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章:阮家的不速之客/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美女医生说完,也不再看几人,转而一边在自己手中的本子里写着什么,一边对着阮茗西说。“这些天要避免辛辣刺激的食物,多吃点清淡的,又营养的素菜瓜果。”

阮茗西朝她笑了笑,说:“谢谢你医生,我知道了。”

“伤口虽然已经清理的很不错,不过前三天依旧需要每天来医院换药。”美女医生依旧写着,时不时望向阮茗西,语气很温和。

阮茗西望着这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大,又年轻漂亮的女医生,笑的也很温和。“好,我记住了。不过请问……”

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门口进来一个护士,对着那个美女医生喊了一声:“韩医生,刚刚接到通知,市区盘山路那边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两名驾驶员均受重伤,另有三名轻伤者,大概十分钟左右会送来我们医院,请您做一下准备。”

“好,我知道了。”韩医生面不改色的说着,随后便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边走,她边对着身边的护士交代一些事情,表现的相当专业。

之后,两人乘坐电梯去到了一楼的急救室。

韩医生走后,有些嘴皮的叶少谦笑道:“长得倒是挺好看的,就是看不出是这么个火辣的性子。”

“恐怕也是家里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吧。不然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当上京都军区总医院的医生。就算医术不错,没点家庭关系那恐怕也是不可能的。”阮敬南还记得那小姑娘刚刚瞪着自己的样子,心里有那么一点不爽。

那么多人,偏偏只瞪他一个,为什么?难道他看起来比较好欺负?

还是,距离离的近就要成为‘牺牲品’?

“你这小子,看不出来心胸这么狭窄啊。刚刚那医生不过就是瞪了你两眼,说话的语气冲了一点吗,至于记恨到现在吗?”叶少谦笑呵呵的看着阮敬南,然后继续说道:“再说了,人家训的对。咱们这么多人挤在病房,的却阻碍了空气的流通。”

“这么为她说话,莫不是你小子看上人家了?”阮敬南意味深长的望了望文清瑶,然后笑呵呵的对着叶少谦问道。

说他心胸狭窄?说他记恨那小姑娘?

他还真是小瞧了他阮敬南。

作为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怎么可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去斤斤计较?还是跟个女人,简直不是大丈夫所为。

而叶少谦在听到阮敬南的打趣后,依旧面不改色的笑着。

他搂了搂站在自己身边的文清瑶,说:“瞎说什么呢,我有清瑶了啊,可别给我乱扣那些帽子,我可担不起。”

看着几人在病房里嬉笑吵闹着,阮茗西觉得心情很好。

对于亲人朋友们的关心和陪伴,她真的非常感动。

人生不就是这样吗,有关爱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其实已经很让她感到幸福了。

只是,她总觉得还缺少什么,心里的某一处,觉得有些难受。

无论她怎么寻找,始终也不曾见到慕容峥的身影。

如果说她的心里不失落,那完全就是骗人的。

她现在的心情很感动,同时也很失落,真的。

她自嘲的笑了笑,觉得自己渴求的东西竟然是那么的可笑。

人家的未婚妻也受伤了,人家当然要去陪他的未婚妻了,凭什么要来守着自己呢?人家根本就没理由丢下自己的未婚妻来守着自己。



其实这边,还真不像阮茗西所想的那样。

因为慕容峥从医院出去之后就感到身体很不舒服,为了安抚塞茜莉娅的情绪,他坚持吃完了晚餐。

回到居住的落脚点后,他立刻给随行的慕容家的私人医生打了个电话。

大约半个小时候,冯医生急匆匆的赶来了慕容峥的落脚点。

冯医生看着额头已经冒汗,嘴唇已经有些发青的慕容峥,瞬间脸色就变了:“少爷,您是怎么被蛇给咬了的?伤口在哪里,我需要马上帮您处理伤口。”

慕容峥有些无力的抬眼瞥了一眼冯医生,说:“没有。你别问那么多,赶紧给我打抗毒血清。”

“好,打完抗毒血清我就立刻替你清理伤口。”说着,冯医生连忙从医药里拿出他从英国带来的抗毒血清,给慕容峥打了一针。

随后,他又要求立即帮慕容峥处理伤口,慕容峥懒得再去理会他,便转身进屋去了。

“少爷,少爷……”冯医生看着慕容峥将门关上,急忙喊了两声。

慕容峥的助理汪助理忍不住喊了一声:“行了,你就别叫了,少爷没被蛇咬。”

“没被蛇咬那是怎么中了蛇毒的?难道是在自己口中有伤口的时候帮别人吸蛇毒了?”他是医生,脑子一转就猜到了事情也许就是这么个情况。

汪助理说:“您说您问这么多干什么?你只需要记住少爷中毒的事情,千万不能让老爷子知道,不然他会担心的。”

“行,你好好照顾少爷,这几种药对抗毒是很有效果的,到时候提醒少爷按时吃。”

“好,我知道了。”

送走了冯医生,汪助理站在偌大的客厅里,忍不住摇首叹气。

少爷他,这又是何苦呢?



第二天,阮茗西出院了。

除了要飞去郓城拍戏的文清瑶和叶少谦,昨晚守在病房的人都来医院接她出院了。

众人一起将她送回了阮家大院,然后留下一起吃了午饭。

因为刚刚出院,加上阮茗西现在的身体有些虚,大家也不好再打扰,便也相继离去了。

阮茗西也着实觉得还是有些疲惫,吃过午饭便上楼休息去了。

午饭之后,阮尚东便将开车云佳人送回云家大院。

因为已经是月底了,按照惯例,云家每到月底是时候都会有一个家庭聚会。

坐在车里,云佳人一副满腹心事的样子。

两人在六年前就认识了,也交往过,加之这次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阮尚东当然知道她的心里在纠结什么事情。

果然,云佳人想起阮茗西今天那怏怏不乐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对着阮尚东说:“别看茗西故意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我知道她心里不快乐。”

看到阮茗西心情不好,作为好姐妹的她,心情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的。

而她知道,影响阮茗西心情的,必然就是慕容峥了。

因为从昨晚阮茗西醒来到现在,慕容峥就没有再出现过,阮茗西看不到他,当然会难受。

“她跟慕容峥的事情,我是不会同意的。”不管因为慕容峥跟塞茜莉娅的原因也好,还是因为慕容家族的内斗关系也罢,他绝对不会让阮茗西卷入慕容家的家族斗争。

云佳人问:“为什么?难道你不想看到茗西快乐幸福的样子吗?”

阮尚东相当平静的说道:“佳人,你应该知道慕容家的情况是非常复杂的。慕容峥是慕容槐和慕容桦首要对付的对象,就算家族内斗还没有正式打响,但是慕容贺和慕容琪的出现,已经是暴雨前的预告。茗西跟他在一起,只会受伤害,这个你明白吗?”

闻言,云佳人沉默了。

她之前也是有些反对茗西跟慕容峥的事情,可是慕容峥昨天的表现让她有些动容。

尤其是他那句,那自己的命去负责,更是让她心里颇受震撼。

她看到了慕容峥眼里的坚定,也知道慕容峥是真心喜欢茗西的,所以……有情人应该终成眷属的。

她是这么希望,却真的忘记去考虑慕容家族内部的真实情况了。

阮尚东说的对,在现在这个局面之下,茗西跟慕容峥在一起,只会受到伤害。

想到这里,云佳人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以后我们几个都会劝劝她的。不过关于那个霍书彦……”

阮尚东说:“他今天晚上会抵达京都。”

“你是真的打算让茗西跟他试试看吗?”

“你难道你觉得霍书彦其实也是个很好的人选吗?虽然工作可能存在一些危险。”

昨天知道有霍书彦这么个人的时候,云佳人还真以为他们只是闹着玩,故意说给慕容峥听的。

谁知道阮尚东竟然真的打算让两个人试试看。

不过其实想想,霍书彦此人还是很不错的,倒也可以试试看。

回到云家之后,云爱琳和宋子书宋子辰两兄弟也回来了。

因为今天的周末,又是家庭聚会的日子,他们吃了午饭就到了。

两兄弟有些日子没有见到云佳人了,看到云佳人回来,当然是起身冲了上去。

云佳人笑着对大家问好之后,陪着云家老爷子说了会儿话。

“对了,怎么没见爸爸?”云佳人没见到云立辉的身影,便问道。

宋子书说:“舅舅还没有来呢。”

“听浩哲说,最近公司的事情有很多,应该还没有忙完。”赵丽琴说。

而这边,云立辉坐在沙发上微阖着双眼,神色看起来有些疲倦,眉目间隐隐还有一丝怒气。

“总经理,我怀疑公司有内鬼。”云立辉最得力的助手站在办公桌前,说。

神色疲倦的云立辉说:“说说你的想法。”

云立辉的得力助手唐飞说:“我们近期两次的大型项目都被人抢先一步,如果是一次我觉得还可以理解。偏偏这次的项目我们策划了这么久,并且很快都要实施了,可是却在这个紧要关头被人抢先一步,虽然项目开发的地点不同,可是方案完全跟我们公司的企划方案一模一样,我觉得这根本就不是巧合,肯定是有人想要故意整我们风云集团。”

云立辉依旧闭着双眼,静静的听着唐飞说着自己的观点。

公司最近真的太不顺了,这么好的一个案子,竟然被人抢先一步,实在可恶。

他一定要将这个内鬼找出来,然后将他送进监狱。

而唐飞继续说:“我们这次的项目企划方案原本就是公司的机密,只有一些高层和管理人士才知道。这次被人抢先一步抢走了我们的方案,应该就是公司的高层出了问题。我觉得,这件事情必须要彻查一下。”

这个时候,云立辉在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他轻微的叹了口气,说:“你说的对,公司的却是出了内鬼,还是高层和管理人士。这件事情先不要声张,秘密调查所有参加了本次项目会议的人,一个都不能漏掉。”微微停顿了两秒后,云立辉继续说:“包括云浩哲。”

唐飞有一些错愕,却也很快恢复了干练冷静。“是,我马上安排人去办。”

“记住,不能打草惊蛇。”云立辉叮嘱道。“还有,必须给我调查一下这个神秘的海外集团,我要知道是谁想要搬到我们云家。”

“是,总经理。”

唐飞走后,云立辉将自己的身子靠在椅背上,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是谁要害风云集团?

又是谁有这个胆子来挑战京都的六大家族之一的云家?

就算云家的实力不能跟阮叶两家相抗衡,但是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撼动的。

这个海外神秘的CK集团到底是什么来路?竟然可以买通风云集团的高层,看来真的是不简单。



慕容峥从昨天晚上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四点。

醒来的时候,人还有些晕乎乎的,浑身还有些乏力。

汪助理说:“少爷,老爷半个小时前打电话过来,叫您晚上去一趟别墅。”

“我知道了。”慕容峥答了一声,便拿着衣服去浴室了。

老爷子突然让他回去,必然是有事情的。

而这事情,很可能是跟塞茜莉娅有关,这让他的心情微微有些烦躁。

来到别墅的时候,果然见塞茜莉娅正坐在老爷子的身边为老爷子捏着肩膀。

见到慕容峥回来,老爷子的脸上没有以往的欢喜,反而带着一丝责备。“塞茜莉娅给你打了那么多个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慕容峥说:“昨天淋雨,有些感冒了,睡的比较沉。”

慕容老爷子一听,心里自然心疼,却还是忍不住呵斥了一声:“那也不能睡到现在啊。你自己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慕容峥垂头,不语。

老爷子忍不住关切的问:“现在身体好些没有?”

“好多了,爷爷不用担心。”慕容峥说。

“不是我担心,是塞茜莉娅担心你担心的要命。”

慕容峥垂着脑袋不说话,深色寡淡,好像没有听到似得。

老爷子瞪了慕容峥一眼,忍不住低声吼道:“我在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过两天你感冒好了,你就陪塞茜莉娅先回英国。”

闻言,慕容峥猛然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慕容老爷子:“什么?”

慕容老爷子说:“塞茜莉娅她不适应华夏国的气候,昨天才到,今天身体就吃不消,早点陪她回去。”

听到慕容老爷子的话后,慕容峥整个人好像被雷劈了似得,僵硬的一动不动。



而阮家这边,到了傍晚的时候,竟然来了两位客人,是阮茗西没有想到的客人。

阮家的会客厅里。

“你们来找我,不会是单纯来探病的吧?”阮茗西神色淡淡的问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慕容贺和慕容琪两兄妹,问道。

她到现在都记得自己哥哥的订婚宴上,这兄妹俩是怎么闹场的。

赶在阮家办喜事的宴会上闹事,这兄妹俩当然是头一个,自然会让阮茗西深刻铭记。

所以现在他们来阮家,她不会认为他们是单纯的来看自己的。

慕容贺呢,无时无刻不是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子,俨然就像个小混混似得。

当然,他今天看起来还算是有所收敛,望着阮茗西的笑容倒也好像多了一点真诚的味道。“听说阮小姐昨天被毒蛇咬了,今天得到消息后,便决定要来看看。毕竟算起来,以后我们还算是亲戚,你说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