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章:云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容槐作为慕容集团第二负责人,很多事情也需要他去处理,当然是不能离开英国的。

并且他认为老爷子还没有糊涂到对自己的孙子不管不顾,所以他没有跟着珍妮弗一起去华夏国,而是留在英国注意着慕容枫的一举一动。

珍妮弗是在第三天的下午抵达京都国际机场的。

虽然经过了十个小时的飞行,她的脸上也隐隐有一些疲惫之色,可她依旧派头十足。

她戴着一副墨镜,脸上化着高贵优雅的妆容,穿着打扮一看便知道此人非富即贵,并且她全程六个身材高大的保镖护送。

她高傲的微微仰着下巴,墨镜下面的一双眼睛自然也是透着一些不屑的。

对于她来讲,华夏国这样的国家真的不配跟英国相提并论,况且她还是英国王室的亲戚,更是不讲其他国家放在眼里了。

而作为她这样自持身份高贵的人来讲,自然是要走机场贵宾通道的。

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贵宾通道的工作人员竟然拒绝她的要求。

“我要走宾贵通道。”珍妮弗踩着高跟鞋,气势汹汹的找到了机场的工作人员,冷眼一瞥,说。

工作人员微微抱歉一笑,说:“抱歉女士,我们的贵宾通道对一般人是不开放的,请您谅解。”

闻言,珍妮弗冷笑了一声。“一般人?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竟然说我是一般人。”

“真的很抱歉。”机场工作人员再次表达了歉意之后,另外一名工作人员走到他的身边,低声耳语了两句。

那名工作人员朝着不远处望去,只见果然有几个人朝着贵宾通道走来。

为首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他穿着简单的休闲装,头上戴着一顶棒球帽,眼睛处还挂着一幅墨镜。

他手里拿着手机,耳朵塞着耳机,脸上还挂着灿烂的笑容,显然是在跟什么人通电话。

工作人员看到他之后,立刻上前恭敬的喊了一声:“叶三少。”

叶少谦淡淡的瞄他一眼之后,点了点头,随后便带着他随行的工作人员走进了贵宾通道里,全程像是没有看到珍妮弗似得。

珍妮弗看着一个黄毛小子竟然都可以走这个贵宾通道,自己作为英国王室公爵的儿媳妇,竟然被拦在了门口,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依照着珍妮弗一生好强的性子,当然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那个人是谁?凭什么他能走贵宾通道我却不能?你们是不是瞧不起我一个外国人?”珍妮弗实在是心情很不美丽,原本就不喜欢这个国家,现在在这个国家遭受了这样的待遇,她当然心里不开心了,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夫人,您说的这么是什么话?贵宾通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走的。刚刚过去的那位是我们的贵宾。”工作人员耐心的解释道。

其实对于珍妮弗这样无理取闹的人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像她这样一直纠缠不休的倒是真的很少见。

再说,刚刚过去那个可是叶家的三少爷;叶家在华夏国是什么样的存在那是当然不用说的,所以人家叶家三少走贵宾通道那是很正常的。

可眼前这个人虽然看似非富即贵,可此人的一些行为和语言真的很让人厌烦。

所以事情的后来就是慕容琪到机场将盛怒中的珍妮弗接走了。

事情闹的也不算大,却也引起了贵宾通道的工作人员强烈的反感。

车里,珍妮弗还在为刚刚的事情不停的埋怨。

“华夏国这个破地方,如果不是因为你哥哥的事情,你以为我会来吗?竟然连贵宾通道都不让我走,简直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这要是在英国,看我不扒了他们的皮……”

慕容琪坐在她身边的位置静静的听着。

自己母亲的脾气她是了解的,向来就是这样,受不得半点的气,吃不得一点点的亏,更是不能忍受别人对她不尊重。

对她来说,今天在机场发生的这件事情就是别人对她的不尊敬。

可是慕容琪却觉得刚刚的事情根本算不得什么,眼下最重要的难道不是还在警察局接受调查的哥哥吗?

“你怎么不说话?”珍妮弗自己唠叨了半天,却见慕容琪一言不发的望着窗外,于是问道。

慕容琪原本是不想说话的,可看到珍妮弗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哪个比较重要的喋喋不休,实在也是有些心烦。“母亲,您难道不知道眼下最主要的是怎么把哥哥保释出来吗?您在机场的这点小事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闻言,珍妮弗不乐意了。“你说这是小事?我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无理的对待过?”

想她堂堂英国柯南特家族的长女,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这完全就是没有把柯南特家族放在眼里。

“可现在是在华夏国。”慕容琪很不耐烦的说了一声。

真不明白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性格,她甚至怀疑她这些年在慕容家族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也对,如果不是背后那个柯南特家族,恐怕她真的连慕容家的门都进不了。

她承认自己有时候脾气火爆一些,可好歹还有一些理智啊,可自己的母亲除了那满腔的虚荣心和胜负心,什么时候考虑过别的?

而珍妮弗被这话呛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像她的女儿说的有道理,现在是在华夏国,华夏国的人根本就不认识她,所以……其实刚刚的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对吧?

可即便如此,她想起来还是有些不舒服,一个人转头望着窗外生闷气。

而恰好,窗外一个大型荧幕上正在播放着国民老公叶少谦拍摄的一则广告。

珍妮弗看到荧幕里的那个帅气阳光的男人,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她闭上眼睛想了想,后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我竟然连一个三流明星都比不过,华夏国简直欺人太甚。”

“你在说谁?”慕容琪有些不耐烦的问着珍妮弗。

珍妮弗指了指大荧幕上叶少谦,说:“就是他。”

“那是叶家三少爷,没什么好奇怪的。好了,您就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

前两天因为她哥哥慕容贺的事情她都没有睡好,今天又因为珍妮弗在机场闹的小风波更是让她身心俱疲。

之后,慕容琪闭上眼睛休息了,没有再理会一旁的珍妮弗。

而珍妮弗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立刻将刚刚才闭上眼睛准备休息的慕容琪叫醒了。“你哥哥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终于是想起我哥哥的事情来了?”慕容琪掀起眼皮子看了一眼珍妮弗,说道。

珍妮弗对自己这个女儿向来是管不住的,见她那副样子,当然也没有在意。只是说:“赶紧说,是不是慕容峥在背后搞的鬼?”

“你说呢?除了他还能有谁?当然,那个云佳人也是其中之一。”如果不是她向警察报警,哥哥又怎么会被带到警察局去呢?

原本就是一点小小的事情,她竟然大动干戈的闹到了警察局。

她想一定是慕容峥在背后指使她这么做的,真是可恶至极。

“那个云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要见她。”珍妮弗说。

闻言,慕容琪嗤笑一声,说:“算了吧,你明天还是回国去吧,反正你在这里也帮不了什么忙,反而还会给我们添乱。”

珍妮弗断然拒绝道:“不行,她害的我儿子进警局,说不定还会坐牢,我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我劝你还是省省吧,你不是她的对手。如果真要报复她,也不急这一时半刻。”

“你有什么想法?”珍妮弗看着自己的女儿,问道。

“以后你会知道的。”说完,慕容琪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弧度。

云佳人,你先是突然冒出来试图跟我们争夺慕容家的财产,现在又害我哥哥面临着刑法的审判,我不会放过你的,等着吧。

到了锦绣园别墅里,慕容峥和慕容瑾等在别墅的大门口准备着迎接珍妮弗。

就算他们都很讨厌珍妮弗这个婶婶,可该有的礼数是不能少的,这是他做人的一向准则。

“aunt。”慕容峥朝着珍妮弗略显恭敬的喊了一声。

慕容瑾也跟着他一样恭敬的喊了一声aunt。

可珍妮弗却是不屑的瞥了他们兄妹俩一眼之后,高傲的仰着脖子直接越过了慕容峥兄妹。

而慕容琪亦是狠狠的瞪着慕容峥一眼之后,跟在珍妮弗的背后朝着客厅走去。

对于这母女俩的行为,慕容峥完全不在意。

而慕容瑾不屑的撇了撇嘴,也是一言不发的跟在慕容峥的身后。

客厅里,老爷子正襟危坐的在上首的位置看着珍妮弗和慕容琪。

他那不怒自威的神态和凛然的目光看的珍妮弗心里有些发毛。

“父亲。”珍妮弗用英文有些怯生生的喊了一句,显然对老爷子还是有些害怕的。

慕容老爷子眼中那凛然冷冽的光一直落在珍妮弗的身上,似乎是想要在她的身上打上几个窟窿。

半响之后,老爷子才悠悠然的开口了。“你的架子可是走到哪儿就摆到哪儿啊?”

珍妮弗知道老爷子指的是刚刚在机场发生的事情,可是即便是现在回想起来她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她抬起头望着慕容老爷子,说:“作为英国赫里福德公爵的儿媳妇,我认为他们应该给我起码的尊重,再加上我是出生英国柯南特家族,难道走个贵宾通道都不行吗?”

“你就像个泼妇似得赖在那里不走?”老爷子咬牙看着珍妮弗,问道。

珍妮弗似乎并不知道泼妇是什么意思,有那么一些茫然的看着慕容老爷子。

“这是在华夏国的地盘上,什么赫里福德公爵的儿媳妇,什么柯南特家族的女儿……你以为这是在英国吗?珍妮弗,你能不能长点脑子?并且我真的很想知道,你这一身的怪毛病到底是跟谁学的?毕竟你的母亲是柯南特家族的小姐,举头投足都透出优雅与高贵,可你看看i自己,却真的不止一次丢尽了我们慕容家族的脸。”越说道后来慕容老爷子越是生气。

当初为什么会是这么草包嫁给了慕容槐?

虽然在自己的心里更加偏向于慕容枫一点,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二儿子当时在英国也是不少贵族少女争相追捧的翩翩公子。

虽然珍妮弗出生柯南特家族,可是事实她真的是一点都配不上这的儿子。

而珍妮弗面对老爷子的训斥,心里自然是恼怒和气氛的。

怎么可以当着慕容峥和慕容瑾的面将自己训斥的一文不值呢?

就算她什么都不好,但是她还有引以为傲的出生。

想到曾经自己家族对慕容家的支持,珍妮弗似乎有了那么一些底气:“父亲,当初如果不是我柯南特家族对慕容家族的扶持,您认为慕容家族会成就今天的辉煌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