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章:我拿自己的命来负责/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佳人三人大约在马场的休息长廊等了半个小时左右,才见阮敬南背着已经昏迷的阮茗西从雨雾中走来,身后还跟着阮尚东,慕容峥等人。

见阮敬那背上的阮茗西一动不动的趴在他的身上,云佳人顿时就觉得不好。

她立刻冒着雨雾冲了上去,问道:“怎么回事?茗西怎么了?”

阮敬南说:“被毒蛇咬了。”

“你说什么?她被毒蛇咬了?”文清瑶惊呼一声,三人顿时脸色一变。

“伤口已经处理过了,尚东也已经让人用最快的速度去拿血清了,你们先不要担心。”阮敬南放下阮茗西后,说道。

虽然嘴上安慰着三个女生,其实心里也是隐隐有些焦急。

被眼镜蛇咬了,如果不及时打抗毒血清,恐怕会真的很危险。

而凌云山庄坐落在凌云山的半山腰,地势原本就有些险峻,在加上现在还下着大雨,就怕送血清的队伍会因此在路上耽误时间。

阮尚东站在一旁,面容冷峻,眸色清冽的看着躺在休息室里的阮茗西,双唇紧抿。

叶少臣等人自然知道阮尚东此刻的状态,已然是生气了,且相当生气。

云佳人也从他的眼里看到肃杀之意,带着一些恼恨和担忧,神色细看之下相当复杂。

她轻轻朝他走了过去,然后轻轻握住他冰凉的手,传递给他一些属于自己的温暖。

阮尚东因为阮茗西的事情,整个人都处于一个濒临爆发的状态,他只是一直隐忍着,没有爆发而已。

手掌传来的温度,让身躯有些僵硬的阮尚东微微一震。

他侧过头居高临下的凝视着云佳人,她的面色比起阮茗西,着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原本就白皙如雪的肌肤此刻更是苍白的没有血色,薄的像纸片一下,唇色也微微泛白。

她睁着那双亮晶晶的双眼看着,黑漆漆的瞳孔里印着自己的面孔,有些扭曲的变形了。

瞥见她刚刚被包扎好的伤口,阮尚东的心里一阵心疼,夹杂着对塞茜莉娅的愤怒。

他安耐住自己胸腔里的一团愤怒的火焰,朝云佳人勉强挤出了一抹微笑。

修长冰凉的指尖划过她包扎好的伤口,然后温柔的问:“伤口都处理好了吗?”

“都处理好了。”云佳人望着他,点了点头说。

他一双深沉到望不到底的眼眸关切的望着她的受伤的手臂,暗自咬了咬。

片刻后,他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继续问:“打破伤风了吗?”

云佳人说。“破伤风也打了。”

之后,他揉了揉她被风吹乱的,有些凌乱的头发,继续问:“姜汤喝了吗?”

她眨了眨了眼睛,点了点头。“姜汤也喝了。”

“那就好,茗西出了事情,你不能再出事了。”

如果云佳人再跟着阮茗西一起出事,他恐怕真的会当场就杀了塞茜莉娅还泄愤,那个矫情又可恶的女人。

云佳人双手握住他依旧冰凉的手,安慰的说着:“你不用担心,我一切都好,茗西也会好的。”

“尚东,抗毒血清已经到了凌云山,但是因为狂风肆掠,有一颗树被连根拔起横在了路中央。所以……”阮敬南看着阮尚东那已然隐忍到了极致的面色,声音逐渐减小,小到几乎不可闻。

“该死的。”阮尚东终于还是忍不住小小的爆发了一下。

阮茗西的状况真的不能耽搁,虽然慕容峥已经将伤口周围的血液吸了出来,但是在他们赶去之前,塞茜莉娅并没有及时的帮助阮茗西处理伤口。

所以已经有一些伤口在血液里蔓延,如果再不打抗毒血清,万一蔓延到了心脏的位置,那就真的是太糟糕了。

想到自己的妹妹此刻躺在一旁,面色惨白的可怕,阮尚东就恨不得现在就掐死那个罪魁祸首。

这一切都是因为塞茜莉娅的挑衅造成的,而更真正让他起了肃杀之意的,是塞茜莉娅在阮茗西咬伤之后的冷眼旁观。

他用尽全力忍住去掐死塞茜莉娅的冲动,立刻派人开车下山去拿抗毒血清。

山路不好走,加上还在下雨导致车辆必然比天气正常的情况下慢了一般,所以这下山返回车里,起码又要耽误半个多小时。

阮尚东双拳紧握,抿紧双唇,目光清冷的扫到慕容峥的身边。

即便慕容峥他现在满脸满眼的关心和担忧,即便他刚刚站出来为茗西吸出伤口里的毒血,那又怎么样?

这一切都是塞茜莉娅造成的,如果不是塞茜莉娅的挑衅胡闹,怎么会发生这件事情?

而他知道,塞茜莉娅之所以会找茗西的麻烦,无非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慕容峥。

“去把那个叫塞茜莉娅的女人给我找出来。”阮敬南瞥了一眼神色复杂的慕容峥,对着身边的人吩咐道。

之后,阮家的保镖处理好了伤口后,一直躲在另一间休息室的塞茜莉娅和慕容瑾找了出来。

塞茜莉娅精神状态看起来比较良好,除了后背处受了伤之外,她并没有其他的伤痕。

跟着慕容瑾一起走进这间休息室后,塞茜莉娅一眼便看到了躺在临时取来的小床上,一动不动,面色惨白的阮茗西。

她不敢去看她那张宛如死灰一般的脸,瞬间便移开了目光。

这一移,便又望进阮尚东那双阴冷幽森,充满了肃杀之气的眼眸中。

塞茜莉娅被他的眼神吓的心里一凛,还算高挑的身躯微微一颤,猛的咽了咽口水。

被阮尚东盯了几秒钟,塞茜莉娅就觉得好像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她觉得自己真的快被那个叫阮尚东的男人的那双眼睛给凌迟了。

真的,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刚刚那短暂却又漫长的时间里,她想自己真的已经死了好几次。

他那双布满阴鸷的眼睛,那双深不可测的双眸,真的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那简直不像人的眼睛,就像是来是地狱的冷血魔王,似乎是要喝自己的血,剔自己的骨。

塞茜莉娅的心理已经几近崩溃,就算不再去触碰阮尚东的那双眼睛,她依旧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有一种想要夺门而逃的冲动。

可是她却不敢,竟然反常的不敢去忤逆那个男人。

这不合常理,说出去也会有些荒唐。

她一个英国古老贵族的千金小姐,竟然会惧怕一个华夏国的男人,这真的不合常理,也真的不是她的性格。

在看到塞茜莉娅几乎已经有些崩溃了,阮尚东终于开口了。“知道为什么把你叫来吗?”

塞茜莉娅犹豫了一会儿,说:“不知道。”

“你确定不知道吗?”阮尚东的语气冷冷的,就跟他的眼睛一眼,丝毫没有一点的温度。

“……”塞茜莉娅只是沉默着垂下头,不语。

阮尚东的目光依旧落在塞茜莉娅的身上,凝视了半响之后,继续开口问道:“先不说你为什么要跟茗西比赛,还是这么荒唐的比赛。我只想问你,知道茗西被蛇咬了吗?”

“我……我不知道。”塞茜莉娅有些结巴的回着,尽力的避开阮尚东的目光。

一闻此言,阮敬南冷笑了一声:“不知道?她晕了过去你也不知道?”

“……”塞茜莉娅再次被问的说不出话。

事实上,她后来知道阮茗西将自己推开,是为了避免自己被蛇咬到。

因为她亲眼目睹了那条原本瞄准了自己的蛇,愤然扑向了阮茗西,并且在她的肩膀处狠狠的留下了自己的齿印。

可是,她敢说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她的却不敢。

如果让阮尚东知道他的妹妹是为了避免让自己被蛇咬到,自己却惨遭毒蛇之口,她敢肯定……这个男人不会放过她的。

他是她长这么大以来,头一次惧怕的男人。

他虽然长的那么的英俊,看起来是那么的赏心悦目,五官几乎可以用完美来形容;但是,他那张脸有多好看,他给她的恐惧就有多深。甚至更甚。

“她说她后背的伤是茗西弄的。她还说,茗西在趁着她受伤的时候,还推了她。”阮潋北狠狠的瞪着塞茜莉娅,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道。

文清瑶也实在忍不住开口了。“可是根据佳人刚刚的分析,她明显是在说谎。她的伤根本就是自己不小心坠马伤到的,却无耻的赖到了茗西的头上。”

“而且根据我的推断,茗西推了她这件事情,应该是真的。”

众人不解的望着云佳人,都在等着她接下去的话。

云佳人想了想,说:“如果她后背的伤是茗西所为,那么推她这么一件小小的事情,根本就不足一提了。而她为什么要说呢?那是因为她的伤根本不是茗西弄的。但是她又想要将茗西塑造成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的形象,所以一时忽略了这些看似不重要,却能反应出一些真相的小问题。至于茗西为什么突然推她,塞茜莉娅心里应该很清楚。”

闻言,塞茜莉娅没有说话,一张脸比刚刚来的时候再次惨白了好多。

而云佳人脸色平静的盯着塞茜莉娅,及其平淡的说道:“塞茜莉娅,茗西救了你,可是你却在她被毒蛇咬了之后袖手旁观。如果不是她推了你,那么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你。可是你呢?非但对她没有一点感激之情,回来之后还污蔑茗西。我是不知道,什么英国贵族的小姐,竟然是这么一个人,真是让我长见识了。”

塞茜莉娅眸光也躲避着云佳人那双看似平静,实则冷清深邃的眼眸。

她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唇,还没有来得及为自己辩解什么的,却听到慕容瑾说:“这根本就是你自己的凭空猜测。”

闻言,慕容峥目光倏然看向了一脸愤然不平的慕容瑾,冷声说道:“小瑾,这里没你插嘴的份儿。”

而云佳人神色淡然的嘲讽一笑,说:“是不是猜测,等茗西醒过来,自然就揭晓了。所以现在抵死不认,真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之后,阮尚东目光清冷如霜的盯着慕容峥,语气异常寡淡的问着:“你的未婚妻把我妹妹害成这样,你是不是应该给个交代?”

慕容峥目光迎上阮尚东的,说:“虽然塞茜莉娅并不是我的未婚妻,但是我会对这件事情负责。”

阮尚东嘴角冷冷一勾,问道:“你要怎么负责?如果茗西有个三长两短,你拿什么负责?”

“我的命。”慕容峥眸光笃定的看着阮尚东,说。

就这么简短的三个字,却字字千钧,震惊了在场所有人。

尤其是塞茜莉娅和慕容瑾,两人不可置信的瞪着眼睛看着慕容峥,全然没有想到他会是这么个答案。

抱歉,昨天二萱再次请假。

昨天外婆到我家玩的时候,被狗咬了,三口,有些严重。

二萱随后便带着外婆去了好几个医院,社区卫生中心……辗转了好几个医院才打到了疫苗。

然后下午的时候,来我家做客的姑父又突然晕倒呕吐,又急忙送去医院检查输液……就这么折腾了一天的时间。

二萱27号的飞机,到了新疆之后,二萱会尽量恢复自己的更新,望大家多多理解和包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