那片山林再由水泥小路返回这里,就算谁赢?如何?”

阮茗西抬眼随意扫了一下塞茜莉娅说的那片山林,笑了笑,说道。“没问题。”

以前阮尚东来骑马的时候,阮茗西总会粘着一起来。

虽然她对这个马场比较了解,但是那片山林她却从未去过。

这个塞茜莉娅,竟然提出要穿过那片山林再拐回来,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既然她都对自己下了战书,她也没有不战而退的道理。

云佳人望了望那边那片林木茂盛的山林,不知道塞茜莉娅心里打什么主意。

如果她真的要在背后算计茗西,那片山林无疑是最佳地点。

“我不同意。”云佳人说。

塞茜莉娅闻言,撇过头看着云佳人,问道:“云小姐在担心什么?”

云佳人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平静的望着塞茜莉娅,缓缓说道:“据我所知,那片山林并没有对游客开放,擅自闯入恐怕不太好。并且,里面说不定藏着什么不可预知的危险,如果你们骑马穿过那片山林,谁能保证你们会平安无恙呢?如果你在我们华夏国出了事情,到时候我们又怎么向你的家人交代呢?所以为了大家的安全,也为不给彼此找麻烦,我认为根本没有必要非要去穿过那片山林再绕回来。”

听了云佳人的这一席话,塞茜莉娅终于微微眯起双眼盯着云佳人。

她就是慕容峥的表妹?

以后,她是不是要叫自己的一声表嫂呢?

不过她刚刚一直给人一种温婉安静的感觉,除了长的美,她并没有刻意去关注过她。

没想到她心思还挺缜密的,考虑事情也考虑的还挺周全嘛。

不过她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就不会轻易放弃,毕竟这真的是个难得的机会。

于是,塞茜莉娅笑意浅浅的又望向了阮茗西,问道:“所以我们比的不是赛马,而是勇气。阮小姐,你说是吧?”

阮茗西不耐的瞥了塞茜莉娅一眼,说道:“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要比就赶紧的,别浪费我的时间。”

塞茜莉娅等的就是这句话。重重的点了点头,她说:“好。那就按照我说的,穿过那片再从另一个方向绕回来,谁先到达这里的起点谁就赢。”

说着,塞茜莉娅便走到赛场的入口处,正式进入了马场跑道的起点。

阮茗西紧随其后,却被云佳人给拉住了。“茗西,这里面肯定有阴谋,你确定真的要去跟她比?”

“我也觉得这个塞茜莉娅根本不怀好意,咱们还是别比了。”阮潋北拉住阮茗西,说道。

阮茗西笑了笑,说:“我从来不是那种不战而退的人。再说了,我要是不去比赛,谁能知道她肚子里装的是什么坏水呢?”

“可是……”阮潋北还想说什么,却被阮茗西的话打断了。“好了,你们就别为我担心了,我自己会注意安全的,你们在这里等我。”

说着,阮茗西立刻进入赛场,走到起点处。

她轻柔的抚摸着那匹白色骏马柔顺的毛,在它面前轻轻说道:“贝塔,你等会儿一定要乖乖的。”

那马儿似乎听懂了她的话,低鸣了一声。

随后,阮茗西笑着翻身上马,动作相当的帅气,而她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自信灿烂。

“准备好了吗?”马场的裁判问着阮茗西和塞茜莉娅。

两人均是点了点头。

之后,裁判吹响了口中的口哨。

口哨声一起,阮茗西和塞茜莉娅便策马在马场跑道上奔腾着。

见两人策马飞驰而去,云佳人立刻对阮潋北说道:“你在这里守着,如果一个小时以后我们没有回来,你立刻给你大哥打电话。”

说着,云佳人也立刻翻身上马,追了上去。

文清瑶也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就怕阮茗西会出什么意外。

而慕容瑾见云佳人和文清瑶都追了上去,哪里有在这里干等的道理?

于是,现场只留下了阮潋北愣在原地。

等她回过神来之后,就见阮茗西和塞茜莉娅已经策马跑出了好几百米那么远。

望着云佳人她们几个人的背影,阮潋北咽了咽口水。

她心里总有一股不详的预感,于是她没有等到什么本小时以后,而是立刻掏出手机给阮尚东打了电话。

无奈,阮尚东在打高尔夫的时候手机往往是交给了高尔夫球场的工作人员保管着。

阮潋北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听,之后她又打了阮敬南的,也是无人接听。

接着,阮潋北又打叶少谦,叶少臣的电话,结果却都一样。

阮潋北气的差点将手机给砸了,她狠狠的跺了跺脚,嘀咕了一声:“这几个人到底在搞什么啊,一个个的都不接电话,真是急死人了。”

而这边,阮茗西骑着马与塞茜莉娅并排奔驰着,两人速度不相上下。

这大大的出乎了塞茜莉娅的预料,本以为这个女人的骑术根本是比不了自己的,没想到竟然还有点儿本事。

随后,塞茜莉娅辉了挥手中的鞭子,马儿立刻加速朝着前方冲出。

阮茗西也不甘示弱的紧随其后,很快便又追上了塞茜莉娅。

不久之后,两人通过赛场另一侧的门冲出了赛场跑道,朝着那片山林奔驰而去。

云佳人和文清瑶等人的速度根本是比不上阮茗西和塞茜莉娅的。

所以她们更加不敢停下脚步,只能挥舞着手里的鞭子,跟着两人一同冲出了赛场,朝着那边山林奔了过去。

很快,一行五个人均是进入了那片有些阴森诡异的山林。

越到山林深处,路就就像服务生说的,相当的不好走,马儿也缓缓的放慢了速度。

文清瑶跟在云佳人的后面,环顾四周,只见周围除了参天大树和茂密的丛林之外,根本不见阮茗西和塞茜莉娅的踪影。

“她们去哪儿了?”文清瑶问着前面的云佳人,眼神中隐约充满了恐惧。

云佳人仔细的看着前面的两条小道,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前面有两条小路,都有马脚印,不知道她们走的是哪一条。”

文清瑶再望了望周围和前方,哪里还有另外三个人的身影呢?“她们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就连慕容瑾都跑的比我们快。”

云佳人却说:“我们又没有经常骑马,落后也是难免的。”

“可是佳人,这里给我感觉好阴森。”说着,文清瑶抬头看了看天空,瑟缩着身子说道。“刚刚还万里晴空的,现在竟然乌云密布,不会是要下雨了吧?”

闻言,云佳人也抬头看了看透过树枝间的缝隙看向天空,果然见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空,逐渐变得阴沉了。

京都市的夏末,天空总是阴晴不定,上一秒还晴空万里,下一秒就会雷电交加。

而偏偏,老天好像不怎么眷顾她们,让她们碰到这样的天气。

云佳人在心里暗角一声:‘糟糕’。

如果真的下雨了,那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这山路崎岖,又都是泥路,如果下雨,别说是她们,就连马儿都是寸步难行。

而她们现在已经走到山林深处,如果真的下起雨来;往前,她们不知道前面的路还有多久可以抵达那个水泥小路;往后……她也不知道她跟文清瑶两人会花多久的时间才能走出这片山林。

更何况,现在面临两个人的是到底走哪一条路。

心里的心情现在的无比的糟糕,而就在她犹豫着走哪条路的时候,天空一道雷鸣乍现,吓坏了她和文清瑶。

伴随雷电而来的,是一阵呼啸而过的冷风;周围的树叶开始刷刷的响着,给人一种相当阴森的感觉。

文清瑶有些害怕四处望了望,越发的胆颤。“佳人,趁着现在还没有下雨,咱们赶紧往回走吧。”

也不怪文清瑶有些胆小,实在是两人深处山林,现场的气氛相当诡异。

恐怕就连男人都会有些害怕,更别说是娇滴滴的文清瑶了。

云佳人自然也是不例外的,心里也是有些胆怯。

可是一想到阮茗西还在这片山林里,她顿时收起了恐惧。“不行,茗西还在前面,我们不能丢下她独自回去,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向尚东交代?”

文清瑶单手抱着自己的身子,说:“可是,现在咱们应该走哪条路啊?而且,说不定茗西已经到达了那个水泥小路返回了马场呢?”

云佳人想了想,说道:“不可能的。这山路很难走,越往前面越是崎岖难行,茗西肯定还在这片山林里。”

“那咱们该怎么办啊,前面两条路,而且都有马踏过的痕迹,我们到底该往哪边走啊?”文清瑶在这个时候显得尤为忧心着急。

而云佳人在这个时候也犯了难,摇了摇头,她说:“我也不知道。”

面对着左右为难的局面,文清瑶暴脾气顿时就上来了。“都怪塞茜莉娅这个贱女人,好端端的跑这个山林来干什么?她想死也别拉着茗西和我们啊。等我平安出去了,我不好好收拾她我就不叫文清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