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章:塞茜莉娅坠马受伤/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清瑶在一旁不住的埋怨和谩骂着塞茜莉娅,而云佳人则在详细的观察着两条通向不同方向的小路。

山林间的风越来越大,在九月末,多少还是有些冷,云佳人和文清瑶两人均是抱住肩膀微微颤了颤。

随后,云佳人像是被这初秋的微凉的风吹的灵光一现。

她顿时翻身下马,然后走到右手边的林间小路,仔细的观察底下的泥土和马蹄印。

之后,她又走到左边的小路蹲下仔细看了看这边的马蹄印。

她突然发现虽然这边也有马蹄印,右手边的马脚印比左手边的那条路新鲜。

而左手边的路的马蹄印虽然也是新鲜的,不过从马蹄印看,这边的马蹄印很明显是出自一条马儿。

反之,右手边的马蹄印至少有三匹马以上,所以云佳人很肯定的指着右手边的小路说道:“她们应该走的是这一条路,我们走这边。”

“你确定吗?这两条路都有马脚印,说不定是另一条呢?”文清瑶指着左手边的那条路说道。

云佳人再次仔细的观察了两条路,“应该确定。从马蹄印来看,右边的马蹄印至少是两匹马留下的。再说,就算是看反向,这边离马场的赛场近很多,她们没道理会走另一边。”

这么说着,两人编朝着右手边的那条小路走去。

越往里面走,时不时的吹过一阵微凉的风,伴随着四周的树叶的响声,山林里越发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文清瑶向来胆子是比较小的,再加上最近她迷上了看恐怖小说,脑海中顿是涌现出一些恐怖的画面,她更是害怕。

她看着淡定的坐在前面马背上的云佳人问道:“佳人,你说这山林里,会不会有野兽和蛇之类的?你知道我最怕蛇了。”

其实,她一来是真的担心来山林里会有一些野兽和蛇,另一方面她也是想要跟云佳人说话,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而云佳人颇为认真的观察了这山林间的地形和环境,点了点头,说道:“说不定真的会有蛇,所以咱们必须要赶紧走出这片山林。”

说完之后,云佳人在心里默默祈祷,但愿她选的这条路是正确的。

而文清瑶脑子里还在想着那些鬼啊神啊的,整个人都瑟缩着,说话的声音也在不住的颤抖着。“佳人,我害怕。”

云佳人坐在前面,说道:“我也怕,可是你只要不去想,就不会感到恐惧。有时候咱们都是自己吓自己的,知道吗?”

她虽然这么说着,其实心里也是忍不住有些发虚。

大家都是女孩子,谁也不比谁的胆子大到哪里去。

文清瑶害怕这里,她也害怕,就算自己的学过跆拳道,可是在那些凶猛的动物面前,根本就派不上什么用场。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人家昨天晚上才看了一部灵异小说……”现在想起小说里的一些场景画面,文清瑶就感觉到自己背心发凉,头皮发麻。

而云佳人听到文清瑶这么说,顿时有些无语了。“你让我说你什么好?那些不过都是吓唬人的东西,以后少看。好了,咱们别磨蹭了,趁下雨天黑之前,我们一定要离开这里。”

这里不仅环境看起来阴森恐怖,时不时呼啸而过的一阵阴风更是让现场的危险指数直线上升。

尤其是,她真的很害怕蛇这个动物,可以说她最害怕的动作就是蛇,没有之一。

而她刚刚仔细观察过这里的环境,发现这里的却会有蛇出没,所以她心里更是有些着急。这么说着,两人均是挥了挥手里的鞭子,马儿顿时微微加快的脚步。

泥路坑坑洼洼的,两人坐在马背上紧紧攥手里的缰绳,深怕一不小心会跌下马背。

而这边,塞茜莉娅因为马术比较好,稍稍领先阮茗西一点。

阮茗西当然也不差,并没有落后塞茜莉娅多少,所以两人现在是一前一后的走在山林里,越往里面走,两人的心里逐渐升起一股阴森的恐怖感。

两个人毕竟都是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什么时候来过这样阴森的地方,尤其是现在天色逐渐阴沉了起来,四周时不时的还有一阵阴冷的凉风呼啸而过。

可是两个人的性格都是很好强的,谁都不愿意在对方面前表现出自己胆怯软弱的一面,均是装着胆子继续前行。

尤其是塞茜莉娅,她走在最前面,真怕自己的前方会突然冒出什么凶猛的动物出来,那么自己就死定了。

虽然她的打算原本就是苦肉计,让自己受伤,然后嫁祸给阮茗西,可真的面对前方那未知的危险的时候,她还是害怕。

苦肉计,自己可以策划,她至少知道结果。

而这山林里藏着不少的危险,是她根本无法预料和防备的,所以塞茜莉娅现在真的有些后悔跟阮茗西比赛了。

就算是要比赛,她也觉得自己太高看了自己,以为这里的环境不会这么凶险。

加上等会儿就要下雨了,初秋的夜晚来的特别早,如果因为下雨而耽误了行程,两人肯定出不去。

想到这里,塞茜莉娅挥了挥手里的鞭子加速朝着前面走去。

阮茗西也紧随其后,两人大约走了有半个小时后,发现前面竟然没路了。

看着前面杂草丛生的路,马儿停下了脚步。

望着前面半人高的草丛,再看了看那将要下雨的天空,塞茜莉娅的心情无疑的相当糟糕的。

作为一个名媛淑女的她也忍不住在心里爆了粗,暗骂这真是糟糕的一天。

而更糟糕的是,就在阮茗西掉头,准备沿着原路返回,走另一条路的时候,天空再次雷鸣乍现,狂风肆虐,紧接着就是一阵暴雨袭来。

“该死的,你真是个倒霉鬼。”塞茜莉娅瞪着刚刚走在自己后面,现在走在自己前面的阮茗西。

阮茗西的心情也是更加差劲。

本来因为塞茜莉娅的出现她就憋了一肚子的气,如今再听塞茜莉娅骂自己是个倒霉鬼,心情更是糟糕透顶。

她转过身子狠狠的瞪着塞茜莉娅,怒骂了一声:“你闭嘴。”

塞茜莉娅被阮茗西突然的怒吼吓了一跳,她气呼呼的拍着自己的胸口,怒吼了回去:“你凶什么凶?你本来就是个讨厌鬼,不但偷窥我的峥哥哥,现在还连累我跟着你一起困在这个鬼地方,你简直就是扫把星。”

不提慕容峥倒还好些,一提慕容峥,阮茗西更是暴怒。

她侧过身子瞪着塞茜莉娅,忍不住爆了粗口。“谁偷窥你峥哥哥了?你他妈是不是脑子有病?到底是谁提出骑马比赛的?又是谁说要穿过山林返回起点的?现在下雨了,天色也阴沉起来,你他妈竟然蛮不讲理的将责任推到我身上,要不要脸?”

“你……你竟然对我骂脏话?”塞茜莉娅怔怔的看着阮茗西,说。

“对你骂脏话又怎么了?神经病,想死的话就留在这里磨叽,恕我不奉陪。”说着,阮茗西立刻翻身下马,然后踩着湿滑的泥路朝着来的方向前进。

而塞茜莉娅却嫌下马会弄脏自己的衣服和鞋子,便一直待在马上,缓缓前行。

阮茗西看着矫情无比的塞茜莉娅,用嗜血剔骨的眼光瞪着她,真想将她从马背上拉下来,然后狠狠的打她一顿。

塞茜莉娅傲娇的瞪了阮茗西一眼,然后紧紧攥紧缰绳继续骑着马朝前面走。

雨势越来越大,狠狠的砸在两人身上,很快便打湿了衣衫。

塞茜莉娅一手攥紧缰绳,一手去擦模糊了视线的雨水。

然后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因为马儿脚底打滑,塞茜莉娅分心去擦雨水,一个不小心便从马背上载了下来。

她重重的摔在了一旁的丛林里,却碰巧丛林深处竟然还隐藏着一根不算锋利的木桩,却也狠狠的刺在了塞茜莉娅的后背。

背上的痛感锥心刺骨般的席卷而来,塞茜莉娅忍不住惊喊了一声,眼泪再也保不住,混着雨水一起划过脸颊。

阮茗西见状,完全忘记了刚刚两个人还在争吵,立刻小跑着到塞茜莉娅的面前,将她扶了起来,一脸着急的问着塞茜莉娅;“你怎么样?没事吧?”

塞茜莉娅嘶喊了一声,说:“滚。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关心我。”

而阮茗西将塞茜莉娅扶起来的时候,却见草丛周围隐隐有些血迹顺着雨水在蔓延。

她不由得睁大眼睛惊呼一声。“你背受伤了?”

说着,阮茗西便准备仔细去看看她的伤口是不是很严重,却被塞茜莉娅扭了扭身子,拒绝了。

塞茜莉娅虽然胆子不大,可是为了不在阮茗西的面前显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硬是咬着嘴巴不说话。

就算眼泪已经忍不住的往下流,就算背后那疼痛感真的有些锥心刺骨,她还是强行维持自己骄傲高贵的一面。

如果是按照平时,阮茗西肯定直接甩手就走,才懒得不搭理这样的人。

可是考虑到她毕竟是英国来的,又是慕容峥的未婚妻,就算她心里很讨厌她,却也不能对她坐视不理。

她见塞茜莉娅还跟力气跟自己的怄气,想来应该除了后背,应该没有其他伤口吧?

“要不要紧?”阮茗西语气有些生硬的问着塞茜莉娅。

而塞茜莉娅则是没有好气的低吼了一声,“你说呢?都流血了。”她似乎能感觉到自己的肉都被戳破了。

阮茗西强行忍住自己的暴脾气,考虑她现在是个伤患,耐着性子问道:“除了背,还有哪里不舒服?”

回答她的,却是塞茜莉娅那及其不耐烦的眼神。

阮茗西见状,也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随后,她再次耐着性子说道:“既然你还力气瞪我,想来除了后背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伤口了。所以你是在这里等死呢,还是跟我一起往前走?”

塞茜莉娅瞪着阮茗西,说:“要走你走,留下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自生自灭好了。”

说真的,阮茗西真的想一走了之,她可不想在这里跟塞茜莉娅一起胡闹。

但是她赖着不走,自己又怎么可能抛下她一个人走呢?

虽然两人之前互相不顺眼,可是她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

于是,阮茗西无奈之下,只能在自己的马儿屁股上狠狠抽了一鞭子,但愿自己的马儿能够沿着原路返回赛马场,然后跟赛马场的人报信。

之后,阮茗西居高临下的望了一眼塞茜莉娅,一把拽过她,强行将塞茜莉娅拖着她朝前面的路走去。

塞茜莉娅原本还想使性子让阮茗西背她,可是她见阮茗西已经失去了耐性,真有些害怕阮茗西会丢下自己回去。

于是,她强忍着后背的疼痛感,不情不愿的跟着阮茗西朝着前面走去。

雨势一直持续着,幸好空中的雷鸣已经消失,不然两人还要承受着被雷劈到的危险。

阮茗西可不想自己的生日,变成自己的忌日。

两人小心翼翼的踩着泥路,一步一步的走着,走了半小时后,却发现几乎离塞茜莉娅坠马的地方并没有隔太远。

阮茗西顿时有些挫败,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望见塞茜莉娅背后的树上,一条正吐着信子望着塞茜莉娅。

塞茜莉娅却丝毫不知道自己背后正有一条蛇在盯着自己,在阮茗西还没有来得及提醒她的时候,她继续迈着步子往前走。

就在这个时候,蛇猛然朝着塞茜莉娅扑过来,阮茗西见状,一把推开了塞茜莉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