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章:我劝你不要跟我们作对/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珍妮弗的话后,慕容老爷子眯起闪着锐利光芒的双眼盯着珍妮弗。“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似乎是被老爷子那阴冷的眼神吓到了,珍妮弗张了张嘴,并没有再说话。

慕容老爷子死死的盯着珍妮弗,继续说:“没有我慕容家一直在背后作为后盾支撑着柯南特家族,你柯南特家族早就没落了,这些话还需要我来告诉你吗?”

说到后来,他逐渐提高了音量,显然是在努力压制自己内心的怒火。

之所以对慕容贺和慕容琪没有像慕容峥和慕容瑾那样的疼爱,恐怕真的跟他们这个没脑子的母亲脱不了关系。

珍妮弗自然嘴唇微微蠕动了一下,却依旧没有开口说话。

一时间,客厅的气氛再次到达压抑的顶峰,就连一向沉稳的慕容峥也觉得此刻的空气好像要结冰似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你好端端的不在英国待着,跑来华夏国做什么?”半响之后,老爷子开口了。

他问的显然是珍妮弗,语气依旧带着一丝冰冷的温度。

珍妮弗抬眼看了看老爷子,说:“我是为了乔尔的事情来的。父亲,乔尔的事情您不能不管。”

“我为什么要管?”慕容老爷子冷眼睨视着珍妮弗,反问道。

“他是您的孙子。”珍妮弗理所应当的说。

老爷子冷眼一转,说:“他还是你的儿子呢。”

珍妮弗再次被老爷子的话堵的哑口无言。

慕容老爷子看到珍妮弗那样子就觉得心气不顺,教出来的两个孩子也是不省心。

有些不耐烦的瞥了珍妮弗一眼之后,老爷子冷笑了一声,咬牙切齿的说:“哼,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就是这么个丢人现眼的家伙。”

想到慕容贺在英国闯下的那些祸,如果不是因为珍妮弗在后头替他擦屁股,恐怕早就坐牢几百回了。

“父亲,我知道您现在生气,但是你也知道要是事情传回英国会引起什么样的风波吧?要是其他家族的人知道乔尔被警察抓起来判了刑,我们公爵府也会受到影响的。”

而且坐牢对于贵族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尤其是她的丈夫慕容槐还要跟慕容枫争夺爵位和财产。

所以,儿子坐牢,父亲当然也会受到影响的;媒体一定会说是着急管教无方才会让儿子坐牢,到时候她的面子肯定是挂不住的,这才是她比较关心的事情。

“你儿子丢脸丢的还少吗?趁着这次的机会,让他好好待在里面反省吧。”

正好也可以借着这次机会,给慕容槐一个提醒和警告。

“父亲……”

珍妮弗还想说什么,却被慕容老爷子冷冷打断了。“别说了,我帮不了你。”

“那个报案的人不是云佳人吗,你只需要让她不要追求乔尔的责任就可以了啊。这很简单的,您为什么坐视不管?难道乔尔不是您的孙子吗?”

这些年大家住在一个屋檐下,她当然是知道他对待乔尔和艾伦的态度,有着很明显的差别。

都是他的孙子,为什么不能公平对待?

“你现在知道着急了?如果不是你珍妮弗一次次的包庇和纵容慕容贺,他也不可能嚣张到这个地步。就算我们公爵府在英国有些地位,可那也只是在英国而已。你知不知道现在是在华夏国的地盘上?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可是在华夏国,他触犯了华夏国的法律,又偏偏惹到了华夏第一家族阮家还有云家,你以为这是我出面就能解决的事情吗?”

让慕容贺坐牢本来就是自己的意思,他又怎么可能出面去将他弄出来?那他岂不是多此一举了?

慕容贺待在监狱里也好,慕容槐也算是少了一个帮手,不然再让慕容槐他们嚣张下去,慕容家就真的要变成格蕾丝的了。

而珍妮弗见老爷子态度如此坚决,知道自己再说下去也是于事无补,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能安耐住内心的愤怒,上了楼。

很快到了吃晚饭的时候,珍妮弗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下楼。

餐厅里的气氛照旧是尴尬的要死,甚至于比在英国吃饭的时候还要让人窒息。

吃过晚饭后,珍妮弗借口让慕容琪带自己出去转转,散散步,消消食,其实她是想见云佳人。

……

这边,吃过晚饭之后,阮尚东因为欧洲分部的一个比较重要的案子在楼上办公。

而云佳人也在自己的书房里,针对冬季发布会的事情而忙着改稿。

她进入东方国际半年的时间以来,已经在圈里有了一些名气,并且娱乐圈的一些艺人也对她设计的衣服相当喜欢。

而针对这次冬季的服装发布会,除了圈里面的设计大咖之外,她还邀请了一些娱乐圈的艺人参加。

所以这次的发布会其实对她来说还是比较重要的,不能出一点的纰漏。

她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脑里面的图纸,一个电话却打了进来。

云佳人也没有看来电的是谁,便接了起来。“喂,你好。”

电话那边,一个生硬的女声传了过来。“我是慕容琪。”

闻言,云佳人手里的动作一顿,细腻的秀眉微微一拧。“找我有事?”

“对。”

“说吧,找我什么事?”

“明天中午十二点,我在你们公司楼下的咖啡厅等你。”说完,慕容琪没有给云佳人反对的时间,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

云佳人看着被挂断的手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有这么约人见面的吗?



第二天再中午,刚刚下班姚净岚就过来了。

姚净岚坐在云佳人的办公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正在收拾办公桌的云佳人,笑眯眯的说:“听说总裁今天不在公司,所以我就来陪你吃午餐了,看我够意思吧?”

云佳人继续收拾自己的书桌,却也不忘夸赞她一番。“是,你最够意思,最讲义气了。”

“那么中午想吃什么呢?我感觉周围的餐厅都吃了个遍,还是将河路那边的那家中餐最好吃了,可惜就是太远了……”

“可是抱歉,今天中午可能要你自己去吃饭了,我约了人。”

“什么啊?真是的,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跟你吃饭,你居然约了人。”

“好了,晚上请你吃饭。”

“好吧。那我先走了。”

姚净岚走后,云佳人继续整理收拾桌上的资料。

就在她拿好包包准备出门下楼的时候,慕容琪的电话打了过来。

云佳人盯着那个电话看了好几秒钟,这才慢悠悠的接了起来。

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慕容琪那不耐烦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云佳人,现在已经十二点十五分了。”

“那又怎么样?”云佳人反问一声。

慕容琪懵逼了两秒钟后,才继续问道:“你什么意思?昨天我已经跟你说好了今天中午十二点在楼下咖啡厅见面。”

云佳人说:“可是我有答应要去见你吗?”

“你……我妈要见你,你赶快下来。”



来到楼下不远处的那家咖啡厅后,云佳人依照着慕容琪说的位置,找到了慕容琪和珍妮弗。

她面含微笑的朝着两人走了过去,举止落落大方,还透着一股优雅,一看就是一个名媛淑女。

可在珍妮弗的心里,只有自己的女儿慕容琪才是最高贵的,眼前的云佳人算什么?

她依旧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斜着眼睛睨视着云佳人。

直到云佳人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她依旧拿着那副鼻孔看人。

云佳人一点也不在意,反而是觉得她这个人有些滑稽好笑。

“舅妈,你好。”她喊了一声,礼貌而透着疏远。

珍妮弗端起架子和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似乎没有听到云佳人在向自己问好,没有一点的反应。

云佳人看到珍妮弗这个样子根本一点也不在意,反而柔声问道:“不知道舅妈找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请用英文。”珍妮弗淡淡的瞥了一眼后,端着咖啡再次轻轻抿了一口。

她虽然姿态优雅,可无形中却透露出一股低俗,有些矛盾而滑稽。

云佳人更是觉得珍妮弗有些可笑。“抱歉,我英文不好。”

珍妮弗放下咖啡后,冷眼逼视着云佳人。“听说你在Y国留学了五年,竟然不会说英文?”

“我没有说我不会说英文啊?”她有些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淡淡的说。

此话一出,珍妮弗当然是被呛到了。

她真的很讨厌华夏国这个地方,超级讨厌。

昨天来的时候就遇到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工作人员,后来家里的老头子也屡屡呵斥自己。

没想到,到了云佳人这里,她竟然如此的不尊重自己。

珍妮弗再次感受到了别人对自己的不尊重,所以心情很糟糕。

慕容琪当然知道云佳人不但会说英文,而且英文说的相当好。

可她却对自己的母亲说自己的英文不好,完全就是没有将她的母亲放在眼里。“云佳人,你不要太过分了,你以为谁都可以见我妈妈吗?”

云佳人略带轻蔑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命令你,取消对我儿子的指控。”珍妮弗对着云佳人说道,态度和语气都是那么强势,似乎有一种不容反抗的味道。

而云佳人却是淡淡的抬眼看向珍妮弗,问:“命令?”

珍妮弗说:“对。就是命令。”

云佳人问:“你凭什么?”

她语气很轻松,脸上还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细看之下那嘴角的弧度还蕴藏着一丝讥讽。

命令?

她以为她是谁?一来就对自己颐气指使,这态度简直让她反感。

不过她倒也理解为什么慕容琪也是让人那么的讨厌,因为她的母亲就是这么个让人厌恶的人。

当然,她那‘你凭什么’四个字让珍妮弗火冒三丈。

怒火中烧的她几乎快要丧失了理智。

这个死丫头,竟然敢这样跟自己讲话,那傲慢的态度和语气简直让她受不了。

“你们华夏国不是最讲究礼数礼节的吗?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讲话的吗?”珍妮弗压着内心的怒火,咬牙切齿的问道。

云佳人含笑点了点,说:“是啊,我们华夏国几千年的文化历史,自然是最讲究文明礼节的。不过……那也要看人。毕竟人与人之间是互相尊重的。如果你不尊重我,又凭什么得到我的尊重呢,您说对不对?”

当慕容琪将这段话翻译给了珍妮弗的时候,珍妮弗的那双眼睛瞪着云佳人瞪的圆圆的。

“你还真是伶牙俐齿。”珍妮弗说。

云佳人依旧笑着,说:“过奖。”

“我不想跟你说废话,关于取消你对乔尔控诉的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说到这件事情,珍妮弗的态度再次变得坚决。

而云佳人的态度比她更坚决。“关于这件事情我也并没有打算跟你商量。因为我会对他控诉到底。”

说完,她定定的看着珍妮弗,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眸里闪着坚毅笃定的光芒,这让珍妮弗有那么一些诧异。

但是她不相信眼前这个不过二十四岁的小丫头真的敢冒着得罪英国王室的风险,于是问道:“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你知道乔尔的姑妈是谁吗?你知道乔尔的外祖父是谁吗?”

云佳人脸上依旧保持着优雅如菊的笑容,说:“是谁不重要,后果是什么我也不想知道。因为他的行为已经惹恼了我。”

一听这话,慕容琪几乎是要咬碎了牙齿。“云佳人,我劝你不要跟我们作对,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

“是吗?那我等着你。”说完,云佳人朝珍妮弗点了点头,拿着自己的包包起身走了。

望着云佳人那消瘦又透着一股骄傲的背影,珍妮弗和慕容琪气的不行。“这个死丫头,看来必须要给她一点教训才可以。”

慕容琪说:“这个是肯定的,我不会放过她的。我要让她为今天的傲慢无礼和无知付出代价。”

在慕容老爷子和云佳人都表明了不会帮忙之后,珍妮弗跑到英国驻华夏国的领事馆就慕容贺的事情进行交涉。

之后,慕容贺被取保候审。虽然从警局出来了,可他在这个敏感的候不能回英国,只能待在京都市随时等候法院的审判。

这对于一向有优越感的慕容贺来说简直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

从警局出来之后,慕容贺第一时间去东方国际找到了云佳人。

其实云佳人是真的不想再见到慕容贺的这张脸,可她知道有些事情是躲不掉的。

而在看到云佳人的那张脸后,慕容贺双全不由得紧握着,咬牙盯着她。“我他妈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至于闹这么大的动静吗?”

云佳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可眼底却是冰凉一片。“开玩笑?慕容贺,你可是在拿我的生命开玩笑呢。假如我没有及时避开你的车,你觉得我现在还会坐在跟你喝咖啡吗?”

慕容贺死死的盯着云佳人,没有说话。

云佳人双手放在桌面上,面含笑意的望着慕容贺,问:“再说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并没有要好到开玩笑的地步,你觉得呢?”

“所以你是铁了心的要让我去坐牢了?”慕容贺望着云佳人的眼里渐渐浮起一丝阴冷的光芒。

云佳人的脸上一直带着浅浅的笑意,那双眼睛虽然没有什么温度,却也闪耀着光芒。“没办法,我只能用法律来保障自己的权益。难道我做的有什么不对吗?”

闻言,慕容贺呵呵的笑了两声。“这是慕容峥跟你设下的圈套吧?是慕容峥让你这么做的吧?”

端起桌上的咖啡轻轻抿了一口后,云佳人笑着说:“你果然爱开玩笑。开车来撞我的难道不是你吗?”

慕容贺再次显得很不耐烦了。“我说了我只是想要吓唬一下你而已。咱们好歹也是表兄妹,你真的要做的这么绝吗?”

云佳人真是没有想到慕容贺竟然跟他那妈一样那么厚脸皮。

笑了笑,她说:“没办法,谁叫我是个怕死的人呢?或许是五年前的那场车祸给我留下了深深的阴影。所以当你开车撞向我的那一刻,我就发誓不会轻易放过这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