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章:阮茗西配不上我哥/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阮尚东的问话让慕容峥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对啊,阮尚东是茗西的哥哥,而他呢?

算什么?

他们之间也仅仅只是朋友的关系,除此之外……什么关系都没有。

所以他刚刚在担心什么?

看到阮茗西昏迷不醒的时候,他那内心中几近疯狂的感觉又是因为什么?

他有那个立场和资格吗?

可即便如此,他看着双目紧闭的阮尚东,心里还是担心的要死。

这种感觉,他无法抑制,就算用尽全力,还是无法抑制的在内心深处继续扩散,折磨着他。

而阮敬南以前还是特种部队的小兵的时候,野外生存训练的时候不是没有碰到这种情况。

见抱住阮尚东一脸张冷的微微冒出了一点肃杀之气,连忙上前说道:“虽然茗西被眼镜蛇咬伤,但是幸好毒液没有蔓延到心脏的位置,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一听这话,阮尚东和慕容峥这才微微舒了一口气。

阮敬南见阮尚东的脸色稍微好了些,便说道:“所以现在就由我来负责将茗西背出去。虽然茗西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她毕竟是被眼镜蛇咬伤,一分钟也不能耽误。我毕竟是特战队的队长,比这恶劣一百倍的环境我都生存了下来,所以送茗西出去的任务就交给我吧。”

听阮敬南这么说,阮尚东这才放心的将怀里的阮茗西交给了阮敬南。

于是,一行人开始沿着原路返回。

阮敬南的步伐看起来还有些着急,但是每一步都走的很扎实,确保不会摔倒,以免再伤了阮茗西。

而这边,运气最好的慕容瑾早在下雨之前就已经骑马走出了山林,返回了起点。

之后出去的就是云佳人和文清瑶。

虽然云佳人和慕容瑾名义上是表姐妹的关系,但是其实两人的相处真的只能说是一般。

毕竟没有任何的姐妹感情基础,甚至于在过去的二十多年,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再加上慕容老爷子现在很明显的最偏爱云佳人,这自然就会导致慕容瑾心里多少都会有些不舒服。

并且慕容瑾讨厌阮茗西,而云佳人却跟阮茗西关系非常的亲密,连带着慕容瑾对云佳人也是基本上没有什么好脸色。

此刻,外面的雨依旧下着,她站在马场长廊上焦急的望着前方,深怕塞茜莉娅会受出什么事情。

待看她看到远处有人在雨雾中逐渐靠近的时候,她以为是塞茜莉娅和阮茗西,所以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可是等两人走近之后才发现,竟然是云佳人和文清瑶。

她那满脸的期待瞬间淹没在失望里,她不冷不热的瞥了满身狼狈的云佳人和文清瑶一眼,随即便转身走到自己刚刚坐的位置。

坐下之后,慕容瑾便将云佳人和文清瑶当成透明人,连个招呼都没有,更别提会去关心的问候了。

反倒是没有一点血液关系的阮潋北红着眼眶迎了上来,看着满身狼狈和手臂上有血渍的云佳人,惊呼一声:“佳人,你受伤了?”

云佳人笑了笑,说:“我没事,一点皮外伤而已,别担心。”

“我大哥知道了肯定会担心的要命。”阮潋北一脸小脸都拧成了一团。

云佳人拍了拍她的手,说:“哪里有这么夸张。”

不过云佳人这个人的脾气也是比较倔的,慕容瑾既然对她没有好脸色,别指望她会热脸去贴你的冷屁股。

所以,当她看到慕容瑾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时候,也只是神色寡淡的扫了慕容瑾一眼,然后便和文清瑶还有阮潋北一起去到马场的VIP休息室包扎伤口了。

三人来到休息室的时候,马场的医务人员还没有到。

随行的保镖立刻叫来了马场的负责人,冷声问道:“你们这儿的医务人员呢?”

负责人赔着笑脸,说:“正在来的路上了,因为山路有些湿滑。”

保镖冷声打断。“别给我找这些没用的理由,夫人的伤口要感染了你能负责吗?”

“我现在就去催,我现在就去催。”说着,立刻掏出手机去打电话去了。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后,才见一个穿着白色褂子的人带着药箱迎上来为云佳人包扎清洗的伤口了。

“夫人稍微忍耐一下,可能会比较疼。”他看了看云佳人的伤口,然后说。

云佳人点了点头,说:“没事,我可以忍。”

文清瑶穿着湿漉漉的骑装站在一边,开始转移云佳人的注意力。

她想着刚刚慕容瑾的态度,于是找了一个话题。问着:“你确定慕容瑾真的是你的表妹吗?”

消毒水刺激了手臂的伤口,云佳人疼的‘嘶’了一声。

然后她嘴角勉强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说道:“这个得问我舅舅舅妈了,我确定不了。”

“你说她如果真是你表妹,怎么跟慕容峥的性格反差那么大?慕容峥对你那么好,她却对你这幅态度。”说完,文清瑶不屑的撇了撇嘴。

“也许她看我不顺眼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云佳人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说。

想了想,文清瑶颇为人认同的点了点头。“也是。自己的哥哥原本只有自己一个妹妹,突然冒出来一个表姐来跟自己争宠,心里肯定不痛快。”

云佳人强忍着手臂上的痛,说道:“无所谓了,我又不在乎,随她去吧。”

等手臂上的伤口包扎好了之后,三人便又一起去了更衣室,将这一身湿漉漉的衣服换了下来。

因为云佳人的手臂不怎么方便,所以全程都是阮潋北和文清瑶帮着一起换衣服的。

换好衣服出来之后,三人便焦急的等在长廊处。

同慕容瑾一样,两人也是担忧的望着前方,注意着前方的动静。

不久之后,塞茜莉娅被人送了回来。

看到塞茜莉娅回来了,慕容瑾连忙迎了上去。“塞茜莉娅,你没事吧?”

塞茜莉娅看着慕容瑾,说道:“我的背好痛。”

闻言,慕容瑾连忙绕到她的背后看她的伤口,之间背后一片都已经被血染红。

她顿时睁大了眼睛,惊叫了一声:“天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伤的这么严重?”

塞茜莉娅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因为阮茗西。”

闻言,慕容瑾不可置信的盯着塞茜莉娅,问道:“是阮茗西把你伤成这样的?”

“如果不是因为她,我当然不会受伤了。可恶的是,她竟然在受伤的时候还狠狠的推我,这在英国已经属于犯罪了。”她并没有说谎。

如果不是因为阮茗西跟她抢阿峥,她怎么会提出去赛马?然后将自己伤成这样?

所以归根结底,自己受伤全部都是因为阮茗西。

而塞茜莉娅这含糊其辞的答案,显然让慕容瑾误会了。

她捏紧了拳头,眼中闪出了愤怒的火光。“我就知道阮茗西不是个好人。像这样的人,休想当我的嫂子。”

“呵,谁当你的嫂子也不是你说了能算的,别搞的你哥的终身大事由你做主似得。”阮潋北没好气的朝慕容瑾翻了个白眼,说道。

阮茗西是她的堂姐,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自然不一般。

此番听到慕容瑾这么说自己的姐妹,心里当然不痛快。

而慕容瑾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连忙就朝着阮潋北呛了回去。“我说了的却不算,那又怎么样?你管得着吗?”

阮潋北冷哼一声,满脸不屑的说道:“我吃撑了才去管这个事儿。谁稀罕你哥谁稀罕去,我还不想让茗西嫁给你哥呢。”

慕容瑾也是冷冷的撇了撇嘴,说:“呵,就她那样的人也根本就配不上我哥。”

“慕容瑾你可真搞笑,我还嫌弃你哥配不上茗西呢。”说完,阮潋北说。

文清瑶见两人大有继续吵下去的冲动,便忍不住出来劝着阮潋北。“好了潋北,你跟这样的人吵什么?浪费口舌。”

闻言,阮潋北狠狠的瞪了慕容瑾一眼之后,便转身不再搭理她。

而云佳人在一旁冷眼看着,并没有去阻止文清瑶。

因为她现在突然觉得慕容瑾似乎也真的是有些让人讨厌。

而且,她并不相信阮茗西会做出伤害塞茜莉娅的事情。

就算阮茗西的性格火爆,她也不可能冲动的去将塞茜莉娅伤成这样。

于是,云佳人移步走到了塞茜莉娅的背后,仔细的观察了她的伤口,心里了然。

“不知道茗西是怎么把你伤成这样的?”云佳人一双乌黑的眸子及其平静的望着塞茜莉娅,问道。

塞茜莉娅一时间倒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反而是一旁的慕容瑾激动的不行。“你什么意思?你问这个问题难道是在怀疑塞茜莉娅说谎?”

云佳人冷冷的将目光移到了慕容瑾的身上,再冷冷的说道:“慕容瑾,我在问塞茜莉娅,没有问你,请你尊重别人。”

“你……”慕容瑾脸色一红,瞪着眼睛看着云佳人。

而云佳人根本懒得去理她,而是看着塞茜莉娅,非常平静的说:“你的伤很明显是被木头伤的,因为伤口处还有一些木屑。而且伤口的深度和形状,也不是茗西一个女孩子可以一下子弄成这样的。”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的说?”慕容瑾问。

云佳人笑了笑,说:“首先,伤口的深度不算很深,但是伤口面积很大,并且伤口比较均匀,需要至少直径为十厘米的木棒一次性才能造成这样的伤口。而直径十厘米的大型木桩一个男人扛起来都有些吃力,更别说是茗西了。所以如果要弄成这样的伤,除非是大型木头,再不然就是茗西分几次伤了塞茜莉娅。而如果茗西分了好几次将塞茜莉娅的背伤成这样,那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塞茜莉娅不可能任由茗西这么伤害她,所以如果茗西真的用木桩来伤害塞茜莉娅,塞茜莉娅她一定会反击的。可是我刚刚看了看她的身上并没有扭打的痕迹。所以我推断,塞茜莉娅根本就是自己不小心从马上坠下,后背着地的时候却不小心戳到了一个木桩上,这才造成了这样的伤口。”

塞茜莉娅越听,脸色越是难看。

因为云佳人说的完全正确,她根本就是自己一个人从马背上摔了下来,然后伤了背的。

可恶,这个云佳人看起来也是那么的讨厌。

而云佳人平静的望着塞茜莉娅越来越难看的脸色,问道:“我说的对不对,塞茜莉娅?”

塞茜莉娅紧紧的咬着嘴唇,然后说道:“我需要去处理伤口。”

说完,便拉着慕容瑾一起去了休息室处理伤口了。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文清瑶真是气的不行。“真是烦死了,你说你身边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烦人的角色?先是云诗妍和徐慧敏,然后是赵菲芸和赵晴璃,这好不容易赵晴璃坐牢了,竟然又冒出来一个塞茜莉娅和慕容瑾。”

云佳人叹了口气,说道:“估计是本命年比较倒霉的原因。”

对于自己身边出现的这些个极品,云佳人表示也很无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