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章:阴谋与血腥的味道/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过午饭之后,云佳人和阮尚东两人一同去了公司。

此时正是中午上班的时间,员工们刚从外面吃过午饭,陆陆续续的回到公司。

现在不止是东方国际的员工,就连整个京都甚至于是整个华夏国的人民都知道两人的关系。

所以在看到他们两个人一起出现的时候,也就没有觉得有多么的惊讶了。

虽然不惊讶,可目光还是忍不住在两人的身上停留欣赏。

毕竟他们两个人自身就好像一道行走的风景,时时刻刻都在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如今这外形是在出众的两个人站在一起,自然而然就成为了焦点。

其实这样的情况他们两个人也都习惯了,毕竟两人从小到大都是校花校草级别的人物。

并没有在大厅停留,阮尚东便带着云佳人走进了总裁专用电梯,上了十六楼。

此刻姚净岚刚刚吃过午饭回来,因为吃的有点多,导致她有点撑到了,所以正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的消食。

云佳人一来就看到姚净岚满脸痛苦的围着偌大的办公区域走路,不禁一笑。“又吃撑了?”

朝着门口看去,见云佳人含笑站在门口望着自己。

姚净岚连忙朝着她跑了两步。“佳人?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请假了吗?怎么这个时候出现在公司呀?”

“有点事情要回来处理一下。”云佳人。

两人一起进了办公室,姚净岚正想八卦云佳人突然请假的原因,却见阮尚东一脸淡然的走进了办公室。

老实说,虽然她作为云佳人的好朋友,而阮大总裁又是她好朋友的未婚夫,但是每次看到阮大总裁的那张脸,还是会让她有些小小的紧张和敬畏。

毕竟,人家可是自己的老板,是东方国际的总裁,也是未来的继承人。

她这等小小的平民能够如此近距离的仰望她,也算是烧高香了。

“我可能会请假半个月,在这段时间,我希望你能够帮我跟进一下我发布会的事情。”公司里除了姚净岚她很信任之外,其他的人好像有点看不准。

而姚净岚却说:“可设计不是我的专业啊,我怕做不好。”

她之前一直在做吴振涛的助理,一直干一些跑腿打杂整理资料之类的工作;再不然就是跟着吴振涛去谈合作方面的事情,老实说,有那么一些无聊;不过好在工资特别高。

“我相信你可以做好的。”云佳人拍了拍她的肩膀,说。

见云佳人这么信任她,而且又作为好朋友,她哪里有不帮忙的到底呢?“好,那你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我要你留在爱丽丝的身边当她的助理,然后跟着她一起跟进我冬装的发布会。”

爱丽丝是目前东方佳人除去她之外,另一个颇有知名度的设计师。

这段时间她们相处的表面上看还算不错,但是爱丽丝总是给她一种奇怪的感觉,她也说不上那是什么感觉,就是有那么一些不舒服。

姚净岚拍着胸脯说:“没问题。正好我对设计这方面也有些兴趣,正好跟着一起学习一下。顺便再……帮你监视一下这个爱丽丝。”

云佳人对她笑了笑。“真聪明。”

见两人谈妥,阮尚东说:“我让秦特助马上下发人事调动的命令。”

“这个……总裁,就我一个人换岗位,不需要发人事调动的公告吧?这么多人关注我一个人调动岗位,我会不好意思的。”

因为据她所知,每一次人事调动都会出一个公告的。

自己不过是从吴经理的助理变成了爱丽丝的暂时助理,要是发个公告会不会太引人注目啊?

姚净岚这么想着,阮尚东却嘴角轻轻一扬,说:“我什么时候说了我要发人事调动的公告了?”

闻言,姚净岚同学狂汗。“……”



第二天,阮尚东和云佳人吃过早饭后,便开车去了Venus。

来到Venus的时候,阮茗西和阮潋北竟然也在。

“茗西,潋北。你们怎么来了?”看到阮茗西和阮潋北正坐在一楼的沙发处翻着相册,云佳人一脸惊喜的喊道。

而两位阮大小姐却是撇过头去,齐齐冷哼了一声。“哼。”

见到两位阮家大小姐气呼呼的样子,云佳人有些哭笑不得。

她走到两人对面的沙发处坐下,问。“怎么了?谁惹你们生气了?”

“你说呢?”阮茗西气呼呼的瞪了自己的哥哥一眼,再对着云佳人气呼呼的说道。

阮潋北的性子稍微好那么一点,回过身看着云佳人,说:“佳人,你要拍婚纱照竟然也不跟我们说一声,茗西知道后很生气。”

说完,几人的目光便看向了双手抱胸,撅着小嘴巴的阮茗西。

摆正了身子,阮茗西瞪着云佳人,说:“你难道要让这里的化妆师给你做化妆造型吗?拜托,你可是要拍婚纱照耶,难道不应该请我这个国际知名化妆造型师为你化妆造型吗?”

云佳人失笑道:“我这不是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们吗?”

“借口。”阮茗西说。

阮潋北也说:“这个理由根本没法成立。”

“好了,其实我是怕你工作忙,抽不开身。而且,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其实她这个人真的很怕麻烦别人。

如果是自己可以搞定的事情,她一定不会向别人开口。

这个性子程亦峰和文清瑶都是知道的。

“你是我的嫂子,你跟我哥拍婚纱照有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而且你知道我每天都很闲的。我的时间是由我自己来自由支配,我想忙就忙,我不想忙每天玩都可以啊。”

见自己老婆被妹妹连声责怪,阮大总裁不忍心了。“好了,别怪你嫂子,是我不让她跟你说的。”

“我到底是不是你妹妹?”阮茗西气呼呼的瞪着阮尚东,问。

哥哥拍婚纱照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都不跟她说,她可是国内知名的化妆造型师啊,真是。

阮尚东放下手里的相册,说:“这个你得去问爸妈。”

“你……”

“你们就别吵了。”云佳人对着阮茗西说:“既然你想空出时间来帮我化妆做造型,那我就不客气了。而且,还有一件事情我要提前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阮茗西问。

“就是下下个月,我的冬装发布会,到时候还请你帮帮忙咯。”

到时候发布会会用到很多模特,当然化妆造型也是必不可少的。

于其找其他的工作室,还不如找阮茗西的工作室。

毕竟她的化妆工作室在京都市还是很有名气的,很多名媛淑女都喜欢到她那里做造型。

一听是这个事情,阮茗西豪气的说:“还当什么事儿呢,化妆造型这一块就交给我吧。”之后,她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哥哥身上。“不过……我可不打折。”

说完,阮茗西扬起了小脸,一脸傲娇。

其他三人见状,纷纷失笑。

随后,四人便一起到了四楼的婚纱馆,然后经理将云佳人选好的婚纱送了过来。

阮尚东到一旁的男士专区换西装去了,留下阮茗西和阮潋北一起帮着云佳人换婚纱。

这件婚纱是微高领繁复宫廷复古式的婚纱,胸前锁骨处到脖子的位置是镂空另加白色小缀花的设;腰部的位置也收的刚刚好,勾勒出云佳人曼妙玲珑的腰肢,而及脚踝处的裙摆是层层叠叠的高档雪纺薄纱,后尾的裙摆也足足有一米多长。

云佳人整个人现在看起来更加的典雅高洁,这件婚纱也相当的符合云佳人的气质。

阮潋北站在云佳人身后,看着面前身穿洁白婚纱,高雅优美的云佳人,不由得赞叹道:“哇塞,佳人……要不要这么美?我一个女人都看呆了。”

阮茗西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连忙附和道:“我发现我们俩就是来找虐的,跟她一比,我都不想见人了。”

说着,她还夸张的捂住自己的脸蛋,只露出两只水滴滴的眼睛盯着云佳人。

云佳人从镜中看到阮茗西那夸张的言行举止,但笑不语。

“佳人,你真应该出道当明星的。”阮潋北再次赞叹道。

“我又没有演技,当明星做什么。”而且娱乐圈那么复杂,她不适合那个圈子。

阮茗西说:“现在的演艺圈不都是看脸看身材吗?就你这长相身材,当个花瓶就够了,哪里还需要什么演技。”

“去你的。我才不要当什么花瓶呢。你看清瑶现在整天待在剧组拍戏,十天半个月都见不到她一面,只能在网上视频。每次一视频就在我面前抱怨她拍戏有多辛苦,说自己已经累成狗了。想起她那狼哭鬼嚎的样子,我就表示深深的同情。”

同情之外,她又觉得很好笑。

之前文清瑶可是豪情万丈的要进入演艺圈,也曾经许下要穿着她设计的礼服走奥斯卡的红毯。

这才不过半年的时间就熬不住了,也是好笑。

不过其实拍戏真的很辛苦,她心里也很担心长此以往下去她的身体会不会吃得消。

“我说你家阮先生也真的是,好歹体恤一下底下的员工嘛,看把清瑶折磨成什么样了?”阮潋北说。

阮潋北话音一落,阮茗西迫不及待的附和道:“就是,我昨天看了她在朋友圈晒的照片,简直瘦了一大圈。我怀疑她都不是去拍戏的,而是去被虐的,真惨。”

“跟我说有什么用?难道他不是你们的哥?”

“也是吼,等会儿跟他提一下,别给清瑶安排那么多的戏,真怕她身体吃不消。”

阮茗西话一说完,便听到一道清亮浑厚的男声响起。“我和佳人拍婚纱照的事情你们要插一脚,就连文清瑶拍戏的事情你们也是诸多意见,我说你们两个阮家千金是不是真的很闲?”

话一说完,他已经走到三人的身边了。

站在旁边,他居高临下的眯眼看着他那两个让他头疼的妹妹。

而两位阮家千金小姐均是连忙心虚的赔上了笑容。

“哥,我这也是为你着想,毕竟叶少谦已经颇有微词了,我怕长此以往下去会影响你们的兄弟感情。”阮茗西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自己刚刚找出的借口,那叫一个顺溜。

而阮尚东只是给她一个淡淡的眼神后,没有搭腔。

他又不是不了解自己这个妹妹,总能找出许多借口出来,都是他不想反驳的借口。

之后,这个话题告一段落,经理将她们带到了三楼的VIP独立化妆间,开始了化妆和做造型。

等一个妆容下来之后,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

云佳人坐的腰酸背痛,想到等会儿还要摆出各种姿势进行拍摄她就头大。

等一天的拍摄结束之后,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不光是云佳人感到累,就连全程当陪同的阮潋北都觉得累的慌。

卸好妆,换好衣服之后,疲惫的四个人出了影楼,阮尚东就近找了一家餐厅用餐。

吃饭的时候,阮尚东对着阮潋北和阮茗西说:“接下来的几套服装都是在外地,有四套甚至还要出国,你们两个要去吗?”

两人异口同声,回答的相当整齐响亮。“当然要啦。”

点了点头,阮尚东说:“行,全程自费。”

这话一出,阮茗西首先就不干了。“哥,不带你这么抠门的。”

阮潋北也愤愤然的说:“就是,好歹我们也是你的妹妹啊,就算请我们出国玩玩又怎么了?何况我们是帮忙打下手的。”

“我真怀疑我是不是你的亲妹妹。”

“就算我不是亲妹妹,好歹也是有血液关系的堂妹。”

“……”

两位阮家大小姐唱戏似的进行了为时五分钟以上的抗议。

等两人抗议完了之后,桌上的菜也所剩无几了,只剩了一些不多残羹。

两位阮家大小姐彻底傻眼。

阮茗西捂着空空的肚子,喊道了一声:“服务生,我要加菜。”

阮尚东看着活宝似得阮茗西,摇头失笑。

其实,就算她们今天不来影楼,出国拍摄的时候他也是打算叫上她们两个的。

毕竟她们是云佳人的闺中密友,很多话也许跟自己不好说,却可以跟她们分享。

加上出国这段时间也许他会因为一些公事而没办法好好陪云佳人,有了她们在一旁陪伴,相信这次的出国拍摄婚纱之旅不会太无聊。

吃饱喝足之后,四个人这才出了餐厅。

阮尚东先将阮潋北和阮茗西送回了阮家大院之后,这才又开车回到香山别墅。

两人相继洗完澡后,本来是要准备睡前温存一番,谁知道阮茗西和阮潋北竟然提着行李来了别墅。

阮尚东穿着居家服看着两个大小姐笑眯眯的望着自己,眉头一拧。“大晚上的不睡觉,跑这儿来做什么?”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他要办事的时候来,这不是找骂吗?

阮茗西显然是没有看出自己的哥哥隐隐有一些生气的苗头,笑眯眯的说:“当然是睡觉啊。明天不是要出发去海南了吗?今天晚上睡在这里,明天正好一起出发,多方便。”

愣了两秒之后,阮尚东冷冷的丢下几个字。“……自己找客房睡。”

说完,留下一道高冷的背影,回主卧室了。

“怎么了这是?突然发脾气了。”阮潋北傻乎乎的望着阮尚东刚刚站立的地方,嘀咕道。

阮茗西戳了戳阮潋北的脑袋,说:“你傻啊,肯定是咱俩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他跟佳人的好事。”

这么一说,阮潋北总算是幡然领悟了过来。“也对,佳人知道我们来都没有出来……噗。”

两人这边笑的贼兮兮的,而阮尚东回来本来是准备继续做没有做完的事情,却发现竟然已经睡着了。

悠悠叹息了一声之后,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餐之后,四个人一起去了机场,然后登上了飞往海南的飞机。

然而他们这一去就是小半个月的时间,等他们从国外回来之后,京都的空气里都弥漫出一股阴谋和血腥的味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