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章:不要落在我的手里/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容峥淡淡的扫了一眼有些气急败坏的慕容琪,踱步到了沙发处坐下。

看到他这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两兄妹更是生气。

尤其是慕容贺,他对慕容峥的讨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偏偏他永远都是一副高高在上,满不在乎的态度,实在让他觉得恶心。

在英国那种地方,他一个华夏国的人到底是在拽什么?

就算他在英国出生,就算他是英国国籍,但是他骨子里却是流着华夏国的血液。

比起他尊贵的英国王亲国戚的身份,他慕容峥连屁都不是。

冷冷的勾起嘴唇的一脚,慕容贺理了理的衣袖,然后慢悠悠的转身望着慕容峥,说:“慕容峥,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你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的样子。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是在拽什么?说难听点,你身上流的是华夏国的血,是最为低贱的。所以你凭什么在我面前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呢?”

而慕容峥全程保持嘴角含着浅浅的笑意,双目盯着慕容贺那张俊朗的脸,没有说话。

“你说谁低贱?”

一道浑厚却又略显沙哑的声音在客厅里响了起来。

循着声音望去,就见慕容老爷子在老管家的搀扶下来到了客厅。

他身上披着一件厚厚的毯子,脚上穿着居家鞋,这么一看就像个寻常家的老人。可他身上却散发着一股不怒自怒的凛然之气,让人望而生畏。

慕容峥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毕恭毕敬朝慕容老爷子行了个礼,喊了声:“爷爷。”

慕容贺和慕容琪自然也不敢怠慢,立刻毕恭毕敬的朝他行了礼。

当然,他的出现让慕容贺心里暗叫了一身糟糕,他记得老爷子是最讨厌家里人拿种族血液来说事的。

小时候跟慕容瑾吵架说了几次,被慕容瑾告到了老爷子那里,结果自己被暴打了好几顿。

所以,他是不是又触碰到了老爷子的逆鳞?而且还被抓了个正着。

果然,慕容老爷子走到慕容贺的身边,抬起手里的拐杖就朝着他的后背重重的敲了下去。

慕容贺身上一阵吃痛,却也只能默默的承受着,甚至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在他的身上落下几拐杖在之后,慕容老爷子才愤愤的咬牙走到了沙发处坐下,冷眼凝视着两兄妹,半响没有说话。

气氛一时间相当压抑,这感觉让慕容贺和慕容琪都有些喘不过气,心里的那股惧怕更是快速的蔓延着。

作为慕容老爷子的孙子,他们自然是知道慕容老爷子这个样子,是真正的生气了。

时间大约过去了好几分钟,慕容老爷子才终于冷冷的开口了。“说,刚刚开车去哪儿了?”

“爷爷,我们不过是去兜了兜风而已。”慕容贺赔笑着,说。

“兜风?差点兜出车祸,撞到佳人的车?慕容贺,你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又上升了一个台阶啊。”

“慕容峥,我劝你最好不要血口喷人。”

慕容峥没有再接他的话。

他抬眼看着自己的助手,给了一个细微的眼神后,助手立刻抱着笔记本电脑过来。

慕容峥抬手接过之后,将笔记本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打开了一段监控视频画面之后,他将电脑推到了慕容老爷子的面前。

“中间这辆白色的车是佳人在驾驶,而这后面紧追不舍的是我名下的两辆车。从监控视频里可以看出,驾驶这两辆车的就是慕容贺和慕容琪。到了这里,可以明显的看出慕容贺有意开车撞向佳人所驾驶的车辆,如果不是佳人及时避开,很可能会造成连环车祸。后果……不堪设想。”

听着慕容峥的解说,再看着里面清晰的画面,慕容老爷子简直气的肺都要炸了。

他只知道今天晚上慕容峥叫他起来是有重要的事情,却没有想到竟然看到自己的孙子要开车去撞自己刚刚相认的外孙女。

那是他最为心存愧疚的外孙女啊,没想到慕容贺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开车去撞她。

自己的女儿已经死了,怎么还允许自己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外孙女出事?而且还是死在自己的孙子手上;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事情。

慕容老爷子目光从电脑里的监控视频缓缓转移到了慕容贺的身上。

他缓缓站起身来,然后朝着慕容贺走去。

之后,抬手就给了慕容贺一记响亮的耳光。“慕容贺你是不是活腻了?”

“爷爷,我……我不过是跟表妹开个玩笑而已。”慕容贺捂住自己火辣辣的脸颊,说。

慕容峥眯起眼睛盯着慕容贺,说:“你可是在拿佳人的生命开玩笑呢,慕容贺。”

老爷子没有说话,慕容贺也不敢再为自己辩解什么,因为他知道老爷子最讨厌是就是犯了错之后还为自己极力辩解和开脱的人。

所以就算他不聪明,却也知道在这个时候最好还是保持沉默。

“爷爷,您也知道佳人是京都云家的千金,现在也是东方国际继承人的未婚妻,是京都阮家未来的儿媳妇。慕容贺和慕容琪这明目张胆的开车去撞她的行为,实在有些耐人寻味。到底是真的想要至佳人与死地呢,还是想向阮云两家发起挑衅?”说完,慕容峥双眼朝着慕容贺瞄了过去。

只见慕容贺在听到慕容峥的这番话后,气的面如猪肝。“慕—容—峥。我说了只是想要开开玩笑而已。”

慕容峥并没有再看慕容贺一眼,而是继续对着慕容老爷子说道:“而且爷爷您现在和云家老爷子的关系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点的缓和,偏偏又发生这样的事情,云家老爷子要是知道了,可能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吧?最关键的一点是,如果佳人向警察报警,慕容贺的行为在华夏国那是属于杀人未遂的行为,是可以判刑坐牢的。”

一听说他今天晚上的行为是会判刑坐牢,慕容贺有些傻眼了。

而慕容琪当然见不得自己的哥哥被人‘污蔑’,立刻站了出来,说:“慕容峥,你不要给我哥哥扣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慕容峥神色淡然的说道:“事实胜于雄辩,不是吗?证据已经摆在这里了。”

“爷爷,我并没有想要杀佳人,我真的只是想要跟她开玩笑而已,真的。”慕容贺连忙为自己辩解。

真的不是他狡辩和死不承认,实在是因为他真的没有想要害死云佳人的想法。

他不过是想要吓唬她一下而已,希望她以后不要再插手慕容家的事情而已,根本没有想要撞死她的想法。

而慕容老爷子哪里会管他这么多?

本来这些年他就无比的讨厌格蕾丝在背后唆使慕容桦和慕容槐争夺爵位而闹的鸡犬不宁的行为;更是无法忍受他们想要夺走慕容家的野心。

这其中,慕容贺和慕容琪没少做一些让他痛恨的事情,碍于格蕾丝的面子和家族势力,他却不能轻易对慕容贺和慕容琪做什么。

如今,慕容贺自己犯了错,他为什么不要借着这个机会让他尝尝跌倒的滋味呢?

况且他撞的是佳人,是他亏欠了二十四年的孙女,所以就算慕容贺是自己的孙子,那也不要怪他了。

他不动声色的望了慕容峥,随后淡淡的移开了目光。

慕容峥是什么人?从小就被老爷子以慕容家族接班人的标准来培养的慕容家长孙,怎么会不知道老爷子那一个眼神里包含的是什么意思呢?

他接收到了老爷子传递给他的讯息后,随后又不动声色的给自己的助手递了个眼色。

之后,助手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客厅里。

大约十分钟后,高阳区警察局的刑警找上门了。

慕容贺和慕容琪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一名警察问道:“请问慕容贺是哪一位?”

慕容贺回道:“我是。”

一名年轻的警察拿出了自己的证件,然后说道:“我们是京都市警察局高阳分局的警察,有人报警说你今天晚上驾驶京AXXX的高档越野车故意撞人,属于故意杀人未遂,麻烦你跟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

“我没有。”慕容贺态度有些蛮横的拒绝了。

在英国,不管他做了什么都有人替自己擦屁股,什么时候被带去警察局去过?这华夏国的警察凭什么带自己回警局调查?

如果自己真的在华夏国被判了刑,到时候事情闹到了英国去,还不知道到时候要如何收场呢。

所以,他坚决不能去警察局,坚决不能接受调查。

而刑警见多了像慕容贺这种拒不配合的蛮横行为,他们并没有因为他是外国人而对他有所顾虑,毕竟在华夏国做了违法的事情,那肯定是要按照本国的法律来办事的。

年轻的刑警又说:“你有没有做违法的事情,跟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就知道了。”

“我要是不去呢?”慕容贺反问道。

刑警说:“那可能会在杀人未遂的基础上再加上一条妨碍公务罪。”

“你们……”慕容贺咬牙切齿的瞪着两名刑警,随后看向了一直站在一旁静默不语的慕容老爷子,问:“爷爷,您就任由他们带我去警局吗?您知道我要是去警局的事情被传到英国,到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吗?”

“不管什么样的后果,你做错了事情就理应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说这话的,是阮尚东。

他在安抚好了云佳人之后便赶来了锦绣园,就算慕容峥的助手没有给打电话通气,他也是必须要让慕容贺付出代价的。

“慕容贺,你胆子可真够大的,竟然敢动我阮尚东的未婚妻。”他冰冷的眼神像是刀子一样划在慕容贺的身上。

随后,他走到慕容贺的身边,冷幽幽的说:“依照着我以往的行事风格,坐牢都是便宜你了。”

之后,慕容贺理所应当的被带到了警局接受调查,而慕容琪也被老爷子狠狠的用家法伺候了一顿。

其实对于这样的结果,阮尚东是不怎么满意的。

依照他对这件事情的态度,他更倾向于私底下先弄断慕容贺的两只胳膊再说。

他在慕容贺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就对他产生相当浓郁的憎恨心理,这次竟敢再次来招惹他,实在是欠揍的很。

慕容贺被带到警察局调查,虽然他极力为自己辩解说他是不小心才朝着云佳人的方向撞过去的,可监控视频很清晰拍摄到了他开车撞向的云佳人的画面,并且从他一路追踪云佳人的行驶轨迹来看,他的行为存在着故意杀人的嫌疑,所以被警察机关提起公诉。

当远在英国的慕容槐一家得知自己的儿子在华夏国被提起公诉,而且罪名还是故意杀人未遂之后,当时就坐不住了。

“这怎么可能?乔尔他怎么可能会杀人?一定是被人诬陷了。”慕容贺的妈妈珍妮弗.科南特得知自己的儿子被华夏国的警方逮捕,当然是急的团团转。

她不停的在慕容槐的书房里来回走着,看起来相当着急。

而慕容槐当然也又气又恼。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不是去了一趟华夏国,竟然惹上了官司。

他坐在书房里,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眼光盯着电脑屏幕,看得出来他相当生气。

他生气自己的这个儿子真的是不争气,如论他如何比较他都觉得乔尔比不上艾伦,虽然不想承认,却是事实。

而更他生气的是,他儿子出了事情,作为爷爷,他的父亲竟然不管不顾。

作为英国的伯爵,如果他出面去英国驻华夏国的领事馆精心交涉,事情不会这么麻烦的。

可是他的父亲,竟然什么也没有做;这才是最让他生气和恼怒的。

“很有可能是艾伦在背后搞鬼。”思来想去,珍妮弗都觉得自己的儿子是被艾伦,也就是慕容峥给暗算了,这简直就是可恶至极。

慕容槐闻言,眉眼轻轻一跳。

就像珍妮弗说的,很有可能是他这个亲爱的侄子在背后设下了一个圈套,而自己的儿子就这么落入了他的圈套。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乔尔不能坐牢,你知道的。如果一旦他被判刑,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重创。在这关键的时刻,他不能出事。”

慕容槐依旧没有说话,只是转动着他手里那颗价值连城的扳指,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现在就去找凯瑟琳。”说着,珍妮佛便朝着门口走去。

这个时候,慕容槐的声音终于响起了。“你冷静一点。这件事情不能让她知道。”

珍妮佛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依旧坐在书桌前的慕容槐,问道:“你叫我怎么冷静?乔尔他现在出事了,你父亲竟然都不管。所以,我现在只能去找作为王妃的凯瑟琳出面了,他肯定是有办法解决的。”

珍妮佛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被带去了警局,心里就火大。

她们柯南特家族在英国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在英国从来没有警察敢将自己的儿子带回警局。

这可恶的华夏国的警察,她不会这么轻易绕了他们的。

而慕容槐说:“现在法院不是还没有判决吗?现在去找王妃不适合。”

“那……我马上让人给我订明天的机票,我要去华夏国。你父亲也真是的,为了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臭丫头,竟然不管我们儿子的前途,我看你父亲真的是疯了。”说着,珍妮弗走出书房,叫人订最早的,飞往华夏国的机票了。

而慕容槐在听到珍妮弗的话后,再次沉默了。

他眯起眼睛盯着桌上的那张年轻貌美的面孔,眼中闪出的光是那么的阴冷,充满了愤怒和仇恨。

说的对,那个臭丫头……突然冒出来的,说是外孙女的臭丫头,这件事情就是因她而起。

如果他的儿子乔尔真的坐了牢,那么……这个丫头最好祈祷自己别落在他的手里。

真的很对不起各位,因为腰间盘突出和其他的一些身体的原因,所以最近的更新很不稳定,二萱感到很抱歉。

今天开始,每天都会抽出时间努力更新的。

争取早点写完,然后早点好身体调养好。

谢谢留下来的亲们,真的很谢谢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