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章:看着你生不如死的活着/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立辉这样的态度,早就在云佳人心里的起不了任何波澜了。

曾经她还会因为云立辉的偏心而感到难过,但是后来她已经渐渐麻木了。

再加上她已经知道自己并不是云立辉的女儿,所以云立辉偏袒云诗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她当然不会再去因为这件事情而黯然神伤了。

她一脸平静的望着云立辉,淡淡的问道:“爸爸,你这话的意思我就不太明白了。我作为她的姐姐,难道还不能教训自己的妹妹吗?”

而云立辉却冷着脸说:“诗妍是我的亲生女儿。我这个当爸爸的都还舍不得打她一下,你又有什么资格动手打她?”

“您知道她这几个月都在外面干什么吗?”云佳人目光慢悠悠的转到了云诗妍的脸上,看着她那张脸却问着云立辉。

而云诗妍在听到云佳人的话后,脸色总算是微微变了。“云佳人,我干什么轮不到你来管。”

云佳人说:“如果不是因为关乎到云家的脸面,你以为我想管你的事情吗?”

云诗妍冷笑一声,说:“云家的脸面?我在这个家里是什么样的存在,你们比谁都清楚。你们在场的所有人,谁真真正正拿我当过云家的女儿?我在你们心里不过就是一个私生女而已。”

“云诗妍,说话还是要摸着自己的良心。我二叔他一直以来都拿你当宝贝一样宠着,你还不满足。”云梦雪冷冷的看着云诗妍,说道。

真没有想到云诗妍不过两三个月不见,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而云诗妍闻言,更是一把挣脱掉云立辉扶着她的手臂,冷笑道:“得了吧,当宝贝一样宠着会把我撵出国?呵,我云诗妍这辈子最大的不幸,就是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最大的耻辱就是流着云家的血。”

说完,云诗妍冷冷的扫视了大厅中央的几个人,随后踩着步子朝着大门口走去。

云立辉见状,连忙追了上去。“诗妍,你回来吧,爸爸再也不会赶你走了,爸爸一定会为你找一个青年才俊的。”

青年才俊?呵,她曾经也像傻子一样渴望着纯真的爱情,那种至死不渝的爱情。

可现在的她,已经不会去做那种白日梦了,也没有那个资格去奢求爱情。

从她被武爷强奸的那一天起,从她染上毒瘾的那一天,从她帮着武爷贩毒的那一天,她的人生已经没有了光明的可能。

云诗妍冷眼看着云立辉,那眼神就好像只是在打量一个陌生人一般。淡淡的说:“晚了。”

“不晚,一点都不晚,你永远都是爸爸最爱的宝贝女儿。”云立辉并不知道发生在云诗妍身上的一切,他只想要自己的女儿回到自己的身边。

“呵。”勾了勾唇后,云诗妍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踩着别墅的台阶,一步一步走下去。

看着云诗妍那孤傲清冷的背影,云立辉心里万般不是滋味。

那是他的亲生女儿啊,现在竟然形同陌路,她看自己的眼神竟然是那么冰冷。

到底是什么让她变成了这副样子,她这几个月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想问,他想追上去问清楚,可是脚步却好像有千斤重一般,怎么都挪不动。

而云佳人看到云诗妍越来越远的背影,立刻追了上去。

她不能让云诗妍继续错下去,她的人生不应该是这样的,就算她们之间是那么的不对盘,可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云诗妍走上死路。

“云诗妍你站住。”

云诗妍闻言,脚下的步子条件反射的一停。

云佳人走到云诗妍的面前,平视着此刻跟自己差不多高的云诗妍,说:“我想我们需要聊一聊。”

“我认为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云诗妍神色寡淡的说道。

“可有些话我非说不可。”

云诗妍眼神倏然对上了云佳人的,那眼中再次迸发出一种叫做恨的东西。

她咬牙切齿的,对着云佳人说道:“但是我根本不想听你说,我甚至根本就不想听到的声音,更不想看到你。”

云佳人死死的扣住云诗妍的手臂,说:“不想听你也必须听。”

云诗妍挣脱了半响之后无果,只能咬牙瞪着云佳人,不得不听。

“你知道自己最近在做什么吗?你知道那个武爷是谁吗?”

云诗妍满不在乎的笑了笑,说:“他是跨国犯罪集团的头目,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只要我在床上把他弄高兴了,他一样将我当成宝贝一样疼。”

云佳人原本还以为云诗妍根本就不知道武爷的真实身份。

可是如今听云诗妍这么一说,云佳人当时就震惊了。“云诗妍,你明知道他的身份,为什么还要跟着他?你这是在作死你知道吗?”

闻言,云诗妍的脸上突然展开一抹笑容。那笑容很冷,冷的像一把锋刃利剑,似乎想要穿透云佳人的胸膛。“我作死?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我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云佳人,你应该知道我有多恨你吧?”

云佳人说:“你就算再恨我也不能拿自己的命去冒险。”

闻言,云诗妍朝着云佳人走进两步,低声说:“云佳人,你知道我下半生的目的是什么吗?那就是看到生不如死的活着。如果能够报复你,报复云家,牺牲我这条命又算的了什么呢?”

看到这样的云诗妍,云佳人心里有一种不好预感。“你什么意思?”

“以后你就知道了,我的好姐姐。游戏才刚刚开始呢。”说完,云诗妍风情万种的理了理胸前的卷发。后,她踩着红色高跟鞋朝着云家大宅的大门走去。

看着云诗妍出云家大宅的大门,然后上了一辆豪华轿车,云佳人的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她真的从来没有想到,云诗妍对着自己的恨意竟然到了这样的地步。

为了报复她,甚至于不惜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这是多么疯狂的举动。

想到那个穷凶恶极的武爷,云佳人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她其实以前就听说过武爷的名号,知道他是一个穷凶恶极的人。

认真说起来,这个武爷的一生也是充满了传奇。

他原本是一个相当出色的特种兵,前程大好,可是他却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

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他竟然强奸了犯罪集团老大的女人。

那时候他才二十三岁,出了这件事情之后,他被部队开除军籍,最后被压上了军事法庭,获刑七年。

等他再出来的时候,已经三十岁了。

出狱之后的第二年,他便一手创立了跨国犯罪集团,成为犯罪集团的头目。

贩卖儿童,拐卖妇女,贩毒走私……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可是他一次都没有被警察抓住过,就算全国的警察都知道这个男人是犯罪集团的头目,却根本就没有证据直接指证他,可想这个男人是有多么的狡猾。

而云诗妍竟然就跟在这么个男人的身边,让自己的脑袋随时处于摇摇欲坠的状态。

云佳人真的很佩服云诗妍的勇气,也对她这疯狂的行为感到忧心。

云诗妍走后,云佳人也回去拿了自己的包包和车钥匙,开车朝着阮尚东的香山别墅驶去。

而此时的阮尚东正在书房忙着手下没有忙完的工作。

“总裁,夫人来了。”秦特助看着监控器云佳人的车驶进了香山别墅,连忙来找阮尚东报告。

阮尚东一听云佳人来了,脸上不由自处的浮现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知道了。”

云佳人来到书房的时候,阮尚东正在抓紧时间完成手里的工作。

毕竟她能在这个时候主动来他的香山别墅,真的是相当不容易的。

“还在忙?”云佳人走进书房,看着还在低头忙碌的阮尚东,问道。

阮尚东抬头朝她笑了笑,说:“快完了,你先坐一会儿。”

“没事,你先忙,我在楼上等你。”

一听楼上,阮尚东整个人都兴奋了。

楼上可都是卧室呢,佳人她终于算是想开了,知道他最近的却是太过饥渴,所以……

想起等会儿两人就可以做爱做的事情,阮尚东兴奋的朝着云佳人点了点头,说:“好。我马上就来。”

云佳人随即转身出了书房,然后朝着楼上走去。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阮尚东总算是完美收工,他心情愉悦的哼着小曲儿朝着楼上卧室走去。

可是他将卧室里里外外的找了个遍,都没有看到云佳人的身影。

随后,他又将其他几个客房也找了个遍,还是没有看到云佳人。

终于,他叫来正在楼下大厅擦地板的佣人,问道。“夫人呢?”

佣人说:“夫人刚刚上楼之后,就没有下来过。”

“总裁,我之前好像看到夫人上了顶楼。”秦特助说。

“你怎么不早说?”让他在几个卧室里找了半天,看来这个秦特助真的是不想干了。

而秦特助来不及解释,就见阮尚东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四楼了。

来到顶楼后,果然见云佳人正坐在沙发上望着繁华的京都夜景喝着红酒。

恰好吹来一阵凉风轻轻掀起了她乌黑秀美的长发,飘逸又动人。

看着她一脸心事的样子,阮尚东就知道自己刚刚是误会了云佳人的意思。

无奈的笑了笑,他走过去在云佳人身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之后,他静静的望着远方山下的京都。

京都是国际的大都市,白天忙碌着,晚上却喧嚣热闹,灯光璀璨。

不知道多人人会在这样的城市里迷失自己,为这座城市的繁华所沉醉。

将高脚杯里的那一口红酒一饮而尽之后,云佳人这才侧过脸颊看着身边的阮尚东,说:“尚东,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阮尚东望着云佳人那双永远都那么清澈明亮的眼睛,说。

云佳人苦笑一声,问道:“我真的,这么招人讨厌吗?”

阮尚东将她胸前凌乱的头发别到耳后,说:“傻瓜,你怎么会招人讨厌呢。我爱你都来不及。”

云佳人却说:“可是为什么赵菲芸,赵晴璃,云梦雪,云逸轩,慕容瑾,塞茜莉娅,徐慧敏……都这么讨厌我?我从来不曾主动去招惹过她们,可是她们却恨透了我。”

她到现在想起云诗妍的改变和她现在身处的环境,就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甚至于她根本不敢相信云诗妍有一天会走上这么一条路。

阮尚东握住云佳人有些冰凉的手,说:“这不是你的问题,你别想这么多。”

“可是云诗妍她为了报复我,不惜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她明知道武爷是个什么样的狠角色却还执迷不悟的留在他的身边,而她留下他身边的目的只是为了报复我。尚东,虽然我跟她一直互看不顺眼,可我真的不想看到她出事。她是爸爸,不……她是二叔唯一的女儿,我真的不想看到她出事。”就算云立辉对她不算好,却终究将她抚养长大,对她还是有养育之恩的。

再加上云立辉也算是个可怜人,刚刚她看到云立辉那一脸沧桑的样子,心里真的很难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