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章:我朋友被人谋杀了/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个月后。

阮尚东和云佳人一行人终于拍完了婚纱照,一起返回了国内。

飞机是下午六点抵达的京都国际机场,阮家的司机已经早早的等候在了机场的贵宾停车位。

四个人虽然看起来有些疲惫,不过心情还算不错,这趟婚纱照之旅也算是圆满。

下了机场高速之后,车子朝着香山别墅驶去。

因为走的是绕城高速,虽然有一些堵,不过比起城里面当然要好很多。

回到别墅的时候,时间大概是七点左右,正是晚餐时间。

家里的佣人和厨师一早就接到了通知,所以他们四个人到家的时候,晚餐也已经准备好了。

吃过晚饭之后,略微有些疲惫的几人各自回了房间。

洗过澡之后,云佳人正在吹头发,随后传来一阵电话铃声。

她放下吹风机,从一旁的梳妆台上拿起手机。

一看是姚净岚,云佳人连忙接起。“喂,净岚。”

电话那边,并没有传来姚净岚的声音,而是一道略显沧桑的,男人的声音。“请问是云小姐吗?”

一听这声音,云佳人心里猛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对,请问您是?”

“我是净岚的爸爸。”电话那端的男人说。

“姚叔叔,您好。”云佳人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可是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却是越来越强烈。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净岚她……不在了。”

他语气听起来很沉重,声音却有些缥缈。

电话这边的云佳人在听到这话后,脸色猛然便的惨白。

“我不相信我的女儿会自杀,她那么活泼,怎么会自杀呢……”男人的情绪有些失控,说道后来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了。

云佳人听到后来也什么都没有听进去,脑子里反反复复就是‘自杀’两个字。

这根本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她那么活泼天真爱笑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自杀呢?

过了好半天,她才恢复了一些神智。

自杀,不一定就死了,对不对?

也许……她根本没有成功。

颤抖着声音,她问:“净岚她现在怎么样?”云佳人抱着一丝侥幸心理,问着电话那边,姚净岚的爸爸。

姚父再次沉默了半箱之后,声音缓缓传了过来:“她死了。尸体一个小时前才被打捞起来。”

听到这句话后,云佳人整个人就好像被雷劈了一般,怔怔的立在梳妆台前,脑袋轰轰作响。

净岚死了……

净岚死了……

脑子里,反反复复飘荡着的这几个字,就好像黑暗中的一双手掐,死死的着她的脖子,让她根本无法呼吸。

阮尚东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便看到脸色苍白的云佳人像被雷击中后一样,怔怔的站在梳妆台前。

她右手死死的握住手机,眼神里透着空洞与茫然;而她的身子竟然有些摇摇欲坠,几乎下一秒就会倒在地上。

放下手里的毛巾,他连忙上前扶住了云佳人,一脸关切的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净岚死了。”她连忙抓住阮尚东结实的手臂,说完,豆大的泪水便断落而下。

阮尚东一听,如画的眉目拧起,脸色顿时冷却了几分。

他将她轻轻搂进怀里,拍着她的背,无声的安抚着。

而云佳人只要想起姚净岚那张纯真秀丽的脸,想起她们从认识到相处的点点滴滴,泪水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虽然她们认识也才七个月的时间,可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不是用时间来衡量的。

净岚是她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除去茗西,潋北,清瑶之外,就只有净岚跟她的关系最好了。

她才二十四岁啊,她还没有谈恋爱,还没有结婚,还没有生小孩……

她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没有做,为什么突然之间就……

双手紧紧的抱住阮尚东,她哭的很伤心,很难过。

等云佳人好不容易止住了泪水之后,她才愤愤然的说:“净岚不可能自杀的,她一定是被害的。”

阮尚东将她眼角残留的泪珠抹去后,说:“我知道。我会秦特助立刻去调查清楚的。”

“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人,一定不会。”云佳人死死的握住自己的双手,咬牙切齿的说。

徐慧敏的事情处理好了之后,云佳人还是第一次露出这种充满了杀气的目光。

不管这个杀害姚净岚的凶手是谁,她都一定会把这个人找出来,然后……让他跟徐慧敏一样,生不如死。

之后,两人很快换好了衣服出门,朝着姚父说的那家殡仪馆走去。

一走进殡仪馆,一股蚀骨的寒气和阴森扑面而来,森森寒气将云佳人纤细高挑的身躯笼罩,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阮尚东握住她的手不由得又紧了几分,似乎是给她安慰,给她传递力量。

来到停尸房的门口,云佳人便见姚父站在那里双手颤抖的捂住自己大半边的脸。

云佳人看不到他的表情,却也从他轻轻耸动的肩膀可以看出他哭的很伤心。

看到他这幅样子,她的双眼再次被泪水浸湿;她轻轻抬头,似乎不想让泪水掉下来,却还是失败了。

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云佳人有些艰难的迈出步子,走向了姚父。

“叔叔。”她戴着一副哭腔,朝着他喊道。

姚父几乎是花了好几分钟的时间,才抬起头来看着云佳人。

他双眼红肿,泪眼婆娑的看着云佳人,那张沧桑的脸上泪痕隐约可见。

“云小姐。”他颤抖着声音喊了一声。

云佳人看到他那副样子,双眼再次泛红。

轻轻撇过头拭掉再次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之后她才转过身子,看着姚父说:“叔叔,您节哀。”

“她还那么年轻,才二十四而已……她那么懂事,那么孝顺,那么乖巧,怎么会抛下我们老两口自杀呢?”说道后来,姚父胡乱的去抹脸上掉落的泪水。

就算看到女儿冰凉的尸体躺在自己的面前,他还是没有办法相信自己一向懂事的女儿已经不在了。

前些天他们还在催她赶紧找个男朋友结婚,她还说自己年纪还小,不着急。

可不过是几天的时间,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她竟然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绪,整理了一下语言,云佳人这才开口,说:“叔叔,请您和阿姨,一定要保重好身体,毕竟净岚她……已经不在了。人死不能复生,您别气坏了身子。”

姚父再次抹了抹湿润的眼眶,说:“净岚这孩子虽然性格开朗活泼,可是性子太直,所以朋友不是很多。我是看了她的手机,近期的通话记录都是在跟你打电话,所以才给你打了个电话通知一下。希望你能来送她最后一程。”

说道最后几个字,姚父的又撇过头去,擦眼泪了。

云佳人又何尝不伤心?

这些天她在国外,净岚总是时不时的给她打电话,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

有时候她打电话来关心自己不要太累,有时候则是向她询问工作方面的问题。

谁知道回国的第一天,竟然就得到了她已经去世的噩耗,她到现在都不愿意接受。

吸了吸鼻子,调整了呼吸,云佳人说:“净岚她也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中的一个,所以……净岚的事情我一定好好查清楚的。如果她不是自杀而是他杀,我不会轻易放过凶手的。叔叔,我向您保证。”

姚父看着云佳人,含泪点了点头:“谢谢你,姑娘。我只希望我的孩子不要死的不明不白。希望她能……安息。”

再三安慰了姚父之后,阮尚东和云佳人带着他出了殡仪馆。

从殡仪馆出来之后,阮尚东立刻给秦特助打了电话:“姚净岚死了。”

“什么?”听到这个信息后,秦特助自然也是大吃一惊。

他跟姚净岚没有深交,却也因为云佳人的关系而认识。

而且近期姚净岚跟在爱丽丝的身边当助理跟进云佳人的服装发布会,他也稍微接触了几次。

她是个很机灵活泼的女孩子,前两天两人还一起因为发布会的事情碰头见面,今天居然……死了?

秦特助还没有缓过神来,就听到阮尚东说:“立刻着手去调查她近期的生活动态和关系背景,尤其要注意她身边近期出现的可疑人物。”

“是,我知道了。”

挂了秦特助的电话之后,阮尚东又让人找来了尸体打捞起来后负责检查尸体的法医。

“姚净岚到底是怎么死的?”他神情严肃的望着身穿白色衣服的法医,问。

法医说:“根据我多年的经验,死者身上并没有其他多余的伤痕,但是肺部有大量的积水,并且从她的口鼻处均能看到残留了河水中的泥沙,基于这两点便可以肯定死者是因为口鼻处吸入了大量河水导致窒息而亡。”

听完陈法医的话后,姚父情绪再次激动起来。“绝对不可能的,我女儿她会游泳,怎么会溺水而亡呢?我不相信。”

“她会游泳?”阮尚东看着姚父,问道。

姚父说:“对,在她五岁的时候我就带着她学游泳了,所以她从小就会游泳,而且水性很好,曾经在学校还参加过游泳必死啊,怎么会溺水而亡呢?单凭这一点,我就不相信她是自杀的。”

就算她的女儿要自杀,也不可能选择跳水自杀。

听完姚父的话后,阮尚东低眉沉思了片刻,转而对着陈法医说:“好了,这里没你的事情了。”

等陈法医走后,阮尚东看着姚父,问:“既然姚净岚会游泳,而且水性很好,那么她死于溺水就很可以了。姚伯父,您介不介意解剖尸体?”

“这……”姚父有些为难了。

女儿已经不在了,这本身就让他和净岚妈妈伤心欲绝。

如今还要在她的身上开膛破肚,姚父其实真的有些难以接受。

而阮尚东说:“想要弄清楚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必须解剖尸体才能找到答案。”

“叔叔,尚东说的没错。我知道您可能难以接受自己的女儿死后还要被……但是没办法,现在只能解剖尸体才能找到答案。”

姚父叹了口气,依旧没有表态。

“叔叔。”见姚父半响没有出声,云佳人忍不住喊了一声。

姚父说:“既然这样,我同意。但是,还是要问问她妈妈的意思。”

说起姚净岚的妈妈,云佳人才发现从她进来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她。“好。不知道阿姨现在在……”

姚父叹了口气,说:“她在医院,净岚的去世给了她太大的打击,她本来身体就不怎么好,病倒了。”

因为姚净岚是家里的独生女儿,所以姚妈妈真的是将姚净岚当成了自己的心肝一样宠着疼着。

乍然一听到自己的女儿死亡的消息时,有高血压的她当场晕倒,被送往了医院,也不知道现在醒来没有。

云佳人知道姚净岚是家里的独生女,出了这种事情,父母是最伤心最难过的。

尤其是当母亲的,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如今女儿不在了,可想她遭受的打击有多大。

考虑到这点,云佳人问:“这个时候去跟她说解剖净岚尸体的事情,会不会再次刺激到她?”

“应该会。伯父,看来解剖尸体的事情还需要你来做决定。等事情查清楚了,阿姨的身体也好一些了再告诉她吧。”

想了想,姚父再次深深叹了口气。说:“也只能这样了。”

阮尚东看着他点了点头。随后掏出电话拨了个号码出去。“喂。我朋友被人谋杀,尸体现在在殡仪馆……这个案子我要你找京都最好的警探来负责侦破……另外,用最好的法医……好,就这样。”

大约十几分钟后,好几个警察赶到了殡仪馆,与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一个法医。

由于是阮尚东亲自打电话报警,所以警局的局长也来了。“阮大少,这是我们京都最有名的警探吴思霖,这位是最知名的心理犯罪学教授,这位是刘法医,也是个权威。我们请他们一起来协助侦破这个案子。”

阮尚东眼光扫了几个人一眼,然后说:“好,那就有劳各位了。”

之后,大家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直接开始办案。

首先发问的是警局的局长:“尸体是在哪里发现的?什么时候打捞上来的?”

姚父说:“两个多小时前在京都河另一个小河道被人发现,然后群众报警之后将她打捞起来了。我接到电话的时候,他们已经将净岚送到了这家殡仪馆。”

警局局长双眉一拧,有些气恼的问:“他们为什么没有接手这个案子?”

姚父说:“我不知道。反正我来的时候他们就说我女儿是自杀的。我说我女儿不可能自杀,可是他们不相信。”

想起刚刚那一幕,他还是有些生气。

人民警察难道不是应该替百姓们分忧办事的吗?

可是刚刚那批警察竟然执着的认为自己的女儿是自杀,想起来还是有些寒心。

是不是没有云佳人,没有阮家这位大总裁,他女儿的事情就这么草草了事?然后他女儿就死的这么不明不白?

“为什么不相信?”警局局长继续问。

“因为他们在她的手机的记事本里看到了类似遗书的日记,所以他们就说我家净岚是自杀的。”

在看到那类似于女儿的遗书后,他也差点相信女儿是自杀的。

可是想起这段时间女儿根本就没有任何异常,甚至每天都很开心,下班回家后就开始研究服装设计什么的。

如此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女儿,怎么会毫无征兆的自杀呢?

他也曾经跟那几个警察说过女儿曾经是游泳队的队员,可对方却说:“就算是游泳队的,体力消耗完一样会死亡的。”

这个说法,让他有些无力反驳。

但是他就是坚信女儿不会自杀,所以……他给云佳人打了电话。

一方面,云佳人的的却却是女儿的朋友,女儿曾经也在他面前说过不少她的事情。

而另一方面,他也希望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来为自己的女儿讨回公道。

“尸体在哪里?”刘法医问。

殡仪馆的负责说:“在停尸房那边。”

说着,一行人又朝着停尸房走去。

刘法医进入停尸房简单的看了看姚净岚的尸体后,很快得出了结论。“口鼻处均有河道的泥沙残留,肺部也有大量的积水,可以断定死者是在活着的时候吸入了大量的河水,所以是溺水而亡。而根据尸体的温度和现在所呈现出的尸斑来看,死亡时间不超过五个小时,排除发现尸体的时间,那么死者应该在今天下午四点到六点之间死亡。”

“我女儿曾经是游泳队的,不可能溺水。”姚父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说。

刘法医说:“尸体的表现没有任何伤痕或者勒痕,根据死者的尸体形状来看,她在死前有过挣扎的痕迹。所以不排除是失足落水,体力消耗而亡。”

“不可能。”说这话的,是云佳人。“依照净岚的个性,她不可能自杀。而且我上飞机前她还给我发过微信,昨天晚上我们还视频了。她根本没有自杀的理由。”

姚父很认同的点了点头,刘法医也说:“所以如果想要得到更多的线索,那就必须要解剖尸体才能知道。”

阮尚东说:“那就劳烦刘法医了。”

于是,殡仪馆的人又将姚净岚的尸体小心翼翼的送进了法医解剖室。

刘法医换上了自带的服装手套之后,近了解剖室,留下阮尚东,云佳人和警局的几个人一起等结果。

这期间,警局的警探也在询问姚父更多关于姚净岚的事情。

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刘法医出来了。

“死者胃里有大量的安眠药成分。”

“安眠药?”姚父吃惊的说道,回过身后,再次激动了起来。“我女儿从来不吃安眠药的。一定是凶手给她吃的,一定是的。警察同志,求求你们一定要抓到凶手啊……一定要为我女儿讨回公道……”

说道后来,姚父的情绪终于还是崩溃了。

云佳人看到他这副样子真的是不忍心,也是忍不住眼眶再次湿润。

刘法医说:“死者应该是在死前大量服用安眠药导致昏迷,之后被人推到了京都河导致了溺水窒息死亡。”

局长专门请来的刑事侦查的神探说:“死亡时间是下午四点到六点,这段时间一般人是不会吃安眠药。再结合姚先生的话,他杀的可能性很高。”

局长说:“立刻立案侦查。徐侦探,齐教授,这个案子我就交给你们了。”

“我要你们两天之内必须破案。”阮尚东说。

徐侦探说:“没问题。”

谢谢em869365900亲是一颗钻石,18朵鲜花。谢谢蓝岚的一张月票。

*

然后,咳咳。

佳人的朋友,值得信任的同事,净岚死了。

会不会有人打我?/(ㄒo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