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章:你知不知道他在吸毒/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阮茗西一直以为阮敬南也不过是说说玩的,谁知道这个霍书彦竟然今天晚上飞机来京都。

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不是昨天才说起的,怎么他今天就来了?”阮茗西问。

阮尚东微微挑了挑眉,说:“早晚都要见面,何不早点见了互相了解呢?”

这一瞬间,阮茗西竟然真的有些无言以对。

难道,真的要见这个霍书彦?

她有些犹豫,内心深处其实还是有那么一些抵触的。

可是难道她真的要跟慕容峥在一起吗?

她不怕那些未知的威胁,但是就怕伤了哥哥的心,伤了爸爸妈妈,还有爷爷的心。

所以她跟慕容峥说起来终究还是有缘无分的,于其在这段感情里挣扎徘徊,还不如试着去接受另一段感情。



霍书彦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阮敬南亲自去了京都国际机场迎接这个一起出生入死的好战友。

站在出口接机处的位置,阮敬南远远便看到了身形高大,面容俊朗的霍书彦。

他在一群旅客中间显得那么的耀眼,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

霍书彦在看到阮敬南的时候,朝他笑了笑,然后背着自己的双肩膀就朝着出口处走来。

笑着捶了捶阮敬南结实的胸,霍书彦说:“还劳烦阮大少爷亲自来迎接,真是不好意思。”

阮敬南手臂搭在了霍书彦的肩膀上,勾了勾。“你小子还是这么嘴欠。”

霍书彦笑了笑。“过奖了。”

“对了,你妹妹的情况怎么样?好些没有?”霍书彦在来的时候就听阮敬南提起了阮茗西被毒蛇咬了事情,心里还隐隐有些牵挂着。

阮敬南眯起眼睛贼兮兮的盯着霍书彦,问:“这就开始惦记我妹妹了?”

“还不允许我简单的问候一声吗?”霍书彦反问道。

虽然他是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可是在听到阮敬南问这话的时候,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些不自在的。

毕竟他常年待在部队,接触的女性比较少;猛然提起这个话题,竟然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

阮敬南笑眯眯的打量着霍书彦,“她情况怎么样,你明天就能见到她了。”依旧勾住霍书彦的脖子,他好奇的问着霍书彦:“我问你,明天要跟我妹妹见面了,你有没有一点紧张?”

“你真打算让我跟你妹妹相亲?”霍书彦脚步一停,与阮敬南平视着。

阮敬南也停下了脚步看着个子跟自己差不多高的霍书彦:“怎么,难道你不乐意?”

霍书彦说:“那倒也没有,就是觉得有点别扭。”

“我可告诉你,你能通过我大哥那关跟我妹妹相亲,那是因为我在我大哥面前帮你说了不少好话。你小子明天最好好好表现,千万别丢我的脸。”这小子到时候要是弄出个什么幺蛾子,到时候阮尚东还不得扒了他的皮?

霍书彦有些无奈的笑了,然后垂首走在前面,没有说话。

阮敬南三两步的走了上去,拍了拍了他的肩膀,说:“笑什么?给我个准话。”

“我知道了,我尽量让你妹妹看上我。”

“……”

随后阮敬南开车带着霍书彦去了一个路边的小馆子吃烤鱼。

两个感情深厚的战友有些日子没见,自然是要坐下喝两杯的。



晚上的时候,阮茗西的心里其实很乱,很犹豫。

她翻来覆去的躺在床上,根本就没有睡不着。

脑子里始终在纠结着慕容峥和霍书彦。

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尝试去接受另外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虽然那个叫霍书彦的男人,真的蛮好的。

只是当你心里住进了一个人的时候,眼里哪里还会看到别的人?

可是哥哥又是那么坚决的反对,加上慕容峥跟塞茜莉娅之间原本就是快要订婚了,所以她真的好矛盾。

阮茗西拿出手机,在只有她们四个人的群里,问道。“我真的要去相亲吗?”

文清瑶几乎是秒回的。“对象是谁?如果是霍书彦的话,我觉得可以考虑。”

“同意清瑶说的。霍书彦此人很不错,很靠谱,可以试试看。”云佳人洗完澡出来,刚好就听到微信提示音。

阮茗西说:“可是我对他没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文清瑶说:“你都没有见过他,不过是在微信里聊了聊,万一见面之后又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呢?”

阮茗西发了撇嘴的表情:“我觉得不太可能。”

云佳人说:“试试吧,说不定霍书彦才是那个适合你的人,慕容峥的家庭背景太复杂了,不适合你。”

文清瑶说:“佳人说的对,你就别想那么多了,赶紧睡觉,明天美美的去相亲。”后面一个捂嘴偷笑的表情。

就在大家都快结束这个话题的时候,阮潋北突然冒了出来。“其实人家霍书彦挺好的。长得英俊,品行又好,家世也好,人也比较风趣幽默,我觉得不比慕容峥差。”

文清瑶发了一段文字过来:“如果到时候茗西真的对他没有感觉的话,我倒觉得肥水不流外人田。”后面还跟了一个奸笑的表情。

阮潋北问:“什么意思?”

文清瑶说:“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意思啊?茗西要是不喜欢,你可以试着去相处一下啊。”

“你可别瞎说了,他是茗西的相亲对象,别把我扯进去。我睡了,明天还要早起,大家晚安。”发完这段文字,阮潋北就将手机扔在了一边。

“我不过是她开玩笑的话,不会生气了吧?”文清瑶见阮潋北果然没有再说话,便问道。

云佳人说:“潋北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不过你这玩笑开的也真是够可以的。”

“(⊙o⊙)…”

而就在云佳人准备睡觉的时候,却接到了宋子书的电话。

“怎么了子书?”

“姐,你猜我刚刚看到谁了?”宋子书的声音听起来隐隐有些激动。

云佳人问:“谁?”

“云……不对,是姜逸轩。”

云佳人一听,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什么?你看到了姜逸轩?”

“对。”

云佳人问:“没看错吗?”

“绝对是他,错不了。”宋子书相当确定的回道。

“他不是出国读书了吗?你怎么会看到他的?”云佳人相当疑惑。

当初,云诗妍不是带着姜逸轩一起出国读书了吗?

这个时候在京都的一家KTV看到姜逸轩,实在让她有些不能理解。

宋子书说:“我也很纳闷,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是后来确定之后,发现真的是他。”

他今天一个同学的生日,所以吃过晚饭之后,大家便又到了一家KTV唱歌。

没想到,在路过一个包厢的时候看到了姜逸轩。

本来刚开始他也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后来借口进入包厢仔细看了之后,才确定是姜逸轩。

“你猜他在里面干什么?”宋子书继续问着云佳人。

云佳人不禁眉眼一跳,问道:“他在干什么?”

宋子书有些愤慨的说:“他竟然跟一帮人在吸毒。”

听到此话,云佳人是彻底震惊了。“你说什么?他吸毒?”

“对,我去的时候他在里面玩的正嗨。”想到刚刚看到姜逸轩那满脸沉醉,眼神迷茫的样子,宋子书其实也是有些唏嘘的。

毕竟这几年经常见到他,两人之间虽然没有很亲密的表兄弟关系,却还是在一张桌上吃过很多次饭。

所以其实他刚刚发现姜逸轩吸毒的时候也是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而云佳人也是花了好几分钟才缓过来。

虽然她跟姜逸轩之间也是有些重重矛盾,尤其是跟徐慧敏之间更是有些杀母之仇,但是乍然听到这个消息,心里还是有些震惊的。

“子书,你先不要轻举妄动,等他走的时候你悄悄跟上去看看他去了哪里,然后给我地址。我现在就给云诗妍打电话。”

“好。我知道了。”宋子书点了点头。

“千万要小心,不要惹怒他们。吸毒的人都是一些不良人士,不要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我知道,姐你放心吧。”

挂了宋子书的电话,云佳人立刻拨通了云诗妍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半天都没有人接,云佳人打了好几个,却依旧是无人接听;甚至到后来,电话干脆关机了。

云佳人愤愤然的甩了甩手机,低吼了一声:“这个云诗妍,到底在搞什么鬼?”



距离京都市四十公里外的一个郊区别墅里,一对男女正在床上翻滚着。

男人相当兴奋,而女人那张漂亮白皙的脸却轻微的扭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放在床头柜的电话响起了。

她正准备伸手去接,却被男人阻止了。“跟我做爱的时候,不准接电话。”

女人哪里敢违背男人的话,只能任由电话一直响着,到后来,男人不耐烦的拿起电话,直接关机。

大半个小时之后,两人终于完事。

男人起身走进了浴室,而刚刚在床上被迫承欢的女人,也就是云诗妍这才拿起手机开机。

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后,她狠狠的咬了咬唇,眼中露出了阴狠的目光。

云佳人,你竟然还有脸给我打电话?

如果不是你,我现在怎么会沦落成这样?

可是转念一想,这个云佳人根她都好几个月没有联系了,突然打电话给自己是什么意思?

抱着疑问的态度,云诗妍给云佳人回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云佳人接听了,云佳人不满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云诗妍,你刚刚在搞什么?”

云诗妍冷冷的勾了勾唇。“男人。”

“什么?”云佳人眉目微微一蹙,问道。

云诗妍抽出一支点上,说:“我说我刚刚在搞男人。”

“你……”云佳人被云诗妍的话堵的愣了好几秒钟。

“怎么,你有意见?”云诗妍姿态妖娆的吐了一口烟圈,继续问道:“有屁你就快放,我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你这里。”

云佳人稳了稳呼吸,问道:“你知不知道你弟弟现在在干什么?”

云诗妍柳眉一条,满不在乎的说:“他在干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弟弟也不需要你来操心。”

她的这个态度彻底激怒了云佳人。“云诗妍,你知不知道他在吸毒?”

云佳人低吼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震的云诗妍身子一僵,声音也在不住的颤抖着。“你说什么?”

“我说他在吸毒,你这个姐姐是怎么当的?你竟然都不知道他在吸毒吗?”云佳人人不住提高了音量。

她真是没有想到,不过几个月不见,云诗妍堕落的跟那嫩厮混,而姜逸轩更是堕落的跑去吸毒了。

她现在都有些怀疑云诗妍是不是也染上了毒瘾。

“怎么了宝贝儿,脸色这么难看,是谁给你打的电话?”刚刚跟云诗妍在床上翻滚的男人此刻裹着一张浴巾从浴室走了出来。

男人看起来大约有三十多岁的年纪,长得也是一般,身姿不算挺拔,大约只有一米七左右。

他脸上挂着一丝笑意,只不过在暖黄色灯光的笼罩下,那笑容竟然显得有那么一些诡异。

云诗妍朝他甜甜的笑了笑,说:“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我那个讨厌鬼姐姐。”

男人嘴角轻轻一扯,坐在床沿,长臂一身,将云诗妍一把搂到了自己的怀里。

他的手指缓缓的摩挲着云诗妍脸颊,然后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啃咬着她的耳垂,问道:“哦?半夜三更给你打电话,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因为男人的动作和语气,云诗妍的身子和笑容同样都有些僵硬,咬了咬唇,她微微颤抖着声音说:“她说,看到我弟弟在吸毒。”

闻言,男人再次笑了笑,说:“呵,现在的年轻人,追求刺激,吸毒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

“武爷,你说过不让逸轩碰毒的。”云诗妍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几乎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自己刚刚在说什么。

闻言,那个叫武爷的男人一把捏住云诗妍的下颚,问:“你现在是在怪我?”

下颚处传来的痛感差点让云诗妍忍不住落泪。她极力的将眼泪憋了回去,然后不停的摇头说:“不不不,武爷,我不是这个意思。”

武爷再次凑近了云诗妍,眯起那双眼睛盯着云诗妍,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云诗妍看着武爷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顿时吓的话都不敢说了。

“你最好要清楚自己的身份,明白吗?”说着,武爷手上的力度微微加重了。

这让云诗妍终于还是忍不住划下了两行泪。

她使劲的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武爷这才满意的笑了笑,然后松开了手。

云诗妍这才好像重新获得了呼吸和空气一般,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然后,在武爷的注视下,她光着身子都进了浴室。

站在花洒下,云诗妍她想起自己的遭遇,想到这两个月来的明天承受的折磨,泪水止不住的滑落。

她抱着自己的肩膀,身子靠在冰凉的墙壁,缓缓下移。

到底是因为什么她才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想要反抗,却是那么的无力。

如果不是云佳人,她的人生不会毁的面目全非。

如果不是云佳人,她现在依旧是云家的千金小姐,说不定已经嫁给了苏煜琛,成为了苏家的媳妇。

这一切,难道不是因为云佳人吗?

现在呢?她更是一点退路都没有了。

她染上毒瘾也就算了,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还让逸轩也染上了毒瘾。

所以以后他们该怎么办?他们应该怎么办?

一切都毁了,她的人生,逸轩的人生,全部都毁了。

爸爸不要她了,妈妈也死了,她的人生还剩下什么?

这一切都毁了,所以…难道她是不是对异地罪魁祸首做些什么?

不如让她也尝尝毒品的滋味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