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章:他根本不能失去她/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实说,阮尚东和云佳人都被慕容峥的话震在当场。

任凭阮尚东是这么冷的一个性子,在听到慕容峥说拿自己的命去负责的时候,心里无疑是意外的。

他微微收紧瞳孔,眯起双眼,目光死死的锁住慕容峥,试图想要从他的表情中寻找出一丝端倪。

偏偏,慕容峥的神情和目光都是那么的笃定,全然没有一点冲动和开玩笑的意思。

而他这样的人跟自己有那么一些相似之处,说出的话必然会尽全力去做到。

所以他刚刚的意思是,茗西要是死了,他也不会活着?

是这个意思吗?

云佳人心里思索的问题跟阮尚东是一样的,他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更不像冲动之下所作出的决定。

她平静的看着慕容峥,心里竟然对他产生了敬佩之情。

而慕容瑾的整张脸都已经变的惨白,满脸的震惊的望着慕容峥,失声问道。“哥,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他把家人当成什么了?他把爷爷当成什么了?把爸爸妈妈当成什么了?把她这个妹妹当成什么了?

在阮茗西的面前,难道他们都不重要吗?

为了一个阮茗西,他竟然说出拿自己的命去负责这样的话。

这简直让她太失望,太痛心了。

拿自己的命去负责?

阮茗西她凭什么?她够格吗?她配吗?

而慕容峥只是及其不悦的瞥了慕容瑾一眼,淡淡的说:“我说了这里没你插嘴的份儿,你要是不老老实实的待在一边,那就趁早给我离开这里。”

他不想把慕容瑾也扯进这件事情,所以他尽可能的想让她低调一点,最好现在可以消失在这里。

而不是对他的话存在这么强烈的意见,从而引起阮尚东更加强烈的不满。

慕容瑾还想说什么,却被慕容峥一个幽冷的眼神吓的身子微微瑟缩,随即不服气的闭上了嘴巴。

“阿峥,我自己做下的事情,我自己会来承担责任。我不想你为了我去承担这些你不需要承担的责任。”塞茜莉娅平复自己的震惊,满脸感动的看着慕容峥,说。

她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替自己揽下这所有的事情。

所以在他的心里,自己还是有一点位置对不对?

他对阮茗西产生的兴趣,不过只是一时的;在他心里,自己其实才是最重要的,对吧?

可她根本来不及兴奋,慕容峥的话就像一盆冰水一般将她从头浇了个彻底。

慕容峥冷冷的望着塞茜莉娅,一字一字,淡淡的说:“我并不是为了你。”

塞茜莉娅神色一凝,表情瞬间僵在了脸上。“你……你说什么?”

他不是为了她,那么他是为了谁?

阮潋北刀子般的眼神剜着塞茜莉娅,说:“你的耳聋了吗?他说他根本不是为了你。”

“所以你是为了阮茗西,是吗?你只是为了阮茗西,对不对?”

塞茜莉娅站在一边,撅着嘴巴看着慕容峥,万万没有想到慕容峥竟然这么在乎阮茗西吗?

如果阮茗西真的死了,难不成他要跟着她一起去吗?

是真的想要负责,还是想要殉情?

那么她这个未来的妻子到底又算什么?

面对塞茜莉娅的问题,慕容峥自然是选择了沉默不言。

他不想伤她的面子,不想当着这么多的人,让她下不来台。

所以他选择了沉默,却也是一种默认了。

“那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这次回去我们就要订婚了你难道不知道吗?”塞茜莉娅不顾屋里还有其他人在,有些歇斯底里的问着慕容峥。

而慕容峥只是平静的望着她,神情相当寡淡,语气有些冰冷的刺骨。“我有同意过吗?”

闻言,塞茜莉娅再一次震惊了。“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你根本就不想跟我订婚?”

慕容峥再次沉默。

其实如果没有发生今天的事情,他也许根本不会知道阮茗西在他的心里,已经根深蒂固。

一开始,他真的打算接受爷爷的安排,干脆娶了塞茜莉娅算了。

他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忤逆爷爷的意思,所以……他真的打算将对阮茗西的心意,深深地埋在心里。

可是今天,当他看到一脸惨白的阮茗西躺在地上的时候,饶是他一个这么沉着冷静的人,在那一刻大脑就好像停止了运转一般。

可是,他却很清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是那么的痛,那么的慌,那么的手足无措。

然而更多的,却是怕,深深的惧怕,从未有过的惧怕。

他怕阮茗西会在自己的面前永远的闭上那双灿烂生辉的眸子,他怕自己再也看不到她的笑容,听不到她的声音。

所以在那一刻,他终于明白自己对她的心,已经那么的炙热和强烈,他根本不能失去她。

也是在那一刻,他下定了决心选择跟她在一起。

就算爷爷会强烈的反对,可是他已经下了决定,不会再改变。

面对着慕容峥的沉默,塞茜莉娅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呢?

她喜欢了慕容峥这么多年,从懵懵懂懂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他了。

她喜欢跟在他的屁股后面粘着他,她也总是暗地里将那些给慕容峥表白和写情书的女人彻底赶出慕容峥的身边。

她一直在为他改变自己,改变成他会喜欢的模样,以为有一天,她终究会得到他的心。

所有人也理所应当的以为他是她的,总有一天会是的。

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他才来了华夏国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这一切都变了。

他以前从未对任何一个女人上心,从没有特别的去关注过其他的女人。

可现在,他终于动心了,他的心里终于喜欢上一个女人了。

而那个女人,却不是她塞茜莉娅。

这让她如何接受的了?

如何接受的了?

原本对阮尚东的惧怕在这一刻统统变成了痛心,她觉得自己的心那么那么的痛,好像被人凌迟了一般。

他对自己那冷漠的眼神,就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一刀一刀的在自己的心口划出狰狞血腥的伤口。

阮尚东很快拉回了自己的思绪,他没情趣去管塞茜莉娅和慕容峥上演这一段爱恨情仇,只知道自己的妹妹现在还昏迷着。

他望向慕容峥,嘴角挂着极冷的弧度,声音亦是跟他的表情相呼应,那么的冷。“你的命跟茗西的比起来,根本不值钱。所以你们最好祈祷她没事。否则……就算倾尽阮家的一切,我也会让你塞茜莉娅付出代价,包括你的家族,英国维多利亚家族。”

在华夏国,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家族可以跟阮氏家族抗衡。

而维多利亚家族,在英国的地位也基本是无法轻易撼动的。

这是他在发现茗西对慕容峥好像产生了一些情愫之后,特意让英国那边的人去调查出来的。

可是即便如此又能怎么样?他阮尚东怕过谁?

区区一个基本上只剩下名望和躯壳的家族,他更是没有放在眼里。

恐怕也只有维多利亚家族还以为自己跟一百年前一样,那么的辉煌和高高在上。

自然,塞茜莉娅在听到阮尚东的这番话后,那比刚刚还要强烈的恐惧瞬间便融入到了她的细胞里,占据了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她再次低下头不敢去触碰阮尚东的眼睛,却依旧感觉自己的周身发凉,犹如身在大海之中的冰川之上,随时都会被冻僵,然后失去呼吸。

幸好这个时候送血清的人终于到了,塞茜莉娅终于暗暗松了口气。

她原本很希望阮茗西就这样死了就好,可是现在却又担心她就这么死了,自己会给她陪葬。

所以,她既希望抢走慕容峥的阮茗西去死,又希望她赶紧活过来。

就算是要死,她也不能在今天,这是多么糟糕的一天。

抗毒血清送到之后,医务人员立刻着手准备着打血清的事情。

“屋里人多,空气不流通,也为了避免伤口受到感染,所以麻烦你们全部出去等着。”医务人员说道。

阮尚东等人虽然不想离开,可为了能减轻一点危险,哪怕只是一点点,他们还是乖乖的退了出去。

大约几分钟之后,休息室的门打开了。“已经打了血清。不过刚刚耽误了一些时间,具体情况还要观察一下。我建议立刻将阮小姐送去医院。”

于是,阮尚东立刻安排了车辆,开着载着阮茗西的车子去了京都市最好的医院。

那可横在路边的路,早在送血清被阻之后就被阮家的保镖们合力弄走了,所以这一路倒还算畅通顺利。

到了医院之后,医生再为阮茗西做了详细的全身检查。

发现并没有什么其他大的问题之后,便给她安排了住院观察。

这件事情自然也是没有瞒过阮家的人。

阮文博等人听到这个消息后,不顾滂沱大雨的赶来了医院。

在听阮潋北说了事情的大概之后,阮文博夫妇简直恨不得将塞茜莉娅拖出来狠狠的打一顿泄愤。

叶锦荣愤愤然的看着塞茜莉娅,说着。“长得人模人样,却是个心肠歹毒的人,竟然见死不救,亏的茗西还是因为你被蛇给咬了。”

“如果茗西没什么事倒还好,要是她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保证你会为此付出代价。”一向温和的阮文博也动怒了。

前几个月才出了一场大的车祸,这伤都还没有好彻底,竟然又因为这个塞茜莉娅被毒蛇咬伤,叫他还怎么沉得住气?

塞茜莉娅像个罪犯一样,接受着在场所有人的指责,这让她心里更加不平衡。

出了医院之后,她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毫无疑问,慕容瑾成了她的出气筒。“凭什么?她自己被蛇咬了,凭什么所有人都要来指着我的鼻子骂?是不过是让她一起比赛,并没有让她去被蛇咬,凭什么要这么对我?阮家?因为自己很了不起吗?”

慕容瑾站在一边静静的听着,一句话也没有说。

“还有慕容峥,他把我当成什么了?他很了解那个阮茗西吗?竟然不惜为了阮茗西去死,我在他心里到底算什么?阮茗西就那么重要,比他的前程重要,比他的家族更重要?所以他到底还想不想要他的前程了?还想不想要慕容家了?”

“我在被阮家的人指责的时候,他竟然没有帮我说一句话,你懂那种孤立无援的感觉吗?就因为我对阮茗西见死不救,所以我就要像个犯人一样吗?我塞茜莉娅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好,既然慕容峥他不帮我,我马上就去找慕容贺,我相信他对我忠诚,也相信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帮助我。”

说着,塞茜莉娅抬步就朝着医院大门口走去,准备去找一直追求她的慕容贺。

而慕容瑾这下有些慌了,连忙追了上去。“塞茜莉娅,你冷静一点。慕容贺他只是想要利用你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