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章:佳人受伤,茗西被蛇咬/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阮茗西将塞茜莉娅推开之后,自己却无可避免的被这条毒蛇咬到了肩膀。

塞茜莉娅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被阮茗西那么一推,她一个趔趄,踩着湿滑的路面,顿时就摔倒在地。

后背再次传来了锥心刺骨的感觉,痛的塞茜莉娅差点晕厥过去。

她强忍着疼痛,咬牙嘶吼了一声。“阮茗西,你想谋杀我吗?看我回去不好好的收拾你。”

真的是差点就痛死她了,没想到这个阮茗西果然是个心胸恶毒的女人,竟然在自己的受伤的谋害她。

哼,这在英国绝对是犯罪,她一定要让阮茗西去坐牢,哼。

这么想着,塞茜莉娅忍者疼痛,抓住小路两边的半人高的草,挣扎了好半天,才终于从泥里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

她爬起来之后,首先就是要去扇阮茗西两巴掌。

可是等她转身的时候,却发现阮茗西竟然躺在草丛里一动不动,并且,她的脸色变得相当惨白。

她幸灾乐祸的撇了撇嘴,然后走过去在阮茗西的身上踢了一脚,“你给我起来,别装死,我这次回去一定要告你对我进行人生伤害。”

可是,阮茗西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躺在地上除了还有呼吸之外,整个人都一动不动。

而这边,云佳人和文清瑶两人选择了正确的小路,就在两人快要走出山林的时候,天空突然暴雨来袭,将两人困在了离出口处不远的地方。

临近出口的这段路尤其不怎么好走,有些陡峭。

再加上雨水导致了泥路更加湿滑,即便云佳人小心翼翼的,在下坡的时候还是脚底打滑,直接滑下了有些陡峭的山坡。

“佳人。”文清瑶在上面看到云佳人滑到路上,顿时就失声惊恐的喊了一声。

云佳人屁股重重的摔在小道上,手也不小心划伤了,鲜血直流。

手臂那的伤口撕裂般的疼痛,却也还能忍受。

她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望着快要哭的文清瑶,说道:“我没事,你扶着旁边的树,慢慢下来,不要着急。”

文清瑶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关切的问道:“你真的没事吗?”

“真的没事,只是一点皮外伤而已,你不用担心。”云佳人朝文清瑶笑了笑,说道。

文清瑶点了点头,说:“好,那我现在慢慢下来。”

“扶着一旁的树干,然后尽量踩旁边有草的地方。”云佳人再次叮嘱文清瑶。

文清瑶按照云佳人说的,扶着旁边的树干,一步一步的,慢慢的安全走了下来。

下来之后,文清瑶首先就是去看云佳人受伤的手臂。“这么严重你竟然说没事。”

云佳人再次擦了擦脸上的雨水,说:“放心吧,就是一点皮外伤而已,死不了的。但是我现在担心的是,茗西和塞茜莉娅还有慕容瑾到底回去没有。”

“但愿茗西已经安全回去了。”

“走吧,我们不能再这里等死。”说着,云佳人忍着疼痛,迈开步子朝着前方走去。

“但是现在咱们怎么办?难道要走回去吗?”看着前面那长长的一条悬在悬崖边上的小道,不知道距离马场有多远,文清瑶顿时就有些绝望了。

云佳人说:“不然呢?这里这么滑,马儿过来肯定也会打滑受伤的。我刚刚跟潋北说了,如果一个小时我们没有回去,她就会去找尚东。现在雨势一时半会还停不下来,我们还是找个地方避避雨。”

“也只能这样了。”

于是,两人便拖着狼狈的身躯沿着小道一直朝着前面走去。

幸好这里是可以供游客赏竹海的地方,每隔两公里便会有个凉亭。

云佳人和文清瑶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后便抵达了一个凉亭,因为都比较疲惫,所以她们便在这里坐下休息休息,避避雨。

而这边,阮潋北因为打阮尚东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便只能自己亲自去高尔球场寻找阮尚东。

可该死的是,球场的工作人员竟然将她拦在外面,不让她进去。

等阮尚东等人因为天空突然刮起了大风不得不休息的时候,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

从贵宾更衣室里拿过手机的时候,才知道阮潋北给自己的打了电话。

随后,他立刻给阮潋北回了个电话。

等他听到阮潋北说的话后,阮尚东顿觉不妙。

立刻跟阮敬南等人说明了情况之后,一行人立刻赶往了马场。

阮家的保镖也在最短的时间内抵达了凌云山庄。

立即吩咐了每个人的搜寻范围后,大家一秒钟也没有耽搁的动身了。

阮尚东听说云佳人她们是从山林走的,便跟着慕容峥等人一起走的山林。

山林的路不好走,就在他们走到山林中心位置的时候,另一边的人马打来了电话。

“喂。”阮尚东接起电话。

“先生,夫人找到了,与她一起的还有文小姐。”

“她们有没有事?”

“文小姐没事,夫人受了点伤。”

“你说什么?夫人受伤了?”

“只是一点皮外伤而已。”

“什么叫只是一点皮外伤?立刻送她去包扎伤口。”

“是。”

“佳人和清瑶找到了。”阮尚东说。

叶少谦焦急的问道:“清瑶没事吧?”

“她没事。好了,现在茗西却还没有消息。继续找。”

于是,一行人又继续朝着里面走去。

到了分叉口的时候,叶少谦选择了云佳人他们的那一条路。

而阮尚东等人则继续则走的另一边。

走了十几分钟后,还是不见阮茗西的踪影,慕容峥慌了。

他丝毫没有顾及自己贵公子的形象,扯开嗓子喊道:“茗西……茗西,你在哪儿?”

“茗西,听到就快点回答我……茗西。”

虽然雨声将这些声音模糊掉了,但是不远处的塞茜莉娅还是很明显的听到了慕容峥的声音。

可是,他那充满了焦急的声音为什么只喊阮茗西一个人?

难道他的心里真的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吗?

这么想着,塞茜莉娅又再次狠狠的踢了阮茗西好几脚。

然后,她才转身朝着前方挥手,扯开嗓子嘶喊道:“我在这儿,阿峥哥,我在这边,快来救救我……”

“在那边。”慕容峥听到了塞茜莉娅的声音,立刻对着阮尚东等人说道。

阮尚东由于担心自己妹妹的安危,立刻撒腿就朝着阮茗西她们的方向艰难的跑了过去。

慕容峥的心,早在听到阮茗西和塞茜莉娅有可能困在山林的时候,就一直悬着,狠狠的揪在一起。

来不及去思考为什么得到阮茗西的回应,慕容峥紧紧的跟在阮尚东的身后,朝着那边小跑而去。

大约花了好几分钟的时间,阮尚东才远远的看到朝着这边走来的塞茜莉娅。

阮尚东走进塞茜莉娅,问道:“茗西呢?”

塞茜莉娅有些胆怯的不敢去看阮尚东的眼睛,颤颤巍巍的说道:“她……她在那边。”

阮尚东狠狠的剜了塞茜莉娅一眼,然后抬步就继续朝着前走。

慕容峥也紧紧的跟着他的脚步,在看到现场只有塞茜莉娅的时候,他的心里顿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阿峥。”塞茜莉娅可怜巴巴的看着慕容峥,怯生生的喊了一句。

慕容峥焦急的望了望四周,然后一脸担忧的扫了塞茜莉娅一眼,说:“茗西呢?茗西在哪儿?”

塞茜莉娅不可置信的看着慕容峥,完全没有想到他在这个时候,关心的竟然只是阮茗西。

所以在他心里,自己真的就那么的不重要吗?

她一脸忧伤的看着慕容峥,咬了咬唇,说道:“你……你都不说关心关心我吗?我都受伤了。”

而这个时候,慕容峥哪里还有心思去关心她?“我问你茗西呢,她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吗?”

“你真的就一点都不关心我吗?”塞茜莉娅可怜巴巴的睁着已经有些发红的眼睛,问着慕容峥。

慕容峥及其不悦的望了塞茜莉娅一眼之后,越过塞茜莉娅就朝着前方走去,留下塞茜莉娅一个人留在原地。

之后,阮敬南,叶少臣等人也追了过来,他们身后还跟着不少阮家的保镖。

阮敬南冷冷的扫了塞茜莉娅一眼,然后对着自己身后的保镖,说道:“将她送回去。”

他们已经知道了事情的起因缘由,知道是塞茜莉娅的挑衅造成了两人被困在山林里。

而这边,阮尚东越过塞茜莉娅走了大约两百米的位置,就见一个身穿女士骑装的人躺在草丛中。

阮尚东的心猛然一紧,连忙三两步的走到那人的身边,果然见那个已经昏迷的女孩竟然就是自己的亲妹妹阮茗西。

“茗西。”阮尚东失控的喊了一声。

还没有来得及蹲下身子去抱起阮茗西,只见慕容峥已经冲了过来,蹲在阮茗西的身边,也同阮尚东一样失控的喊了一声:“茗西。”

见阮茗西脸色和唇色都惨败,慕容峥和阮尚东两人的心更是揪在了一起。

两人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阮茗西,见她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口,便料定阮茗西很可能是被蛇咬了。

于是,阮尚东和慕容峥又开始仔仔细细的检查她的身体,发现肩膀处的衣服有很细小的破洞。

“果然被蛇咬了。”说着,慕容峥便准备撕开她的衣服,帮她将毒血吸出来。

“我来。”阮尚东阻止了慕容峥的动作,说到。

“那边佳人还需要你照顾,还是我来吧。”说着,慕容峥没有给阮尚东再次反对的机会,随后便撕烂了阮茗西肩膀处的衣服。

看着那被蛇咬过的伤口周围已经泛起了乌青,两人知道情况不妙。

“是眼镜蛇。”阮尚东惊喊了一声。

闻言,慕容峥更是一秒钟都没有犹豫,立刻一口一口的将阮茗西肩膀处的毒血吸了出来。

这时候,阮敬南和叶少臣等人也赶了过来,见阮茗西被毒蛇咬伤陷入了昏迷,均是心里一跳。

“马上派人送抗蛇毒血清过来,我要最快的速度,一秒钟也不能耽搁。”阮尚东对着阮敬南他们身后跟着的保镖吩咐着。

阮家的这些保镖基本上都是从前退役下来的特种军人,早就学会了野外生存技能,在泥土里行走虽然比起平时会有那么一些吃力,但是相较于阮茗西和塞茜莉娅这些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简直就是如履平地了。

待慕容峥将阮茗西伤口处的毒血吸出之后,阮尚东一把抱起昏迷的阮茗西。

慕容峥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渍,说道:“还是我来吧。”

阮尚东虽然对于慕容峥刚刚的表现还是有些动容,但是一想起事情起因全部都是由那个塞茜莉娅引起的,他就对慕容峥没有好脸色。

他稳稳的抱住阮茗西,深怕她会从自己的怀里掉下去。

望着一脸担忧的慕容峥,阮尚东冷言问道:“我是她的哥哥,你是她的谁?我凭什么将茗西交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