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章:给他痛不欲生的惩罚/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佳人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唇,双手也是紧握成拳,微微发抖;那双原本闪亮清澈的双眼此刻无法遏制的喷出了愤怒的火光。

她整个人的身子也在隐隐的颤抖,似乎是在用尽全身的力气,抑制住内心那股想要夺门而出的冲动。

看到她这副样子,阮尚东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斟酌了片刻之后,他对着云佳人说:“我会派人详细的调查珍妮弗和云诗妍这段时间的动向,所以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我希望你不要胡思乱想,好好筹备发布会的事情。你也知道,这次的发布会相当重要,不能出一点纰漏。”

云佳人说:“我现在哪里还有心里去筹备发布会的事情?”

“佳人,你一向是很冷静很理智的,为什么这件事情让你如此失控?”阮尚东有些错愕的看着被云佳人推开的双手,问。

“净岚也许是因为我的关系才被害死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哪里还有心思管工作的事情?尚东,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

阮尚东说:“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说了,事情也许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也许根本就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为什么一定要把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呢?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办?”

云佳人抿着嘴巴没有说话,脸色依旧冰冷,双眼也是闪着凌厉的光。

双手再次握住云佳人削弱的肩,看着她充满愤怒和不甘的双眼,说:“佳人,不要让我担心,好吗?”

起初她还是一言不发的生着闷气,后来想起从此跟自己的好友天人永隔,云佳人一下子保住了他,将自己的钻进他的胸膛,无声的哭着。

阮尚东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抚着,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抓到杀人凶手。

等云佳人情绪终于稍稍平复了一些,阮尚东哄着她吃了一点东西。

吃饭的时候见她双眼有些红肿,情绪依旧还是有些低落,他便说道:“吃过饭之后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来上班。”

云佳人慢条斯理的嚼着米饭,淡淡的说:“没这个必要。”

“可是你现在需要调整一下你的心情。”尤其是她现在这个精神状态,让他相当担心。

而她却说:“我没事,真的。发布会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正是需要我的时候,我不会再因为私人情绪而耽误了工作。”

就像阮尚东说的,事情的真相是什么还没有查清楚,她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给自己增加一些负面的情绪。

将私人感情带到工作是很不理智的行为,她应该要分清楚。

于是,吃过午饭之后,云佳人开始正式接手了自己的发布会的工作。

下午的时候她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工作当中,就好像姚净岚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部门一起工作的同事看到她这样的工作状态,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疑惑和讶异,却也不敢上前询问。

当然,结合今天吴经理说姚净岚以后都不会来上班的事情,大家觉得可能云佳人今天这个工作状态应该跟姚净岚离职有关,也就没有再多想。

到了下午五点,公司下班,云佳人还在埋头处理手头上的事情,似乎没有下班的观念。

见设计师都没有走,作为助理的几个人当然也是不敢提前下班的,只能待在办公室继续工作。

就这么一直拖到快六点了,阮尚东才亲自来接她,两人这才一起下班回家。

看到阮尚东和云佳人一起离开的背影,助理A开始嘀咕道:“云老师今天怎么了,好奇怪。今天一整天下来,她说的话不超过十句。”

助理B说:“也许跟姚净岚的离职有关系吧。毕竟两人关系好,她一回来姚净岚就离职了,好像有点被朋友抛弃的感觉。”

助理C说:“就算如此吧,可是她今天的反应似乎有点夸张了。”

助理B说:“谁知道呢?不过姚净岚在公司不是干的好好儿的?怎么不声不响的就离职了,真是奇怪。”

助理A说:“说的也对。像东方国际这样的大公司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姚净岚应该也是过五关斩六将之后才被选入职的,怎么好端端的就不干了呢?而且连离职手续都没有办,真的好奇怪。”

C问:“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A说:“还真有这个可能,现在的白领女性下班回家失踪的事情平均一天就有一起。现在的社会,真是可怕。”

B说:“说起这个,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我昨天回家的路上经过珠江公园,听说警察在京都河里打捞起了一具女尸……”

“啊……”

“真的。听说是个很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呢,真是可惜。”

“好了好了,别说了,吓死人了。”

几人在叽叽喳喳的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后,便一起下班回家了。



回到家的时候,阮茗西和阮潋北都在客厅坐着,就连在外地拍戏的文清瑶竟然也出现在了客厅里。

见到三个小姐妹坐在客厅看着自己,云佳人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不过在看到文清瑶的时候她还是有一些惊喜的,毕竟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她了。

“你们怎么来了?”她穿着居家鞋走到客厅坐下,问道。

阮茗西说:“我哥说你今天心情不好,让我们来陪陪你。”

文清瑶说:“我可是专门回来看你的,千万别让我看到你愁眉苦脸的样子,宝宝会不开心的。”

云佳人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嘴角却终于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阮潋北顺着文清瑶的话说:“就是说,你还是笑起来好看,别愁眉苦脸的,会变老的。”

“你难道还能青春永驻吗?变老不是迟早的。”

“谁说的,本宝宝永远都是十八岁。”

阮尚东见云佳人跟她们聊的还不错,便上楼换衣服了。

虽然云佳人勉强跟她们在聊天,但是阮茗西她们知道云佳人的情绪不高,是在勉强应付着。

“佳人,你老实说,到底怎么了?前几天不是都还好好的吗?”

云佳人轻悠悠的叹了口气,本来不想说的,但是这件事情瞒着她们也没有必要。便说:“我公司的一个朋友,被人谋杀了。”

“是不是那个叫姚净岚的?我们之前一起吃过一顿饭。”文清瑶问。

点了点头,云佳人说:“嗯,就是她。”

“什么?她被人谋杀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文清瑶显得相当吃惊,满脸的不可置信。

“就在昨天下午。”

文清瑶捂住自己的嘴巴惊呼了一声。“天,怎么会这样?她还那么年轻,怎么会……”

她记得姚净岚是个很活泼青春的女孩子,年纪看起来最多不过二十出头一点,长得虽然不能说绝色美女,稍微打扮一下还是属于上层美女的。

而且她性格相当讨喜,不矫揉造作,所以她对她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没想到,这么一个年轻的生命竟然……

别说是云佳人,就连她都觉得好不可思议,心里竟然也是有隐隐的难过。

“具体怎么回事,尚东这边的人和警方都还在调查,相信很快就会抓到凶手的。”

一定要抓到凶手,然后……她会让这个人受到最严厉的惩罚,痛不欲生的惩罚。

文清瑶一脸惋惜的叹了口气,说:“真的太可惜了。她才二十四岁,大好的青春年华就这么消逝了,真让人惋惜。”

阮茗西说:“的却令人惋惜。但是佳人你也别太伤心,毕竟人也已经去了,活着的人要好好活着。”

阮潋北说:“是啊,逝者已去,活着的人要坚强。”

朝她们几人勾勾嘴角,云佳人说:“我知道,你们不用担心我。”

再坐着聊了会后,便见叶少谦和叶少臣两兄弟也来了。

云佳人心想,自己不过是心情有点糟糕而已,要不要这么兴师动众呢?

叶少谦一来就笑眯眯朝云佳人挥了挥手,说:“表嫂啊,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漂亮。”

闻言,云佳人竟然有一种想要翻白眼的冲动。“你怎么来了?不拍戏了?”

叶少谦嘿嘿笑了一声,说:“嘿嘿,刚好今天上午我的戏份拍完了,所以我就回来了。我可是连杀青宴都不参加就回来看你呢。”

阮茗西实在不想再听叶少谦在那里胡扯,打算揭穿他那虚伪的面目。

她没好气的瞥了叶少谦一眼,冷哼了一声,说:“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好吗?谁不知道你是回来看清瑶的?真是……”

内心真实的想法被揭穿,叶少谦轻咳了一声。“咳咳,你管我看谁,反正我不是回来看你的。”

阮大小姐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说:“谁稀罕你看我啊?爱看谁看谁去。”

叶少谦眯起眼睛盯着阮茗西,说:“哟呵,小丫头现在嘴巴越来越伶俐了,看来真得赶紧找个人治治你才行。”

阮茗西不甘示弱的回道:“用不着你管。”

阮潋北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斗嘴,忍不住笑道。“你们两个人每次见面都吵架,是有多大的仇恨啊?”

就这样,原本有些清冷凝重的气氛在叶少谦的到来后逐渐恢复了一些往日的活力,云佳人原本有些闷闷不乐也被叶少谦逗的忍不住杨嘴轻笑。

阮尚东站在二楼的拐角处看到楼下客厅的情形,拧紧的眉目也逐渐舒缓了。

双手抄进裤兜里,他说:“看来叶少谦除了演戏,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

秦特助:“……”

如果叶少爷知道他在总裁心里,以前是个除了演戏之外一无是处的人,不知道会不会气的跳楼。

“走吧,下楼吃饭。”说着,阮尚东踩着楼梯往下走去。

秦特助连忙跟了上去,说:“总,总裁,我就不在这儿吃了。”

阮尚东脚下的步子没有听,却听他淡淡的说:“饭菜已经做好了,吃了再回去。”

虽然以前也是跟阮尚东私底下吃过饭,可是秦特助还是有些感动。

像他这样的打工者,有什么资格跟总裁这样的身份的人坐在一起吃饭呢?

更何况今天餐桌上还都是总裁的亲友们,总裁让他一起吃饭就是拿他当兄弟了,所以……他真的是受宠若惊了。

晚饭的时候,气氛还是比较融洽的,说说笑笑,云佳人的心情也着实是好了不少。

万幸她身边除了阮尚东之外,还有这么一群朋友,在她心情低落的时候来陪她,开导她,逗她笑。

虽然姚净岚的事情的却让她很难过,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不是吗?

吃了晚饭之后,一行人去了游泳池那边的健身房。

叶少谦说:“刚刚吃过晚饭不宜剧烈运动,所以今天呢,咱们就打打斯诺克,怎么样?”

阮尚东微微扬了扬下巴,说:“随时奉陪。”

看到他那副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子,叶三少彻底怒了。“嚣张,你这个样子简直是太嚣张了。哥,咱们一起虐他。”

叶少臣笑了笑,说:“你们单挑,我不参与。”

叶少谦哼了一声,说:“单挑就单挑,以为我不敢吗?”

“为你祈祷。”说完,叶少臣往后退了想两步,给阮尚东他们两个人让位置。

阮茗西坐在一旁的观众席,手里拿着一串葡萄,边吃边对着身边的文清瑶说:“诶,清瑶,我真是不得不说,你家叶三少就是没有一点的自知之明。”

闻言,文清瑶看着叶少谦拿着自己的球杆摩拳擦掌,说:“茗西你也不要这样说嘛,说不定今天他就赢了呢?”

作为叶少谦的女朋友,她当然是希望自己的男朋友能够赢啦。

当然,输了也是没有关系的,敢于挑战强者这份精神不是谁都有的。

吃着西瓜的阮潋北在听到文清瑶的话后,差点被抢到。“咳咳,其实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不过几率嘛,实在很小。”

“几乎没有。”阮茗西毫不留情接过阮潋北的话,说道。

坐在一旁看着那边正准备开战的两人,云佳人对着文清瑶说:“清瑶啊,要不……我让我家阮先生手下留情?”

文清瑶高傲的扬起了头,说:“哼,不需要。就算他输了,他在心里还是最完美的。”

“你这是在虐我们两只单身汪吗?”阮茗西在文清瑶的后背轻轻拧了一下,撅着嘴巴一脸哀怨的问。

文清瑶扭了扭身子,笑呵呵的说:“就是虐你们两只单身汪,怎么了?咬我啊?”

阮茗西往嘴里塞了颗葡萄,气呼呼的说:“友尽。”

“好了,不开玩笑了。说真的。你跟霍书彦还有慕容峥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文清瑶问着阮茗西。

阮茗西吃葡萄的动作一顿,随后说道:“霍书彦各方面都很不错,但是我们之间没有缘分。”

跟霍书彦见面后,她发现霍书彦真的很不错,性格爽朗,长的帅气阳光又透出一股阳刚之气,而且这个人很细心。

如果没有慕容峥提前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她或许真的会爱上霍书彦。

只是没有如果,她的心现在已经被慕容峥填的满满当当的,容不下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一个男人。

“所以你还是执着于慕容峥?还是……你们两个已经在一起了?”文清瑶继续八卦的问着。

也不怪她现在八卦魂彻底燃烧,实在是她好像出去了一个多月,很多事情她可能都错过了。

阮茗西口是心非的说:“没有,我才不会这么轻易答应他的追求呢。”

文清瑶有些兴奋的问:“这么说来,他对你展开追求了?”

阮茗西说:“没有,我们两个现在只是朋友关系。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其实心里巴不得现在就跟慕容峥在一起。

但是哥哥说了,在慕容峥处理好慕容家的事情之前,他们不能在一起。

不过这又怎么样,哥哥已经松口了,而且她相信慕容峥,所以她愿意等,等多久都没有关系。

只要最后是他,过程艰辛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还有多少亲在,留言区最近冷冷清清,/(ㄒoㄒ)/~好伤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