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章:她要借刀杀人/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你是铁了心的要让坐牢?”慕容贺眯起那双蓝色的眼眸盯着云佳人,眸光中透出一丝阴冷。

“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毕竟是你开车撞我在先,我不过是拿起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的权益罢了。好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就恕我不奉陪了。”说完,云佳人朝慕容贺轻轻笑了笑,然后拿起自己的包包便准备起身。

在她准备走的时候,慕容贺的声音再次响起了。“云佳人,你知道得罪我的后果吗?你应该知道我的姑姑是英国王室的王妃吧?”

云佳人看着慕容贺那一脸铁青的样子,嘴角处轻轻勾起了一个弧度,一个温柔婉约的笑容在脸上绽放。

随后她不以为意的问着慕容贺,语气轻松。“那又怎么样?”

看着云佳人这幅不以为意的姿态和轻语的语调,慕容贺很恨,真的很讨厌她在自己面前表现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这感觉就好像,她在看一个小丑表演似得;而自己,恰好就是那个卖力表演的小丑。

所以,他很讨厌别人没有把自己的话当一回事,很讨厌。

强行按捺住内心的狂躁和愤怒,慕容贺还是有些咬牙切齿的说:“所以我劝你,最好想清楚。”

“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你就等着法院的传唤吧。再见。”说完,云佳人起身便朝着门口走去。

果然他和慕容琪都是珍妮弗生的,跟珍妮弗的性子简直是一模一样,都是那么的自以为是,那么的目中无人。

看着云佳人消失的背影,慕容贺的双手不自觉的紧握。

他知道,除非是云佳人撤销对自己的控诉,否则自己肯定是逃不过华夏国法律的制裁的。

并且,就算云佳人同意撤销控诉,阮尚东恐怕也不会答应的。

阮家在华夏国的势力,真的不容小觑;假如阮尚东开了口,自己肯定是难逃牢狱之灾。

一旦自己真的坐牢,那就是一辈子都抹不去的污点,到时候自己的形象会大打折扣,并且……以后是不可能再承袭爵位的。

就算父亲将爵位抢了过来,恐怕自己一个坐过牢的人想要承袭爵位,那也是难上加难。

虽然他现在也很后悔那天的一时冲动,可云佳人对他也太狠心了,简直就是想要将自己逼上绝路。

如果自己真的被判了刑,那么……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云佳人的,一定会让她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



过了一个多星期之后,慕容贺涉嫌故意杀人未遂的案子在京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开庭审理。

双方都请了相当有权威的律师为自己的当事人进行辩护。

虽然慕容贺的律师在法庭尽力减轻慕容贺的责任,可阮尚东请的律师那是京都最负盛名的律师,许多时候对方都被他牵着鼻子走。

所以最后法院判定慕容贺故意杀人未遂,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立即执行。

慕容贺和珍妮弗当然是不服从判决的,很快便提出了上诉,最后的结果维持一审判决。

对于这个结果,珍妮弗母子三人真的是气的要死,同时也恨云佳人恨的要死。

从法院回来后,珍妮弗那张抹厚重粉底的脸依然看不到一丝的血色。

她紧紧的咬着牙齿,双目喷出愤恨的目光。“云佳人这个贱人,她竟然做的如此决绝,我绝对不会饶了她的。”

“妈,你要做什么?”慕容琪虽然也生气,但是还有一些理智;比起珍妮弗她显得要沉稳一些。

珍妮弗倏然转头看着慕容琪,握住她的肩膀,咬牙道:“你之前不是说有办法收拾她吗?说,到底是什么办法?我现在就要看到云佳人死,一刻也等不了。”

慕容琪眼里闪出一丝阴冷毒辣的光:“你放心,她很快就会倒霉的。”

“很快是多快?我一分钟也不想再等下去了。”她真的是一分钟也不想等了,她现在就要看到云佳人死。

她就算是死了也难以消除她心里的愤怒。

从来没有人敢违抗她的意思,也从来没有人敢把她珍妮弗的话当成耳旁风。

偏偏,云佳人她全部都做到了,她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甚至那么嚣张的反抗了她的权威。

这样的人,她绝对不能忍。

慕容琪看到珍妮弗那已经失控到狰狞的样子,心里微微一颤。随后,她说:“妈,做事情要沉得住气,着急是没有用的。而且有人比我们更恨云佳人。那个人是云佳人的死对头,到时候他们会出手解决掉云佳人,我们只需要旁观就好。”

华夏国不是有个成语叫:借刀杀人?

借助云诗妍的手除掉云佳人这个眼中钉,而不沾染鲜血,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到时候如果出了事情,阮尚东和警察也怪不到她们头上。

老实说,她是真的有点害怕阮尚东这个人。

不单单是她,就连她哥哥慕容贺也对阮尚东有些忌惮,想必这个人应该是有点手段的人。

所以这次他哥哥入狱和被判刑,他肯定是动了一些手脚的。

要不然依照他们阮家的关系,一句话就可以免去她哥哥牢狱之灾,偏偏……

这个人能不惹就别惹。

而且慕容贺也说了,一切等他出来再说,不然要是她们在外面闯了祸,恐怕形势对他们会更加不利。

“仇人?她的仇人是谁?”珍妮弗听到慕容琪的话后,连忙问道。

慕容琪讥讽的笑了笑,说:“她的妹妹,云诗妍。根据我打探出来的消息,她最近跟一个犯罪团伙走的很近。那个犯罪集团的头目很狡猾,也是一个不好招惹的人,所以有他出手去解决云佳人,也省去我们不少事情。而且云诗妍恨云佳人入骨,好像最近正在策划什么,估计是要对云佳人动手了。”

“那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动手?我等不急了。”珍妮弗着急的问着。

慕容琪说:“妈,等不急也要等。阮尚东这个人我们不能惹,就让他们两边的势力去斗吧,斗个两败俱伤最好了。而且哥哥也说了,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华夏国有句古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果他们不能彻底除掉云佳人,那就等哥哥出来我们再慢慢筹划。”

慕容琪都这么说了,珍妮弗就算再很,也只能咬牙忍了。

这是她珍妮弗五十年来第一次栽跟头,还是栽在一个小丫头片子身上,真是可恶死了。



晚上,云佳人规规矩矩的坐在床沿,阮尚东手里拿着一把吹风机,正在帮她吹头发。

等到头发八分干的时候,阮尚东关掉了吹风。

他拿过一旁的木梳,轻轻的帮着云佳人梳理头发。

头发梳好之间,却见云佳人还坐在床沿发呆。

“怎么了。在想什么?”阮尚东问。

云佳人很快回神。说:“对于慕容贺,法院判的会不会有点重?”

“重?他差点害你出车祸,一年的刑罚真的是很便宜他了。”如果这件事情交给他来私下处理,他非废了他的手脚不可。

“我只怕,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一切有我,你不需要担心。既然已经决定帮慕容峥,我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谢谢你,有你真好。”

其实,云佳人真的没有想到她家阮先生会决定帮慕容峥,真的没有想到。

或许是因为自己这张巧嘴成功的说服了他,所以他会决定助慕容峥一臂之力。

但是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总归他帮了慕容峥,也算是帮助了自己和外公。

“傻瓜。”阮尚东将她搂进怀里,揉了揉她还未干透的头发。

她的脸颊轻轻贴在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说:“怎么办,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

阮尚东缓缓勾起了唇角,说:“我很开心能听到你这么说。”

之后,他一把将云佳人翻身压在了床上,随后温柔的吻如暴雨一般朝着云佳人袭去。

不消说,这一夜云佳人又被他狠狠的折磨到了大半夜。

等到她醒来之后,已经是八点钟了。

身边的位置已经没人,云佳人赶紧翻身起床洗漱,然后穿戴好衣服之后便下楼。

餐厅里放着两碗百合瘦肉粥,阮尚东却不见踪影。

“先生呢?”她问着在餐厅候着的佣人。

佣人说:“在厨房呢。”

点了点头,她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果然见阮尚东穿着居家服,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着。

很显然,他亲自做早餐。

看到他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云佳人心里说不出的感动和甜蜜。

真的不得不说,她能找到阮尚东这么个老公,真的是捡到宝贝了。

家室就不说了,这不是她所在乎的,所以不算在其中。

但是她必须得承认自己是个外貌控,不然也不会在看到阮尚东的第一眼后就喜欢上他。

他的长相是毋庸置疑的,绝对可以说是极品帅哥,毕竟身高一八五,长的有很帅气的男人其实也不算太多。

其实更重要的是,他对自己是真正的好。

就像文清瑶她们说的,他对她的爱,已经是深入骨髓了,简直都快把她宠上天了。

轻轻走进厨房,云佳人缓缓伸出双手,从后面环住了他的腰,将脸轻轻贴在他的后背,云佳人觉得这一刻真的好幸福。

如果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样的日子该有多好?

“起床了?”他轻轻侧过脸,问着身后的云佳人。

她点了点头,说:“嗯。再不起床,等会儿上班该迟到了。”

“今天不上班。”他说。

云佳人有些不解。“为什么?今天不是周末。”

阮尚东望着她轻轻笑了笑,说:“我已经帮你请假了,今天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

显然被他的话勾起了好奇心,云佳人笑眯眯的问道:“什么事情啊,这么神秘?”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先去洗手,然后到厨房等我,我这里马上就好。”说完,他转身开火,准备煎鸡蛋。

云佳人扭了扭身子,有些撒娇的说道:“不,我想要看你做饭。”

看到她像个小孩子似得撒娇,阮尚东有些哭笑不得。“厨房脏,快出去。”

“不,我就要看你做饭,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做饭的样子真的很帅吗?”

果然这话是比较受用的,阮尚东在听到之后嘴角的笑意再次加深。“是不是对我的喜欢又多了几分?”

“不是多了几分,是多了很多分。”如果用一百分来计算,她对他的喜欢,早就已经超出了满分的位置。

可是怎么办呢?就算满过一百分,她还是越来越喜欢他,越来越离不开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